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GR,某个餐厅前。

    刘旭抬起头,缓缓闭上眼睛,超乎常人的听力能够清晰地听到里面的吵闹声,丝毫不比感知型忍者弱的感知力疯狂扩散,仅片刻便锁定了几个目标,以及目标身边那些跟平民完全不一样的彪悍气息。

    再次睁开眼睛时,原本黑色的瞳孔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散发着诡异的猩红色光芒的三巴纹写轮眼,紧接着,三个墨色的巴纹突然朝中间汇聚,很快便形成了一个中心为手里剑、同时被三层环状结构交错的特殊巴纹。

    最后再确认了一下佩罗娜身上设置的某根“保险丝”,刘旭才缓缓开口:

    “你先找个地方躲一会吧,等完事了再过来。”

    声音变得很平淡,一改之前那慵懒的语调。

    “别命令我啊。”

    虽然相处时间也不是很长,但佩罗娜还是能感觉到刘旭气质的转变,知道现在不是扯七扯八的时候,于是没有多说,只是撇了撇嘴,表达了一下不爽后就转身朝后面的一出拐角走去。

    “那么。”

    刘旭缓缓抬起双手,十指飞速变幻,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便打出了十多个印,澎湃的查克拉不断涌动——

    木遁,多重木分身之术!

    “这个时代,就从这里开始暴走吧。”

    随着忍术的发动,刘旭的后背突然蠕动起来,很快形成三块人形态的木头,而后猛地飞出,落地时,竟变成了三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分身,他们跟另一边正为奥斯卡金奖努力的木分身一样,腰间都挂着一把长长的令刀。

    木分身相互对视一眼,互相点头后,便一个闪身窜进了里面,仅片刻,里面便传来一阵惨叫声。

    没错,他直接动手了,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宣言。

    锁定目标,确定任务,直接行动,不说任何多余的废话,这是他身为忍者的行事方式。

    除了某个金发碧眼的主角以外,忍者发动攻击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有打招呼的习惯,而且面对海贼这类大多数以烧杀抢掠为生的人物,刘旭也没必要心慈手软。

    打从他们拿起武器的那一刻开始,就默认他们已经做好了被杀的准备,也只有怀着被杀的觉悟,才有资格拿起武器,否则一开始就应该对武器敬而远之。

    不多时,里面的打斗声愈发激烈,不时有重伤的海贼从窗口飞出来,倒在街道上,捂着伤口口吐白沫,很快便失去了意识,同时大量的食客和侍者尖叫着从里面逃了出来,越过门口的刘旭朝外面逃去。

    “海贼们打起来了,快逃啊!”

    砰砰砰!

    枪声四起,而后竟演变成炮鸣,在阵阵轰鸣声中,这家餐厅的墙体不断崩裂,紧接着,不知道哪里的燃料被炮火点燃,猛烈的火光冲天而起,瞬间让整个餐厅陷入了熊熊火海中。

    躲在刘旭身后不远处的佩罗娜都惊呆了。

    灵动的眸子完全被这冲天的火光充斥着,内八字的双腿不断颤抖,不消片刻便跪坐在地,美丽的小脸上满是惊恐与愤怒交错的神色。

    此时,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回荡着:

    ‘那个混蛋,果然还是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在郊外碰到那些赏金猎人的时候也就算了,虽说闹出来的动静也很大,不过天龙人去那种地方的概率实在太小了,但这里可是正儿八经的城镇里面啊!就算是无法律地带,天龙人在这里也一样无所顾忌地照耀,所以这里对他们来说跟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区别。

    闹这么大动静,要是天龙人刚好就在附近......不行不行!绝对不能再附近啊!!!

    然而,有句话叫做好的不灵坏的灵。

    就在佩罗娜在不断祈祷的时候,城镇外,一个骑在衣衫褴褛四肢着地、脖子上拴着一块连着大铁链的枷锁、身受重伤的海贼青年背上,穿着如同宇航服一般的丑陋男人在擤鼻涕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那边火光。

    在这座岛上,甚至在这个世界上,为了体现自己高贵的身份,甚至不愿与贱民呼吸同一种空气,宁愿戴着个头罩的人类,就只有这座岛的统治者,世界贵族——天龙人。

    男人的名字叫查尔罗斯圣,一个地地道道的天龙人。

    强光让他脸上的横肉抖了抖,眼皮的刺痛感让他不禁眯起了眼睛,接着,他那满是胡子渣的脸上浮现出了不满之色。

    “区区人类,居然敢这样晃我的眼。”

    啪!

    查尔罗斯一脚踢在载着自己的青年海贼的后脑上,本就受伤的男子顿时吐出一口血,但是查尔罗斯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怜悯,只有明显的不耐烦之色。

    “都怪你这臭小子,跟乌龟一样慢,还晃来晃去的,害得我被夏露莉雅宫和父亲丢下,还被这些该死的贱民冲撞,该死的家伙,真让人火大,骑着你真是糟糕透了!”

    砰砰砰!!!

    落在青年海贼后脑上的脚越来越重,但是青年海贼却完全没有反抗,而是任由他踹,不断吐血。

    好一会,查尔罗斯踹累了,才一脸不爽地收起脚,脸上的横肉又抖了抖,不耐烦地道:

    “快点,小子,我要过去杀死那些胆敢冲撞我的贱民,要是因为你太慢让他们跑了,我就杀了你!”

    .............

    火焰逐渐消散,里面的打斗声虽然依旧激烈,愤怒的吼声不断响起,但是惨叫声却少了许多。

    就在这时...

    轰!

    浓烟中突然飞出一根被烧得焦黑的巨大石柱,速度飞快地朝外面飞去,好巧不巧地刚好朝刘旭站着的地方飞去,眨眼间就到了他面前。

    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一般,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眼看着就要被石柱砸到。

    以他那并不高大的身板,要是被砸中说不定直接就压扁了,不远处把他当成刚从餐馆掏出来的平民的民众们惊呼一声,有的则是不忍看着惨烈的画面,撇过头去,顺手捂着孩子的眼睛。

    原本还在纠结天龙人的佩罗娜见状,几乎是瞬间就抛开一切杂念,下意识地朝刘旭喊道:

    “喂!臭男人,快点躲开啊!”

    这一刻她甚至忘了刘旭之前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的实力,本能地想要使用能力救他,但是她刚动这个念头,身体突然涌出一股清凉的气流,仅片刻,她的这个念头便消失地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烧焦的石柱毫无阻碍地落了下来,狠狠砸在地上,荡起阵阵尘埃,而刘旭,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一毫躲避的动作。

    “那个年轻人......”

    “唉,真是不幸,明明只差一步就能逃出去了,谁能想到......”

    “好可怜...”

    “......”

    周围的海贼们虽然罕有动容的,但是民众们却有些可怜这个不幸被石柱“砸死”的年轻人。

    然而佩罗娜在石柱落下的那一刻,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刘旭平日里偶尔调戏自己的时候,那副仿佛天塌下来都不会动摇的自信面孔,似乎无论面对任何事态都能游刃有余的风轻云淡,以及时不时会展露出来的一些奇奇怪怪的能力。

    比如,那种能让她这个能力者都能踩在水面上,在海上自由行走的奇特能力......

    “不对,那家伙这么强,绝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死掉,他肯定又用那些古怪的能力逃掉了。”

    仿佛是在印证佩罗娜的判断一般,当尘埃散去,石柱中极为诡异地突然伸出一只手。

    然后,又一只脚伸了出来,就像是石柱突然长了手脚一般,看得佩罗娜一愣一愣的,直到最后,刘旭那张欠揍的脸从石柱中连同身体一起冒出来时,她的第一反应竟不是被那个诡异无比的能力镇住,而是彻底松了口气。

    “果然...又是我没见过的能力,真是的,吓死我了,这个可恶的家伙怎么就不能提前跟我说一下他的能力啊!”

    刘旭自然没注意到佩罗娜的抱怨,他抬起手,看着自己毫发无损的手掌,嘴角轻扬:

    “真是个好能力啊,不枉我费这么大的劲才得到的眼睛,太香了。”

    感慨了一下后,猩红色的瞳孔陡然一凝,查克拉飞速汇聚,在一闪而过的猩红色光芒中,瞳术陡然发动——

    神威!

    哗哗哗...

    刘旭跟前的空间很快出现一阵漩涡状的扭曲,而后从中出现一股巨大的吸力,仅片刻就将他的身影吸入其中,当他的身影彻底消失,空间也很快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只是原地再也找不到刘旭的任何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