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伦在《圣经》中,是个通往天堂的地方,所以那里有个梦幻的空中花园。

    不过,现在的巴比伦却就在我们的学校。

    哈哈,不错,被聪明的你猜到了!北仑中学的中心大道就被我们叫做巴——比——伦!

    我很喜欢巴比伦,因为北仑中学有了这条大道,就不仅仅是美丽,而是华丽又气派!

    但是,此时此刻,我双脚踩在巴比伦大道上,正面临有生以来最大的考验!

    黑压压的人群,清一色是男生,都穿着黑色的学校制服,一个个神气地站在我面前。其中一半人手里挥舞着各色不同的卡片,另一半则浪漫地捧着玫瑰,甚至有四五个人,还模仿电影里的样子,把玫瑰咬在嘴里。他们就这么前呼后拥地堵在校门口,旁边只留一条缝,让女生通过。

    哇!好大的阵仗啊!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想起来了!

    2月14日,情人节!

    这么说,他们都是冲着我的巧克力来的?

    呜呜,好冷!我心里打了一个寒战,又一个寒战,汗毛如果能像头发一样长长的话,我已经变成西藏的牦牛了。

    “小爱,好恐怖哦!怕的话,要不你就把巧克力丢在地上,让他们自己抢个你死我活好了!”双小小很机灵地出了个主意。

    别看小小扎着两根小辫,圆圆的笑脸,但是,别怀疑,刚才那以毒攻毒的法子就是她这颗貌似可爱的脑袋里想出来的!好阴险啊!幸亏她是我的死党。

    双小小,你幸好是凑到我耳朵边上说,要不然,你现在已经变成男生脚下的肉饼,永远躺在巴比伦上了。

    可是,我凌淡爱是什么人,我会怕他们?我哆嗦,是因为我恶心!被他们肉麻到了。你没看见那种闪烁着不良念头的眼神吗?

    看来,今天不出手,是没办法善了啦!

    出绝招!死神眼刀!

    我眼一眯,散发出死神一样的肃杀之气。

    我微微斜侧着头,只用侧目冷冷地扫视前方的男生。

    目光所到之处,哦呵呵呵呵!果然如死神的宝剑,把男生杀得人仰马翻。

    刹那间,一大半男生都倒退几步,脸红得跟地瓜一样,他们对我的绝招果然难以抵抗。

    ^_^轻松获胜!

    清点一下俘虏吧,权当做今天的战利品。我开始在心里数人数。

    哦?居然有屹立不动的?这个要重视一下……我仔细观察那几个人,哈!原来还是有区别的,四个已经石化了,无视!最后剩了三个,目光炯炯盯着我,哦,原来是野狼三人组呀!

    “小爱,你怎么总把巧克力留给兰星芒?那小子有什么好?他凭什么吃你的巧克力?今天,你的巧克力是我的!”其中一个怒气冲冲地说。

    “别这样,小爱是女生,会害怕的。我爱你,小爱,今天是情人节,所以我一定要得到你的巧克力,我会一直站在这里等你的。”另一个黄头发男生温柔地说。

    原来就是他们暗地里欺负兰星芒的?星星总是不肯说,他最善良了,可是,欺负他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一个男生成为狼,可喜可贺!可惜——我凌淡爱不是小兔,我是吃狼的狮子!

    “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开!”我发出雄狮般的怒吼!

    “哎呀,小爱,这个吼声,最多是母老虎了,或者母狮子,你怎么说都变不成雄狮的……”小小每次都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在我身后不知死活地嘀嘀咕咕。

    错!

    凭什么我变不成雄狮?呃……好吧,我承认按客观规律,我变成雄狮是有点难度。母狮子就母狮子,我今天就大发雌威给你们看看!

    我下巴一昂,双手一叉,在腰上做成两个茶壶把,两脚咚咚两声,狠狠扎在地上,摆了个大字。不错,这个就是我决斗的POSE。

    “小小,炸弹拿来!”

    我手一伸,小小马上从衣兜里掏出五个西红柿塞给我。我奇怪地看她一眼,衣兜不大,怎么塞得下五个这么多?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她的时候,我左手抱住西红柿,右手拿起一个,瞄准黄毛野狼,我砸!

    “哇!”众人发出惊叫,不过那黄毛野狼敏捷地闪开了。我拿起第二个……

    “呼哧呼哧!”咦?我身后怎么这么大的喘气声?难道敌人从后面进攻?我刚回身投掷炸弹,就被一个坚实的胸膛包围。

    好温暖!他一只手紧紧箍住我的腰,另一只抱住我的背,我还没来得及反抗,我的胸膛一下子贴住了他的胸膛。

    一股强大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天啊!抱我的居然是男人!

    虽然追求我的男生很多,可除了星星,谁也不能靠近我。可是,就算是星星也没碰过我一下,别说胸膛贴着胸膛,就连手都没拉过,而现在……我居然和男人贴得这么近!

    我感到胸膛火辣辣一烫,仿佛心脏瞬间被闪电击穿,我的心跳在一秒钟内骤然跳动了一万下!我要死了……⊙_⊙

    随即我十六年的防御技能马上运作,我脑海中霎那转了千转,只有一个声音在呐喊:

    不行,绝对不行!我不能让一个男人靠我那么近!

    我在他的怀里大力挣扎,突然耳边一阵酥麻:

    “借给我十秒钟!”

    他的声音让我身子一软,完全失去了挣扎的力气。我耳边仿佛骤然响起天使的赞美歌声,我听见“哈里路亚”,天籁之中,白鸽在蓝天散成美丽花朵,神的声音从苍穹直接传到我的灵魂。我在刹那间沉迷。

    跟那些男生的嘈杂不同,他的耳语是我听过的最让人放松的声音,让我想起小时候爸爸哄我睡觉的低吟声。

    仿佛,许久以前的温暖,在这一刻又燃烧了起来。

    我顿时放弃了抵抗。

    怎么能有这样清澈的嗓音,如同天使在风中的呢喃,就像在我还没有成为人类的婴儿之前,这个声音就已经在安慰我,疼爱我……这么的熟悉,我几乎要落下泪来,他怎么能这样的温柔?

    他抬起一只手,轻轻托住我的脸,我尖巧的下巴就这么落入了他温暖的掌心。

    恍惚中,我看到一弯银色的月亮,绣在白色硬质的大翻袖上。

    这是只有贵族才穿的大翻袖高级制服,难道他是贵族?他跑我们学校来干什么?

    我刚要抬头看他,突然,我的唇瓣就被他糯软的双唇含住,栀子花的清香顿时解除了我的全部防备。

    我大吃一惊!

    是一个吻!!

    他的唇轻轻地碰到了我的唇上,仿佛蜻蜓的翅膀,难以想象的柔和在一瞬间,从我的唇瓣上晕开来,只轻盈地在水上一点而已。

    他的唇有点温热,点了一下就离开了,让我想起很久以前,夜深的时候,妈妈就是这样在临睡前给我一个晚安吻……他的吻里没有强大的征服,没有狂热的情欲,只有一种柔软的心疼。

    这一刻,我就这么痴了……

    我微微抬眼看他。我们离得这样近,以至于我只能看清楚他低垂的长睫毛,还有额头的黑色碎发,上面散落着细碎的光点,如梦中的精灵。

    可是他不是我梦中的父母,也不是精灵,他是陌生人!

    我浑身一震。

    2007年的2月14上午七点半,我守了十六年的初吻……

    哦!不!我的初吻!!!就这么被这个男人给夺走了?!

    尽管是这么细致的碰触,一瞬间而已,但“我被强吻了”这个念头就如同一颗原子弹在我灵魂中炸响!@_@……

    我,死了!

    我的心脏从急速跳动,一下子骤然停止!

    我认清了这个事实,血液配合着停止跳动的心脏,也不流了,我感觉不到我还剩下哪怕一丝的力量。我的骨头大概已经化成熔浆,我不知道我怎么还能站着。最重要的是,我的大脑思维,一瞬间被他夺走了,一片空白。

    我——没有啦?消失了?我就这么完蛋了?

    “喂,醒醒!小爱,你还好吗?”小小的声音让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我刚才怎么了?

    @︶@

    我睁眼一看,才发现我全身酥软地靠在小小身上,四个西红柿掉在地上,汁液四溅,摔成很艺术的印象画。

    我眼前突然多出一群黑衣人,十分醒目地围拥着一个穿白风衣的人,那人一边挣扎一边不停地喊,“放开我!放开我,我已经证明了!我没事了!我都可以吻女生了!我要留下来!”

    但是他的挣扎没有用,被越带越远,他突然扭头对我喊,“喂——我叫黎——”

    咦?刚才吻我的就是他吗?光天化日之下,那些黑衣人居然在学校门口抢人?当我们北仑的学生是软骨头吗?

    我突然清醒过来,精神一振,正准备见义勇为,就听旁边一人闲闲地说,“他的事你别管!”

    哦?我一抬头,哇!好高啊!看样子是个学生,却穿着黑色的皮衣,一看就知道不是我们学校的啦。太阳从他的背后照过来,给他的轮廓打上一层光芒,就好像金色浮雕一样。奇怪的是,他明明逆着光,眼睛却是异彩闪烁,像圣诞的小灯泡。

    “那个吻滋味就这么好?让你神魂颠倒了?”他脸上扬起放肆的笑容。真的,如果他不说这句话,我会很欣赏他这种笑容,和漫画书上的有钱少爷差不多,那种笑是慵懒的,不屑一顾的高傲。

    嗯?他是谁?吻我的应该是那个白衣人吧?他凭什么问我这个问题?

    虽然我觉得那个吻的确让我迷醉,可是,那是一个强吻!强吻就意味着吃亏!吃亏当然就不能承认味道好。

    打定主意,我眼一瞪!自尊让我破口大骂:“去你的吻,简直糟透了!跟烂白菜一样难闻!”

    “啊?哈哈哈哈!”他突然冲着天大笑,我这才看清他的脸,是刀削斧砍的俊美,每一根线条都是直的,好阳刚啊,和太阳之子一样,浑身散发着霸道的热力,每一丝阳光,跳跃在他的黑色头发上,变成闪亮的小精灵。

    “有个性,我发现我有点喜欢你了。好,我决定了,我们开始交往吧?”他大声地宣布。

    咦?咦咦?他什么意思?表白了?─.─

    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不但初吻被白衣人夺走了,就连表白这样重要的事情,也被这个人随随便便地说了。我还准备跟兰星芒更近一步呢,现在被这俩人一打岔,一切都搞乱了!

    怎么会这样?他好耀眼啊,直接拒绝不太好吧?我又生气又慌乱地猛揪自己的辫子,突然发现自己离地三尺。哇,我被他横空抱起!>﹏<

    不要啊,这是在学校门口啊!

    “尹耀辉。”他自作多情地向我交代。这是他的名字吗?我可没问他叫什么呀。

    他旁若无人地走向门口,三只野狼不服地看着他,可是,谁都没有那个胆子挡住他的脚步。

    “她是我的了!”他大咧咧地宣告,把这句话甩给身后的众人,大步走进了学校。

    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抱着我走到中心花坛了。天啊,要死了,这么多人在看着啊!尤其是女生们那探究的眼神,如果再被他抱下去,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喂!喂!快放我下来!”我凶狠地对他叫道。

    “他们叫你小爱?”他大方地把我放下来,眼睛亮亮地问我。

    “我的名字和你无关!”我不高兴地回了一句。什么嘛,他以为他是谁,我干吗要告诉他?

    “放学等着我。我送你回家!”他好像根本不在意我的态度,直接提出要求,而不是请求。

    “不想死的,离我远点!”我断然拒绝,整整衣服,一拉小小,径自离去。

    这个尹耀辉是谁?

    不可否认,他是那种很有存在感的强势男生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却是那个白衣人。他到底长什么样?他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就夺了一个女孩的吻?他不知道初吻是无比珍贵的吗?气死了,我要怎样找到他,教训他一顿呢?

    可是……那个让我落泪的声音是这么的温和,他捧起我脸庞的动作又是那么轻柔,还有……那个比水还要轻的吻,让我有被人疼惜的感觉,这个感觉,不同以往。以前,我觉得那些无聊男生总是巴结我,那是爱么?我想那不是。而他的感觉,就像我等了十年一样,那种被疼爱的滋味,我终于再一次体会到了。

    神啊,告诉我,在那一瞬间,感动我的他,到底是谁?

    ※※※

    带着这个大问号,我整个上午都凝重地思考。当然,对老师来说,我不过和往常一样,对着窗外发呆。可是,这次不同,每一个经过校园的人,我都仔细辨认,说不定,那个就是夺去我初吻的凶手!老天保佑,但愿不是一个猥琐的丑八怪。

    “铃铃铃!”午休的铃声终于响了,老师大发慈悲,挥手下课,同学们转眼化身成为凶猛的豹子,潮水般冲向食堂。不过,我却没动,趁教室没有闲人,我可以和星星好好聊天。

    “兰星芒,你的午饭!”我拿出金纸包的巧克力,装做不在意的样子,远远地扔给他。

    他课桌旁边放了两个大包裹,我知道,都是今天收到的巧克力。他在女生中的人气可真高啊!可是,那是别的女生给的,跟我的不一样。他感激地笑了笑,接过去,仔仔细细放在书包里。

    兰星芒诚恳地对我说:“小爱,你每天都给我带吃的,会被那些无聊的男生缠得更厉害。”

    我的脸微微一红,其实他都是知道的。我顶了那么大的压力对他好,他会不会很感动呀?我偷偷瞧了他一下,他的星眸里果然闪着一丝感动,有点发红的呢。

    “星星,你为我着急得眼都红了吗?”我转过头,小心不让他发现我脸红,支支吾吾地问。

    “呃,不是,我昨天熬夜了,我又收了几个人的作业。”他略略烦恼地说。唉,他真不容易,所有的零钱都是打工和帮人做作业赚来的。

    “怕什么?小爱今天捡了个保镖,足有一米八呢。”小小在旁边多嘴地插话。

    兰星芒眼神一闪,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多话!我们去吃饭了!”我重重拍了一下没脑子的小小,跟星星打了声招呼,然后和她跑出教室。

    我们还是来晚了,打饭队伍已经排得老长。每张餐桌都坐满了,看不到一个空位置。

    没办法,我和小小一人排一条队伍,看谁快,就让谁带饭。

    哈哈,还是我运气好,十来个人,嗖嗖嗖,很快就轮到我了。

    突然,食堂一下炸了锅。

    “哇!快看,快看!就是他啊!我刚才跟你讲的那个帅哥!”

    “是啊,听说今天刚转来的,我下课的时候看见一帮老师激动地掉眼泪呢!”

    “为什么啊?”

    “入学考试啊,我隐约听见老师说,一个上午,共六门课,他全部做完,而且你猜多少分?”

    “多少?”

    “一分没扣!六门课,全部满分!神奇吧?老师说,他直接可以上高三了!”

    神气什么呀?我最最讨厌的就是老师的乖宝宝,跟虫子似的,移动缓慢,走路找方向都是竖个脑袋,摇晃又摇晃,论证个半天才能判断。他们都戴着大黑圈的眼镜,丑丑的,也不知道享受青春。学习好的人都是在拍老师马屁,讨大人开心啦!哼,我倒要看看这个书呆子帅哥,能衰到什么地步!

    我一回头,眼睛就是一花。怎么会是这样?明明是二月的食堂,我却突然闻到了五月花香,就是那种随风轻送的栀子花香。

    这不可能,我的大脑准是烧坏了,居然把饭菜香自动升级成了花香。这个人,有魔法!

    我摇摇头,清醒一下脑子,

    他就那么一直走过来,带着一路飘散的花香,漫天如雪的花瓣中,整个天地变成了美仑美奂的梦境。

    漆黑的碎发,在阳光下闪烁着一圈光芒,因为黑得太有光泽而变成了深蓝,简直是天神头上戴的蓝水晶冠。光线好像被强行聚集,就照在他一人身上,在他背上汇集成两只巨大的光翼。天使?!

    我脑袋轰得一下,又空白了。神啊,这个书呆子为什么不戴眼镜?为什么不丑一点,这样,我就可以无视他了。

    可是,你把他生成这样,就好像美神现世,我都舍不得调开视线啦!

    恍如一阵清风抚过,不凉不暖,通体舒坦!我整个身体都被一种类似春风的不明空气包围,而且整个视野都突然亮了起来。

    啊!对了,是他的眼睛!

    双眼笑眯眯的,弯成两枚可爱的月亮,绝对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武器,让所有的人都解除了武装。他笑起来好像网球王子里的不二哦!谁来扶一下我,我的脊椎骨好软……

    我盯着他看,他也穿白风衣,那么,今天早上吻我的人,就是他么?

    他冲我这个方向一笑,径直走到打菜的窗前,递上卡,简单说:“打菜!”

    咦?这人怎么这样?我对他的好感顿时化为乌有。这人一定不是吻我的人,那个人好温柔的,怎么会是这人呢!这个人帅归帅,可这么帅的人插队,可就太没品了吧?

    尤其是……他就插在我前面,而下一个,就轮到我了!我身体里迅速“铮铮”响了两下,软骨马上变成铁骨,精神一振,准备为自己的正当权益而战斗!‵□′

    “喂!你哪个班的?你老师谁啊?怎么没告诉买菜要排队吗?至少排我后头去!”我机关枪一样嚷嚷,使劲挤到他边上,大声替他妈妈教训他。

    他还没说话,他旁边的女生就振振有辞地说:“他没插队!我把我的位子让给他了,我情愿的!”

    嗯?我一打量,果然看见那女生端了个空碗,甜蜜地粘着美男,那得意的神情好似说:“这个让位的机会是我的!”

    切!不跟你计较。算了,看在他后面一个就轮到我的份上,我就忍忍吧!

    我们的食堂快到就餐结束的时候,就把菜放一个窗口,这边一排,那边一排。

    我看到早就垂涎三尺的鲳鱼,只有两条了,刚好我一条,小小一条。我计划着等眯眯眼一走,我就把鲳鱼一网打尽!

    “师傅,对,就那个!两条!”眯眯眼指了指鲳鱼。

    >﹏<

    咦,什么不好点,非要点我中意的呀?算了,还有其他的。我再侦察一下,还好,有糖醋排骨,这也行!

    “师傅,那个也要!”他几乎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又把我看准的点走了。

    靠!你有钱了不起啊?

    我用指尖戳了戳他的背:“喂,你一个人吃得了那么多吗?”

    “不是我一个人吃,我今天刚来……”他回身抱歉地对我说了一句,又马上转头去点菜了。

    哈哈,原来是当了同班男生的冤大头啦!

    好吧,那就放你一马,我最喜欢宰人,也喜欢看人被宰。

    “红烧肉三碗。”他又利落地点了我的最爱。

    哎呀,看好戏的代价真大啊!我眼睁睁看了亲爱的红烧肉又被他搜刮了。

    “米粉肉加蛋,嗯,全要。”他点得更起劲了。

    咦?他不是来整我的吧?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怎么我看上什么,他就点什么呀?眼看就没有荤菜了!

    “鸡腿啊……1、2、3、哎呀,你这不够啊,分不均他们要吵架,不过……总比他们来吵我的好!都要了!”他大手一挥全包了!

    救命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上帝,您老人家是不是专门派他来跟我作对啊?一共二十只鸡腿呀,他居然不知廉耻地全部要了!

    好不容易,他终于停止了疯狂大点菜。足足三十份盒饭!堆成小山摆在他旁边的地上。他拿拿这个,又拿拿那个,奋战了半天,也长不出第三只手来。

    哈哈,活该!我看你怎么办!▽

    我心里恨得要命,幸灾乐祸地观赏他的蠢样,准备说他两句风凉话。

    可惜,我嘲笑的话还没出口,后面排队的女生,一个个凑过去问:“同学,这么多菜不容易拿吧?我们帮你,一人四盒就可以了!”

    “不可以,我也要帮,一人帮两盒!”

    双小小本来也想抢上一个帮忙的好差事,不过被我恶声恶气地一瞥,她就很自觉地安心排队了。

    幼稚!男生帅,就说明他优秀吗?好吧,好吧,我承认他功课不错,不过,一个被人宰了还这么开心的人,证明他的脑子只会读书而已,这种人,不足为惧。

    浩浩荡荡地送菜大军终于走了,我安然来到窗口。

    耶?⊙_⊙

    我的猪排,我的红烧肉,我的牛肚……怎么都没啦?

    我眨巴眨巴眼睛,小心地问师傅,“这个……菜呐?”

    “这不是吗?”大师傅用大勺子敲敲菜盆。

    咿……烧得稀烂的大白菜,叶子都看不出是叶子了,跟黄色的烂布头没啥两样。

    这也能吃?我转头看看小小,她毅然点头。

    好吧,大白菜就大白菜,聊胜于无。┬_┬

    我们捧了饭盒出来,就听后面的人都炸了。

    “肉呢?我们要吃肉!”

    “你们食堂太烂了,我们要抗议!”

    我心头微微一动,就不吃饭了,站在队伍后面,一步不离,出来一个人,我就告诉他,“看,我也是白菜,刚才那个帅哥插队,把我们的好菜都买走了!”然后我指了指他去的方向。然后看见气炸的男生愤愤冲了过去。

    嘿嘿,我让你插队!让你一点好菜都不留!得罪我是没有好下场的!

    其实我从来不挑拨离间的,我向上帝保证!

    如果刚才那个帅哥肯留给我一根鸡腿,我不但不恨他,我反而会感动得痛哭流涕。

    可是,他既然将我的好菜赶尽杀绝,那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就让没菜吃的火山们去找你的麻烦吧!不干我事!

    看看人都差不多被我引过去了,我也该去看看好戏了。“走,小小,我们去欣赏某人哭的样子!我就不相信,他还笑地出来!”

    嚯,根本不用我找,篮球场上就是他们了,围了一大帮人啊,真是壮观。

    嗯?怎么没听到吵架啊?吵架声应该是火爆的,像两把机关枪,突突突的,现在我听到的是小溪水,哗哗哗的,那是笑声吗?

    我和小小做贼一样,很心虚地左闪,右闪,终于闪到操场上,仔细一看,气死我了!

    被我三寸不烂之舌捣鼓来的火山们,都偃旗息鼓了!一个个变成乖狗狗,对着大人们笑着,边吃鸡腿,边喊:

    “谢谢阿姨!”

    “谢谢奶奶!”

    ……

    我眼一晕,就看见无数的小狗尾巴摇啊摇的,火山们这么快就和那些幼稚的女生一样,被这个眯眯眼收服了吗?那些大人们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整个操场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家族在野餐,其乐融融。

    “嗨!你们也来啦?”眯眯眼看到我了,冲我招招手,跑过来。

    干什么啊?来找我麻烦吗?快溜!

    “这位同学,请等一下!”眯眯眼带了个人,跑到我们面前。糟了,他还叫上了帮手。看这架势,是要问我的罪了。

    不料,他带来的人一步跨上前来,标准地鞠了一躬,打开一个盒子,里面是两条鱼和两个鸡腿。

    眯眯眼指着香喷喷的菜,抱歉地笑笑:“对不起啊,我真不知道学校就这么点菜,其他同学都告诉我了,我把好菜都买光了,尤其是你,只有烂白菜可以吃。”

    嗯?火山们果然把我出卖了!我紧张地眨巴眨巴眼,心虚地蹲好弓箭步,一个不对,我就撒丫子跑路。小小也心知肚明,她已经开始移动莲花碎步了。

    “这个是给你们的,一人一条鱼,一个鸡腿,这样够不够?我也很困难啊,你看我都吃白饭了。”他手上捧着一盒饭,真的没一点酱油的颜色,全白的。

    他身后的那人听他这么一说,马上回头就走。

    我感动得倒头就想膜拜一下,可是我的自尊却让我找到他话里面的漏洞。

    “你买光了菜,居然告诉我你现在吃白饭?骗谁啊?”我一副看你搞什么鬼的样子,瞪着他问。

    “你看。”他一指操场。我自然而然顺着他的话扭头。其实我不想看的,可是他的声音好温柔,我好像在哪里听过,我的脖子就放弃了我这个主人,自作主张地扭了过去。

    “那是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老爸、老妈……”他唉声叹气地一一点来。晕啊,他家里把他当什么宝贝啊?转个学而已,不但父母来了,而且三个叔叔,一个伯伯,一个阿姨,四个舅舅,全都来了,甚至还有十几个黑衣人……刚才跟他身后的人,现在正端了个盒子朝我们走过来。我注意到,他走路的时候,肩膀不动,腰板挺得笔直,跟木头人似的。

    咦,那些黑衣人的样子,好熟悉啊,在哪里看过呢?

    “是吧,你要是有这么多亲戚要请,你也只有吃白饭的份,这鸡腿是我的,我现在给你们了。”眯眯眼郑重地把鸡腿交给我。这时候刚才那个人走过来,把一盒菜往眯眯眼跟前一送,严肃地说:“暗月,我的菜给你!”

    那眯眯眼看了他一眼,对他说:“你先吃一口,确定没毒再给我。”

    那人真的拿起鸡腿吃了一口,然后放回盒子,递给他。眯眯眼脸上浮起奸诈的笑容,指着他咬过的鸡腿,责问道:“你怎么可以把你吃过的拿给我?”

    “呃?”他顿时傻成了一根木桩,瞪大了一对乌黑的眼睛,不知如何是好。可怜的人……

    然后眯眯眼笑嘻嘻转向我们,得意洋洋,仿佛说,看吧,真的没骗你们,每个人都只有自己的菜,他真的只有吃白饭的份了。

    我有一丝丝感动。他也不容易啊!

    小小早被他迷成花痴了,摆摆手,很大气地说:“不用,不用,你自己吃吧,我们吃白菜。”

    “说什么呢!”我一掌拍在她脑门。笨死了!感动归感动,人家自己送上门的东西,怎么能不要!我赶紧把鸡腿和鱼都收下,装作很淡然地说:“谢,我是不会说的,你还是多多反省吧!”

    说完,我转身就走。

    “诶?你怎么这就走了?”他追了过来。

    我拿眼神问他,还有什么事。

    眯眯眼笑得更开心了,我突然觉得他变成了狐狸,心里一个激灵,隐隐感到什么东西不对头。

    “那个……不给钱就走吗?”他一副很老到的样子,手还很自然地伸出来。

    哦!神啊,饶了我吧!这还是男人么?奸商!

    “那些人也吃了,怎么不收钱?”我下巴一摆,示意他看操场。

    “哦,他们虽然也吃了菜,可那是别人给的嘛,我就无权收钱了,要不,我爷爷奶奶会让我跪钉板!”他超级无耻地解释着,真够会编的。

    “你的就不同了,我亲手卖给你,不加价,一共二十块,你们谁给钱啊?不要卡,要现金。”他越发真诚地笑,好像我和小小真的只是买他东西的人。

    我要狠狠记住他!

    这个两面派!黑白党!好你个眯眯眼,长地这么帅气,一来就拍老师马屁,现在还收买人心,对我就连二十块都舍不得,我记住你了,小人!

    我不情愿地掏口袋,突然被人戳戳胳膊,一抬头,就看见小小冲我扬下巴,“你看,早上在学校门口抱你的人,那个尹耀辉!”

    我转头看去,果然看到高大的尹耀辉大摇大摆走出食堂,后面赫然跟了三个小弟,居然是那三只野狼。难道他也是今天转学过来的?这么快就收了小弟?而且还是强悍的野狼组?

    尹耀辉明显也看到我了,带着不明所以的笑意,神气活现地走过来,左臂像猩猩一样长臂一展,毫不犹豫地搂住我的肩膀,右手大拇指朝自己一竖,再次宣布:“她,是我的!谁也不许动!包括你!”

    轰!我身体里的血液像酒精一样被点燃了。又是这样!说抱就抱,说搂就搂。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他了?我是我自己的!谁的也不是!我微微扭动想挣脱他的胳膊。

    “哦?你们是耀辉的朋友啊!那我就不收钱啦,呵呵!”眯眯眼马上放弃生意,亲热地拍拍尹耀辉的肩膀,问,“爷爷奶奶都来了,你怎么不来和大家一起吃啊?我把好菜全买来了,你大概只吃了烂白菜吧?”

    这哪里是好意,简直是恶毒地嘲笑嘛!果然,尹耀辉的额头青筋暴跳,我感觉他搂住我的胳膊一紧。这时候,看见那个木头人嗖地一下闪过来,挡在眯眯眼面前。

    尹耀辉马上放开我,故作轻松地上去大力拍拍那人的肩膀,“你呀,就是少见识,这样就紧张,怎么做大事啊?文辰。”

    那木头人连个表情都欠奉,一抬胳膊把尹耀辉的手格挡开,沉声说:“在暗月面前,你严肃点!”

    尹耀辉很无奈地摇摇头,放弃骚扰一根木头的打算,一掌挥开他,冲着眯眯眼张开双臂,亲热地搂住他,指了指我,用挑衅的口气问:“你知道她早上说了句什么?”

    眯眯眼愣了愣神,仔细看看我,问:“我们早上见过?”

    当然没见过!这个眯眼狐狸看着帅,其实人品极低,不但插队,还把好菜都买走。只要是有一点良知和道德,都知道要补偿我们,把鸡腿白让给我们了。可是,他居然向我要钱!

    小人,标准的小人!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最无耻的小人!

    “她说:‘去你的吻,简直糟透了,跟烂白菜一样难闻!’啊?这句话,是不是很动听呢?”尹耀辉说完,仰头又是一阵大笑,而眯眯眼却是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天才也是人,WHO怕WHO啊?

    尹耀辉一身黑亮亮的皮衣,和那个眯眯眼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对黑白分明,正邪两立的高手!

    一个如罗马雕像般俊美耀眼,高大伟岸,热力四射,强势嚣张;另一个,轻轻松松站在他身边,却没有被尹耀辉的霸气夺走一丝光芒,反而如遥远传说中的神,浑身散发着神性的光辉,不耀眼,是那种晕开来的感觉,就和月光似的,明亮清澈,又温柔圣洁。

    “什么?原来是你?”那个眯眯眼把整张脸凑到我面前。

    什么意思?我脑袋里思维急转,他把脸凑那么近干什么?不过,他的眼睛真的好特殊啊。

    不像兰星芒的眼睛,迷茫又淡然,让我心疼;也和尹耀辉不一样,那种是炽热,热得我心如小鹿乱撞。

    这个人的眼睛一张开,晶亮得让人吃惊。怎么能有这么黑的眸子,世界上,如果有黑色的钻石,我就敢打赌,这双眸子绝对就是最罕见的钻石了,幽黑,却透明!好奇怪,真是矛盾的感觉啊。

    因为深沉的黑色,他似乎能承载所有事情,包括所有秘密和伤痛;因为晶亮的透明,却好像什么事情也不能在他眼里刻下痕迹。他就如同神子一样,淡如清风,不看人间沧海桑田。

    那一瞬,我有一点愤怒,莫名的愤怒。我明明很喜欢这双眸子,但却觉得心里空了一大块,就像有什么秘密被他偷窥了一样。

    他脸离我太近,超过了安全距离。一般除了小小、星星,我一米之内,拒绝任何人的入侵。但我已经看得呆住了,我居然放任了他的入侵。

    “喂,你叫什么名字?”眯眯眼问我。

    他就叫我“喂”,好随便啊,问得这么理直气壮,好像我应该感激涕零地马上把自己供出去。我可是北仑的冰雪玫瑰,普通男生,只敢远远看着我,别说问我名字,就连跟我说句话都没那胆量。我又怎么能轻易把名字告诉你?

    为了掩饰刚才的失态,我张牙舞爪地回答他:“凭什么告诉你?”

    他终于意识到我的愤怒,迷惘地眨了眨眼睛,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一拍脑袋,“啊,对了,要先介绍自己!”他特写的脸终于缩回去,我这才发现,他不笑的时候,下巴尖尖的,很柔和,像极了某个叫花花的明星。

    “我叫黎暗月,你可以叫我英文名Moon。”他挑了挑眉毛,很帅气地自我介绍。

    “哈?摸摸?你叫摸摸?”双小小马上扑上去,激动地摸来摸去。

    “哎呀!不是摸摸了,别摸,哎哟!我的屁股!啊——我的扣子——不要了,呜呜,求求你,我就这么件白风衣啊!我叫暗月,叫我暗月就好!”眯眼狐狸跳来跳去,被小小追得团团转。奇怪的是,那个木头人却没上前赶走小小,就任了她闹。

    哈哈,黎暗月,你也有吃瘪的时候!我高兴地打开饭盒,啃起了鸡腿,坐到一边,盘起腿来边吃边欣赏,顺便还请尹耀辉和三只野狼吃鱼。

    他终于安抚住激动的小小,喘着粗气再次问我:“呼……呼……你叫什么啊?”

    “你烦不烦?我叫凌淡爱!”

    “哈哈,零蛋啊!”他又张大眼,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突然一弯腰,把我整个人拎起来,大声说,“这个给你免费试用!”

    然后就箍紧我,一口咬住我的嘴唇。

    喂,喂,慢来!干什么?!⊙_⊙

    啊,我还在吃鸡腿呢!多不卫生呀!等等,我吐掉再来。

    可惜,我所有的震惊全部被结结实实堵在嘴里,在舌尖上打着转儿,就是冲不出去。

    于是我的挣扎只好化为意义不明的“呜呜——嗯嗯——”从鼻子里发了出来。

    我要死啦!

    天啊,他在对我做什么?

    我的鸡腿刚咬了一块叼在嘴里还没嚼,就不知怎么回事,被他抢了过去。

    我心里一阵可惜,我应该嚼也不嚼,及时吞下去的。不过,他抢我的吃,他不嫌脏吗?

    哎呀,这个吻好熟悉,糯软的双唇,栀子花的清香散发出来,熏得我无力抵抗。他的唇很轻柔,就跟怜惜一朵娇弱的蔷薇一样,轻轻碰触着我的唇瓣,那种疼爱的感觉,又一次触动我的心灵,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让人落泪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