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阳夕照,不偏不倚地洒在云诺风身上。

    方佩佩帮云诺风擦好背,替他翻回身子。他的气色好多了,身体也不再像先前那么僵硬。

    这些工作她总是自己来,从不假手他人。

    「诺风,紫玄下班后会来看你。」昨晚她听见云诺风叫诸葛紫玄的名字,才知道她的名字叫紫玄。

    这名字跟她的人满相配的。

    「诺风,你觉不觉得紫玄像是天上的仙女?我知道她是你的贵人。」方佩佩习惯性的在他耳边自言自语。

    「老夫人,程女士来访。」女佣阿月通报道。

    「请她先坐一下,我马上下去。」

    「佩佩,我已经上来了,我来看看诺风。」程素盈看了床上的云诺风一眼,面无表情。

    「谢谢你来看他,他已经有进步了。」方佩佩再拧了一次毛巾,擦著云诺风俊美的脸。

    自从她嫁给云向霄后,她们之间便有了解不开的心结。程素盈虽说已释怀,衷心祝福她,但三十几年来,她再也感受不到与程素盈以往的亲密友谊,只剩下虚伪的客套。

    有时在固定的聚会上,程素盈总会不顾众人的目光,在云向霄面前卖弄风骚。后来,这也成了她丈夫跟她离婚的原因;也因此他们才知道,程素盈结婚是为了赌一口气。

    这一口气,让他们夫妻在当时深感愧疚,才会口头上答应让杨琼茹当云家的媳妇。

    事隔多年,她以为随著向霄的过世,程素盈会淡忘此事,没想到杨琼茹竟爱上了诺天。

    她只好无奈的把当年的事告诉诺天,诺天虽嗤之以鼻,却也答应要和杨琼茹试著交往看看。

    方佩佩总认为,程素盈曾为云向霄痴情过,还间接的为他结婚又离婚,所以若能补偿她,她会尽量做到,但绝不包括主导儿子的终身大事。

    「我听琼茹提起,说你找了个女诸葛来叫醒诺风?」程素盈一脸不以为然,只差点没笑她愚蠢。

    「是啊!」她不会在意程素盈的看法,儿子是她的。

    「佩佩,其实今天除了来看诺风,我还有另外一件事。」

    还有事?方佩佩直觉不是好事,但她一向不会拒绝她的请求,就像安排杨琼茹当云诺天的秘书。

    「素盈,我们到下面谈吧!」方佩佩领著程素盈到一楼大厅。「素盈,坐,有什么事尽管说。」

    「我想跟你谈谈孩子们的婚事。」她接过阿月递来的茶。

    「孩子们的婚事?」方佩佩也接过茶,却差点洒翻了手中的茶。

    「现在谁不知道诺天和琼茹是一对。」她轻啜了一口茶继续说道:「你听过冲喜这种习俗吧?」

    「是听过。」方佩佩不解的看著程素盈。

    「之前不是很多道士都说诺风是厉鬼缠身吗?如果让诺天和琼茹结婚,刚好可以用喜气来冲掉霉运啊!」

    「喔!那我倒要问问诺天,看他是不是同意跟琼茹结婚。诺天都三十了,也该结婚了。」诺天若不同意,又在不确定此法是否奏效的情况下,她不会拿儿子的终身大事开玩笑?

    「佩佩,不会向霄一死,你就忘了当年的承诺吧?就算诺天不同意,这个婚还是得结。」

    「素盈,我怎么会忘呢!但你也知道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我们大人的玩笑话,你就不要太认真--先让诺天和琼茹交往看看,也许他们真能一拍即合也说不定。」她跟向霄就是因相爱才结婚的,所以她无法想像没有爱,两人婚后的日子要怎么过,那只会像程素盈一样,结了婚又离婚,害苦了孩子。

    「玩笑话?佩佩,我不认为那是玩笑话,我要求你履行承诺。」她以为事情会很顺利,没想到方佩佩竟用玩笑话三个字来打发她。

    「素盈,让我问问诺天,只要诺天同意,我马上让人看个日子,上你那里去提亲。」方佩佩和颜悦色道。

    「如果诺天不同意,你就忍心看琼茹跟我一样为爱苦一辈子?」在方佩佩面前,她从不讳言自己的感情,就算那个男人是方佩佩的丈夫也一样。

    「素盈,我也不愿意看琼茹受苦啊!也许他们是相爱的,诺天没有带任何女孩手回来过,琼茹是他第一个对外承认的女朋友,可能需要给诺天一点时问考虑。」对程素盈的诉苦,她总是百般无奈。

    「他们从小就认识,感情自然是平平淡淡,只要他们不讨厌彼此就好,婚后自然会有不一样的感情产生,哪需要考虑。」

    「这是终身大事,还是得问问诺天,让他自己作决定。」

    「我来跟诺天讲,我不相信他会把他父亲生前答应的事否决掉,况且这也是为了诺风好。」

    「素盈,让我来问好不好?」方佩佩要求道。诺天的性子吃软不吃硬,她怕他会跟程素盈起冲突。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你问过诺天后再跟我说。」她起身拉拉裙子。

    「不留下来吃晚饭?」方佩佩也跟著起身。

    程素盈愿意退一步,方佩佩松了一口气。她不是不了解程素盈,她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

    「不了,我逻有事。」

    「那我就不留你了。」她送程素盈到大门口。

    望著程素盈驾车离去,方佩佩原本沉重的心情更沉重了。

    诺天爱琼茹吗?万一不爱……

    **net****net****net**

    下班后,诸葛紫玄依约来找云诺天。一到二十四楼,出了电梯,一群穿著主管级制服的各部门主管全将视线锁在她身上。

    她当然知道自己为何会引来大家的侧目;因为这里是二十四楼,而她是最低阶层的职员,照理说不应该会在此出现。

    「紫玄,你怎么会上来这里?」诸葛紫玄的顶头上司刘妃姿,立刻紧张的把她拉到一边问著。底下的人若犯了错,她也会受连带处分。

    「经理,我是来找总裁的。」

    「找总裁?紫玄,有什么事你可以先跟我报告,你这样直接找总裁是越级报告,总裁也不见得会见你。」云亚集团的福利制度好,升迁管道广,但云诺天驭下甚严,不容属下苟且。

    「经理,你误会了,我找总裁是有私事。」

    「私事?」刘妃姿是松了一口气,只是能跟总裁有私事,那表示她跟总裁有交情;她的下属跟总裁有交情,她岂不是得战战兢兢?

    「刘经理,你不知道你的属下是个会替人算命的女诸葛吧!传说她还是鬼魅的化身,专门勾引男人。」杨琼茹从她的办公桌走到她们身边,一路故意提高音量说道,有意让大家都听见。

    这只是她逼走她的方法之一。

    众人闻言突然鸦雀无声、屏气凝神,拉长耳朵想听更多有关总裁的绯闻。

    杨琼茹把握住机会继续说道:「诸葛小姐,总裁这时候正在听各部门主管报告,不能被打扰,也没时间跟你谈私事。」

    诸葛紫玄微低著头避开杨琼茹替她引来的目光,「那麻烦你告诉总裁,说我来过了就好。」

    「我会转告他的。」她冷冷的回道。

    「经理,我下班了,明天见。」她迅速走到电梯前按了电梯。

    「明天见。」刘妃姿顺著她的话回道,此刻她脑中的思绪因杨琼茹的话而乱成一团。

    走进电梯后,诸葛紫玄依旧低著头,她没有勇气面对众人的目光。那群高级主管虽都是知识分子,但不一定是智者。

    谣言再次缠身,这次还多了一句专门勾引男人,她心中有怨有恨有无奈。

    她也知道杨琼茹的专门勾引男人指的是什么,她也的确跟云诺天有了暧昧不明的关系。

    她得立刻跟云诺天撇清关系,她知道谣言的可怕。

    走出云亚集团,她立刻拦了辆计程车到云苑。她必须尽快叫醒云诺风,那自然而然就不会再跟云诺天有任何交集。

    往后他当他的总裁,她圆她的梦,各司其职,两不相干。

    **net****net****net**

    自行来到云苑,诸葛紫玄拒绝了方佩佩一起用晚餐的邀请,直奔云诺风房里。

    看到云诺风酷似云诺天的俊容,她无端想起云诺天的吻。

    其实也并非无端,她是一直利用自己较一般人容易集中的心力,将心思完全集中在空服员的受调课程上,不受他的吻影响。

    她不能把他的调戏当有心,更不能把他的捉弄当有情,她虽是新进人员,关于总裁的绯闻与女性员工对他的莫名爱慕,她已听了一大堆。她再次提醒自己,必须跟他撇清关系。

    握住云诺风的手,她竟然无法与他感应,脑海里净是云诺天的吻和拥抱,连他低沉撩人的嗓音都在耳边回荡。

    她深吸一口气,再度静下心集中念力。

    终于,她随著自身散发出的紫雾,辛苦的进入云诺风的意识里。

    「紫玄,你来了!」

    听得出云诺风有所期待。

    「你该知道我是来带你出去的,我无法这样常常来找你。」诸葛紫玄幽幽的说道,流露出一抹哀怨。

    「仙女也有心事吗?」云诺风看得出她有心事,好奇的问道。

    「我不是仙女,我只是一个凡人,凡人自然有心事。」

    「可以告诉我你的心事吗?」

    「你自己的心事已经让你无法面对现实了,又怎么会有多余的心思来管我的心事呢?」

    「这一阵子的自我封闭让我将心事完全沉淀,我不再痛苦了,也不再想著她,这都要谢谢你。」在没有尝过情爱的情况下,他轻易的掉入爱情的漩涡,搞得自己晕头转向,一旦跳脱开来,又与其他女人接触过后,不禁要怀疑自己尝到的是否是真正的爱。

    「那你愿意跟我出去了吗?」她今天心神不宁,念力无法集中太久。

    「愿意,可是我听得见我妈妈讲话,却无法回答她,我醒不过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想醒来却醒不过来。

    「你昏迷太久了,才会有这种情况。」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带他出去,她说的跟她出去,其实是要让他自己显意醒来。

    「紫玄,这段感情让我觉得自己好幼稚,而你是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我希望你能够帮我保密。」

    云诺风并非不敢面对现实,他在想醒来的时候,就已发现自己对感情过于幼稚与胡乱执著,他现在只想挥别那段可笑的感情,让自己保有一份尊严,也为大哥留一点面子。

    他现在深深觉得,他之前是多么的懦弱无知。

    「没问题。」是她建议他这么做的,她当然愿意配合他。

    「那我该如何跟你出去?」

    「我……我也不知道。」她也慌了,偏偏在这时候又觉得体力不支。

    「你是不是又要离开了?」见她身形逐渐虚弱,他已然明白。

    「我……我尽量撑住,想……想办法带你出去。」她们的超异能能控制自如,也是靠十几二十年的经验摸索而来的。

    云诺风有些紧张了,母亲的声声呼唤让他心痛,比想杨琼茹还痛,万一他出不去虽是自作自受,却害苦了母亲和大哥。

    「云……先生……」诸葛紫玄的气渐渐涣散。

    「紫玄,叫我诺风,我当你是我的朋友。」他想扶住她,一只手却穿过她的身体,摸不到那副虚弱的躯体。

    「诺……诺风,我……我会想办法带你出去,你自己也要……也要试著醒过来。」

    「紫玄,你很难过吗?」见她气虚得好像要魂飞魄散似的,云诺风开始怪自己太不懂事,害了关心他的人。

    「我……」此时,诸葛紫玄连同一片紫雾顿时消散。

    「紫玄!」云诺风一紧张惊叫出声,却仍旧没醒来。

    「诺风!」方佩佩听到云诺风的惊叫声,立刻推门而入。

    诸葛紫玄撑起身体,缓缓掀开眼睑,「老……老夫人,诺风想醒来却无法醒来,我会想办法带他出来的。」

    「真的?」

    「真的。」

    「紫玄,先到楼下吃个饭,你好虚弱。」

    「不,老夫人,还是请司机……送我回家吧!」她不能再见到云诺天,她担心杨琼茹所刻意制造的谣言已经散播出去了,那她将无法在公司中立足。

    「可是……」

    「老夫人,我需要休息。」

    「好吧!」方佩佩只好依她。

    一上车,诸葛紫玄几乎昏睡过去,这是她最累的一次。

    **net****net****net**

    云诺天听完各部门主管的报告后立刻赶回云苑,他猜想诸葛紫玄一定是自行过来了。

    她居然再一次违背他的意思,下了班却没找他,他要问问她,为什么老把他说的话当马耳东风。

    他想她一整天,连听各部门主管报告都心不在焉,他不曾这样对女人失魂过。

    「诺天,那不是你家的车吗?」杨琼茹指著对面车道说。

    杨琼茹以看云诺风为由,硬是跟著云诺天回家。一来,她怕云诺天和诸葛紫玄会有机会独处;二来,她怕云诺风醒来会说出他们之间的事,她必须适时阻止。

    云诺天一看,确实是他们家的车没错,他按了喇叭指示老李在路边停车,他则马上回转停在老李车后,他直觉诸葛紫玄在车上。

    「大少爷,我正要送诸葛小姐回家。」老李按下车窗,对下车走到车旁的云诺天说道。

    杨琼茹也下了车,她不明白云诺天挡下老李做什么?

    果然如他所料。「老李,你送杨小姐回云苑看二少爷,我送诸葛小姐回家。」边吩咐著,他已打开车门抱起昏睡中的诸葛紫玄走回他的车。

    「诺天,你……」

    杨琼茹抗议的话尚未说完,云诺天已驾车走了。

    这是一种耻辱,他竟当著她的面抱走别的女人。

    看到诸葛紫玄刚刚昏睡在车里,杨琼茹知道这是她跟云诺风做完接触后的情况,她立刻问道:「老李,二少爷醒了吗?」

    「还没,不过二少爷有开口叫诸葛小姐的名字。」

    开口叫诸葛紫玄的名字?这女人几乎要取代她在他们兄弟之间的地位,杨琼茹气愤的坐上车。

    突然,一个计谋如电光火石般闪过;这是一个比叫她离开云亚集团更好的计谋,而且是一举两得。

    「老李,开车吧!」

    「好。」老李回转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