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宜兰

    一辆三千西西的高级黑色房车,转进公路旁村落的狭小巷道中,庞大的车身在巷道中困难、缓慢的向前行驶。

    巷道两旁大都是砖造平房,门口有人在洗衣、晾衣、曝晒鱼干,小孩在巷道骑著脚踏车,左邻右舍三三两两的妇女聚集在巷道里聊天?

    车子无法再前进了,那群妇女自顾自的聊著天,无意帮这辆房车清理路面,冷眼旁观著。

    司机老李只好按下电动窗,将头探出车窗外。「请问一下……」

    聊天的妇女们这时才停下来看著司机,其中一人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你们要找卧龙女诸葛对不对?」

    这几年还是陆续有人来找卧龙女诸葛。

    「没错,不知她们住在哪间房子?」一路行来,他们连个招牌也没看见,或许是名气太响亮,挂招牌根本是多此一举。

    「她们早在四、五年前就搬走了,搬到台北去了!」

    「搬到台北去了?!」他们正是从台北来的啊!司机莞尔一笑问:「你们知道她们在台北的地址吗?」

    「你们真的要找她们?」妇人们面面相觑,一种怪异的光芒在她们的眼波中流转。

    「是啊!可不可以麻烦你们告诉我她们在台北的地址?」

    「我劝你们还是别找了。」这可是好言相劝。

    「为什么?我听说她们很准的。」他也忘了自己是由哪里辗转得知卧龙女诸葛的名号与这里的地址,反正有了地址,他们就来了。

    「准是很准,只是……」一想到她们姐妹是鬼魅的化身,妇人立即全身泛起鸡皮疙瘩。

    「只是什么?」老李追问。

    「我们这村子里有个传言,说她们是鬼魅的化身。」妇人愈说愈小声,唯恐得罪了无所不在的诸方鬼神而惹祸上身。

    「鬼魅的化身?」老李轻笑出声。他虽然陪著老夫人走访了许多命相馆、庙宇,但那纯粹是因为情势所逼,抱著姑且一试的态度,他们事实上并不迷信。

    「好心跟你们说,不信就算了。」

    「妈,你又在乱造谣了,是不是?」一个年轻女孩从妇人们身后的屋子里走出来。

    「我哪有造谣,我说的都是真的,对不对?」她问著身边的妇人们。

    身边的妇人们皆点点头。

    女孩睨了她们一眼,「就是有你们这种三姑六婆,什么鬼魅的化身,她们害过你们了吗?」

    妇人们被女孩指责,却不敢反驳。

    女孩继续说道:「二伯母,你儿子五岁时掉进河里被水冲走,是谁救了他的?张大婶,你女儿高中毕业那一年和同学到台北参加大学联考,结果和同学走散,身上的钱又被扒手扒了,是谁帮你找回女儿的?三姑婆,她们也帮过你,不是吗?人家不求你们知恩图报,但至少也不要危言耸听、落井下石。」女孩举出实例堵住她们的嘴。

    全是一群忘恩负义的人,害得她跟最好的同学得分开。

    她跟诸葛家的老三是同学。

    「这位小姐,你有卧龙女诸葛的电话和地址吗?」老李问著女孩。

    他很是欣赏她的直言不讳。

    「有,你们请等一下。」她转身走进屋里去。

    一会儿,那女孩又走了出来,将地址和电话念给司机抄下。

    「她们不是什么鬼魅的化身,但她们的确有不同于常人的能力;只是,她们是不是愿意再帮人看相论命,我就不知道了。」在她们的父亲过世后,她们已不再挂上卧龙女诸葛的招牌。

    「谢谢你。」道了谢后,老李开始倒车出巷道。

    「老李,马上回台北去找卧龙女诸葛。」坐在后座的方佩佩吩咐道。听那女孩一说,方佩佩更是迫不及待地想找到卧龙女诸葛。

    「夫人,您刚刚也听到了,她们可能不再为人看相论命了。」

    「直接去找她们,我会求求她们。」年届六十的方佩佩雍容华贵,却毫无贵夫人的势利与派头。

    「这样也好,相信她们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少爷的事实在拖不得。」她们应该也不会把财神挡在门外才是。

    车子立刻又往台北的方向驶回。

    **net****net****net**

    台北

    一栋栋高楼大厦,在一排老旧公寓旁林立,高大的阴影笼罩著公寓上头,深幽的陋巷内,除非日正当中,否则几乎不见阳光。

    方佩佩和老李循著地址,走到巷内最尽头,右转上了一座楼梯,来到地址上的三楼。

    确定地址无误后,老李按下了电铃。

    诸葛紫玄疑惑著此时怎会有人来访。

    她今年刚大学毕业,在几百分之一机率的竞争状态下,如愿以偿的考上了空服员;她喜欢身在云端的感觉,也想到外面开开眼界。

    这一周她正等著上班通知,否则此刻也不可能在家;她们姐妹靠著半工半读完成学业,生活已是捉襟见肘,不可能会有人如此优闲。

    她放下手中的茶具前去应门,品茗是她的嗜好。她打开里面的木门,赫然看见一男一女,完全陌生的面孔。「请问你们是……」

    「请问你是诸葛小姐吗?」老李问道。

    「你们要找哪位诸葛小姐?」这里总共有五位诸葛小姐。

    「任何一位都可以,我们是来算命的。」老李回道。

    算命?一段不堪回首的前尘旧事。「很抱歉,我们已不帮人家算命了;巷口就有一家张铁嘴,你们到那边去看吧!」

    与生俱来的天赋,让她们风光过,也招来鬼魅化身的谣言;虽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愚者终究多过智者,再继续替人看相,鬼魅化身的谣言将永不停止,她们恐将被逼得遗世而独居。

    「诸葛小姐,我们是特地来找你们的,我们今天跑了一趟宜兰,得知这边的地址又马上赶了过来,我们老夫人是诚心诚意的来请你们帮忙的。」老李动之以情。

    「你们去过宜兰?那你们应该听过有关我们的传闻,你们不怕?」诸葛紫玄有意吓他们。

    她们不欢迎相信谣言的人。

    「诸葛小姐,我们并不是迷信的人,我真的是诚心诚意来请你们帮忙的。」方佩佩开口说道。

    「既然不是迷信之人,又何必来看相论命。」诸葛紫玄看著方佩佩,她判断她应是富豪人家。这种不愁吃喝的人家,似乎比平常人家还不容易满足。

    方佩佩轻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道:「说来话长!我的小儿子卧病在床好几个月了,医生检查不出原因,后来有人建议我问问一些道士;问过几个道士后,他们都说他是招犯了孤魂野鬼,可该祭的、该拜的我们全都做过了,就是不见他好转,最近还有愈来愈严重的现象。」

    「您的意思是要我们为令郎看病?」她误会了她来访的目的。

    她们虽曾以看相为名,却认为外面那些术士是学术不精、满口胡诌,要不就是拿本命相书便轻易的论起命来了。

    「麻烦女诸葛。」她语气殷切。

    诸葛紫玄沉默了,她犹豫著要帮不帮,她们已经有好几年不曾在他人身上做过感应、用过超异能了。

    「女诸葛,我求求你,我儿子的病不能再拖了!」方佩佩要求道。

    一张母亲为子担忧的慈颜,让诸葛紫玄起了恻隐之心。诸葛紫玄开了门,「请先进来吧!」

    「谢谢、谢谢!」老李让方佩佩先进了门。

    屋里装潢、家具皆简陋,环境却干净清幽,还飘著一股淡淡的檀香,让人心神顿时舒畅不已,

    诸葛紫玄请他们坐下,倒了两杯刚沏好的茶,一阵茶香立刻飘逸而出,融入满室的清幽檀香中。

    「我或许能找出病因,却不能治病,治病还是得找医生。」其实也并非不能,只是若用超异能治病,小病足以让她们虚脱,大病则会让她们在床上躺个几天。所以,除非相当紧急,她们不轻易为人医病。

    她们以往相命的方式是,与对方手握手集中心神做心灵上的感应,也在感应的那一刹那,深入对方的思想意境里,感应到他们亟欲隐瞒的一面,轻而易举得知他们的过去,也在同时看尽了人性的七情六欲、贪嗔痴恋。

    而若要感应未来,她们必须完全集中心力,那得耗费掉相当大的心力,要好几个小时才会恢复体力,而且只能感应到片段;在感应完后,她们还得将对方心中不可告人的事情或心思,以命相学的角度,转换成不令人难堪的言词。

    「能找出病因就好,能找出病因就能对症下药。」诸葛紫玄给方佩佩的感觉与外面的相士大为不同,不讲些虚无缥缈的话。

    「好吧!我答应为令郎看病,姑且一试。」她不作保证?

    「谢谢你,至于费用方面你尽管开口。」天下父母心,为了儿子的病,花再多的钱也无所谓,只要有一线生机。

    「等看过了再说,也许我根本帮不上忙,如何开口跟您要费用。」除了恻隐之心,她也想拿钱,因为这种富贵人家出手肯定大方,她刚好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在正式上班后留些钱给妹妹们,以防急用。

    她的确有别于一般的相士,方佩佩不禁打量了她一番,只觉她浑身透著一股隐隐约约的仙气,她肯定她不是鬼魅的化身,一定是仙女下凡,她儿子有救了!

    「女诸葛……」

    「您就叫我诸葛小姐吧!」女诸葛的名号容易让她想起自己因特殊能力招来的谣言。

    「诸葛小姐,能麻烦你到舍下走一趟吗?我儿子不方便外出。」

    「没问题。」

    「那不知你什么时候方便,如果是现在……」她是急了点,因她儿子的情况根本拖不得。

    诸葛紫玄沉吟了半晌,再为他们倒了杯茶。「好吧!就现在。」她举杯浅尝了一口。

    方佩佩和老李也跟著举杯品尝,好一杯特级冻顶鸟龙,茶香安了他们的神。

    **net****net****net**

    这是一栋至少有二十年以上年纪的大别墅,别墅的外貌仿中古欧洲时期的建筑风格而建,时间愈久远,它愈显得古色古香。

    别墅的大门是花雕铁门,完全配合内部建筑,唯一觉得突兀不搭的是铁门上的那两个字--云苑。

    诸葛紫玄随著方佩佩回到家,才知道原来她夫家姓云,这栋别墅因而取名为云苑。

    下车后,方佩佩立刻领著诸葛紫玄来到她小儿子云诺风的房间。

    「诸葛小姐,你看看我儿子,他就这样瘫在床上好几个月了。」方佩佩坐在床沿,心疼的摸著云诺风的脸。

    诸葛紫玄看了云诺风一眼,见他浓眉、薄唇,长得相当俊逸,就是体修稍嫌瘦弱,不知是否是因为在床上躺久了;而他的年纪应和她差不多,顶多比她大一点。

    「诸葛小姐,需要我儿子的生辰八字吗?」方佩佩问道。

    「我先看看再说。他平常身体状况如何,有受过什么刺激吗?」这些有助于她了解她感应到的内容。

    「这孩子平常就话少,我也不清楚他是不是有受过什么刺激。」孩子愈大,做母亲的就愈难了解。

    「现在起我不能有人打扰,我得用心思考,仔细推算。」其实是因为那会中断她的感应。

    诸葛紫玄在床前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她拉起云诺风的手,闭上了双眼,聚精会神地感应著。

    一个画面立刻闪进她脑海里--

    云诺风与一个女子吵得正凶。

    「你到底爱谁?你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清楚!」云诺风一脸愤怒。

    「我也不知道,你不要逼我说,让时间来证明好吗?」

    诸葛紫玄只看到女人婀娜的背影。

    「你比较爱他对不对?你在等他向你表明心意,如果他没向你表明,你才要来找我,对不对?」云诺风愤怒的脸上多了些许痛苦。

    「诺风,不是这样的,我是真的还不能确定自己的情感,请你再给我一些时间。」婀娜的背影走向云诺风,靠向他怀里,并送上自己的唇。

    「好,我再给你一段时间。」云诺风脸上起了爱怜之色,将她紧拥入怀。

    画面倏地结束,诸葛紫玄脑中霎时一片白茫茫。

    回过神,诸葛紫玄立刻再执起云诺风的另一只手,希望能感应到不同的讯息,好确定刚刚那一幕跟他的病是否有关系。

    她定下神,脑海里立刻又闪进一个画面--

    那抹婀娜的背影与一道魁梧的身影相拥接吻,而云诺风就站在黑暗里,握紧拳头、面目狰狞。

    接著,画面由黑暗渐渐变得明朗。那好像是一场宴会,周围人声沸腾,但诸葛紫玄只能将心力集中在那对男女和云诺风身上。

    她看见那对男女依旧相拥,男人当众在女人唇上一吻。再来是云诺风猛灌著酒的画面,然后他醉倒在床上。

    画面又倏然结束,诸葛紫玄做了一个深呼吸,提了提已觉虚弱的气,缓缓掀开羽睫。

    「老夫人,您的儿子是不是在一场宴会后喝醉酒才变成这样的?」若是,那他的确是没病。若从两个画面来推断,诸葛紫玄判断云诺风根本就是为了感情而逃避现实。

    「没错!他不曾喝醉酒,那天在宴会上他喝了很多,所以我记得很清楚。」不愧是女诸葛,她的儿子真的是遇上贵人了!

    诸葛紫玄将云诺风的手放进棉被里,帮他拉好被。

    「诸葛小姐,如果我儿子只是醉倒,那也早该醒了,你是不是已经看出原因了?」方佩佩心急的想马上知道病因。

    「令郎犯桃花,为情失意,一时挣脱不开情网?您认识他的女朋友吗?心病得要心药医。」以命相学来讲,女人可谓是桃花。

    女朋友?「他从没带女朋友回来过啊!」这会儿让她上哪儿去找个女朋友?方佩佩急了。「诸葛小姐,可以祭一祭、拜一拜什么吗?」其他道士都是这么做的。

    方佩佩的反应与想法,诸葛紫玄能体会。「不需要,多在他旁边讲话刺激或安慰他,他听得见,他只是躲在自己的世界里。」若真成了醒不过来的植物人,她根本无法清晰的感应到。

    「只要在他身边讲讲话就行了?」方佩佩感到讶异。

    「是的。」看似简单,其实不然,万一话题讲得不对,只会让他更往角落里缩。

    「万一我无法让他醒来……」

    「我会再过来。」她只好耗费功力与他做进一步的感应沟通,把他从自我封闭的囹圄中揪出来。

    「诸葛小姐,谢谢你,我待会儿开张支票给你。」

    「先不急,等他醒来再说,麻烦您请司机送我回去。」钱是一定要拿的,但要拿得理所当然。

    她们再深入对方的思想意境里时,总得辛苦的与对方的情绪、过往、未来一同浮沉;所以,只要对方给得起,她们拿得也绝不手软。

    「没问题。」她果然遇上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