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窗户往外推开,清晨的微风带著些许凉意轻送入屋。

    方佩佩注视著躺在床上的云诺风,都几天了,她在他耳边不断的讲著话,讲到伤心处也不免骂他几句不孝,骂完了又心疼的好言相劝,偏偏他就是无动于衷,眼皮掀也不掀一下。

    「诺风,到底是什么事,让你一定要这样折磨自己、折磨我,你就睁开眼睛看看妈妈,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我和你哥哥会为你作主的。」

    云诺天边打领带边走到云诺风的房间了解他的情况,这是自云诺风倒下之后,他每天上班前和下班后必做的事。

    云诺天与云诺风两兄弟一般的俊逸,只是他多了份潇洒不羁与狂放,体格也健硕许多。

    刚好听到母亲说的话,他无奈的开口:「妈,把诺风送到医院去,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诺天,医院都说他没病了,还是在自己家里方便照顾。诸葛小姐也说了,他是犯桃花,为情失意,一时挣脱不开情网,把他叫醒后就没事了,」她已经告诉云诺天,诸葛紫玄看出云诺风是在那场宴会醉倒之后才变得如此的事实。

    「妈,那些人讲的话您也当真?已经试过那么多人了,什么张天师的第几代弟子、观音娘娘的护法、可上天可下地的祖师爷,现在又来个女诸葛;妈,他们全都是来骗钱的,浪费金钱无所谓,不要害了诺风。」反正他们云家有的是钱,就怕云诺风没命可以享受。

    「我相信诸葛小姐,我昨天找过她了,她答应今天晚上过来看诺风,我知道她一定可以把诺风叫醒。」说也奇怪,她就是打从心里相信诸葛紫玄,就算目前云诺风毫无进展,她也一样相信她。

    「我今天晚上会回来看她如何把诺风叫醒。」他嗤之以鼻,压根儿不相信那些江湖术士的鬼话连篇。

    对于云诺风突然倒下之事,云诺天百思不得其解,更是忧心如焚。好好一个人会突然病倒,自然是有原因,但他绝不相信是冒犯了孤魂野鬼,也不相信是犯了桃花那类的无稽之谈。

    「诺天,今晚诸葛小姐来了,你千万不可以为难人家,只管看就是。」诺天一直认为她不够科学,反其道而行,但她也是没办法,科学无法带给她一线生机,她只好转而求助冥冥之中的东西。

    「我答应您,不过您也要答应我,如果那位诸葛小姐叫不醒诺风,就把诺风送到医院去,以免耽误了治疗的时机。」云诺天把握住机会跟母亲谈条件。他知道母亲爱子心切,但他也是一心护弟啊!

    方佩佩叹了一口气,「好吧!」若连卧龙女诸葛都束手无策,她也不得不放弃这条冥冥之路了。

    「那我到公司去了。」云诺天在母亲脸上轻吻了一下。

    「诺天,你再仔细想想,你弟弟在公司里真的没有比较有话讲的女同事?」方佩佩不死心的再次问著云诺天。

    「诺风如果有女朋友,我不可能不知道。」就算诺风不跟他讲,也会有蜚短流长传到他耳里。他们兄弟的私生活,是办公室里无聊时的调剂圣品。

    「那你到公司再打听看看好吗?」她就是相信诸葛紫玄。

    「妈,诺风的个性您又不是不知道,他平常很少和人打交道,成天关在办公室里,唯一和他有话讲的异性就是琼茹……会是琼茹吗?」这并非不可能,他提出疑问,同时也反问自己。

    「应该不会,琼茹说她爱的人是……你。」方佩佩突然想到那场宴会,诺天宣布跟琼茹是男女朋友的宴会,而诺风正是在那场宴会醉倒的。

    两母子好像有所意会,且想著同一件事。

    或许是这个原因,他会查清楚;但若真是这个原因,也只是纯屠巧合。云诺天断然不肯相信什么女诸葛说的话。「妈,那个什么女诸葛的诳言,今晚会不攻自破,您千万不要再把她讲的话当真。」

    「诺天,女诸葛真的跟一般的相士不一样,人家本来还不愿意来呢!是我的诚心打动了她。」

    「妈,晚上就会见真章,您会相信我说的话。」说完,他转身出房门。他知道他说不动母亲,晚上让她自己看清事实吧!

    云诺天的话,并未动摇方佩佩的心,她在床前坐了下来,又开始在云诺风耳边喃喃自语。

    她也认为他听得到。

    **net****net****net**

    刚入冬,太阳的热力不再那么强悍耀眼,西沉的夕阳来得早,色彩也瑰丽许多,整座云苑笼罩在一片即将进入暮色的满天彩霞之中,颇有异国之风。

    诸葛紫玄依约来到云苑。

    「诸葛小姐,我们老夫人正在里面等你。」房车在前庭停下,司机老李立刻对诸葛紫玄说道。

    「谢谢。」诸葛紫玄推开车门下车,直接进入大厅。

    「诸葛小姐,你到了,先过来坐一下喝杯茶。」方佩佩一看到诸葛紫玄,就像是看到救星般,一种如释重负的愉悦情绪溢于言表。

    「老夫人,不用了,我先去看看令郎。」当她接到方佩佩的电话时,就知道必须和云诺风打一场硬仗,把他从自我封闭中拉出来。

    进入云诺风的思想空间里,她必须耗费掉相当大的心力,她得速战速决早点回家休息,因为明天是她到航空公司报到的日子。

    「好吧!」

    两人上楼往云诺风的房间而去。

    云诺天双手抱胸,靠在云诺风房间敞开的窗户前,伟岸的身形挡住了窗外的夕阳,让房间陷入一片幽暗。

    他好整以暇,一副等著看好戏的模样,背对著光的英俊脸庞、紧闭的双唇,透著一抹诡谲。

    看见诸葛紫玄,他微眯起眼,没料到年纪轻轻的女孩也靠这行敛财。

    「诸葛小姐,这是我大儿子云诺天。」方佩佩简单介绍著。

    诸葛紫玄朝他微微颔首,立刻走到云诺风身边。云诺天的目光太犀利,那是一种鄙夷不屑的眼神,她不是没发现。

    若非她答应了方佩佩,若非她和云诺风已有过一次接触,她大可不必面对这样的鄙视。这样的目光她并不陌生,村子里的人就是用这样的目光、无情的谣言、视她们如鬼魅的态度,气死了父亲、逼走了她们。

    「诸葛小姐,我需要准备些什么?」方佩佩问道。

    「什么都不用准备。老夫人,可能要麻烦你们到外面等我,我待会儿要做的事需要安静。」

    「做什么事需要安静?」云诺天就是等著要看她如何叫醒云诺风,又怎容她支开他。

    「诺天,我们还是出去吧!诸葛小姐可能是要作法。」方佩佩就怕诺天为难人家。

    作法?那他可要开开眼界了。「诸葛小姐,我不会打扰到你,你做你的,我看我的。」

    「真的必须请你们出去。」她不想暴露自己的感应能力及超异能,父亲的死是前车之鉴。

    「如果我坚持不出去呢?」他要掀她的底。

    「除非你想让你弟弟永远躺著。」诸葛紫玄不甘示弱,但她并不怪云诺天有此反应,一般的江湖术士确有欺人之嫌。

    「你有把握把我弟弟叫醒?」竟敢威胁他!

    「姑且一试。」若云诺风太顽强、太固执,而她又体力不支的话,自然就叫不醒他。

    「姑且一试?你拿我弟弟的生命开玩笑?」他就知道这一套全是骗人的,他会逼她露出马脚。

    「不敢,我并非没把握,只是需要时间和体力。」她必须像个心理医师不断的和云诺风进行沟通。

    「也就是需要金钱来补偿你的时间和体力?」换句话说的确是如此。

    「钱当然一定要拿,只是令弟若不醒,我不会拿你半毛钱。」原来自己被当成是在敛财。

    「就冲著你这句话,我把我弟弟交给你,只要你能叫醒他,给你个上百万也没问题;但若你叫不醒他,我要你跟我母亲承认你是在欺人敛财。」这样他母亲才会彻底死心,将诺风送进医院。

    「诺天,你答应过我的,我们出去。」方佩佩拉著云诺天往外走。说好不为难人家的,他居然还出言让人难堪。

    带上门前,方佩佩满脸歉意的对诸葛紫玄道:「诸葛小姐,麻烦你了。」

    诸葛紫玄淡淡一笑,看著方佩佩拉著云诺天走出去;云诺天健硕的背影,竟让她感到似曾相识。

    **net****net****net**

    拉起云诺风的手,诸葛紫玄集中心力进入一片混沌之中。她在一片混沌之中搜寻著云诺风的身影。

    「你是谁?」云诺风在诸葛紫玄背后开口问。

    诸葛紫玄转过身,「我是来带你出去的。」

    「我不想出去。」他很坚定的表示。

    「你母亲和大哥很担心你。」

    他沉吟了半响,「我不出去。」

    偏偏诸葛紫玄最恨这种没担当的男人。「就为了个女人,你让你母亲日夜为你操烦也无所谓?」

    她怎么知道他是为了女人?云诺风看清楚眼前的女人,在这片茫然中,她周围有一股紫色迷雾,如仙女般飘逸不真实。

    「你究竟是谁?我是在作梦吗?」她应是仙女,才会知道隐藏在他心中的事。

    「不要管我是谁,你先跟我出去。」

    「出去之后能改变现实吗?没有人懂得我的感受,我母亲和大哥也一样。」他原本坚决的口吻顿时变得气馁。

    「没有人能懂,是因为你没讲;你母亲和大哥是真的关心你,你先跟我出去,再好好的跟他们谈谈好吗?」

    「你是仙女吗?」如果身在自我世界里,能有人如此陪他,他根本毋需犹豫要不要出去。母亲在他耳边说的话,他不是没听见。

    诸葛紫玄已觉体力不支,云诺风偏又顾左右而言它。「那你告诉我,要怎样的你才肯出去?」

    「我不想再见到他们。」

    「他们是谁?」她肯定是那对相拥接吻的男女,她上次感应到的。

    「我想祝福他们,毕竟他是我最敬重的大哥;可是我不甘心,不甘心我付出的爱,更不甘心只因我年纪比她小,她就选择大哥。」他握紧拳头,可在空无一物的世界里,没有东西能让他发泄。

    原来那男人是他大哥,难怪她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如果你们是相爱的,就请你大哥成全你们啊!」

    「不,她已承认她爱的是大哥。」

    「这就是你无法接受的事实?」

    「我认为她爱的是我,是年纪的关系让他选择了大哥,不然她也不会……」

    不会什么?诸葛紫玄想问,但她快气虚了。「你先跟我出去。」

    「让我再想一想。」

    「我必须离开了。」她快虚脱了!

    「你不要走,陪陪我!」一个人好空虚,虽然他已经习惯独处。

    「我真的得离开了,我会再来找你。」她放松了自己,心中不作他想,脱离了云诺风的思想。

    一团紫雾在云诺风眼前迅速消失于无形。

    **net****net****net**

    诸葛紫玄此时虚脱无力、脸色苍白,她提了一口气,缓缓起身走出房间。

    「他醒了吗?」方佩佩一见到诸葛紫玄立刻问道。接著,她发现诸葛紫玄苍白的脸色。「诸葛小姐,你还好吧?」

    云诺天也紧张的由门外看了云诺风一眼,却见他依旧躺在床上不动;再见诸葛紫玄一副虚脱无力的样子,他竟不忍心在此时对她提出任何质问。

    「他不想出来,他说……」诸葛紫玄看了云诺天一眼,欲言又止。

    云诺风爱的女人跟云诺天有关系,她不能在他面前直言。那只会弄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得想一套说辞。

    「诺风说什么?」方佩佩并不觉得事情不可思议,她完全相信诸葛紫玄。

    云诺天浓眉紧蹙的看著她,等著听她说话;若她言过其实、妖言惑众,他管她是否会昏倒,一定会教她难堪。

    诸葛紫玄此刻心力交瘁,一时想不出一套完美的说辞。「老夫人,我必须再跟令郎做接触,等他醒来,你们再自己问他吧!」干脆让云诺风自己去说,这是他们的家务事。

    这句话听在云诺天耳里刺得很。什么叫做接触?跟一个完全昏迷的人如何做接触?关在房里几分钟,就打算骗过他!她分明是在故弄玄虚,把他们当傻子一样耍弄。

    「不行!明天得送他到医院。」他不能眼睁睁的看著亲弟弟继续昏迷不醒,然后死去。

    「诺天,就让诸葛小姐再试试吧!」

    「妈,她要试多久?诺风的情况不能再拖了!」

    「你不是答应过,要把你弟弟交给我?」她既然做了,就不想半途而废,还落个欺人敛财之名。

    「我是答应过,但你根本是把我们当傻子一样耍;你直接跟我母亲承认你是在欺人敛财吧!免得误了我弟弟就医的时间。」

    「我不是一般的相士,我不做相士很久了,我说我有把握把你弟弟叫醒:如果我叫醒了你弟弟,我一毛钱也不要,我要你跟我道歉。」她需要出一口气,一口从父亲死后憋在心里良久的气。

    两人针锋相对,方佩佩紧张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怕诸葛紫玄会一气之下走人;如今听她这么一说,虽然有些赌气,却保障了云诺风的性命。

    「那就这么说定了,诸葛小姐,诺风一旦醒过来,我就让诺天跟你陪不是,不过钱我们还是得给。」方佩佩急忙插嘴说道。

    「老夫人,您还是继续在他耳边跟他说话,用亲情感动他。顺便请您让司机送我回家。」

    「没间题。」方佩佩马上下楼去叫老李。

    见母亲下了楼,云诺天挡住诸葛紫玄的去路。「你最好对你要做的事有把握,若我弟弟因你而有了生命危险,我会要你吃不完兜著走!」

    「你若真担心你弟弟,先想想你自己的行为,你是不是抢了他什么东西,才会让他如此消沉。」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他会抢诺风的东西?从小都是他这个做大哥的让著他,他抢过他什么东西?

    「我不应该说东西,而是一个人。」是他的不信任逼她说出口的。

    「把话说清楚!」她愈说愈清楚,他愈听愈迷糊,火气就愈来愈大。

    「对不起,我言尽于此。」她撑住虚弱的身体,闪过他的阻挡。

    「诸葛小姐,车子准备好了!」

    方佩佩出现在楼梯口,打消了云诺天想拦住诸葛紫玄的冲动。

    诸葛紫玄扶住楼梯扶手,缓步下楼,似乎有随时会昏倒的可能。

    「老夫人,明天晚上我会再过来,一直到令郎醒过来为止。」她实在不需要这么帮助一个人,现下是为了赌一口气,还有云诺天的道歉。

    「诸葛小姐,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你真是个活菩萨。」方佩佩紧紧拉住她的手。

    「当是有缘吧!」诸葛紫玄回以淡淡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