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紫玄感觉到有一阵骚动,她缓缓睁看眼睛,赫见云诺天。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老李送她回家,怎么会变成云诺天?

    「醒了啊!」云诺天将车开往山上,目前他正将车停在一处可尽览明媚风光的山腰。

    「请你送我回家。」

    「要回家可以,我得先惩罚你的不听话。」他欺身覆上她的唇。

    这吻刚接触时绵绵密密,因过度美好的感觉而渐渐转为狂肆猛烈,他不顾她的虚弱是否承受得了,只为抒发自己一整天的相思。

    诸葛紫玄无力呻吟,只能呼吸急促的默默感受。

    在需要空气的情况下,云诺天的吻挪到了她的颈项。

    诸葛紫玄的嘴巴一被释放,立刻开口说道:「不要……」他为什么要这样调戏捉弄她?

    「为什么不听话?为什么没来找我?」他一向高高在上,大家对他唯命是从惯了,这让他变得有些狂妄霸道。

    「你在忙……」而且她受了委屈。

    「你就不能等我一下吗?」他是那么想她。

    「有好多人在门口……」她无法承受大家异样的眼光。

    原来是这个原因。「是我疏忽了,下次我会注意。」他竟然会对一个女人如此温柔体贴。

    「下次?」诸葛紫玄摇了摇头,「不要这样调戏捉弄我,我保证会叫醒你弟弟,也不要你跟我道歉了。」

    「调戏捉弄?」她认为他在调戏捉弄她?也许是吧,他自己也不晓得,她给他的感觉很特别。

    「云先生,请你送我回家。」她央求道。

    「不行,我难得有闲情逸致调戏捉弄一个女人,我被你迷住了。」他在她的唇上持续的轻啄著。

    迷住了?难道自己真的是鬼魅的化身?有很多男同学这样跟她表态过,但她没想到连云诺天,一个见多识广、身经百战的男人也这样说。

    「云先生,我无意迷惑你,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请你让我回家,只要我们不再见面就好了。」谣言曾伤得她们体无完肤,也伤得她们对自己没有信心。云诺天是何许人也,怎可能著迷于她?

    她的话教云诺天傻了眼,多少女人使尽浑身解数要迷惑男人,还不一定会如愿,而她本身就有这样的魅力,却避之唯恐不及。多特别的女人!

    「紫玄,你无法阻止我为你著迷,也无法让我不见你。」他的吻又落下,也要她为自己倾心、著迷。

    绵密的吻、撩人的言语,让诸葛紫玄差点松懈心防,但她即时拉回心神,「云先生,你应该听过传闻,我是鬼魅的化身,你最好不要碰我,否则你会倒楣的。」

    「鬼魅的化身?倒楣?」云诺天闻言几乎大笑,「我说过,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不在乎。」

    「什么意思?」她不懂他的话。

    「什么意思?意思是我对你很有兴趣。」

    「兴趣?你当我是什么?」她怒瞪著他,双手本能的护在胸前,认为他说的兴趣是性趣。

    云诺天被她的举动逗笑了,显得更加狂肆不羁,「你真的很有趣。」

    「云先生……」

    「叫我的名字。」

    「总裁……」

    「叫我的名字。」

    「不敢。」

    「叫我的名字。」语罢,他的气息倏地笼罩在诸葛紫玄身上,他的狂妄不羁威胁著她。

    她无法反抗的任由他肆虐,任那股如狂风巨浪般的情潮吞噬,她的超异能完全派不上用场。

    「诺天……请你送我回家。」她妥协了。

    「我会送你回家,但你得陪我吃饭、看夜景、聊天……」他的唇根本不想离开她身上。

    「我很累,需要休息,否则我明天上班一定会迟到。」

    「没关系,我准你休息。」

    「不可以这样……」

    他不让她继续推诿,又覆上她的唇。

    **net****net****net**

    吃饭,看夜景、聊天全都做了,云诺天才肯送诸葛紫玄回家。

    他喜欢她的味道、喜欢她的言行举止、喜欢她的特别,她在他心里激起了从未有过的炽热狂潮。

    「大少爷,老夫人和杨小姐在等你。」云诺天才刚下车,阿月立刻跟他说道。

    「有事吗?」都十二点了!

    「我也不清楚。」阿月一脸睡意地回道。

    「你去休息吧,我马上进去。」

    「大少爷晚安。」阿月打了个呵欠,先进屋里去了。

    云诺天关上车门走进大厅,「妈,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

    「诺天,我们在等你,有事和你说。」她得问问他是否愿意和杨琼茹结婚?

    方佩佩正为程素盈来访的目的头疼,杨琼茹就紧接著来了。

    也许年轻人的想法较为开通,她便利用机会跟杨琼茹谈了一个晚上,跟她说男女之间的感情是不能勉强的,而杨琼茹也接受了她的说法,她愿意接受云诺天的任何决定,绝不勉强他履行当年的承诺。

    「什么事?」云诺天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盈姨要我问问你,愿不愿意跟琼茹结婚?」冲喜那套她就不说了,免得增加诺天的压力。

    杨琼茹低下头,等著云诺天的答案。她知道答案不会如她所愿,但她敢答应方佩佩不勉强云诺天、不强迫他履行父母当年的承诺,就有把握改变他的决定。

    「妈,过阵子再说吧!」他不想多说,起身便要走。诺风还昏迷不醒,诸葛紫玄闯进了他从未为女人开启的心房,他不认为此时的自己适合谈这种事。

    「琼茹,那就过阵子再说吧!」方佩佩拍拍杨琼茹的手,以示安慰。

    「佩姨,有件事是关于诺风的,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她趁云诺天未离开客厅之前说道。这件事要云诺天在场才能达到她的目的。

    「诺风的事?琼茹,那你快说!」一听到有关云诺风,方佩佩就急了。

    云诺天重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他也一样急。

    「佩姨,你不是问过我,诺风有没有跟我说过他有女朋友的事?我后来想了想,诺风真的有跟我提起过,是我一时忘了。」

    「那你现在想起来了是不是?快说!」方佩佩催促著。

    「我也只听诺风提起说,他有个很要好的女朋友,那女孩想进云亚集团当空服员,他要安排她跟这批新进员工一起受训,至于那女孩叫什么名字我没问。」杨琼茹这样的说法已足以让人联想到诸葛紫玄。

    云诺天的脸微微变了色,方佩佩却是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诸葛紫玄身上。

    「诺天,你就查查这批新进员工,应该不难找到诺风的女朋友;找到后就问问她,诺风怎会变成这样。」

    「佩姨,这还用查吗?已经很明显了。」杨琼茹见云诺天的脸色愈来愈难看,心里就愈舒服。

    方佩佩可不胡涂,杨琼茹再次的提点已是过分的明显,「不要跟我说是紫玄,她是我找回来的,绝对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那诺风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还紫玄、紫玄的叫;而且,她在房里跟诺风做些什么,我们根本不知道。佩姨,我们都不是迷信的人,难道你真的相信她能跟昏迷中的人讲话?」话虽这么说,她却是怕了诸葛紫玄,唯恐冥冥中真有股不可知的力量。

    方佩佩无言以对,沉默了下来。

    杨琼茹完全说中了云诺天先前的疑虑,但他后来因自己对她的著迷而不愿深究,自欺欺人的选择相信她,还一直怀疑害诺风倒下的人是杨琼茹。

    此时,一股炽热狂情全都转化成一股闷气充塞于胸中,他已分不清楚是怒气还是怨气。他竟碰了他弟弟的女人,还为她深深著迷。

    那个女人竟然大胆骗他,他要她付出相当的代价。

    杨琼茹见云诺天虽一语不发,脸上的痛苦神情却已是十足的相信了她,她知道自己必须趁势加油添醋。「佩姨,最好不要再让诸葛紫玄见诺风了,她害诺风倒下,一定是做了让诺风伤心欲绝的事,万一诺风醒来再见到她,难保诺风不会又倒下。」

    「可是……」方佩佩亲眼目睹儿子大有起色,这全是因为诸葛紫玄,就算他是为她倒下,解铃还需系铃人啊!

    「妈,明天把诺风送医院,诸葛紫玄不准再见诺风。」他忿然起身走向楼梯,刚踏上第一阶楼梯时,蓦然回头说道:「准备婚礼,我跟琼茹结婚。」

    杨琼茹强忍住嘴角的笑意,眼中的眸光闪著得意的光芒。

    **net****net****net**

    谣言除了无孔不入,其散播速度之快,更可以用光速来计算。

    一大早,总裁和秘书要结婚的重大消息,附带著诸葛紫玄是鬼魅的化身、专门勾引男人,连总裁和出差在外的总经理都受她魅惑,而且她是靠著魅惑总经理才能进云亚集团的小道消息充斥著整栋办公大楼。

    云诺风是云亚集团的总经理,他昏迷不醒的事在公司里没人知道,云诺天对内宣布他是出差洽公。

    诸葛紫玄又在迟到的边缘进了新进人员训练室。

    她立刻感受到众人不同于以往的眼神,那些眸光似是带著轻蔑,刻意避她远远的,更刻意在一旁窃窃私语;当诸葛紫玄经过时,她们便一哄而散,或是噤若寒蝉。

    就算她没超异能也能感受到这种被刻意的排挤。

    「紫玄,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经理刘妃姿朝训练室里一喊,众人突地鸦雀无声。

    「我马上来。」她迅速走出训练室。

    刘妃姿的办公室也在二十楼,她走进刘妃姿为她敞开没关的办公室。

    「紫玄,你怎么会惹来这么一大堆谣言?」刘圮姿也是空眼员出身,年纪虽已三十,姿色未减。

    她很爱护她的手下,也希望她的手下表现良好。

    「经理,我不知道自己惹了什么谣言,不过很谢谢你认为那是谣言。」终于有一个智者,还是她的顶头上司。

    「我当然知道那是谣言,我是你们这批新进人员的主考官之一,你的表现如何、有没有靠关系,我最清楚。」诸葛紫玄从来面试开始,就引起她的注意,她是那种愈看、愈接触让人愈喜欢的女孩。

    「谣言到底说我什么?」她想知道。

    「说你是鬼魅的化身,专门勾引男人,魅惑总裁和总经理,还说你是靠总经理的关系进来云亚集团的。」刘妃姿看了脸色逐渐苍白的诸葛紫玄一眼,既心疼又无奈的安慰道:「女人的勾心斗角我不是不知道,我担心你是惹到杨秘书了。今天早上还有一则消息,总裁和杨秘书要结婚了,我不知道你和总裁有什么交情,不过,要懂得避嫌。」

    他要结婚了?!一阵错愕让她差点昏厥,她定下心神勉强开口道:「我和总裁没什么交情。」

    她早就要和他撇清关系,是他又来招惹她,在她耳边说些甜言蜜语,搞得她一颗心为他七上八下、情窦初开。

    他本就承认是在调戏捉弄她,她也知道杨琼茹是他的女朋友,她早该有自知之明,为何还为他要结婚之事而心疼?

    「你要想办法在谣言中生存,再两天就要到机场上机实习,便可以离开这里的风风雨雨。」刘妃姿毕竟是过来人。

    「谢谢经理!」她早就习惯在谣言中生存了。

    **net****net****net**

    从刘妃姿的办公室出来,她立刻又被传唤到云诺天的办公室。

    她懒得集中念力去感应云诺天找她的目的,一颗曾为他绽放的心,已如昙花一现般骤然枯萎。

    她走进办公室后,面对的是云诺天的背影,他的脸一直朝著窗外,似乎对她不屑一顾。

    「马上递出辞呈。」云诺天未转过身,冷冷的命令。

    公司有公司的制度,一旦成为正式员工,就算他是总裁,要一个人走路,也得依规章办事。

    当然,若他不顾规章执意而为,公司里也没人敢吭声。

    「我没有违反公司任何规定,为什么要我辞职?」诸葛紫玄面对他的背影,难过的想著,他是受了谣言的影响吗?还是怕她对他纠缠不清?

    云诺天赫然转过身,脸色比口气还阴寒,「不辞职是吧?你会后悔的。」

    「你总得告诉我要我辞职的原因。」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她不明所以。

    「你是怎么害诺风倒下的?你跟诺风交往多久?你们到什么程度了?你究竟是何居心?」为什么不告诉他实情,让他该死的为她痴迷?害他现在为她痛苦不堪,还对诺风感到愧疚不已。

    他不是已经相信她了吗?为什么再次误会她?分明只是想摆脱她。「在这之前,我根本不认识你弟弟!」

    「你可以继续否认,也可以不辞职继续待在云亚集团,不过,我会让你付出代价。」他的威胁带著心痛。

    诸葛紫玄已不是第一次面对他的威胁,但这次却教她痛彻心扉,再次为他淌下热泪。

    她好想把云诺风的秘密说出来,斥回他的欲加之罪,但道德良心不容许她这么做。

    云诺天气愤的掐住她细白的颈子,逼她抬头面对自己,「我劝你把你跟诺风之间的事说出来,诺风若再不醒来,我会把这笔帐算到你头上。」

    「如果你是在为你和你女朋友间接造成的过错找代罪羔羊,如果你是怕我对你纠缠不清,那就让我承担这个错吧!」谁教她重蹈覆辙又用超异能帮人,谁教她贪念他的柔情。

    「你又在胡言乱语了,是你想陷我于不义!」他加重掐住她颈子的力道。

    请葛紫玄觉得呼吸困难,她想用超异能震开云诺天的手,但他的无情让她心碎,只能任由他伤害自己。

    云诺天见她已脸色惨白、朱唇微启、眸光涣散,气愤、不舍、心痛在他内心交杂著,可他仍没松开手。

    就在诸葛紫玄渐渐没了意识时,云诺天的唇倏然落下,一阵狂烈的吻给了她需要的空气,又马上夺走了她的需要,让她的呼吸更加困难。

    她瘫软在他怀里,他则紧紧抱著她。

    他们感受著彼此的心跳和气息,在这一刻,存在他们之间的只有爱。

    须臾。

    「我不准你再见诺风,你现在可以出去了。」云诺天推开她,走回办公桌。

    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又吻了她!

    「我答应过诺风,我会叫醒他。」也唯有他醒了,才能证明她的清白。

    她直呼诺风的名,却否认她跟诺风的关系?「他已经送进医院了,我不准你再见他,你现在可以出去了!」他几乎是用吼的,仿佛如此可以吼出心中的挣扎。

    「这是我答应诺风的,你阻止不了我。」诸葛紫玄含泪怒道,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云诺天看著她荏弱的背影,铁青著一张俊脸。这个女人居然又大胆的再度挑衅他、违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