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居然说他莫名其妙!

    「我莫名其妙?那你最好把一切都跟我实话实说,说出你跟诺风的关系。」她梨花带泪的模样让他心动,引诱他的唇更加贴近她的唇,他的手更加温柔的抚触她的肌肤,他低沉的嗓音虽薯带威胁,却也撩人。

    「我们没有关系!」她怒道。

    「没有关系?最好是没有关系,否则你会为伤害诺风而付出代价。」他放开她发动车子,压抑下想吻她的冲动。

    他从不克制自己对女人的需求,似乎也不曾需要克制过;勾起欲望的倒是有些,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女人能让他勾起欲望还需要压抑,就连他已对外承认是女朋友的杨琼茹,他连碰她的兴致都没有。

    「我只希望这件事早点尘埃落定,你跟我道歉之后,就不要再来找我麻烦,我是不会辞职的。」她勇敢挑衅他的无礼与猜忌。

    云诺天第一次不生气她说的话,反而觉得有意思。女人,哪个不是对他言听计从、投怀送抱,还没有人敢如此挑衅他。

    诸葛紫玄闭目养神,刚刚跟他的一番口舌之争,让她更加虚弱。

    「你住哪一栋?」云诺天将车开到她说的地方。

    「我在这里下车就可以了。」她连推开车门的力气都没了。

    「我送你回去。」

    「我家在巷子里,车子进不去?」

    「那我更应该送你回去。」他下车绕过车头帮她开了门。

    「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

    云诺天硬是拉她下车,拥著她朝巷子里走。

    巷子里相当幽暗,三五成群奇装异服的少年聚集在巷弄里,云诺天庆幸自己坚持要送她回家。

    到了楼梯口,诸葛紫玄又开口说道:「我自己上去就好了。」

    「上去!还是要我抱你?」这女人真的不把他当一回事,他自愿送她回家,这是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事。

    诸葛紫玄举步上了楼梯。

    到门口,诸葛紫玄又说道:「居家简陋,不请你进去坐了。」

    「早点休息吧!」

    他下到楼梯转弯处,看见门被打开,而门后竟然没有人开门,但他确定诸葛紫玄没有用钥匙啊!

    他讶异的停下脚步,见诸葛紫玄进了门,也没见她拉动门把,门竟然又自己关上。这是怎么一回事?

    **net****net****net**

    「妈!」杨琼茹一回到家就大呼小叫。

    「干什么大呼小叫的?」程素盈佣懒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妈,你知道诺风为什么会昏迷不醒吗?」杨琼茹没想到这件事居然会跟自己有关系,更没想到那个诸葛紫玄竟这么厉害的差点掀了她的底。

    「我怎么会知道。」她管他为什么会昏迷不醒,看到方佩佩心力交瘁的为儿子奔波,她高兴都来不及了。

    三十几年前方佩佩跟她的夺爱风波,她仍是耿耿于怀。

    「是因为我。」母亲的无所谓,更显示出杨琼茹的紧张。

    「因为你?」程素盈睁大眼,不解的看著女儿。

    杨琼茹柳眉微蹙、一脸无辜,「我怎么知道他会那么想不开!」

    「你怎么确定他是因为你而倒下的?」程素盈心中倒是有那么一点得意,云家的男人终究逃不过她程素盈女儿的手掌心。

    杨琼茹只好把经过对程素盈说了一遍,「我一直得不到诺天的心,所以就一直要诺风等我,他现在这样倒下,万一让佩姨和诺天知道我就是那个害诺风倒下的人,诺天肯定会不要我,我该怎么办?」

    「那个女诸葛只是说他犯桃花,你紧张个什么劲。再说,以诺风的个性是不可能将这种事说出来的,你大可放心。」她程素盈才是女诸葛,她聪明冷静,长得更是不差,偏偏把心爱的男人输给了方佩佩。虽然云向霄已经过世多年,她仍是不甘心。

    云家的一切本该属于她。

    「妈,都是你啦,我现在该怎么做?」母亲要她同时诱惑他们两兄弟,万一一个不爱她,另一个便是候补,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

    「反正云家的媳妇你是当定了,就看你在他们兄弟之间怎么选择而已。其实论长相,诺风也不比诺天差,他只是年纪较小、历练较不够,若肯改改他那有点自闭的个性,我相信他绝不输诺天;将来他们兄弟俩肯定是要平起平坐的,诺天会把属于他的产业还给他。」果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云诺风就是太固执内向,凡事依赖云诺天,才会让女人没有安全感。

    「要改个性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就是喜欢诺天那种潇洒狂放;况且,诺风小了我两岁,我总觉得怪怪的。我爱的是诺天,他现在已经愿意接受我了,所以诺风这件事绝不能让诺天和佩姨知道。」爱一个人的苦她程素盈懂,那会让人苦不堪言,一辈子难以忘怀。「那就赶紧结婚,就算他们知道了也无可奈何。」

    「你不了解诺天的个性,就算结了婚,让他知道了真相,他也有可能不要我。都是那个什么女诸葛,你知道吗?诺天今天晚上居然送她回家!」餐桌上,她注意到云诺天的目光一直锁在诸葛紫玄身上,而后竟又见他亲密的拥著她送她回家。

    「你跟个几十岁的江湖术士吃醋?」

    「什么几十岁,她还高分考进了云亚集团,是这批新进的空服员之一!」

    杨琼茹的话教程素盈愣住,「我没见过这么年轻的相士。」

    「所以才教我紧张,你没看对诺天看她的样子。」她愈说愈生气。

    「你紧张什么,把她弄走不就得了,这样也不用怕她掀了你跟诺风的底。」

    「那我要怎么做?」母亲一向是她的军师。

    「这得双管齐下。」程素盈嘴角微微一扬,满肚子阴险诡计;她不会让她的女儿重蹈她的覆辙,就算要苦,也要苦方佩佩的儿子。

    **net****net****net**

    诸葛紫玄又是匆匆忙忙的,赶在迟到前几分钟进了云亚集团的办公大楼。

    她不禁埋怨起云诺风,他若还不醒来,总有一天她会因累得起不了床而迟到,影响她的实习成绩。

    诸葛紫玄排在一群准备进电梯的人潮最后面,眼睁睁看著一部部满载而上的电梯,要轮到她至少得等下下趟;她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禁又兴起了搭云诺天专用电梯的念头。

    看了看手表,再三分钟就迟到了,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她集中念力把电梯从地下三楼叫了上来,以飞快的速度闪身进了电梯,再集中念力让电梯直接停在二十楼。

    出了电梯,迅速打了卡,刚好是整点。

    云诺天停好车,正准备拿磁片刷开电梯门时,才发现电梯停在二十楼。

    这怎么可能?这部电梯只有有人在里面使用时,才会停在设定的楼层,而有卡片的只有他和诺风啊!

    他迅速刷下卡片,把电梯叫下来后,检查电梯内部并没有遭到破坏的迹象。到了办公室,他立刻吩咐杨琼茹叫来警卫,他怕有宵小潜进公司。

    警卫立刻拿来从昨天晚上下班后到今天早上专用电梯的监视录影带。

    一卷一卷的放过之后,终于让他看到使用电梯的人,竟然是诸葛紫玄!

    「总裁,我立刻到二十楼带她上来问清楚。」警卫说道。

    「不用了,我会处理,你先回去上班,这件事就此打住,不用张扬,也不用查。」云诺天吩咐道,目光仍锁在电视萤幕上。

    「是。」警卫默默的离去,自是不敢多言。

    云诺天神色疑惑的注视著萤幕,没见诸葛紫玄刷卡,没见她按任何按键,她是怎么办到的?就像他昨晚看到的一样,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

    他昨晚克制住吻她的冲动,换来一夜的空虚。一夜的空虚中,让他不断的想著她奇怪的言行举止;可她的言行举止虽奇怪,却也未曾让他们云家损失什么,他开始试著相信她。

    她的一切引起他的兴趣了!

    诸葛紫玄又被叫到云诺天的办公室,这次她感应不到任何明显的气息,只因脑中全是他昨晚轻薄她的影像,让她无法集中心思。

    敲门、开门、走到他面前,她一直都晕红著脸、微低著头。

    「诸葛小姐,你对我的电梯好像特别感兴趣。」云诺天戏讽道。

    他的电梯?他发现了?她一惊,猛地抬头迎向云诺天似笑非笑的俊颜。「我只是……只是借搭一下。」

    「你是怎么办到的?」

    怎么办到的?他发现什么了吗?「就是搭电梯,什么怎么办到的?」她又低下了头。

    「没刷卡、没按任何按键,我怀疑你有特异功能。」云诺天边走到窗户旁转动百叶窗,让阳光洒进办公室,洒在诸葛紫玄身上。这是他昨晚想到她不可思议的一部分。

    霎时,紫雾般的光环如云诺天所料,缓缓的从诸葛紫玄身上散发出,让她身上那份气息脱俗如梦似幻、如神似仙。

    特异功能?其实她拥有的能力应该也属于特异功能,只是得之于墓地的一记雷,让人诸多联想,连她们姐妹都不敢承认。

    云诺天掌握了她搭电梯的证据,让她无言以对,只能矢口否认:「电梯来了,我就搭了。」

    云诺天听得出也看得出她有所隐瞒。「就这样?」

    「就这样。」诸葛紫玄用肯定的口吻回道。

    他走到她身后突地拥她入怀,她的柔软、她身上的幽香,迅速冲击著他的感官神经,他在她耳边低语:「你是人还是仙?」

    「我是鬼魅的化身,请你放开我!」她哪敢把自己与神仙相提并论,谣言让她们姐妹对自己没了自信。

    「告诉我,你跟诺风是什么关系?」只要她跟诺风没有关系,他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不再克制自己。

    若有,那他……

    「我跟你说过,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那他何须多想。

    他转过她的身子,猛然覆上她的唇。她身子柔软又香,未经妆点的红唇亦同,他还没尝遇这般醉人、香甜的滋味,只能欲罢不能的深吻著。

    他接触过的都是些善于诱惑、妖娆娇媚的女人,而那些女人根本不知羞涩矜持为何物,容易让人生厌。

    诸葛紫玄被他吻得晕头转向,初尝禁果的感觉青涩又新鲜,在云诺天离开她的唇时,她还意犹末尽?

    云诺天非常满意自己从诸葛紫玄身上得到的感觉,满意她青涩却无保留的反应。他满意的在她耳边说道:「这是你的初吻,对不对?」

    「对又如何?你会先征求我的同意吗?」她虚软地靠在他怀里回道。与做感应时同样的无力感,但却多了一股销魂的感觉。

    然而,他们的情况怎会演变至此?她毫无头绪。

    「不会。」他又低头掳获她的唇。

    **net****net****net**

    云诺天又约见诸葛紫玄,这让杨琼茹回想起昨晚的情形。

    见诸葛紫玄迟迟未从云诺天的办公室里出来,她敌不过脑中对他们可能有的暧昧行为的想像,直接冲进办公室。

    果然如她所想,眼前这一幕让她几乎失去理智,冲动的想将诸葛紫玄生吞活剥而后快。

    听到开门声,诸葛紫玄立刻逃离云诺夭的怀抱,她欲盖弥彰的背对著云诺天,微微红肿的双唇却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琼茹,你不懂得礼貌吗?需要跟空服员一起做职前训练吗?」

    「你自己在办公室里跟个不要脸的新进空服员卿卿我我,还敢说我!」她已当他是自己未来的丈夫。

    「琼茹,请注意你的措辞。」云诺天不客气的给她一个厉眼。他最讨厌澄辣、易妒的女人。

    「对不起,我先走了!」诸葛紫玄说完,有些慌乱的往门外走。她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怎么会跟云诺天……

    「诸葛小姐,下班后来找我。」云诺天在她出门前交代她。

    「我……请问有事吗?」诸葛紫玄停下脚步,却不敢回头看他及杨琼茹慑人的目光。她好像介入了他们与云诺风之间纷乱的三角关系;不成,她必须跟云诺天撇清关系。

    「跟我一起回云苑看诺风,我答应你昨晚的要求,如果三天不够,我会再多给你时间。」

    「谢谢你。不过我想先回家一趟,所以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琼茹,如果没事请你先出去,我有话跟诸葛小姐说。」诸葛紫玄老是置他的话于不顾,他得教她服从自己。

    「我当然有事,我在这里等你们谈完,我再跟你谈。」杨琼茹无意离开,又听到云诺天居然要多给诸葛紫玄一些时间,她整个人僵住。

    「我说--出去!否则你马上会被调走。」一个不服从他,一个死缠著他,犯桃花的应该是他,而不是诺风。

    「诺天,我可是你未来的老婆,我无法容忍你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这女人是个妖精、鬼魅,你碰她会倒楣的!你若不相信可以问老李,宜兰那里的人都是这么说她们姐妹的。」

    方佩佩并没有告诉她诸葛紫玄是鬼魅化身的谣言,是老李送她回家的途中,无意间和她聊起的。她也不相信这种谣言,可是拿来做人身攻击,却成了最佳武器。

    被攻击到要害的诸葛紫玄无力、也无言反击,她转身打算勇敢的面对他们异样的目光,可泪水偏偏不听话的盈满眼眶。

    「可是你还没成为我法定的老婆,请你现在马上出去!」云诺天怒喊。他是答应母亲要和她交往看看,还没答应要履行父母的承诺。

    杨琼茹怎么也不敢惹毛云诺天,她轻哼了一声、跺了一下脚,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用力带上门出去。

    她要让诸葛紫玄马上消失在云亚集团,她必须马上进行母亲昨天晚上所说的计画,母亲应该也已经采取行动了。

    「云先生,有事请说吧!」听了杨琼茹的一番攻击,他会怎么想她?她好想赶紧消失在他面前。

    云诺天抬高她的脸,注视著她那双含泪的迷蒙美目,「下班后来找我。」他再次下达命令。

    「我要先回……」

    她的话被云诺天的唇堵住。

    「不要违背我,听到了吗?」他把唇挪到她那近乎完美的颈项。

    「我下班后来找你。」他的碰触、他的威严让她无力反抗,但是……「云先生,请你不要碰我,你会倒楣的。」

    「倒楣?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不在乎。」

    「但我在乎!」诸葛紫玄倏地逃离他,「我真的是妖精、是鬼魅。」她赫然转身夺门而出。

    ?她得逃离他。

    云诺天挫败的低咒了一声。她可能真的是妖精、是鬼魅,他才会莫名其妙的迷上她,而她也才有能力抗拒他。

    他很了解自己对女人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