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不错!和早上的吻一模一样!

    我?被同一个人?再一次强吻了???@_@

    我心慌意乱地双手使劲一推,把他推得倒退几步。

    真糟糕,我的意志实在是太不坚定了,他的温柔又让我再一次深深迷醉,居然让他第二次得逞!

    这个人,接近不得!他会魔法,他会让人失去自我!

    我喘着粗气,脑中乱成一团,戒备地看着他。

    尹耀辉立马上前拦在我和他之间,沉声说:“你不是想抢我的人吧?”

    看到尹耀辉帮我挡着他,我才有工夫检视自己。

    第一时间,检查我的菜。可惜,原本捏在手里的鸡腿已经无可挽回地掉在地上,呜呜呜呜,我找谁赔去啊。

    我再一看,天啊,操场上的人,包括他的爷爷、奶奶,全都张大了嘴,看往这边,嘴里还叼着骨头。

    呜呜,我不要活了。这个学校,没人敢这么随便地对我!

    “好了,你已经再次品尝了,我的吻真的很像烂白菜吗?”黎暗月不知死活地追问,根本没理睬尹耀辉的质问。

    他不道歉,居然还在追问他的吻味道如何,他怎么可以这么不尊重人?

    我被他给强吻了,不但生生夺去了我宝贵的初吻,还在这么多人前,又一次夺走了二吻!这个黎暗月不正常吧?记得当时他被黑衣人架走,他一直大叫“我已经证明了!我没事了!我都可以吻女生了……”

    那是什么意思呢?他曾经有什么事吗?有什么问题不能吻女生呢?他在拿我做证明吗?

    我守身如玉,含辛茹苦保持了16年的吻,是要献给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的!星星都还没吻到,就被这个人连夺两次!他以为他帅,就可以随便拿去别人的东西吗?

    一股不甘和激愤在我深心涌起。

    天蝎座的人,没那么好欺负的!复仇的火焰在我心中熊熊燃烧。

    他一定对自己的吻很得意吧?一定以为我很喜欢他的吻吧?

    的确,刚才我是迷醉了,但是此刻,我一定要替自己争气,绝不能让他如意!

    我用袖子使劲擦了擦嘴,忿然吼道:“你当我是什么人?要吻就吻,要抱就抱!你就这么对待每个女孩的吗?”

    我有我的骄傲,我有我的自尊,不是你想要就要的!尽管我心底也喜欢这样的吻,但却不是这样随便就付出的!

    我猛地转身一指操场上的女孩,大声质问:“你以为我和她们一样,必须对你百般讨好,我是不是应该跪下来,感激你赐给了我一个吻呢?”

    我冲过去,把小小手中的鸡腿夺过来,狠狠砸到黎暗月身上,愤怒地说:“拜托!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我这句话一说,就看见操场上的人倒吸一口冷气,惊愕地张大眼睛,其他的黑衣人更是包围了过来。

    可是我才不会怕他,就算今天被他打一顿,我也要说个痛快。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的回答和早上一样!”我呸的一声,狠狠吐了口吐沫,算是把他的吻吐在地上。

    “你的吻就是烂白菜,烂烂烂!”我边说边跺那口吐沫,恨不得把他的吻踩成烂泥。

    黎暗月满脸黑线,哭笑不得地看着我,挥手把其他人赶开,等我发完了火,才不紧不慢地说:“零蛋!听你名字,也知道你学习烂透啦,你敢和我打个赌吗?”

    嗯?又叫我零蛋,去死!我明明有个可爱的名字叫淡爱!可是,我不打算让这个自我感觉太好的人,有这个机会叫我的名字,哼,你傲气,我比你更傲!

    刚才那一顿发泄似的乱吼,让我现在舒服多了,尤其是看到他那哭笑不得的脸,我更是解气!

    好了,拜拜吧小子,本小姐没时间陪你玩游戏,无聊!

    我蔑视地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怎么,不敢?你当然不敢!”他“嗖”地一下,窜过来挡住我的路,速度好快,现代社会,也有人会武功啊?

    “你没信心吧?因为我太优秀了,所以你连赌都不敢打,因为你还没比就认输了!那好吧,你这样的人,我也不奢望你能讲出真话来。”他赶苍蝇一样摆摆手,很贵族化地一鞠躬,侧身让开。

    我那个气啊!我明明是不屑嘛!怎么从他嘴里冒出来,我就变成不敢了呢?我这么高尚的情操,居然就这么被他看成胆小鬼?不行!一万万个不行!>﹏<

    黎、暗、月!我不把你踏在脚下,我就自动人间蒸发!我发誓,拼了我凌淡爱一身剐,我也要把你拉下马!

    我火从心头起,寒从眼中冒。咦?好矛盾!

    我一怒,双小小就恐怖地尖叫起来,“大家快闪啊!打雷,闪电,暴风雨啊——记住快回家收衣服啦!”

    淡淡的寒烟缭绕在我和黎暗月周围。

    尹耀辉不知死活地上前两步,被三只野狼死命拉了回去。

    所有的人都站得远远的,紧张地注视着我和黎暗月。

    嗯?我现在才发觉,这个看上去很温柔的美男,其实算是深藏不露啊!

    我眼神发出的闪电,我沉着的脸散出的肃杀,我紧紧握住的双拳,带着我的愤怒挥舞,可是,他的星眸就那样安然,一丝不剩地全吸收了去。

    哇唔?吸星大法?我暗暗痛惜,刚才可花费了我不少表情啊!这么多怒气和杀气,居然一点效果也没有。他是个怪物!

    我瞪着他(眼睛好酸啦,再不开口,要瞪得掉出来啦),沉声说到,“好,你划下道道来!本小姐接招!”

    “好!不愧是冰雪玫瑰!说出的话就是掷地有声!”黎暗月用力击掌三声,大加称赞。

    虽然我学习不好,但是我也知道,掷地有声的意思,就是说出的话,绝对不会反悔。好吧,就算我刚才有一丝丝反悔,那现在也不能退缩了。

    “我们比——成、绩!”他话音一落,就和天上砸了金子似的,众人顿时沸腾了起来。

    “卑鄙!小爱每次都交白卷的!怎么和他满分王子比啊?”三只野狼义愤填膺地为我抱不平。不错,不枉我喂了你们一颗西红柿,乖!

    “不是吧?小爱次次都是零蛋啊,全校正数第一和倒数第一去比,那不是和大汉杀小孩一样么,太残忍了!”

    “无耻!”

    “杀人魔!”

    “不是男人!开除他!”

    操场上的男生们全议论开来啦,纷纷唾弃这个家伙。

    女生们都是没有正义感的家伙,只知道看美男,丝毫没有同情心地捧着心看着黎暗月。不指望她们了。

    黎暗月尴尬一笑,大冷的天,他的额头居然冒了一滴宝贵的汗水。这个人,也不是没有廉耻心的嘛。呵呵!

    他抬手擦去那滴汗,抱歉地说:“我不知道你这么……这么……”

    他斟酌着措辞,该怎么形容我的一贯白卷呢?我倒要看看他能说出什么不伤我自尊的体面话来。

    我双手一抱,在胸xx交叉,摆了个优雅的POSE,一副你尽管放马过来的样子,又博得大众齐声叫好。

    “好,小爱,不畏强权,我们支持你!”

    汗,强权?什么和什么啊?

    “哇!冰雪玫瑰高手风范,沉着面对不公平挑战!玫瑰——我们强烈拥护你!”

    嗯哼,不错,今天我的人气,将跃上一个历史的新台阶!以后,我在学校里,可以更加随心所欲地破坏该死的校规!

    终于,黎暗月想好了措辞:“凌淡爱,我不知道我是这么慧眼识人,一下就识破了你的秘密,果然都是零蛋!真是好有性格!成绩与众不同!”

    真够臭屁的,还慧眼呢。我考零蛋是秘密?才不是哩!我可无所谓!每次交白卷,把老师气得发疯,那可是我最大的乐趣啊!然后再看到我的监护人苦着脸,咬牙承受校长的吐沫星子,这也是本小姐一大嗜好。

    怎么样,反正我没人爱,何必考出好成绩,去巴巴地讨他们喜欢呢?

    不!就算我考了好成绩,他们也不会喜欢我的!

    我正乱七八糟想着,黎暗月又说话了:“这样好了,只要你期中考试都能及格,就算我输!”

    及格啊?我心里暗自盘算。曾经有一次我好好考过,只考了40分,如果补习一下,应该能过吧,这个赌看起来不吃亏。

    “你输了又如何?”我冷冷地问。此时我长身玉立,风从我耳边吹过,撩起我黑色的长发,看得他呆了一呆。哈!没见过女生像我这样,这么孤傲冷酷吧?

    “我输了,我就任你处置,当你奴隶也无所谓!”他眉头不皱,大方地许下夸张的承诺。

    任我处置?好大的赌注!我眼一亮,旋即醒悟到此刻不能流露出兴奋的神色,谁知道他看到我这么高兴会不会后悔呢?

    于是我立即做出无所谓的样子,说:“我其实很尊重人权的,不过,既然你这么热切想做奴隶,我也勉强算同意了吧。”

    随即我马上举起手掌,想趁热打铁和他击掌,以便就此定下誓约,却听见他懒洋洋,同时也暖洋洋的声音传过来,

    “不过……”

    我懊丧地单举着手,心里着急地喊,别不过了,快击掌吧!把你自己输给我!可是我的焦急只能放在心里,表明上还得冷静地听他说下去。

    他弯弯的月亮眼猛地一张,变成晶亮的星眸,凝视着我,沉声说道:“要是你输了,你就做我奴隶!还有你要诚实地告诉大家,我的吻其实很完美,很甜蜜,很清纯,很隽永,让你在那一瞬间,逃无可逃地爱上了我!”

    他一口气甩出所有的要求,边说边挥舞着胳膊作挥鞭状,最后一句,就这样被他果断、坚决、声嘶力竭地砸在了地上!

    “呕!”我吐!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他有没有听说过,什么是谦虚的美德啊?虽然,他说的,真的全都是事实……除了,那个“逃无可逃”!

    想到那个温柔的声音,那声音里包含的疼惜,那个从我还不是婴儿时,就领会到的温柔。这份感觉,当真让我迷恋。那是我灵魂迷恋的东西,我的肉体已经没办法拒绝!

    难道,这就是逃无可逃的爱恋?不对!你看看他,他那讨厌的嘴角,挂着狐狸式的微笑。还有那讨厌的眼睛,故意眯着眼笑,好让其他人不知道他眼里的情绪。

    哼,想骗我,还早着呐!

    不错,我一定要赢!我要把那个叫做“失败”的耳光,狠狠地扇在他的脸上!

    我要让他擦地板,冬天去游泳,裸体上街,到下水道去过夜!

    想想都解恨!

    我眼角的余光看到小小不自觉地倒退,她怎么知道我恶毒的想法?难道我阴暗的想法已经从表情上泄露了?

    那个黎暗月也稍稍皱了皱眉头,似乎被我邪恶的微笑惊到,他大概已经预感到,他的人生,将被我撕得粉碎?

    哇哈哈哈哈!我要让他坠下十八层地狱!

    空气中劈下无形的闪电,我的战意全面提升,战斗值一路升升升!叮的一声,一个全新的玫瑰战士诞生了!COMEON!我已经做好了搏斗的准备!

    “好!就这么定了!”我斩钉截铁地大声回答。然后再次举起手来想跟他三击掌!

    “等等!”

    嗯,他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这么吃亏的事情都答应了,他还不满意?众人越发鄙视他,就连一向支持他的女生也赧然。

    “我有条件,一,不可威胁老师,降低试卷水平。我可不想拖累其他学生的成绩。”

    他想得倒是周到,本来这条路是我的候选手段之一,该死的,被他堵了。

    “二,不能作弊!”

    切,作弊天经地义,只要你抓不到就好,哈哈哈!

    “三,不可偷试卷,换试卷,威胁老师改分数……”

    哇!好了,好了,正经考是不是?听得我头都痛啦!

    他见我都一一答应,就真诚地(鬼才信!)举起手,对我说:“你要是能做到,就三击掌!”

    “好!”我豁出去了,击掌立誓!从今天起,我要为我的尊严而奋斗!

    可是,我怎么样才能在一个多月内,把六个零蛋,变成6个及格呢?60分啊,六门,加起来就是360分!我从小学到高二,总共考出来的分数,还没有这么多呢。┬_┬

    到底怎么样才会赢?我头一晕,终于被这个不可能的任务吓昏了过去……

    我悠悠醒来,发现自己坐在保健室里,小小正关心地看着我。

    “小小,我……”我正打算跟她商谈计划,就见一向走路很从容的兰星芒冲了进来,皱着眉头大声说,“小爱,别担心,我已经撕了好几张,我再去撕!”

    说完放下几张皱皱的海报又跑出去了。

    出什么事了?

    我拿起海报一看,不由也皱起了眉头。

    校园是真正讲求效率的地方,而最富有效率的东西,当然是我们伟大的传播事业!

    不到一小时,校园里出现铺天盖地的海报,上面是我和黎暗月狠狠对视的照片,不过被他们诠释为,脉脉深情的凝视。

    黎暗月的赌咒誓词,也被广为传播。那段“我要你承认……逃无可逃地爱上我”让所有女生痛苦,因为她们说,那是变相的告白。不过,男生都很欢迎,据说,抄袭率达到120%,因为有些男生,比较花心啦!

    呜呜,这帮无良的家伙,千百年来,形形色色的冤案,就是这么来的!什么纯洁的东西到了他们手上,就被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愿,任意地扭曲。

    气壮山河的誓约啊,居然被他们染上了粉红这样暧昧的色彩,气死我了,明明应该是银色的嘛!肃杀,冷酷,高傲!

    粉色?不适合我啦!

    我愤愤地撕碎了手上的海报。

    ※※※

    第二天,我精神百倍地出现在学校里。

    不管怎么样,我现在总算迈出了第一步,收集课本!

    我背着巨大的书包,双小小和兰星芒帮我抬着一个巨大的纸箱。你猜得不错,我在搬家!从幼稚园起,到现在的书,我都搜罗到位,我就不信,我考不赢他!

    “唉!小爱,你比什么不好,非要拿自己最不上手的跟人家比,下棋、唱歌,都可以比的嘛!”星星不太适应地看着这么巨大的书山,吃力地问我。

    “不为什么,因为他看起来很蠢!”

    我可不是随便说说。那个贼月亮大部分时候,真的是很没脑袋的样子。不过不笑而且睁眼的时候,我有点怕怕,当然,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六门课,他一上午考完,还满分,你说这个人会蠢?”双小小倒是帮理不帮亲,不给面子地立即反驳我。

    我哼了一声没理她。小小自己本来就是虫子,黎暗月只是爬得比较快的虫子,对她而言,自然是聪明的了。而我,却是站在树梢上,看着虫儿的小鸟啦,不是一个级别的!这么想着,我一路吭哧吭哧爬上楼梯,终于来到教室。

    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的对话问,“请问黎暗月同学,你为什么要用最拿手的成绩,去向冰雪玫瑰挑衅?”

    “因为她看上去很蠢的样子啊——哈哈!”黎暗月很不经意地回答。

    原来是新闻爱好社的记者在采访他。我们学校有很多业余爱好的社团,这个新闻社就是其中之一。他们出的《校园民间报导》专门捕风捉影,尽是些没根据的八卦消息,昨天的海报就是他们出的。不过,大家都异常喜欢他们写的八卦。

    那记者其实就是隔壁班的同学,和我很熟的,他居然说:“那倒也是……”

    ⊙_⊙嘎?记者怎么能同意个人身攻击?就算是业余记者,也该有点职业道德嘛!我刚要反驳,就听记者继续问:“可你是不是太不人道了?请原谅我的直接,男生对你的支持率,现在为负80%!”

    ^_^哈哈,就是就是,眯眼狐狸是坏蛋!我心里的气一下就消了。

    “什么意思?”可恶的眯眼狐狸居然毫不在意地问。

    “就是所有的男生都不支持你,其中,有80%的人,还想凑你!”那记者不怕死地回答。

    “哦?那真是太不幸了!”黎暗月轻轻一叹。

    怕了吧?人民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哼!

    我扬眉一笑,一使吃奶的劲,背起沉重的书包,特意装作格外轻盈地走了进去。放下东西,我挑衅地对黎暗月说:“怕死鬼,怎么样?要不要我发表声明,劝劝愤怒的男生放你一马啊?”

    “哦,你理解错了,我不是在说我不幸,我是说,如果真有人来找我麻烦,那他就太不幸了。”黎暗月笑得就像一只狐狸某一天突然做了厨师一样,看着各色菜料,高兴坏了。那个木头人文辰却一脸沉重地看着黎暗月,皱着眉头,不发一言。

    那好吧,某人不怕死,那我就等着看好戏咯!

    记者看到我,眼睛一亮。

    “啊!冰雪玫瑰!我们已经听说了你不畏强权,用自己弱小的身躯,去挑战邪恶的黎……那个人的事迹了!我们可以采访你吗?”记者马上放弃邪恶的一方,转向我这个正义的一方。

    当然可以采访了,虽然我真正的目的是要报复这个自大的家伙,但同时,我也是为了女性尊严嘛!于是我点点头。

    “你为什么迎接挑战?”他拿出录音笔对准我。

    为什么?当然是咽不下那口气啦!我面上是不会露出来的,我倨傲地抿抿嘴,沉着地说:“国家需要坚强的女性,所以,即使局面对我很不利,我也不会有任何退缩!面对不会尊重他人的人,我永远不会低头!”

    “好!这一期题目出来了,就叫《冰雪玫瑰,永不低头!》。”记者同学激动地说,他身边那个摄影研究会的同学利落地掏出专业相机,打手势让我摆POSE。

    摆什么姿势好呢?太可爱,不行,我可是学校灵异研究社的社长呢,虽然从上到下社员也只有我一个。太娇媚,当然也不行,我可是一向以冷傲闻名。不如……

    这时候,黎暗月走了过来,猛地一拉我的衣袖,把我压在他胸膛里,然后对记者说:“拍吧,快点,她的爪子。哎呀,快!”

    喀嚓,喀嚓!一阵猛拍。

    我终于挣脱了出来,满意地看见他脸上多了一道血痕,当然,他刚发的学生制服也跟着落难,扣子都在我这呢,就不给你!

    兰星芒走过来,插在他和我之间,轻轻托起我的手,淡淡地笑着对我说:“给我!”

    唉,对他,我就是无法拒绝,只好摊开手心,任他把扣子都还给黎暗月。便宜他了!

    一节课之后,《校园民间报导》就赶出来了,首页就是我和黎暗月的大幅照片,他微笑着抱住我的腰,而我则如落入豪门少爷手心的不幸民女,脸上充满了悲愤,一只手紧紧揪住自己的衣襟,以防某人狼爪入侵,另一只手则做耳光式,高高举起。

    题目赫然为《民女不畏强*,英勇抗争!》。

    咦?和记者跟我说的题目不一样吗?强*?这是什么意思?强权?强迫?还是强逼?配上照片,我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明明是我撕了他的衣服,抓了他的脸嘛,应该他比较吃亏才是!

    见报还不到三分钟,我的手机就响了。

    “同学!我们敬佩你,你永远是我们心目中完美的白玉,你千万不要有心理阴影啊……”说着还哭了。这什么跟什么啊,我为什么要有心理阴影啊?

    又一个电话十万火急地打过来,我还来不及应一声,就听里面在放炮仗,“靠!你居然这么快就被那该死的月亮得手了?可恶!可恶!可恶!我去杀了他!野狼,操家伙!”尹耀辉一边在电话里冲我呼喝,一边张罗着什么。哎呀,他要干吗?好像要出人命的样子。

    我刚要去阻止他,一个顶着满头卷发的白大褂就冲进班里,冲着全班同学喊:“凌淡爱同学,凌淡爱同学,哪个是凌淡爱?马上和我去到医务室……”

    什么啊,什么啊?我为什么要去啊?好吧,既然这么隆重要我去,我就去看看有什么事吧。

    走出教室门,走廊里的男生全都用敬佩和疼惜的眼光看着我,不断呼着口号,“冰雪玫瑰,我们永远爱你!”

    有的女生则跑过来,眼红红的,轻轻说:“节哀顺变吧!”

    我晕了,连节哀顺变都出来了,出什么大事了?莫名其妙啊!我一路讪讪地笑着,回应着大家的好意和关心,满头雾水跟着医生阿姨朝医务室走去。

    到了医务室,医生和蔼地说,“小爱啊,被强暴了没关系……”

    我什么时候被强暴了?不就一张照片吗?我又没少一块肉!哎呀不好,我被冤枉成被强暴,那个黎暗月不就被大家看成强暴犯了吗?那么说,那个尹耀辉真的是去找他算账了?

    来不及细说,我冲医生吼道:“快跟我来,有人要被杀了!”然后我拿出十六年来最快的速度,冲向教室,黎暗月,你可不要死啊,我还没把失败的教训让你好好尝尝呢!还有,尹耀辉这个笨蛋,杀人伤人都是要坐牢的呀!

    我冲回教室,嗯?人呢?全部的人都不见了,老师也不见了?难道是?决斗!

    对了,一定是到操场上生死搏杀去了,不行,我得马上去阻止他们!

    一转身,我又向外冲,“嘭!”“扑通!”

    “哎哟,我的脑袋!”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死命揉我的额头,谁啊?走路也不看的,害我被撞得生疼。

    “跑这么急,是不是去救我呀?小零蛋。你撞人也蛮痛的嘛!”

    是黎暗月的声音!

    我一抬头,果然是他,似笑非笑的脸就凑在我面前,一只手还紧紧地按住自己的胸口。

    别不是他那里被尹耀辉戳了一刀吧?

    按说,决斗应该是人山人海啊,现在前后左右都不见人,他就这么一个人孤零零地就回来了?还不带声音的……

    “你?是人是鬼呀?”我哆哆嗦嗦地问。

    “呸!呸!”他朝地上甩了两口吐沫,然后说,“你脑门上都被我撞出包来了,这么结实的身体,你说我怎么是鬼呢?不过,哎哟……”他眉头一皱,一屁股坐了下去,好像再也支持不住地按住自己胸口,叫唤起来。

    到底有没有受伤啊?是被刀戳的?还是被我撞的?万一被戳了一下没死,但是再被我撞一下,死了,按法律,我是不是要负最大的责任啊?

    哇!不要啊!黎暗月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我激动地扑上去,着急地说:“来,我帮你看看伤口!”

    说着就解他的扣子……

    “你们……你们这是?”老师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周围瞬间充满了嘈杂,咦?这么多人,一下子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是我刚才太紧张,什么都没听见?

    我一抬头,看见尹耀辉握了把柴刀,估计是从看门老头那里借的,满脸红光地看着我……啊,不,他其实是看着黎暗月,笑得贼眉鼠眼的,让人心里痒得马上就想揍他一拳。

    “呵呵,完美的暗月公子,你也会有今天?被女人给强暴的滋味,不错吧?”他一开口,就毫不犹豫地投下一颗炸弹!

    “哇,原来是这样!”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后退一步,包围圈顿时硬生生地扩大一圈,全体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我。

    啊?什么什么?我做什么了?值得你们用这么敬佩+恐惧+痛快的眼神看着我,好像一个个大仇得报的样子?

    黎暗月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一看,这才发现,黎暗月已经整个人躺倒在地,头发很乱,一副很悲惨地样子。我骑坐在他腰上,他制服的扣子已经被我利落地解开,而我现在正揪了他的羊毛衫,打算往上翻……─.─

    “呃……这个……怎么解释?”我傻傻地问黎暗月。如果他能说明一两句,那可顶我说一万句。

    “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你不会不承认吧?”黎暗月叹了口气,挣扎着脱出身来,可怜巴巴地缩在角落里坐着。

    这样啊,那我就勉强把过程交代一下吧。

    我整整面部神经,调整出和蔼可亲的笑容,面对亲爱的同学,刚要张口作一番详细的说明,兰星芒从人群外面挤进来,坚定地站在我面前,然后大声说:“小爱,你不用解释,无论你做了什么,我们都100%支持你!”

    然后尹耀辉也大咧咧地在我肩上一拍,“你真是好样的,我真是爱死你啦!”

    呜呜,他的手好脏呀,我红色的制服上,顿时留下灰灰的爪子印,还带铁锈的,洗都洗不掉呀?︶︿︶

    医生随后赶到,一看这个状况,马上就明白谁是该被带走收押的人,怜惜地摇摇头,把黎暗月给捡走了。

    我想再开口,老师马上做出一切都没问题的样子,和蔼地对我说:“小爱啊,这节课你就到有花有草的地方轻松一下,如果难过的话,可以直接回家啊。”

    啊?我中奖啦?

    我刚要对老师的慷慨表示万分感谢,老师手一挥,“兰星芒、双小小,你们陪住小爱,千万不要出事啊!”

    “哦!”他们齐齐答应一声,欢喜地拥着我出了教室。

    其实我想说明一下,我并没有什么不妥,不过,既然可以公然逃课,那我也求之不得。现在,我乐滋滋地坐在校门口的糖果店里,咬着巧克力。

    “星星,你也快吃啊,你看小小的都快吃完了,小心她抢你的。”我坐在椅子上,荡着脚。小小一听,笑嘻嘻地作势扑向兰星芒。

    星芒挡住小小的“抢劫”,赶紧把巧克力放进制服内衬口袋,藏好后,还拍了拍,这才笑着对我和小小说:“又一顿晚饭有着落啦!”

    他这么一说,我听着就心疼,刚想说,我给你钱,就看见他晶亮的眸子淡淡看了我一眼,微微摇摇头,好吧,每一个人都有自尊的,我不能给他钱。

    “喂,你小子总吃巧克力,牙齿是不是都变咖啡色了呀?我都没见你大声笑过!”一个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嗯?我们三人一齐往左看。咦?尹耀辉什么时候也跟来了?我们同是三班的,有老师恩准,他小子是高二(二)班的,怎么也能随便跑出来?

    啊,对了,我还没问他干架的经过呢。

    “柴刀呢?”我眯着眼问。他长这么高,又背对着太阳和我说话,搞得他金光万丈的,受不了,他太刺眼了。

    “扔了!”尹耀辉帅帅地一挥手,然后一下子挤开兰星芒,坐在我旁边。

    这个家伙,一点不知道礼貌,也不知道有借有还的道理。

    “刚才我去教室的时候,怎么没人啊?你们都去哪里了?”我奇怪地问他。

    “哦,我带三只野狼冲到你们班,结果月亮那兔崽子马上跳窗逃了,我也马上跟着跳窗追……”尹耀辉很有老大气势地竖起手刀,做出左砍右砍的姿势。

    “然后呢?”我眨巴眨巴眼睛,期望他讲下去。

    “追啊!一直追!”他还在挥舞胳膊,比划着砍来砍去。

    小小插过来说:“他们好恐怖啊,乓的一下,把玻璃给撞碎了,二楼啊!就这么跳下去,然后就跑了,老师急忙出门去追他们,我们当然也凑去看热闹了……”

    我上下打量尹耀辉,看他没什么痛苦的表情,看来从二楼跳下,对他来说是小意思。

    “那我怎么在教室看见黎暗月独自回来了?尹耀辉,你到底砍到没有啊?你转学第一天就出事,万一你去坐牢,会被开除的啊!是我连累了你……”我极为紧张地捏着拳头,不安地问。

    “什么啊,他连黎暗月的毛都没碰到,本来黎暗月绕着操场跑,他和野狼那三个人追。我们一去,也绕着跑,跑啊跑啊,人就混一起了,等我们跑了四圈,才发现,被砍的人都不见了,我们就回来了,一回来就看见你已经亲自报仇了!”兰星芒不愧是优等生,比他们说得清楚多了。

    我们闲闲地瞎扯着,时间很快过去了。下课铃欢快地响了起来,校园又开始沸腾。奇怪的是,潮水一样的女生猛冲了出来,别的地方不进,见花店就钻,她们干吗?今天又不是母亲节。

    一分钟后,三间花店已经被扫荡空了,就连假花也被人顺手牵羊带走了,面对还在扑过来的女生,可怜的花老板从笑脸变成苦脸,最后关门大吉。

    我们四个人一头雾水往教室走,一路走去,惨不忍睹啊!园艺社那帮女生精心栽培出来的冬季盆花,都成了光头植物,竖着可怜的几片叶子,蔫蔫得蹲在那里。

    这是怎么了?妖风过境啊?不准开花了?

    我们一走进教室,哇!好闪眼!

    我不禁吃惊地倒吸一口冷气,天啊,教室简直成了梦幻的王国,黎暗月的桌子已经不见了,被花给淹没了。由那里为中心,一簇簇开过来,过道上全是花篮。淡紫如烟的洋兰,洁白如雪的百合,教室里充满了各种芳香。

    这么大阵势,难道又出什么大事了?

    臭狐狸,完全颠倒事实!气死我了。

    小小不愧为包打听,就这几秒钟工夫,她就弄到了一张最新的《校园民间报导》,我抢过来一看,差点没昏过去。

    《复仇!满分王子被强暴!》没有多余的废话,下面就一张占了半版的照片,正是我骑在黎暗月身上,揪住他毛衣的照片。他这样抱住头,就好像在绝望地挣扎一样……怎么会是这样?

    我脚一软,就要倒下,结果听到小小开始念报纸。

    《论法律意识,个人是否可以私自复仇?》——男生的质询。

    《王子被复仇记》——深深痛惜我们的爱人,女生的心声!

    《白衣天使的温情》——医生谈自我保护。

    什么和什么啊?那个名叫黎暗月的家伙,半点伤都没,我还被撞了一脑门的包呢,怎么就没人送花给我?不行!我要平反!

    我拔脚就往医务室冲去,背后传来双小小尖厉的叫声:“你别去呀——又要被乱写啦!”

    尹耀辉在我旁边得意洋洋地狂笑。他这么高兴干什么?黎暗月倒霉,他就开心成这样?我看出来了,他天生就和黎暗月是对头。

    不错,就当同盟吧!不打败那个高傲自大的家伙,我誓不为人!

    冲到医务室,嚯,这边也摆满了鲜花。那个狐狸贼着眉眼,很专业地躺在洁白的床上,对我笑得正欢,嘴里咬着大红苹果,皮也不削地往里吞。

    “你来了?坐!”他好整以暇地抬抬手,客气地示意我座下。

    我环顾一周,这周围除了站着的人,还是站着的人,他真是躺着说话不腰疼,难道要我坐天花板上去吗?装好人!我只能仰头朝天翻了个白眼。

    “啊哈!忘记了,没地坐了。你们都出去,我们俩有重大事情商谈!”他客气地对所有女生挥手,大家用看狼一样躲着我,又不舍地看看他,最后畏缩地走出门去。

    “咔嚓!”我手脚利落地把门一锁,放出眼刀,紧紧盯住这个小人,“受伤了啊?居然说我强暴了你!你倒是会争取同情嘛,要不要我给你来个弄假成真啊?”

    我一步一步沉静地走过去,每走一步,都带着我寒风扫落叶般的仇恨!

    “别……别……发火嘛!反对暴力!和平解决!呵呵,我是病人!”

    病你个头!骗得过别人,骗得过我吗?尹耀辉根本连他的毛都没碰到,他最大的伤,也就是被我的头撞了一下,能伤到哪里去?

    我一把掀了他被子。嚯,真是夸张啊!胸前没什么事,被纱布绕了一圈又一圈,跟极品粽子似的。

    “不错嘛,包得挺严实的,还真像那么回事!我在想,是给你十拳呢,还是二十拳,你才不枉缠了那么多绷带啊?”

    “你想怎么样?”黎暗月一副死猪模样,躺在床上,任我参观,不时“啊”地大叫一声,门外顿时响起一片惊恐的叫声。

    “快去叫医生,那个魔女发狂了!”

    “我就知道要出事!你没看见她那仇恨的眼光啊,天蝎呀,复仇女神的化身啊!好可怕哦!”

    切,想不到我这么伟大,女生们已经把我看成了神的化身!一想到我被他栽赃嫁祸,气就不打一处来,大声对他说:“我想怎样?我想你出去,对大家说,我一点没有伤害你!反而是关心你!”

    “哦?这么凶的表情是关心啊?”他眨巴着那漂亮的黑眼睛,又开始笑眯眯地打量我,等我意识到的时候,他的狐狸眼都已经凑到我鼻子上来了。

    晕,凑那么近干什么?那吻过我两次的唇,挂着名为“微笑”的美丽曲线,让我的心猛地一跳,顿时乱了节奏,哎呀,要死了,快撤!

    我猛地向后一跳,按捺住咚咚乱跳的心,虚张声势地喝道:“不想……死的话……你给我滚远一点!”

    “呵呵,你呀,明明是关心我的伤,结果被人说成欺负我,被冤枉的感觉不好吧?”他不理会我的警告,不但没有远离,反而跪在床上,向我又爬近一步。

    “嗯!想让我去帮你澄清事实,嘴又这么凶,连个请字都不会说的零蛋丫头!我知道你IQ是零,却没想到你就连情商EQ都是零,做人好失败啊!”

    他居然这么说我!气死了,气死了!不过,难道我说个请字,他就会去澄清吗?想我凌淡爱,就算对兰星芒都没说过一个请字,凭什么我就要对他说!这么想着,我耸耸鼻子,摆明了对他的建议,嗤之以鼻!︶︿︶

    “嚯,还不谦虚!明明心里对我很有好感,却害怕地逃得远远的,我说,你们天蝎座的人,都是这么口不对心的吗?”黎暗月眼角挂着名为“关心和研究”的笑意,和我探讨起这么深奥的问题。

    口、不、对、心?不错,我是对他的声音和吻有好感,我还喜欢他的脸,可我讨厌他的行为呀!自以为是,狂妄自大,他以为什么人都要对你好脸色的吗?我就偏偏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