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云苑,方佩佩坚持大家先一起用晚餐。

    「诸葛小姐,我们真的很有缘,没想到你进了云亚集团。我跟你说,诺风今天动了一下,他真的听得见我说的话耶!」方佩佩高兴的夹了一块肉放到诸葛紫玄的碗里。

    「谢谢老夫人,令郎能有进步真是太好了。」她的碗已经满起来了,担心不知要怎样才能把它吃完。

    云诺天的目光从车里到现在,都一直锁在诸葛紫玄身上。见她端著饭碗黛眉微蹙的模样,竟也如此撩人。

    他不是一个好色之徒,女人之于他,要不就是用来解欲,要不就是用来传宗接代,飘泊不定的心让他换女人如换衣服,也引来绯闻不断。就像杨琼茹选择了他,若她执意要他履行父母对她的承诺,他也会娶她,当她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

    他还没为个女人目不转睛过,他想,若她不靠相命这行敛财,而是靠她的姿色,他怀疑有多少男人能逃过她的手掌心。

    「琼茹,你也多吃一点,谢谢你过来看诺风。」方佩佩也夹了块肉放到杨琼茹碗里。

    「佩姨,我跟诺风情同姐弟,我真恨自己帮不上忙,若非要上班,我真想过来照顾他。」她曾经很难过,但现在她却怕他醒过来,她不知道云诺风对她用情如此深。

    云诺风一向很听她的话,跟他在一起,她有一种驾驭男人的快感,偏她较钟情书诺天。可云诺天对她的态度就像她对云诺风,云诺风要她给他承诺,她却想从云诺天那里得到承诺。

    「琼茹,我知道你跟诺风一向很有话说,佩姨想问问你,你有没有听诺风提起他有喜欢的女孩子?」方佩佩一直惦记著这个让云诺风倒下的原因。

    杨琼茹刚扒进口的饭差点喷出来,云家的人似乎都把箭头指向她。她硬吞下饭回道,「佩姨,我没听诺风提起过。」

    诸葛紫玄注意到杨琼茹的不自在,她断定杨琼茹知道云诺风对她的情感,而云诺天知道吗?

    她看向坐在对面的云诺天,不期然地迎上他一双幽黑深眸,那眸光竟没有之前的敌意。

    诸葛紫玄诧异他眸中那深不可测的光芒,她迅速敛下眼睑,缓缓的往嘴里送进一口饭。

    **net****net****net**

    「你真的出现了!」云诺风期待著那一团紫色迷雾,他第一次这么期待有人能陪他讲讲话。

    「你可以跟我出去了吗?」诸葛紫玄没有多余的时间跟他浪费唇舌,云诺天只给她三天的时间。

    「我真的不想出去。」他脸上的表情不再那么痛苦,语气却仍旧坚持。

    「你母亲和大哥的关心,你真的能视若无睹吗?你宁可躲在自己的世界里,缅怀一股没有结果的爱情?」她有些生气了,她的个性让她见不得这种自伤伤人的愚蠢行为。

    「我很爱她。」他为自己的行为辩驳。

    「但她并不爱你。」劝不听,她决定用激的。

    「她并非不爱我,我们三人一起长大,是因为她年纪比我大,所以她选择了我大哥。」他抡紧拳头,又气愤又无奈。

    「我不知道爱情可以选择,可以选择的爱情,是真的爱情吗?」诸葛紫玄反问他。她没有多余的力气跟他周旋,必须针针见血。

    云诺风注视著诸葛紫玄,「你是谁?」她讲的话很有道理,为什么他没想到这一层?

    「想知道我是谁,跟我出去就知道了。」她连拐都用上了。

    云诺风沉默了半晌,开口道…「我跟她有过关系,万一大哥知道……」他敢对诸葛紫玄讲,是因为他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梦。

    诸葛紫玄不禁愕然,难怪云诺风会受不了!「逃避也不是办法。」

    「我了解,但是你要我如何面对这丑陋的一切。」

    「让它成为秘密。」

    「秘密?」

    「是啊!秘密。你的个性沉默寡言,一向很少接触异性,很容易掉进爱情的迷阵里;你还年轻,应该敞开心胸多接触外面的人……」她的气开始虚弱了。

    云诺风见她愈讲愈没气力,第一次的经验告诉他,她就要消失了。「你要走了,是不是?」

    「是。」她气虚了,她必须尽快离开。

    「你到底是谁?」天上的仙女也该有名号。

    「先跟我出去。」她集中最后的意志力。

    「告诉我你是谁。」他够固执。

    「诸葛……紫玄……」

    紫雾倏地消失无踪,连点烟尘也不留。

    「紫玄。」他念著。他会仔细想想她讲的话。

    他真的很执拗,三天时间恐怕不够,这是诸葛紫玄松掉云诺风的手后的第一个念头。

    她又无法将他的问题告诉云诺天母子,那云诺天肯定会继续认为她是在招摇撞骗;若三天的时间不够,她岂不是要赔上自己的梦想?

    她到底陷入了一个怎样的困境里?

    她明天得跟云诺风谈些条件。

    诸葛紫玄撑起虚弱的身体走出云诺风的房间。

    「诸葛小姐,诺风的情况如何?」方佩佩和云诺天、杨琼茹全等在门外。

    「他……」

    「紫玄……」

    诸葛紫玄刚要开口,云诺风突然逸出这么一句,众人立刻不敢置信的冲到他床边,才发现他人还在昏迷中。

    「诺风、诺风,你醒醒,你在说什么?再说一次!」方佩佩激动的摇著他,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她不知云诺风口中的紫玄是诸葛紫玄的名字。

    但云诺天知道,他今天看过她的人事资料。只是,诺风为何会知道她的名字?这个疑问让他联想到,她跟诺风关在房间里到底在做什么样的接触?她为何会说诺风有女朋友?

    除非她自己就是诺风在外,那个他们不知道的女朋友;她才是害诺风倒下的罪魁祸首,她关在房里是想在诺风耳边叫醒他,弥补自己的罪过。

    她高分考进云亚集团就是最好的证据,一定是诺风为她打通关。

    「妈,诺风是在叫诸葛小姐的名字,紫玄。」他注视著倚在门上、样子虚弱的诸葛紫玄,想看看她的反应;却在自己的想法与她的身形进入眼帘交会的同时,心中有股莫名的,不曾有过的情绪悸动缓缓流过。

    他竟不希望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更不希望她和诺风是男女朋友,这是什么该死的想法!他低咒了自己一句。

    「他在叫诸葛小姐的名字!」方佩佩也觉得不可思议,但云诺风愿意开口说话,已教她雀跃不已。

    杨琼茹心里很不是滋味,诺风在乎的应该是她,他怎会叫别的女人的名字?虽然她和云诺风的关系绝不能让方佩佩和云诺天知道,但女人的小心眼还是让她妒意横生。

    诸葛紫玄摇摇晃晃的走回床边,她必须解释这种情况,证明她有能力叫醒云诺风,只是需要时间。

    一个踉跄让她差点跌倒,一直注意著她的云诺天适时接住了她,一把将她往怀里带。

    好柔软、好香的身子!

    「小心!」见儿子接住了摇摇晃晃的诸葛紫玄,方佩佩松了一口气,立刻说道:「诺天,诸葛小姐好像很虚弱,你把她扶好不要摔著了。诸葛小姐,诺风怎会叫你的名字?」

    诸葛紫玄无力挣开云诺天,也不确定挣开他后,自己是否站得稳,索性借他宽阔的胸膛靠一下。「老夫人,在我跟令郎接触的过程中,他问起了我的名字,我就告诉他了。」

    这句话听得在场的人一头雾水。

    方佩佩虽听不懂,但她绝对信任诸葛紫玄。「能开口讲话就是一大进步了,我真不知要怎样感谢你。」

    云诺天抱住她的手一紧,让她的背紧靠在他身上;他在警告她,警告她不要胡言乱语。

    杨琼茹则半信半疑,见她紧偎在心上人怀里,她宁可相信她是个女骗子,但云诺风差点醒过来的事实,又教她不得不担心她真的有这能力。

    「老夫人,我需要回家休息,麻烦您请人送我回家。」云诺天的胸膛让她更加虚软。

    「好,我这就去。」

    「妈,我送诸葛小姐回家就行了。」云诺天一说完,立即打横抱起诸葛紫玄,直接走了出去。

    他的举动惊愣住方佩佩和杨琼茹,以及被他抱住的诸葛紫玄。

    **net****net****net**

    云诺天直接将诸葛紫玄抱上车,将车驶离云苑。

    「你家住在哪里?」在停第一个红绿灯时,云诺天才开口问道。

    诸葛紫玄讲了一遍自己的地址,她怀疑他送自己回来的动机。

    「你跟诺风认识多久了?」他接著问。

    诸葛紫玄被问得莫名其妙,「不就几天而已吗?」他为什么明知故问?她就知道他会送她回家一定有问题。

    「几天而已?诸葛小姐,我妈或许好骗,但不要妄想骗我,你最好实话实说。」他想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诺风为她如此。

    「云先生,你到底要我说什么?我又骗了你什么?」她实在已没多余的气力跟他辩。

    「你是怎么让诺风变成这样的?欺骗他的感情,以致让他想不开?」诺风的个性固执内向,自然会钻牛角尖。

    「你莫名其妙,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弟弟!」她提起一口气斥回他的欲加之罪。

    「那他怎会知道你的名字?我弟弟还叫你叫得满亲热的,紫玄。」他也喊得很亲热。

    「云先生,我无法跟你解释这一切,等你弟弟醒来时,你或许可以问他跟我接触的经历。」就算藉由当事人说出这不可思议的一切,一般人也只会想成是冥冥中不可知的力量,而将她们更神话,不会认为是特异功能。

    「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知道。」他将车子停在路边,打算让她把话说明白、讲清楚。

    诸葛紫玄见他停了车,知道他肯定是要逼问自己。

    她建议云诺风把一切当秘密,自然是不能说出来。窥伺了他人心里的秘密后,要懂得为他人保留隐私,这是道德问题。

    更何况,那秘密是那么的骇人--兄弟俩先后跟一个女人……

    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逃,她用尽最后气力打开车门,但一股更强大的力量立即将她拉住,令她动弹不得。

    云诺天将她钳制在坐椅上,她的举动让他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

    他口气严厉的继续问著他想知道的问题:「告诉我,你跟诺风认识多久了?你是怎么让诺风变成这样的?」

    「不是我。」她完全无力的瘫在椅子上。

    云诺天勾起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高面向自己,「我要你现在实话实说,否则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后果等著你。」

    他们的脸太靠近,诸葛紫玄无法直视他的俊容,她只想逃开他的钳制,云诺天却不放开她。

    面对他的威胁,她打算说出方佩佩已知道的部分取得他的信任,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她懂。

    但她要讲的内容,却教她未语便先羞红了脸,她敛下眼睑,悠悠地道:「有一场宴会,你当众亲你的秘书杨小姐。」

    她如幽兰的气息喷吐在他脸上,引起他内心莫名的骚动,他注视著她动人的羞赧模样,手指不受控制的来到她的唇摩挲著。「那又怎样?」

    「你弟弟也在场,他喝了好多酒,然后就醉倒了。」

    「是我妈告诉你的?」她居然说得就像亲眼看到一样。

    「不是,你跟杨小姐不只接吻一次,还有一次是在你的办公室。」去过他办公室之后,她可以肯定。

    云诺天愣住了。的确有那么一次在办公室里,杨琼茹投怀送抱,但他只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便觉兴致缺缺。

    但她是如何知道的?当众亲吻、公开承认杨琼茹是他女朋友的事大家都知道,可在办公室里那一次……

    「我没有吻她。只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要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也毋需对我解释,你只要相信我跟你弟弟没有关系就行了。」

    「要我相信你?」云诺天也迷惑了。

    诸葛紫玄想拿开他的手,他们太靠近了,但她却无法动作,除了无力也喜欢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可她的理智却不让她眷恋这种感觉,她开口道:「云先生,你不能……不能趁我毫无反抗能力时如此欺负我。」

    「欺负你?」他就是想触摸她,他的手更加肆无忌惮的在她脸上、脖子上游移。不过这也是云诺天所疑惑的,为何她从诺风的房里出来后,总是虚弱无力?

    一个疑问未解,又引发另一个疑问,他更加靠近她的脸问道:「你到底在我弟弟房里跟他做什么?说。」

    「你可不可以不要碰我!」她急了。她肯定他不会对她做出越轨的事?因为他的名声不容许。她怕的是他带给她的感觉--一种会让人眷恋的感觉。

    「说!」他根本不理会她的抗议。

    「你不要管我在做什么,我保证会叫醒你弟弟,万一三天时间不够,我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非到必要时,她还不能实话实说;以云诺天的个性一定会追问到底,她真的不能暴露自己的超异能。

    「除非你把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诉我,让我完全没有疑虑,否则三天一-到,我一样请你走路,诺风不能毁在你手里。」语毕,云诺天竟为自己对她的绝情感到心痛。

    诸葛紫玄真的觉得好委屈,加上此时又虚弱无力的任他欺负,许久没淌下的泪水涌上了眼眶。她哽咽道:「我好后悔选择了云亚集团,好后悔答应了你母亲,才会遇上你这种莫名其妙的人!」

    她不只应考一家航空公司,而且她每家都考上了;但云亚集团是航空业里首屈一指的,所以她自然选择了云亚集团。

    她的感应能力和超异能无法让她知道自己的未来,这是老天为平衡她们所拥有的能力而留下的遗憾。

    老天是公平的,一点都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