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秒钟后。

    “那个……豆腐被我洗碎了,怎么办?”

    上帝!您老人家的意思我明白了!

    我毅然退出游戏,站起来,走进厨房,冲他瞪眼,“走开,好好学着!”

    我卷起袖子,从门后拿下围裙系在身上,开始料理那些菜。

    “哇,小爱穿围裙的样子,真是可爱到极点!”他笑眯眯地看着我。

    第一次有人说我穿围裙可爱呢,(你是第一次穿给别人看吧?)我心里美滋滋的,可是,我怎么能被他一赞就露出喜悦呢,主人是不可以被奴隶轻易取悦的。我红着脸“哼”了一声,表示这点可爱,我才不在乎呢。

    我把白菜拿到水下冲洗。

    “哇,小爱,你的手水灵灵的,比白菜好看多了。”

    废话!我就和菜一个档次么?刚想教育他不要乱拍主人马屁,就听门铃响。

    “叮咚!”

    我还没吭声,黎暗月嗖地跑了过去,然后在门口大叫:“是文辰来了!”

    木头人沉默地进屋,把一个还没拆包装的超大火锅盆塞给我,就自动去帮我打游戏了。虽然我不喜欢家里人太多,不过,文辰不能算人了,顶多算根木头,算了,就让他呆着吧。

    我开始切肉,准备做丸子,门铃又响了,居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小小。好吧,连文辰都放进来了,拒绝小小就太说不过去了。她咋咋呼呼地进了屋,先开电视,再放音乐,还嫌单调,私自搜出我的漫画书,津津有味地看,一边大声解说给我听。拜托,我都看过了,不用这么好心解说了,安静点好不好?

    唉,人太多就是给我添麻烦!

    好了,菜都准备完毕。黎暗月招呼着小小摆桌子,架电炉,就等水开了。我们围坐在一起,文辰还是在电脑前奋战。

    “叮咚!”

    我皱皱眉,怎么回事啊?今天这些人都不请自来呢?我都没说过地址啊?

    小小蹦过去开门,一个伟岸的影子把整个门都堵住了。尹耀辉一进门就把拎着的一打啤酒亮给我们看,大声嚷嚷:“小爱!我也不比黎暗月花钱少!这都是进口啤酒哦!”

    “嘿嘿,耀辉,你还未成年!”黎暗月笑得像狐狸,对尹耀辉眨眨眼。

    “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喝酒?你是什么东西,瞒不过我!”

    “算了,就当我没看见好了。”

    “靠,有种你别喝!”尹耀辉把酒摆在桌子中间,坐在黎暗月对面,就这么瞪着他。

    唉!我还没同意尹耀辉进屋呢,他怎么就已经坐过去了?呜呜,一个个都不是我请来的,我最想请的人,却没来。

    “别担心,兰星芒说收工了就来,我们慢慢等他。”小小和黎暗月不约而同对我说。

    小小也还罢了,黎暗月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也和我心有灵犀了?

    火锅开了。尹耀辉一声欢呼,一下子就倒进去了半盘牛肉,大声招呼:“文辰,过来!”

    文辰默默下线走过来,对我说:“帮你换了身新装备。”

    新装备?那可不是容易得到的东西。我吃惊地睁大眼,我游戏中的钱很少的,他不会把我的钱都用掉了吧?

    “打怪打来的。”

    晕,他到底去打了几级的怪啊?

    “放心啦,他身手很好的。别说游戏,现实中他也很厉害。”黎暗月大力向我推荐。

    正说着,门铃响了。我扑过去开门,果然,兰星芒淡定地立在门口,微笑着说:“打扰了。小小打电话说,你要庆祝收服了黎暗月,他在你家请客吃饭,我不能不来……”

    好啊,原来都是那个眯眼狐狸搞的鬼!

    “哪里哪里,没打扰我。快进来,我们都还没吃呢。”我欣喜地把他让进门。真正打扰我的人,都挤在一起,乱没自觉地抢东西吃呢。

    等我们坐下,牛肉已经被他们吃光了,好快的速度。

    “别看我,都是尹耀辉吃的。”小小告状。

    “小爱,真对不起,耀辉他最喜欢牛肉了,我下次再给你买。”黎暗月内疚地对我说。什么啊,要赔也轮不到他呀。

    结果,我家里一下子塞进了六个人,仅有的私人空间,就这么被黎暗月占领了。

    大家又吃又喝又玩,时间过得飞快。等把人都送走,剩下的是满屋狼藉。这还是我那个清冷的家么?我叹息地环视,火锅还冒着热气,电视演着热闹的连续剧,地上几乎不能插脚,扑克牌和画报到处都是……哎呀,角落里这个这是什么东西?会动的?

    我把漫画书拨开,哇!居然是只毛茸茸的白色小狗唉!软软的舌头,讨好似的舔着我的手背,小尾巴微微地摇了摇。天啊,它怎么会在这里?这么小,缩在我的手心里,才几个月吧?

    它小小的脖子上挂了根布条子,上面歪歪扭扭写着:捡来的。

    谁写的啊?这就算完事了?谁捡来的谁带走啊,放我家里,是什么意思?

    不过,它好可爱哦,我就勉强养着它吧!

    收拾好房间,我又上网。

    唉?好奇怪哦,一上线,我的QQ就不断地“嘀嘀嘀”,哇,好多人要和我说话呢。平时我就一个幽灵,只潜水,不说话的,现在不但多了这么多好友,还赶集似的,一个个呼我。

    我随便点了一个进去,“我是小小啊,别踩到狗狗!”

    原来是你捡的狗啊。

    又点一个进去。“小爱啊,等你好久了,狗狗看到没有?千万别给它吃骨头啊!”

    这个又是谁?我不客气地问:“你谁啊?”

    “你忠实的奴仆。”

    好啊,黎暗月,原来你和小小合谋啊!奇怪,我什么时候加了他好友啊?

    再点一个闪跳的号码进去,哇,好长的一篇文字。

    从小狗的饮食调教,到怎么训练它定点大小便,洋洋洒洒好几页。不用问是谁发来的啦,他的大名就是QQ名,文辰!

    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没办法,有小狗要照料,我不能睡到最后一刻冲出家门啊。按着昨天文辰给的资料弄好一大碗狗粮,还放好一碗水,这样就够它早上和中午吃的了。

    到了学校,一眼看到走廊的告示栏上贴着新海报。

    “灵异研究社招收新会员!”

    上面挂着我的大名。不错,我就是社长,但是招新会员我怎么不知道?

    不对!这个社,只有我一个会员,怎么会有其他人来招会员呢?我根本就不要新会员,只要我一个人研究就可以了,一定有人冒充!

    走到教室,门口都被欢腾的女生堵住了,三只野狼难得地在维持秩序。

    小小歇斯底里的声音传进我耳朵,“好了好了,大家都回去吧!”

    “不行啊,算我一个啊!不能加入正式的会员,我可以做协助员的。”

    “OK,OK,保证大家都能帮上忙,好不好,申请表先拿去,填完后,明天考试!”小小神气又疲累的声音继续飘进我耳朵。好啊!原来是双小小冒充我!

    我大吼一声:“双小小!”

    女生们被我的怒吼镇住,不自觉地让出一条道来。我终于看见了里面的情况,差点没被气死。

    兰星芒一手拿着计算器,一手拿着笔,边收钱,边记账。

    文辰一言不发,手里拿着一叠申请表,而他的前面就是一夫当关的尹耀辉,交了钱的人,才可以通过他的关卡,拿到申请表。

    他们这是合伙冒充我骗人钱财啊!

    “哎呀,社长大人!”一声欢呼,黎暗月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刚才坐在文辰的后面,我没看见。

    “怎么回事?”

    “报告,您是社长,作为您的奴仆,我当然也是灵异研究社的人啦!这个副社长,说什么我也当定了!”黎暗月笑微微地说,然后指着兰星芒,很得意地说,“我一上任,第一要务就是整理财政。你看,他是我聘请的财务,很能干的人才哦。”

    倒!你上任?谁准许你上任了?

    “小爱,你不高兴了?那我把工资退了吧,反正也没干到一天。”兰星芒失望地打开书包,从里面翻出几百块钱来。

    哎呀!这怎么行!几百块虽然不多,但是对于他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收入,至少可以让他中午吃上午饭!我怎么能害他丢掉这个工作呢。

    “啊,不,我很高兴!”我强笑。

    “哦耶!小爱答应咯!”小小谄笑着凑过来,把一叠纸交到我手里,笑嘻嘻地说,“我可比星星能干多了!他只收入会费而已,我可是创造了业务收入!”

    晕,一听就没好事。

    “你又是哪位?”我没好气地问。

    “我小小啊!你秀豆了?”

    “她担任业务员、宣传员、联络员,还有咨询专家。”黎暗月一本正经地介绍双小小。

    小小雀跃地旋了几个圈,她已经完全被这个眯眼狐狸迷惑了。灵异研究会能有什么业务?去抓鬼么?还亏她说已经接了业务呢。我倒要看看,我们能干些什么。

    业务一,“我的男友已经好几天没有联络了,听说他在不良夜店出入,我好担心,有狐狸精迷住他,我想让他回到我身边。拜托了!委托人:金某某。”

    业务二,“我爱明星花花,他是我的天使,此生能有他的亲笔签名,我就会感到无比的幸福,请帮忙取得天使的签名!委托人:于某。”

    业务三,“哥哥会去打架!请让他走上正确的道路,他的那帮狐朋狗友都不是好东西,请帮忙驱赶!委托人:李某。”

    这……这和灵异有关吗?

    “当然有关!不都是妖精和天使么?”

    天啊,我还没有位列仙班,这么难的任务,我怎么能完成呢?

    “小爱,你有他们两个协助,一定能完成的!”黎暗月指了指尹耀辉和文辰,“他们一文一武,什么都难不倒他们!”

    然后他求证似的问他们:“对吧?”

    “那当然!”尹耀辉站地更直了,眼中精芒一闪,浑身如同冒着金光的战神,形象顿时高大辉煌,激起所有女生的尖叫。

    “哇,好耀眼啊!果然是太阳之子呢。”

    “哎呀,我也要下委托!多少钱我都出!我指定尹耀辉帮忙完成!”

    黎暗月朝大家举手示意:“好了,谢谢大家。我们都是一个团体的了,所有的任务大家都要帮忙出力,不是指定了谁,其他人就没事了哦!大家说对不对啊?”

    他的话如同春雪融化时的清泉,柔和地抚平所有的声音,女生们被他的声音熏得痴迷,不住点头。

    “那么,大家现在回教室去了,快上课了呢。要是大家被老师骂,我会心疼的。”黎暗月说着指了指门口。

    女生们受宠若惊地捧着心,一个个脸上都是晕乎乎的笑容,听了他的话一个个离去。

    切,明明是我的奴隶,他怎么可以去心疼别人!我不高兴地扁了扁嘴,尤其是她们的话很不客气地钻到我耳朵里。

    “黎暗月真是温柔啊,可惜却成了奴仆……”一个女生痴痴地说。

    “错了!你这么说就证明你太浅薄了!”其他人正义凛然地驳斥她。

    “黎暗月即使是奴仆,可仍旧是最温柔的王子。他的身份虽然卑微,可是他的心却是最崇高伟大的!”

    什么吗?还伟大呢,他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吗?我恨恨地看着这个狐狸。

    上课铃响了,尹耀辉转头对黎暗月恶狠狠地说:“好好当你的奴隶,小爱是我的,你别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会不知道!”

    说完转头对我堆满灿烂的笑颜:“别担心,我现在也是灵异会的经理了,都包在我身上!”然后又瞪了黎暗月一眼,才乖乖去上课了。

    原来大家都有职位啊?我这个社长真是一点权力都没有哇!全都不经我的同意,擅自上岗!星星倒还罢了,反正是聘请的。可小小也太不把我放眼里了吧?一连霸占了四个职位,这要是都发工资,我还不得破产啊!

    “放心,其他人只拿补贴,没有工资的。”黎暗月不问自答地说。这个人,真是和小小越来越像了,他的读心术不容小觑!

    “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什么?”

    “作为一个合格的奴仆,怎么能不知道主人的心思呢?”

    我还想问些什么,可是老师已经走进来,开始上课了。

    黎暗月丢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文辰是顾问,也不拿钱。”

    哈,我正是想问这个呢,居然又被他猜到了。可惜,我是神秘的天蝎,我的心思,你又怎么能这么容易摸地透?别以为你又是做饭,又是帮忙搞社团,我就这么轻易放你一马。对了,那不是有许多任务么?不、良、夜、店!哈哈,有了,我就让你去做卧底呀!

    午休的时候,兰星芒第一次走进了学校的食堂。看着他脸上洋溢的笑容,我也好开心啊,终于能帮他的忙了。

    我开始正式享受奴隶主的福利待遇,支使黎暗月去买饭,他二话没说,乖乖去了。

    “一份牛肉套餐,五份鸡腿套餐。”黎暗月和气地对师傅说。

    “嗯?”尹耀辉跟在后面不满地哼了一声。

    “啊!再加一份牛肉套餐!”黎暗月赶紧抚平尹耀辉的不爽。

    有了这么个奴隶就是好呀!黎暗月根本不需要排队,他照往常一样,慢慢走过去,人群都会自动向两边分开的。他的后面跟着我们几个,不是去打饭,只是去帮忙拿饭而已。有了这个奴隶,大家都不用自己买饭了。

    喧闹的食堂只要他一来,保证先是一秒钟的沉默,然后爆发出尖叫。今天更是不得了。

    “哇!到这边来,我这个窗口是卖鸡腿的!”

    “呜呜……给我一个机会让位子啊,我这个窗口也有好菜的。”

    “我跟你说啊,他们就是当前人气鼎盛的灵异研究社成员啊!”

    “好幸福啊,他们一起来,我的心脏受不了啊。”几个女生不住抹着鼻血。

    我酸溜溜地跟在他后面,拿到了饭,然后大家一起走向餐桌。太好了,有黎暗月在,连餐桌都有自动奉送的。

    黎暗月殷勤地帮我把饭盒打开,掏出雪白的手帕,擦了擦筷子,递给我。

    尹耀辉瘪瘪嘴,小声嘀咕:“臭讲究!”抱着他的两盒牛肉饭奋战去了。

    “我想好了!”我认真地看着黎暗月,他拿着鸡腿,正要咬下。

    “我们的第一桩生意,就去抓那个狐狸精,你今天晚上就去那个不良夜店。”

    “嗯?小爱,那种地方不好。”他果断地拒绝了。

    “这是命令!我要你去勾引那个妖精!”

    “什么?你叫我去牺牲色相?!”他难以置信地大喊。

    原本哄闹的食堂,瞬间寂静。整个世界,震惊了!

    什么叫做焦点?那就是把光线统统集中在自己身上,活活被烧死!所有的人都同情地望着黎暗月,而把唾弃的目光砸在我身上。

    一桌子灵异社要员们,拿着勺子,已经忘记往自己嘴里塞东西,嘴巴带着还没吞下的食物,张成O型,万分敬仰地看着我们。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了。我不是那种把奴隶送进火坑的坏主人啦。

    我打破不同寻常的寂静,干咳两声,打算解释一二,“这个……”

    “我们不认识你!”

    小小和兰星芒互相看了一眼,毅然端着餐盘转移到隔壁桌子。

    我只好看着尹耀辉,他喜欢我,他会听我解释的。

    “哈哈,倒霉的月亮,你去卖身吧,我会第一个去捧你的场!”尹耀辉大笑三声,在众人又一次绝到的惊讶中,端了盘子也走了。

    啊,还剩文辰!你是最理智、最镇静的,你知道,我不是那意思!我微笑着转向他。

    他沉吟不语,安慰加鼓励地拍拍黎暗月的肩膀,也走了。

    呜呜!你们听我说啦!我颓然坐倒,脑海里不断呐喊着“冤枉啊,冤枉啊——”

    “好吧,小爱,你要我卖几次?”黎暗月总算镇定下来,压低声音沉痛地问。

    “我又没叫你去卖身!”我气鼓鼓地说,他怎么把我看地这么坏?“我只是叫你打扮成那个样子,到夜店卧底了。”

    “好吧,不管你叫我干什么,我都会去干的了,上刀山,下油锅,我都万死不辞!”

    好了,好了,虽然他的卖身契上是这么写的,我又怎么会真的这么对待他?

    “我不会让你死的。虽然上次叫你游泳很不人道,你不也懂得自我保护了么?”

    “嗯,那当然,我要为你好好保护自己,把命留下来为你效劳啊。”他又一次眯着眼睛笑。我知道他尽会说些甜言蜜语,可是,尽管知道是假的,心里也甜丝丝的。

    他又一次发挥了心灵感应,回答我:“我不是骗你的。如果没有我,世界上就没有其他人疼你了。”

    是可怜我么?没人疼就没人疼,用不着你来在意!我沉下脸来,冷冷地说:“别把自己看得这么重要!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

    他没说错。他已经窥视了我的内心,的确,这样的温柔的疼爱,自从父母各自成立了家庭,我就再也不曾体会过,有的,只是爷爷那厌恶的眼神。我是个没人要的小孩!

    “你不是没人爱,你太高傲,体会不到别人的爱!你呀,心又软,又需要太多太多的爱,别人那一点不够的啦,所以,只有我能填满你的需求。”

    哇,说的好像他是心理学家一样。不过好像有点道理哦。

    接下去我们又商量了一些细节,总算吃完了午餐。走出食堂的时候,人群夹道默默地目送我们。

    男生的眼光畏惧地在我身上打转,然后互相打着眼色,交流信息,仿佛在说,看见了吧,这就是沦为奴隶的悲惨下场!连色相也被主人拿去乱用。我们男生千万要警惕啊!

    而女生则饱含热泪,哭泣声一片。

    有个奴隶爽啊,呼来唤去的,不过这个代价就……唉!

    放了学,我第一时间赶回去换上成熟的外衣,又从抽屉里翻出胭脂口红,打扮了一番,哇,不错,一看就是成年人了!

    打的直奔那间夜店——熏香酒吧。我推开门,招待热情地把我领到座位上,小声问:“您是来找朋友的,还是来交朋友的?”

    咦?这有什么区别啊?

    “我找新来的,叫黎暗月。”

    “哦,月亮啊,他虽然刚被录用,不过人气很好,已经被点走了。”

    什么叫点走了?

    他好一番解释,我终于明白了,这个是专门交友的酒吧,女的可以找男的,男的也可以找女的。好复杂哦。

    那就等他回来吧。我正喝着冰红茶,旁边的桌子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要你去勾引凌淡爱,她是你们一个学校的吧?”

    啊?谁要害我?

    “不是,我的女朋友是北仑高中的。”

    我一回头,哈,正是他,委托人要找的男朋友。唉?他怎么和这伙女生在一起啊?就是上次扔罐头的那伙人。

    黎暗月又不在。安排太帅的人卧底,看来失策了。不行,我得马上溜走!

    我故做镇静站了起来,走向门口。

    “喂,小姐,您还没结账。”招待跑了过来。

    死了死了,她们看到我了,不过,我现在化了妆,但愿她们认不出来。

    我狼狈地付了钱,赶紧溜出门,好了,现在只要打的回家就没事啦。还有,干脆打电话叫黎暗月不要去了,那里真不是好地方。

    哎呀,出租车一辆接一辆过去,怎么都不停啊!尖厉的叫骂声从背后传来,糟了,她们追来啦!

    “该死的!你居然背着暗月到这种地方来!”

    我拔腿就跑!不能被她们抓到,她们不讲理的。

    “还敢跑!做了丢脸的事,怕我们告诉暗月吗?”一阵大力袭来,把我整个人被撞得趴在墙上。

    我被七手八脚地翻过来,完了,完了,这群疯子,为了黎暗月,什么事都敢做的。

    “我不是……黎暗月也来的。”我争辩道。

    “别骗人了,暗月会来这地方?你这个下贱的女孩!你是缺钱来交际的吧?暗月被你骗了!你就是为了他的钱吧?”崔紫樱给我定下了一连串的罪名。

    “你听我说啊……黎暗月来这卧底……”我艰难地开口。

    “我才不管呢,小子,过来,她就是凌淡爱!”崔紫樱招招手,其他女生把那个男的推了过来。

    “你去!摸摸她就行,我们照相,你只要把戏演好。”

    天啊,她们要毁了我!对!她们想污蔑我和这个男生在一起,然后再去找黎暗月告状。虽然我也不把黎暗月当一回事,可是,我也不想他误会我。

    “冤枉啊!我真的不是黎暗月的女朋友!你们有能耐自己去找黎暗月啊,干吗冲我发疯?”真倒霉!那男的手已经摸过来了,他怎么能这样?我还好心为他的女友办事呢!

    “那你为什么和黎暗月在一起?听说他还签了什么契约?”

    天啊,她们要是知道黎暗月沦为我的奴隶,非打死我不可,绝对不能说!

    这个时刻,只能自救!我奋力挥开那男的手,冲着街上大叫,“非礼啊!救命啊!”

    “你们快拍!”崔紫樱慌张地催促她们。

    “住手!”一个低沉的声音突兀地响起,等我看清来人,我已经被他推出包围,站在街道边。

    一个蒙面的高大男人转头对我说:“你快走!”

    崔紫樱一声令下:“围上去!”众人纷纷朝我逼过来。

    蒙面男人双手一张,将我拦在他背后,头也不回再次对我说:“走!”

    “不行!我帮你!”我一见有人帮忙,勇气一下就放大无数倍。谁怕谁啊?有了人证,崔紫樱再也不可能冤枉我了!

    “你不走,我才麻烦!”他快速向我解释,一边手脚麻利地把进攻一一格挡开来,

    “你是谁?我们都是贵族,你要是敢伤害我们,我们会让你粉身碎骨!”其中一个女生叫嚣着,力图恐吓蒙面人。

    “我为你们感到羞耻!”蒙面人只是张着双臂拦住她们,却不进攻,就这几秒钟,他身上已经挨了几下。虽然这帮小姐打人不重,却总是痛的。

    我这才知道,我再不跑,他挨的打会更多!而如果我冲上去打,事态会更加严重。管他的,我也拼了!

    不过,我是和车拼了!

    我瞅准一辆开得比较慢的出租车,张着手就冲到道上去,“嘎吱”,司机果然停住了。

    “你找死啊!”

    我不找死,我找活路!不管司机的臭骂,我强力拉开车门,不顾里面的客人,硬是挤了进去,然后大叫:“随便你去哪,快走!”

    司机也看到旁边有人闹事,知道事态不妙,发动汽车,一溜烟逃了。

    我转身从车后窗往回看,舒了口气。那个蒙面人见我安全离开,他也跑了,那帮贵族小姐自然也不想多事,并不追他。他真是好人啊,明明打不过,却硬要上来保护我。那个黎暗月,中午还说要留了性命给我更多的爱,我呸!我真正需要他的时候,他跑哪去了?

    可恨的黎暗月!要不是他长得太帅,卧底太显眼,就不会被人点走,我也不会被崔紫樱骚扰。不对!如果他不是到处讨女生欢心,崔紫樱根本不会为了他而吃干醋。他果然是个地地道道的祸胎!

    气死了,气死了!不骂他两句,我这股怒火就平不下来!

    我换了辆出租车,直接往家里奔,路上就拨了他的电话:“喂,眯眼狐狸!”

    “啊?小爱,你在哪里?”

    “还好意思问我,我差点给人欺负了!都是因为你!”

    “对不起……你现在怎么样?回家了么?”

    “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给我过来,我马上就到家了!”

    “哦,你快到家了?那我去也没什么用。我这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他在电话里语焉不详地搪塞我,还说要关心我呢,骗人,就会甜言蜜语!不理你了!

    果然,一切都要靠自己。疲惫地打开门,小白(就是我的狗狗)亲热地扑上来,没头没脑地乱舔。

    呵呵,还是你好,不会说话,只会行动!

    照顾好小白,我激动地上网,我要把真正的英雄找出来!

    冰雪玫瑰:悬赏告示,4月20日晚8点,在熏香酒吧门口救了我的英雄,你是谁?我想认识你!提供他下落的,一经验证属实,立刻奉上酬金5000!

    网络沸腾了!现代版的英雄救美啊!

    不到一刻钟,我的悬赏告示点击突破了2000千。说什么的都有。

    其一,“我是李小龙,我一招就打跑了坏人,ComeOn,贝贝!”

    其二,“我就是坏人,不过我知道是谁救了你,那个钱可以给我吗?”

    其三,“美人,照片发上来啊,我看看今天我救的人是不是你。”

    我冷静地回答:“说说情况。”

    “我当时一个打五个……”

    “不是你,他根本没出手。”

    混乱在继续,线索却一点也没增加,难道我做错了?

    ……

    第二天,我一进校门,就见小小在散发传单。一看传单,我差点没被气晕过去。

    上面写着什么啊?

    《灵异事件猜猜猜!》

    下面是具体内容:灵异社社长冰雪玫瑰,昨晚突遇灵异事件!有一神秘人物,脚踩五色祥云,身手了得,解救玫瑰于危难当中!现征集线索,并设定选项,选对者双倍返还下注现金!

    选项:A.孙悟空,B.异型,C.天使,D.生化战士

    我冲上前,一把拖了双小小就走。这个财迷,明显是稳赚不赔的嘛,无论选哪一项,都没可能中啦!

    “喂喂,小爱,我自己走,不要拖啦,好难看的。”小小不断地挣扎。哼,去骗人你就不难看了啊?

    我拖着她走进教室,这里又是挤得水泄不通。兰星芒一手收钱,一手登记名字。他又在收什么钱啊?我凑上去一看,晕,原来是大家在下注。

    呜呜,星星,你被他们带坏了。要是学校知道你在聚众赌博,非开除你不可!

    他钱已经收了不少,选孙悟空的最多。唉,同学们,I服了U啊!你们真的相信有神仙吗?

    “星星,要是学校找你麻烦怎么办?快退钱!”我痛心地喊。

    “不用退,不用退!”众人大喊,“算我们的入会费,兰星芒,记下了名字没有?我也是灵异社的人了!”

    结果,灵异社的人员暴增十倍,唉!﹏

    尹耀辉这时候走了进来,一把抓住我,问道:“小爱,昨天是谁欺负你?我去把他们都砍了!”

    嗯?他不知道?我还以为是他呢。

    那人一定是崔紫樱认识的人呢,所以他才蒙着脸,不让大家看到。

    “算了,反正我没事,你不要动不动就去打架。”

    他眉头一挑,大力攥住我的双肩,大声说:“我就知道你担心我,没关系的,我打架都没输过!”

    谁担心你这个啊,脑子简单的家伙,我讨厌打架的人!难道除了拳头,就没有其他的手段了么?野蛮!

    我拨开他的手,懒得跟他多说,我还要去找某人麻烦呢。

    “喂!黎暗月,你昨天躲哪里去了?”我沉声问道,他其实也是英雄候选人之一,崔紫樱认识的人!

    他眨巴眨巴眼,笑着说:“我已经把问题都解决了哦,那小子现在老实了。”

    我没注意到他转移了话题,顺着他的意思问:“委托的事情办好了?”

    “嗯。那小子被她女朋友逮回去了,还保证以后都不去那种地方了。”

    咦?难道昨天他电话里说要办的事就是这个?当然了,崔紫樱一定听黎暗月的话,而那个小子就听崔紫樱的话。

    “你见过崔紫樱了?”我激动地问。

    “没有。我去的时候,就那小子在。我威胁了他一番,他乖乖回家了。”

    “蒙面人不是你?”

    “我为什么要蒙面?”黎暗月将了我一句。

    对啊,只要他往那帮女生面前一站,什么事都迎刃而解,根本不需要蒙面。那么,也不是他了。我内心不知道为什么,好失望。

    尹耀辉冲了过来,拎起他的衣服暴怒道:“好啊!原来你只顾完成委托,连小爱被欺负了都不管!”

    “我当时不在啊。”

    “哼,我不管!以后上学放学,我来负责小爱的安全!”尹耀辉转头问我,“你知道是谁找你麻烦吗?”

    就是你认识的崔紫樱啊,可是,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崔紫樱的恶行呢?万一他去找她的麻烦,那个不讲理的大小姐把账都算在我身上怎么办?

    “我不知道她们是谁。意外而已,你们谁也别跟着!”我最烦有人跟着,一点都不自在。这么多年,我都是一个人过,有什么事我自己不能应付?我胆子大得很!

    “看!这是喷雾器,要是再碰上那种情况,我会要她们好看!”我拿出化学武器扬了扬。

    黎暗月若有所思地看着我,难得地皱了皱眉头,“你不能总靠自己,有些事情,不是傲气就能解决问题的。”

    “别说了,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吗?你没资格说这个吧?”我冷冷地扔下这句话,回到位子上。

    那以后,也没出什么事,日子过得好快,一晃半个月就过去了。这一次,我们又接了个新业务,去一个同学姐姐的剧团帮忙,这个任务理所当然落在了兰星芒的身上,因为这是难得的兼职机会。

    我一时好奇,就跟了过去。

    兰星芒被打扮成漂亮的女仆,站到台上做木桩去了。我自己四处乱转。哇,剧团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后台挂了好些华丽的衣服,还有镜子和好多化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