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著脸走出云诺天的办公室,诸葛紫玄马上面对的是杨琼茹的冷嘲热讽,她肯定杨琼茹听到了她跟云诺天的对话。

    「诸葛小姐,我希望你自爱,离他们兄弟远一点,诺天虽风流却不下流,他不会碰他弟弟的女人,尤其是一个害了他弟弟的女人。」杨琼茹硬是扣给诸葛紫玄一顶大帽子。

    她对诸葛紫玄有几分忌惮,几乎要相信她有能力叫醒云诺风,甚至有能力魅惑云诺天,所以不得不逼走她。

    并非她狠心不让云诺风醒来,她只是希望能等她跟云诺天结婚后,一切已成定局他再醒来。

    面对杨琼茹如此颠倒黑白还面不改色的说法,诸葛紫玄不禁讶然地道:「杨小姐,是谁害了诺风,你自已心知肚明;谁才是诺风真正的女朋友,你也很清楚。」说完,她迳自走向电梯,不想再理会杨琼茹。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可能会有人知道她跟诺风之间的事,她大胆地想试探诸葛紫玄。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事关他们兄弟的声誉,我答应诺风为他保密,就不会说出来。」

    她真的知道!「诸葛小姐,谢谢你愿意保密,我很爱诺天,不得已只好对不起诺风。我和诺天就要结婚了,诺天生性风流,身边女人不断,我知道他对你似乎也有兴趣,我是好意警告你,他对女人从没真心,只是玩玩。」杨琼茹能屈能伸,口气缓和了许多。

    「谢谢你的提醒。」她已经尝到苦头了。

    「诸葛小姐,你不会和诺天纠缠不清吧?」她不相信诸葛紫玄真的会保密,她怕她会用这个秘密换来云诺天的青睐。

    「当然不会。」她走进电梯。

    可杨琼茹不可能冒险的相信诸葛紫玄,她心中歹念又起……

    **net****net****net**

    办公室里的谣言还不及云诺天的无情伤她的深。

    诸葛紫玄忍住心碎神伤的椎心之痛,执意叫醒云诺风。

    她并非要跟云诺天证明什么,面对一个调戏捉弄她,而后又亟欲跟她撇清关系,有著众多女人的男人,她毋需向他证明什么;但是她答应了云诺风,她会想办法让他醒过来。

    三更半夜,诸葛紫玄带著诸葛璨玄走进医院。

    「大姐,我同学说云诺风住在八一六号病房,但是云老夫人一直守在他身边,我们要怎么接近他?」诸葛璨玄经由当护士的同学那里查到云诺风住在这家医院。

    「璨玄,我待会儿会想办法绊住云老夫人,你乘机跟云诺风做感应。」她知道现在可能连方佩佩都不会让她接近云诺风。

    「我要怎么让他醒来?」诸葛璨玄从未跟云诺风接触过。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要先给他信心,不能让他彷徨无助,那会让他更加昏迷。」诸葛紫玄交代著。

    诸葛璨玄一样灵秀的俏脸透露出茫然不解,「我还是不懂。」

    「你跟他接触后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千万不要耗尽心力;做完感应后,如果我还没回来,你就先回家。」她怕时间无法正确拿捏。

    「我知道了。」

    「璨玄,你在角落等一下,我会请云老夫人出来。」她们已来到八一六号病房门口。

    诸葛紫玄见诸葛璨玄躲好了,才敲了敲门。

    来开门的竟是云诺天!天啊!她的运气怎么这么差!

    「你真的来了!」他记得她的挑衅,所以刻意在此等她。

    诸葛紫玄见病房内没人,知道机不可失。「你不是想知道我跟诺风的关系吗?跟我来,我就跟你讲。」

    这是调虎离山之计。

    闻言,云诺天关上病房的门跟著诸葛紫玄离开。

    「你到底要走去哪里?」走到电梯门口,云诺天开口问道。

    诸葛紫玄看了躲在一旁的诸葛璨玄一眼,随即按下刚好停在八楼的电梯,「跟我来。」她唯恐云诺天不跟她走,便伸手拉住他的手走进电梯。

    诸葛璨玄见他们进入电梯,立刻走进八一六号病房。

    **net****net****net**

    柔软的小手包裹不住一只大掌,却已勾起两人不该再有的感觉。

    进入电梯后,诸葛紫玄赶紧放开云诺天的手,将视线停在云诺天以外的地方。

    云诺天跟著诸葛紫玄走出医院大门,开口问道:「你到底要走去哪里?」

    「这里就可以了。」她只要拖住他一点时间,让璨玄有时间跟云诺风做感应就行了。

    「说!」云诺天已武装起来,准备接受他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

    「我跟诺风……」她根本还没时间想好要怎么说。

    「这么难以启齿?你是怎么伤害他的?说!」他逼近她。

    诸葛紫玄实在想不出该怎么说,又被云诺天一逼,便老实说道:「我跟诺风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的话惹火了他,夜深人静的,他只好一把拉她入怀,忍住碰她所引发的情潮,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地道:「你在耍我是不是?」

    「我没有,真的没有!」她顺势偎在他怀里,夜深露重的,在他怀里好温暖。

    他将她钳制在怀里,根本不想放开她,随著阵阵晚风,他吸尽她身上的馨香,一股情欲混杂著怒意,让他濒临一种从未有过的爆发边缘。

    「你知道我要毁了你跟你那些妹妹易如反掌,我再给你最后一次实话实说的机会。」他的声音因过分的压抑而变得低沉沙哑。

    「你若真的不相信,就随你怎么想,如果这样能令你安心的话。」他的再次威胁让她心灰意冷。

    「该死!诺风频频发出呓语,叫的全是你的名字,你却不肯说出原委,你想害死他是不是?你果然是鬼魅的化身,专门勾引男人。」连他也被迷惑了,还像个没经验的大男孩,误以为她的初吻是给了他,甚至到现在还为她感到心痛、想著她,一直不愿对她采取报复行动。

    他果然相信谣言!她露出一抹淡淡苦笑。「我会叫醒他,务必要叫醒他,随便你信不信。」

    「怎么叫?你躲在他房里都做些什么?为什么一出来就浑身无力?你不会是用你的身体想叫醒诺风吧?」诺风在昏迷中,他自己也知道不可能,这样的想法实在荒谬,但他又没有第二个较为合理的想法。

    用身体?「你好过分、好下流,请你放开我!」她生气了,但他的气息让她根本集中不了心力摆脱他。

    「诺风对你念念不忘,是因为你的身体吗?」他的唇在她耳边摩挲,手大胆的伸进她的衣服内,直接接触她的肌肤。

    他敢再碰他弟弟的女人,就不会再让她出现在他弟弟面前。

    令人无力反抗的感觉骤然流窜全身,「你的想法好龌龊,我跟诺风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任何关系?」他拥著她朝旁边的停车场走。

    「你要带我去哪里?」璨玄差不多快做完感应了,她必须了解云诺风的情况。

    云诺天不语,把她带到他的车子旁,推她坐进后座,自己也跟著坐了进去。

    「我该走了!」诸葛紫玄突然感应到一股很奇怪的氛围,那是她从没感应过的,不是危险,但也绝不是好事。

    云诺天不但拉住她,还将她压倒在座椅上,他拿出一叠钞票塞进她手里,「我现在买你,从此之后,你最好给我离诺风远一点,你没资格跟他在一起,连上他的床都没资格!」

    语毕,他欺身覆上她的唇,让她连说不的机会都没有。

    诸葛紫玄被云诺天的意图吓坏了,他的吻封住了她的抗议,他的霸气又充塞著整个狭隘的空间,让她想呼吸及反抗都觉得困难。

    云诺天终于让欲望爆发,他完全不怜香惜玉的伸手探进她的长裙,他的吻变成细细碎碎的啃噬,在她的肌肤上留下更深一层的印记。

    「放开我,我求求你!」她将手中的钞票丢掉,推著他健硕的胸膛。

    她也告诉自己要冷静,才能集中心力用超异能保护自己,但她就是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记住,从此之后离诺风远一点。」他都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她的念头了,也难怪诺风会为她痴狂到这种地步。

    「我会离他远一点,你放了我。」也会离你远一点!她在心里加了句。

    「我没在车上做过这种事,但你也没资格上我的床。」云诺天气自己坚抑不住那股从未有过的情欲,更加无情暴虐的对她。

    诸葛紫玄闭目静下心,尽量将云诺天对自己的碰触所带来的奇异又痛楚的感觉忽略,试著集中意念使用超异能。

    就在她逐渐有了力量时,身体却传来一股撕裂般的疼痛,她惊叫了声:「好痛!」她的超异能瞬间消失无踪。

    他离开她的身体,拉起她的身子拥入怀中,「我跟你道歉,我误会你跟诺风了。」

    他的话拉回她远飏的神智,怒喊道:「我从此之后会离你们兄弟远远的。」她挣脱脱云诺天的束缚,试图打开车门。

    云诺天拉回她,「不行,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得跟著我。」他第一次对女人有了占有欲。

    「你的女人?我不想成为你的女人,我会离你远远的,请你放开我。」她竟跟他有了关系,怎么会这样?

    这女人不是普通的不知好歹,云诺天第一次认定一个女人,她竟拒绝他!「你得跟著我,因为你有可能会怀孕。」

    还不只是第一次认定一个女人,这也是他第一次把欲望发泄在女人体内。

    想母凭子贵的女人太多,想用孩子拴住他的也多不胜数,家大业大让他得格外小心应付那些贪婪的女人。

    「怀孕?」诸葛紫玄担忧的看著云诺天。她不想跟他再有瓜葛,她是喜欢他,甚至有可能已经爱上他,但她没有心力跟其他女人勾心斗角的抢男人,更不想当人家婚姻的第三者。

    「对。从现在开始,你是我云诺天的女人,听到没有?」他在她耳边轻喃著,霸道的宣布她是他的。

    「如果我真的怀了孕,也不需要你负责,你只需要对你的老婆负责。」

    老婆?他竟忘了自己就要结婚了!「老婆是老婆,你是你,你以后从我这里得到的不会比我的老婆少。」他云诺天一向是一言九鼎,若不是因为父母的承诺,他也不会娶杨琼茹。

    诸葛紫玄再次受到伤害,「你当我是什么?我没兴趣当你的女人。」她只是他玩玩的对象之一吧!

    「没兴趣?我不相信你不喜欢我。」

    「我是不喜欢你,我讨厌你!你就要结婚了,请你不要再来调戏捉弄我。」她绝对不会成为人家的第三者。

    她在乎他要结婚?「莫非你也想要名分?」为什么女人都想要名分?他在乎她,肯定自己给她的绝对不会比较少啊!

    「我什么都不要,我要的是一份爱、一份真心,你绝对给不起,所以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

    爱?他不知道什么样的感觉才是爱,他只知道自己想她、要她、在乎她。他又一把拉她入怀。

    「我不会放开你的,绝对不会!」

    「放开我!」她气得大喊,生气让她有了强烈的意志力,她集中念力震开云诺天的拥抱。云诺天仿佛被电到一般,双手被震了开。

    她果然有特异功能。

    诸葛紫玄在此时立刻打开车门冲了出去,动作快得让云诺天来不及反应。

    云诺天低咒了一声,这女人不但大胆的违逆他,居然还不要他负责任!

    若真的有了孩子,她打算怎么做?拿掉孩子?还是让他的孩子喊别人爸爸?

    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不准她那么做,因为她是他云诺天的女人!

    **net****net****net**

    诸葛璨玄进入病房后,站在床边默默的看了云诺风半晌。他好俊逸!

    她知道时间有限,立刻在床边坐了下来,拉起云诺风的手与他做感应。

    一片五彩迷雾来到云诺风梦里,包围住诸葛璨玄全身的是一片五彩光晕,所以她名唤为璨玄。

    「你不是紫玄,你是谁?」紫雾迷离,五彩却缤纷,云诺风被眼前神似诸葛紫玄的灵秀女子所迷惑。

    诸葛璨玄朝他绽开一抹清纯动人的微笑,她的气质虽与诸葛紫玄雷同,但诸葛紫玄清灵中有股妩媚与成熟,她则是如天使般纯真可人。

    「我是紫玄的妹妹,我叫璨玄。」她依旧漾著如花的笑靥。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紫玄要来带他出去吗?

    「我姐姐让我来带你出去,因为你大哥不准我姐姐再接近你。」她脸上的笑容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无奈。

    云诺风被她无奈的神情扯动了心灵,「为什么?」

    「他不相信我姐姐能与你接触,认为我姐姐是害你倒下的那个女人。」她还记得那天见云诺天送大姐回家,柔情蜜意的眼神羡煞了她们这些做妹妹的,哪知他翻脸比翻书还快,伤人毋需利刃,已教大姐遍体鳞伤。

    「我很抱歉。」

    「你可以醒来的,相信你自己,用你的意志力。」她走近他身边,看著他俊逸的脸,将他包裹在一片五彩迷雾中。

    云诺风明知摸不到她,却还是朝她伸出手,他感觉得到那轻拂而过的气流与淡淡馨香。

    「我得离开了。」姐姐交代她不要耗尽心力。

    「等一等!」为什么要走得这么快?他总得一个人在黑暗里待好久好久,才能盼到这一刻。

    「你一定要醒来,万一不行,我会再来找你。」诸葛璨玄松懈了意志。

    见那片五彩迷雾倏地消失,许久的期待只换得短暂的交谈,云诺风怅然又心急的大喊:「等一等,不要走!」

    诸葛璨玄虽听到云诺风的喊叫声,却也同时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她无法再注意云诺风的情况,立刻起身往外走。

    「小姐,你是……」诺天怎么不在病房里?方佩佩疑惑的看著诸葛璨玄。

    诸葛璨玄只朝她微微一笑,经过她的身边走出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