当聚集的雷光全部倾泻而下后,天空再次变得无比昏暗,浓郁的乌云散开了些许。

    然而却还是没有消散的趋势,不仅如此,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后,乌云中再次泛起蓝白色的电弧,一如之前出现时飞速汇聚起暴虐的能量一般。

    此时,乌云下的香波地群岛——

    “噗哇!”

    某个被雷劈的装X犯双手伏在地上,身上的衣服毁了大半,剩下的只够勉强遮住要害,裸露出来的皮肤已经变得焦黑,而且还在不断冒着黑烟,片刻后,只听到“咔咔”几声轻响,那些焦黑发硬的皮肤竟轻轻裂开,鲜血从里面流淌了出来,滴在地上。

    啪叽...啪叽...

    掉在一旁的令刀还在闪烁着蓝白色的电弧,倒是没啥损伤,显然,在如此恐怖的雷击下屁事没有的令刀也不是什么普通货色。

    看着向来都是一副游刃有余模样的刘旭,此时脸上那大口喘着粗气、明显已经虚弱不堪的神色,佩罗娜不由得呆住了,脑子里飞速闪过刚才那惊心动魄的画面——

    耀眼的雷光朝自己笔直落下,空气都被这暴虐无比的闪电划出一道道模糊的波纹,整个空间似乎都在颤动,面对如此可怕的天地之威,她甚至连恐惧这种负面情绪都没有来得及在心中蔓延。

    她的胆子并不大,否则在恐怖三桅帆船的时候也不会被那个消极长鼻男吓成那副挫样,一回想起刚才的光景,她便被惊出一身冷汗,腿都软了,柔弱的身躯止不住地颤抖着。

    她敢肯定,要是自己被那道雷光柱正面劈到的话,绝对没有一丁点活下来的可能。

    不,不用正面劈中,就算只是被擦边的雷光碰到,她都很可能灰飞烟灭,要不是刘旭主动跳到半空,用自己的身体挡下了雷击,又一次救了她......

    想到这里,佩罗娜瞬间回过神来,急忙跑到刘旭跟前。

    “喂,你没事吧?!”

    这一刻,什么天龙人,什么海军,什么被大将追杀,这些念头统统被抛到了脑后。

    只见她一脸急切地想要帮刘旭检查伤势,但是一看到那些焦黑裂开的皮肤,上面蛛网般的伤口,她伸出去的手便僵在了半空,不敢再伸过去,生怕稍微动一下反而加重他的痛苦。

    “咳咳...”刘旭咳了两声,嘴里冒着黑烟,即便如此,他还是朝佩罗娜翻了翻白眼,“你看我这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见刘旭依旧吐字清晰,佩罗娜不由得松了口气,要是他连说话都半死不活的,那她肯定会更慌,正所谓关心则乱,刘旭毕竟是为了帮她挡下雷击才受这么重的伤,她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

    现在刘旭还有生气,她也稍微安心了一些。

    虽然还是很慌。

    “别废话了,快帮我把裤腰带旁边的卷轴拿出来,我身体被电麻了,动不了。”

    那里放着一卷封印着一个强大的医疗忍术的卷轴,以他现在用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维持着的复制柱间细胞的体质,只需要将卷轴里面的术释放出来,他很快就可以恢复过来。

    当然,要是他有柱间这么牛X,连卷轴都不需要他就可以恢复过来了。

    “啊?哦哦...”

    佩罗娜反应有点慢,不过她也知道情况紧急,于是想也不想地朝刘旭说的地方快速探手过去,随便摸索了一下就碰到了卷轴。

    “嗯?”刘旭突然皱了皱眉,片刻后,他忽的脸色大变,“卧槽?!等等,你在......”

    “找到了!”

    佩罗娜用力抓住摸到的卷轴,急乎乎地往外拽。

    然后...

    “哇啊啊啊啊啊啊!”

    被世界意识释放的强大雷击正面击中都没哼一声的刘旭,突然发出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云霄,经久不散,就连上空变得淡薄了一些的乌云似乎也微微动容。

    然后云层中的雷光出现得更快了...

    ............

    砰!

    一声重响后,草帽海贼团最后一个站着的路飞,终于还是支撑不住身体,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没错,他们败了,败得极为彻底。

    三分钟不到,他们就在一个女剑士的手中,彻底失去了战力,虽然没受什么伤,但是他们却还是平躺在地上,脸上依旧残留着些许震撼之色。

    不远处,三个暂时留在草帽海贼船的观众,凯米、小八和帕帕古都瞪大着眼睛,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如此强大的草帽一伙,在那个突然出现的女剑士面前,几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光洁的令刀刀身倒映着古伊娜淡漠的面容,齐肩短发迎着海风摇曳着,锐利如刀的眼眸在狭长的刘海下若隐若现,高贵而冷艳,即便穿着一身随处可见的休闲装,也丝毫不影响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

    她扫了一眼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的众人,视线最后聚焦在他们的脖子上(或者颈椎骨上)。

    在那里,几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墨色纹路正逐渐朝他们体内渗入。

    草帽海贼团一伙也丝毫没有留意到,自己的后颈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刻下了一串诡异的墨色咒印,他们此时正沉浸在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姑娘团灭的浓浓不甘中。

    虽然撑过了两分钟,但也不过是多了一分钟而已。

    他们再一次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弱小,如果古伊娜不是索隆的熟人,而是会毫不迟疑地对他们下死手的敌人的话,他们的冒险估计现在就结束了,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海贼王?世界第一剑豪?只有这点实力配得上自己的野心吗?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能从之前古伊娜随口说的那句“我只是新世界里一个名不经传的女剑士”中,清晰无比地感受到,自己的梦想,是何等的遥远。

    “按照约定,我不会再干涉你们的决定。”

    古伊娜收回令刀,转过身,修长的腿部轻轻一动,她的身影便瞬间出现在上方的气泡上,再一个闪身,便出现在了更高处的树干上。

    “你们,好自为之吧。”

    “等等!!!”

    索隆挣扎着起身,朝古伊娜大声喊,“你要去哪里?”

    想跟古伊娜说的话比海水还多,哪怕在她面前惨败,几乎失去了作为跟她立下约定的对手的资格也一样。

    古伊娜的脚步顿了下来,平静的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玩味。

    她抬起头,看向上空的乌云,一脸沉重地道:“这个不祥的天气,应该是针对主人的,作为主人手中的剑,我得赶紧回到主人身边帮他。”

    “哈?!主人?”索隆顿时被这句话镇住。

    一旁刚刚站起来的山治狠狠吸了一口烟,接过话茬道,“主人什么的,看来是关系很好的同伴呢。”

    “嗯。”

    看起来似乎很急切,古伊娜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只是轻轻说了句:

    “他是我唯一的归处。”

    话落,她再不停留,脚下猛地用力,身形瞬间化作一道道残影,瞬息之间便彻底消失不见。

    .........

    与此同时,另一边,圣地玛丽乔亚。

    啪!

    战国一拳砸在桌子上。

    “是谁?居然敢这么虐待天龙人?!”

    落下来的杯子滚到一个穿着黄色西装,有着一张极具特色的脸的高瘦中年人脚边,他看了战国一眼,淡淡道:“无论是谁,既然对方对世界贵族出手,那我们不出动是不行的吧?战国元帅。”

    “黄猿...”

    没错,中年人便是海军最高战力之一,海军本部大将,黄猿·波鲁萨利诺。

    “那么,我去一趟吧,马上就回来。”

    说着,黄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越过坐在一旁报告了“天龙人在24GR被袭击,现在生死不明”这一骇人听闻的大事件的海军,朝外面走去。

    随着他的出动,本就骚动渐起的香波地群岛,终于彻底沸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