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GR,某棵红树分支。

    当影分身消失时弥漫的烟雾彻底消失的一瞬间,一直坐在旁边的木遁分身猛地睁开眼睛,三勾玉写轮眼闪过一抹猩红色的光芒,目光直视着底下的海贼船。

    看着刚从船上跳下来的草帽少年,木遁分身缓缓站了起来。

    “虽说对那孩子动手,不可避免地会给这个世界带来诸多无法预知的灾难,但是为了活下来,也只能说声抱歉了。”

    喃喃自语的同时,木遁分身抬起右手,轻轻握住拳头,仔细感受身体此时的状态。

    好一会,他才收回手。

    “唔......之前积累起来世界动力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仅凭这点界力,只能勉强维持‘存在’,根本不可能取出【钥匙】,果然还是得再去找几个恶魔果实能力者,从他们体内提取到足够的界力才行...既然主角团到了,其他超新星肯定都在岛上,想来本体那边得到影分身的情报后应该开始行动了,那么,在界力得到补充之前......”

    啪!

    双手猛地一合,十指飞速变幻,在查克拉快速涌动中,忍术瞬间发动——

    忍法·变身术。

    砰!

    一阵白烟飘过,原本的钢铁猛男,居然变成了了一个有着及腰长发,穿着普普通通的白色短袖和牛仔中裤,纤细的腰间挂着一把长长的令刀,俏丽的脸上戴着一双墨镜的妙龄女子。

    看着自己在泡泡中倒映的模样,木遁分身缓缓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先把准备工作做完吧。”

    清脆的嗓音,再无一丝破绽,确认完自己的音色后,木遁分身纵身一跃,凹凸有致的身躯笔直落下,最后几个闪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万里阳光号的桅杆上,刚跳下船的草帽一伙完全没有一丝察觉。

    然后她的目光便落在了走在最后的绿藻头剑士上,嘴角轻扬。

    “哟~果然是你啊,索隆,好久不见了呢。”

    声音很轻,却很诡异地传入了所有人耳中,路飞等人一听到这个声音,下意识地转过头,而当被叫到名字的索隆看清女子的模样时,瞳孔陡然一缩,坚毅的脸上满是惊讶之色。

    因为那女子,她的模样竟跟自己那在八年前就因为意外而死去的好友一模一样!

    片刻后,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见过一个跟她有着同样容貌的少女了,于是瞬间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眯着眼看着在桅杆上晃动着小脚的女子,扬声道:

    “原来是你这个傻女人,看来一段时间不见,你也变强了一些啊。”

    能够在他们完全没发现的情况下溜上海贼船,这可不是以前那个国宝级蠢的眼镜女剑士可以做到的。

    索隆将手搭在和道一文字的剑柄上:“你又是来回收这把刀的吧?真是个麻烦的女人......”

    话还没说完,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凌厉的破空声。

    滋滋滋!!

    索隆还没反应过来,一道蕴含着恐怖力量的剑气猛然从他身旁呼啸而过,而后只听到“哗啦”一声,索隆下意识地用眼角的余光看去,赫然发现地上竟出现了一道近半米宽的巨大裂缝!

    嘀嗒...

    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滴在地上,无论是索隆,还是其他人,除了路飞以外全都被这恐怖的一击镇住了。

    不等他们缓过神,桅杆上的女子便把那刀身尺寸比人还高的太刀收回刀鞘,而后一脸玩味的道:

    “啊啦~傻女人、麻烦什么的,难道这就是索隆你对这么多年没见的挚友打招呼的方式吗?很失礼的哦,还是说太久没见,你已经忘了我的模样,把我跟其他人弄混了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可太让我失望了,亏我还惦记着我的第2002胜来着。”

    听到这话,索隆顿时瞳孔一缩,尤其是听到她刻意提到的“第2002胜”这个字眼时,一瞬间,真的只是一瞬间,所有的震撼、凝重、敌意顷刻间便消失得一干二净,此时,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你...你难道是......”

    索隆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其他人也发现了他的反常,但是能让他如此动摇的,肯定不是能拿来说笑的事,于是都走到一边,静观其变。

    女子脚下轻点,妙曼的身影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最后轻轻落在索隆身后,背对着他,淡淡道:

    “你该不会真不记得我的模样了吧?”

    “古伊娜...”索隆终于发出了呢喃一般的声音。

    听到这个名字,女子笑了笑,“看在你还叫得出我名字的份上,刚才的无礼我就当做没发生过好了。”

    没错,木遁分身用变身术变幻的女子,便是以达斯琪为模板,利用对海贼剧情的熟悉冒充的成年版古伊娜!也只有这个身份,才能最好地完成取出“钥匙”的所有准备工作。

    “你...你不是在八年前就已经......”索隆颤颤巍巍地想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就被古伊娜打断了,她摆了摆手,很是含糊地道:“发生了很多事情呢,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还活着,不是么?”

    索隆深吸了一口气,好一会才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

    “说...说的也是。”

    只有古伊娜才知道的比试次数,而且刚才那种高超的剑技,也不可能是达斯琪那个弱爆胎的冒牌货能做到的,换句话说,面前这个跟达斯琪一模一样的女剑士,基本可以确定就是跟他立下世界第一大剑豪约定的对手和挚友。

    虽然如梦似幻,但对于他来说却无疑是一件值得庆祝整整三天三夜的事。

    “呐,我说,索隆。”古伊娜故意低着头,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沉重,“你还记得八年前,跟我的约定吗?”

    索隆眼神一凝,“啊,当然记得......”

    ““总有一天,不是你就是我,一定要成为世界最强的剑豪!””

    同时说出来的这句话,彻底将索隆心中最后的一丝疑虑抹除了,剩下的只有对挚友死而复生的喜悦。

    “剑士先生,她到底是......”罗宾适时出声。

    “哦,差点忘了自我介绍了。”古伊娜装作才想起来自己跟草帽一伙还是初次见面的样子,于是转过身,面向众人,将令刀驻在地上,不急不缓地道:

    “我叫古伊娜,如你们所见,是个剑士,跟索隆的关系嘛...唔,也就是小时候跟他在一个道场练剑,我父亲是他的老师,所以我跟他勉强也算是青梅竹马吧。”

    话音刚落,一众男士的下巴瞬间掉在了地上。

    “青梅竹马?!”

    而刚刚还在两眼冒红心的山治突然就炸了。

    “什么?!”只见他一个闪身来到索隆跟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提了起来,“你这个绿藻头居然还有青梅竹马这么美妙的关系?而且还是这么美丽的一个女士!该死,你这个叛徒!”

    一阵日常的吵闹后,古伊娜突然说道,“呐,索隆,久违的第2002次对决,就在这里进行吧。”

    索隆握住剑柄的手一紧。

    “好啊,正合我意。”

    古伊娜笑了笑,但却没有拔剑,而是脚步轻点,轻飘飘地出现在索隆跟前,探出手,抵在他的胸口,五指用力一抓。

    “啊!!”

    索隆突然惨叫一声,铁打的身躯剧烈颤抖起来,汗如雨下,五官不住地扭曲着,一看就知道在遭受着巨大的痛苦。

    “索隆!”

    古伊娜的突然出手让众人倏然一惊,而后面露怒色,就连山治都表现出了明显的敌意,但她却仿佛没有觉察到气氛变得有些紧张一般。

    “唉,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喜欢逞强呢。”古伊娜轻叹一声,“明明受了这么重的伤,却还要比试什么的,还是说你明知道会输,只是想用受伤作借口给自己留些无聊的体面呢。”

    哈啊...哈啊......

    原本喘着粗气的索隆听到这话,竟是硬生生止住了被引爆的伤痛,颤声道,“不,我绝对没有这个打算。”

    “无所谓了。”古伊娜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无论你有没有这个打算,都无所谓了,因为......”

    顿了顿,古伊娜的手中突然涌现出一股绿光。

    澎湃的查克拉极速运转,不断从她的右手涌入索隆体内,而随着这股查克拉的涌入,索隆脸上的痛苦之色竟快速缓解,要是乔巴给他实时检查的话,就会惊骇地发现,他之前在恐怖三桅杆受到的濒死的重伤,居然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快速恢复着。

    “在我面前,你没有机会找借口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