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等,不要走!」云诺风又喊了声,接著他突然睁开眼睛,眨了眨双眼,适应许久未接触到的光亮。

    方佩佩听到儿子喊出不同于诸葛紫玄名字的呓语,她立刻靠近床边。

    见云诺风睁开眼睛,她不敢置信的大叫:「诺风,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她急忙扶云诺风坐起身,高兴不已的紧紧抱住儿子。

    「妈,对不起……」他喑哑地道。

    他真的醒过来了!

    云诺天下车找不到诸葛紫玄的踪影,失魂落魄的从停车场回到病房。

    「诺风,你醒了!」云诺天加快脚步走到云诺风身边,给他一个无言却充满感情的拥抱。

    「大哥,对不起!」除了道歉,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其他多说无益。

    「妈、大哥,我想请问你们一下,有诸葛紫玄这个人吗?」他不能确定,也许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

    「诺风,我们已经知道她是你的女朋友,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妈妈替你找她谈谈,千万不要再想不开。」平心而论,她相当喜欢诸葛紫玄。

    「妈、大哥,你们误会了,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我是在梦里认识她的。」没想到真有这么一个人,那自然也有诸葛璨玄。

    「真的是在梦里?!」方佩佩转头看著云诺天,「诺天,看来我们误会紫玄了,明天你把她请回家,我们得好好的跟她陪个不是。」

    「诺风,那你的女朋友到底是谁?」杨琼茹的话让他们误会了诸葛紫玄,以至于他刚刚伤害了她,他不禁怪起那个真正的藏镜人。

    「那是过去的事了,是我自己幼稚,你们让我保有这个秘密吧!」事关他们兄弟名声,小叔与大嫂有关系,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好,从此不提。」方佩佩自然是什么都依他。然后她好奇的问道:「对了,诺风,紫玄是如何与你做接触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可以进入我的梦里与我交谈;刚刚是她妹妹进到我梦里来的,她跟我说大哥误会了紫玄。」

    「原来刚刚那个女孩是她妹妹,她们姐妹的法力都这么高强。」方佩佩回想诸葛璨玄甜美的容颜。

    原来她是用调虎离山之计!「妈,她们姐妹拥有的是特异功能,不是法力。」云诺天刚刚领教过了。

    「对,应该是特异功能。」云诺风也是这么想。

    「特异功能?」方佩佩想了想,恍然大悟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她本来就不是一个迷信的人。

    「妈,我去请医生来帮诺风彻底检查一下,如果没问题,我们明天就办理出院手续。」云诺天转身走出病房,一颗心全系在诸葛紫玄身上。

    **net****net****net**

    婚礼的筹备,在程素盈和杨琼茹的推动下如火如荼的展开。

    云诺风对杨琼茹虽已无情,却也不愿面对这种尴尬的婚礼场面。

    他确实是该走出原本过于封闭的自己,于是他决定到美国去,一边处理美国那边的业务,一边继续进修。

    方佩佩不放心他一个人独居异乡,决定在云诺天完成婚礼后,就到美国和云诺风一起住。

    云诺天无心理会,更是提不起精神办公,他满脑子都是诸葛紫玄以及她说的话,还有那场未尽兴、伤了她的云雨。

    两杯浓浓的黑咖啡下肚后,诸葛紫玄的影子更加清明。

    她要爱、要真心,他意会到那两样东西不就是同一样吗?她不就是要他的心,而他的心早遗落在她身上了。

    三十年来第一次懂得什么叫爱,未尝到它的甜,就先尝到它的苦,他云诺天第一次为女人失魂落魄。

    自从那一夜后,他已经有好几天没见到她了,他知道她已经上机了,他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

    想到她要在众人面前抛头露面、服务陪笑,他竟心生一股醋意。

    但他却不敢贸然去找她,怕她会因为要避他而消失。

    那一夜的隔天她便提出辞呈,他自然是不可能准她,硬是以违约会受到处分的理由把她留了下来。

    婚礼愈接近他的心愈乱,他想为她背信忘义,想给她一个名分,她却一再强调她讨厌他。

    只要她跟他说她并不讨厌他、她也爱他,他说什么也要取消婚礼,也绝对不会再跟外面的莺莺燕燕逢场作戏。

    他已为她收了心、敛了性。

    杨琼茹敲了敲门,立即自行推门而入,脸上笑靥如花。

    她将卷宗放到云诺天桌上,「诺天,今天晚上我约好了礼服设计师,我们一起去挑礼服吧!」

    「你自己去就好。」他没心情、没心思,他脑中想的都是诸葛紫玄。

    「我自己去?」杨琼茹敛起笑容,气呼呼的说道:「结婚可是两个人的事,你竟然要我自己去!」

    「你该知道我跟你结婚只是为了履行承诺,你不要妄想从我这里得到更多,反正结婚当天我会出现就是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注定她将得不到他的爱?若非爱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她一定会选择云诺风,还可免去跟众多女人共享丈夫之虞。

    「如果我跟你坦白,我已经喜欢上诸葛紫玄,她甚至有可能怀了我的孩子,你还会执意要嫁给我吗?」

    这句话对杨琼茹来说简直是青天霹雳,诸葛紫玄不是说会跟诺天撇清关系吗?怎么反而跟诺天发生了关系?难道她不守信,说出了她跟诺风的秘密?

    诺风去了美国,不可能将他俩的事透露出来,现在诸葛紫玄是唯一有可能让她和诺风恋情曝光的人。

    她紧张的没有多想,立刻冲口问道:「诺天,诸葛紫玄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你千万不能相信她!」

    「她跟我说什么?」

    「她有没有跟你说……说有关诺风的事?」

    她在紧张什么?云诺天精亮的双眸闪过一抹深不可测的利芒,「没有。」

    杨琼茹问得紧张唐突,引来云诺天先前曾经有过又被抹灭的疑虑,加上诺风又绝口不提那件事,让他疑惑更深。

    「诺天,你真的不能相信她,她是个江湖术士,只会满口胡言,你也知道公司里谣传她专门勾引男人,如果她是个洁身自爱的好女人,自然就不会有那些谣言,你只是一时被诸葛紫玄迷惑,没多久你就会对她不再感兴趣,你对女人不是一直如此吗?你实在不该让她怀了你的孩子。」她是她的心头大患,万一她真的有了孩子,事情会更难解决。

    一段话引来云诺天邪佞的一笑。诸葛紫玄是不是个洁身自爱的好女人,只有他知道。杨琼茹刻意的抹黑,让云诺天更想彻底查清楚云诺风之所以昏迷的原因;诺风会利用远离疗伤止痛,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云诺天如黑潭深不可测的眸光直射向她,嘴角微扬,显露出他的落拓,让杨琼茹因心虚而生畏,偏偏这样的云诺天就是让她魂牵梦萦。

    「出去!」云诺天命令道。

    「诺天,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可以忍受你跟诸葛紫玄的关系,我绝对不会放弃你的。」语毕,她转身走出办公室。

    可他也不打算放弃诸葛紫玄。

    **net****net****net**

    云诺天查清楚了这批新进人员根本没有人认识诺风,除了诸葛紫玄;而诸葛紫玄的确是在认识诺风之前就已被公司录用。

    那表示杨琼茹在撒谎,而他误信了她的话,间接误会了诸葛紫玄。

    他领教过诸葛紫玄的特异功能,这让他深信她曾说过的话--他抢了诺风的东西。

    她还说过,他在为他和他女朋友间接造成的过错找代罪羔羊。

    他的女朋友?杨琼茹?

    对,一定是杨琼茹。

    问题是,就算杨琼茹曾经是诺风的女朋友,也毋需怕他知道啊!男女交往分分合合很正常,除非……

    应该是这个原因!他思忖著。

    那就可以合理解释为何杨琼茹会如此紧张难安,诺风为何会痛心至倒下,还说要当成是他自己的秘密,而诸葛紫玄明知道事实却不愿说。

    若真如他所想,他就有理由拒婚。

    云诺天走出办公室。

    「中午愿意陪我吃饭吗?」他开口邀请杨琼茹。

    杨琼茹乐不可支,他不曾主动邀过她,「当然愿意。」她随即拿著皮包起身。

    两人一起走进云诺天的专用电梯。

    电梯门一关,云诺天一把将杨琼茹拉入怀,杨琼茹受宠若惊的紧偎在他怀里,将脸埋进他的颈窝。

    云诺天大手覆住她的丰臀摩挲著,杨琼茹则如条水蛇般在他身上蠕动磨蹭。

    一点都不懂得羞涩,云诺天早厌烦了这样的女人,那更加证明了他的想法没错。

    他伸手探入她的裙子。

    「诺天,我爱你!」丰富的经验,让她懂得在最撩人的时刻,讲出最撩人的爱语。

    「我想在这里要你,可以吗?」

    他旋身将她压在自己与电梯之间。

    单是他逼人的气息,就已教杨琼茹春心荡漾,她含媚带笑地伸手解开云诺天的皮带,用行动回答他的话。

    电梯已停在地下三楼,门开了又合上,关住一场正在酝酿的无边春色。

    她的行为简直就像个荡妇,未识云雨的女人,不可能会答应在这种地方办事。

    云诺天拿开她的手、挡下她的唇,他不想让她碰自己,他现在心里只有诸葛紫玄,但他却必须碰她。

    他的大手来到她双腿之间,引得她娇吟不止,她甚至不想控制的努力娇喘著。

    的确够淫荡!云诺天面无表情、毫无欲望的伸手探入她体内。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还是个……处子!

    **net****net****net**

    工作让诸葛紫玄暂时忘了云诺天;在空中飞来飞去,也让她暂时远离了地面上的谣言。

    她提出辞呈,想彻底断了跟云诺天的关系,偏偏云诺天不准她离职,还说得付违约金,她哪有钱付违约金!

    算了,反正这本来就是她的梦想,身在云端的感觉也真的很好,虽然是坐在一只大铁鸟内,而非真的腾云驾雾。

    诸葛紫玄一下飞机,从机场回到台北后,先绕到云亚集团的办公大楼一趟,因为刘妃姿托她从欧洲带了些东西。

    她将东西交给刘妃姿,和她聊了一下天,要离开时刚好碰上午休时间,电梯又是部部客满。

    她看了停在地下三楼闲著不动的那部电梯,又起了要搭云诺天专用电梯的脑筋,反正又没人用。

    趁电梯间没人,她使用超异能将电梯叫了上来。

    电梯飞快的来到二十楼,她站到电梯门口等著电梯开门。

    门一开,眼前的画面让她脸上血色尽失,接著两朵红霞迅速染红双颊。

    「紫玄?!」云诺天还在为杨琼茹这边的事感到讶异,没想到又让诸葛紫玄看到这画面,他这下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杨琼茹充满欲望的眼波邪视著诸葛紫玄,泛著一抹得意之色。

    「对不起!」诸葛紫玄立刻奔向楼梯间,打算从二十楼走到一楼,藉以平复心中莫名的痛楚。

    她怎会还受他影响?他跟杨琼茹无论做什么、爱在哪里做都不关她的事啊!

    她顺著楼梯不断的绕著,心思却在云诺天身上绕著,泪水则在眼眶里打转。

    **net****net****net**

    月黑风高的,巷子里的路灯被屋檐遮去了光亮,连个随行的影子都没有。

    诸葛紫玄发现有人在跟踪她,还一路跟踪她回到她的住处。

    她加快脚步在几条相连的巷子中来回穿梭,想要引他们自动曝光。

    果不其然,那两个男人终于禁不起一再的被诸葛紫玄耍弄,在最没人经过的巷弄中堵住了她的去路。

    「诸葛小姐,你很大胆,敢如此耍弄我们!」他们还没见过警觉性这么高又大胆的女人。

    诸葛小姐?他们是冲著她来的,她原本还以为是什么狼之类的呢!「两位先生跟我跟得这么紧,有何指教?」

    「当然是来跟你玩玩!」就是有这么好的事,有人花钱找他们玩玩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女人。

    玩玩?是谁心肠这么坏?竟用这种让女人生不如死的方式对付她。「两位先生,我劝你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坏事莫做。」

    两人不约而同地邪笑出声,其中一人对另一人道:「这小妞有意思,换成别的女人早就苦苦求饶了,她竟然要我们放下屠刀。」

    「是谁要你们来的?」诸葛紫玄问道。她一定要知道是谁的心肠这么坏。

    「玩完再告诉你。」两人一左一右欺身向前。

    诸葛紫玄使用念力,身边一只垃圾桶倏地飞起,连同垃圾一起倒盖在左边那人头上,顿时臭气熏天。

    一盆盆栽紧跟著飞了出去,砸在右边那人头上,他吃痛的抱头鼠窜,不敢在静瑟的夜里喊叫出声。

    夜太黑,冷风在狭小的巷弄中呼啸流窜,两人看不清、也听不清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他们只觉得痛楚难堪,而痛楚难堪让他们兽性大发,又见诸葛紫玄一身无事、冷眼旁观,两人愤而再朝诸葛紫玄欺近。

    面对顽劣之人,诸葛紫玄也不想手下留情,只见她纤手一指,身旁一根棍棒又莫名飞起,棒棒札实的落在他二人身上。

    「鬼啊!」其中一人喊道。

    两人吓得腿软,更加避不开棍棒的攻击。

    「是……仙女……饶了我们吧!」另一人马上识相的拍著马屁。

    「是谁要你们来的?」诸葛紫玄让棍子落在他们面前。

    「一个姓程的女人。」

    「说清楚一点。」她不认识什么姓陈或是程的女人。

    「她说你抢了她女儿的男人,还要我们警告你不要再接近云家兄弟。」

    是杨琼茹!她已经忍痛远离云诺天了,也不过那天不小心看到她跟云诺天在电梯里亲热,她竟然想赶尽杀绝,还用这种极可恶的方式对付她。

    像那种蛇蝎女人她不能轻易放过,一定得让她吃吃苦头,否则就枉费她一身超异能。

    「你们两个注意听好,回去跟她们说,你们得逞了。」

    「是、是!」

    「还有,举头三尺有神明,今天这笔帐我代天替你们记下,他日若再胡作非为被我发现,罪加一等。」他们既然当她是鬼神,她就藉鬼神名义吓吓他们。

    「是、是!」两个人立刻朝有灯光的方向跑,头也不敢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