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魏凝霜、巍⑸蛞廊嵋换氐奖鹗区后,就发现气氛不对,鸠整个人就像是掉了三魂七魄般。

    在雕和鹏频频摇头的解释之下,他们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鸠为什么不听孟雨彤解释,搞得自己痛苦不堪?”沈依柔其实是在为孟雨彤叫屈,女人总是比较为女人嘛!

    “是啊!也许鸠真的误会人家了。”魏凝霜也帮腔。

    这个孟雨彤绝对是爱鸠的,鸠一定是误会她了;跟终极特务在一起后,绝不可能会再多看别的男人一眼。

    四个男人不予置评;跟旧情人搂搂抱抱,换成是他们,他们也受不了!

    “你们不会是真的不管孟雨彤了吧!”沈依柔满脸忧虑的问。

    从雕跟鹏的叙述中,孟雨彤很可能会被她的干爹设计失身,她莫名的为孟于彤担忧。

    四个男人面面相觑、不发一语,他们以鸠说的算,鸠说查就查,鸠既然说不管了,他们自然是不管。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误会,是鸠一时昏头了,你们也跟着昏头吗?”魏凝霜紧张起来。

    “鸠已拿回追踪器,终极特务对孟雨彤不再有责任。”鹰对他的老婆魏凝霜说。

    “柔儿,我们尊重鸠的决定。”

    枪也安抚着他情绪高张的老婆。

    “雕、鹏,你们说,你们也要眼睁睁看着孟雨彤被欺负吗?”沈依柔不死心,不相信连他们两个也这么铁石心肠。

    魏凝霜立刻接着说:“感情的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们不会看着鸠痛苦而坐视不管吧?”

    “依柔、凝霜,我们必须尊重鸠的决定。”鸠既然决定不要这段感情,他们就算惋惜,也无可奈何。

    “依柔,我有话跟你说,我们到外面去说。”魏凝霜拉着沈依柔到院子里去,出去前,两人还狠狠的睨了四个男人一眼。

    雕和鹏看着鹰和危看来他们两人有得忙了,那两个女人绝不会善罢甘休,而他们也会被拖下水。

    ***cn转载制作******

    孟雨彤摸着空荡荡的胸前,两行清泪又滚滚而落。

    她关在房里两天了,不吃、不喝、不睡、不上班;鸠的无情让她失了魂、掉了心。

    这种椎心之痛她曾有过,就在八年前,父母死的时候。

    “雨彤,余嬷嬷求求你,你说句话好吗?”看着孟雨彤身形憔悴,再美丽的花朵也禁不起这样糟蹋,余嬷嬷除了摇头叹息外,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仿佛又回到八年前,孟扬夫妇死的时候。

    余嬷嬷无奈,只好打电话给冯轩,或许雨彤会听他的话。

    冯轩接获电话,立刻赶了过来。

    看见孟雨彤如此糟蹋自己,冯轩心里千万个不忍,他知道,她肯定是为了感情的事伤神,而他也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冯子毅。

    最近,他无法兼顾到雨彤,他一直在处理他跟洪奇昌之间的私事,洪奇昌老拿当年杀孟扬的事威胁他,要他永无止境地供应他军火;虽然他有付钱,却妨碍了他做其他人的生意。

    现在,她居然为别的男人如此情伤,他既心疼又不甘。

    “余嬷嬷,雨彤交给我,你两天没休息了,晚上好好休息。”

    “冯先生,我还是留下好了。”她叫冯轩来也不知对不对,但她又无计可施。

    “你去休息吧,有事我再叫你。”

    “好吧!”

    冯轩到楼下拿了一瓶酒、两只酒杯;今夜他一定要要了她,然后,以此逼她接受事实,永远跟着他。

    “雨彤,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一醉可以解千愁,我陪你喝酒解秋心。”冯轩递给她一杯酒。

    这句话打动了孟雨彤,她是需要酒精来麻痹自己;她接过冯轩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好苦!好烈!她根本没喝过酒;原来,酒的味道跟她的心情一模一样。

    冯轩在她的空杯里再次注入红色汁液。

    孟语彤又接着一饮而尽。

    连续几杯下肚,孟雨彤已是昏昏沉沉。

    冯轩喝着手中的酒,不怀好意的看着孟雨彤,等待她体内的酒精慢慢发作。

    昏昏沉沉的感觉让她更想鸠,这是怎么回事?酒麻痹的只有她的身体,根本无法麻痹她的心智。

    “雨彤,再喝一杯吧!醉了,你就会忘掉不愉快的事。”冯轩见她似乎在抗拒酒意,赶紧劝酒。

    孟雨彤摇了摇头又摇了摇手,她不想喝了,鸠的影像愈来愈清晰。

    冯轩将酒杯拿到她嘴边硬让她喝下。

    孟雨彤终于不支地倒在床上,酒精无法侵袭她的潜意识,鸠的名字从她口中喃喃逸出。

    冯轩连续喝了几杯酒,他身上得有酒味,才能说服孟雨彤这件事纯属意外。他锁紧了房门,褪掉孟雨彤身上的衣服,那张绝丽容颜、那具撩人胴体令他血脉偾张。

    严肃的脸上,无情的薄唇邪佞的一笑。

    接着,有一道黑影蹬墙翻上二楼,进了孟雨彤的房间。

    ***cn转载制作******

    孟雨彤尚在朦胧中,便觉头疼欲裂;她缓缓睁开双眼,天色犹蒙蒙。

    她的手触到身边有人,她忍住头疼转头一看,一声惊叫吓醒了她身边的冯轩及在隔壁房的余嬷嬷。

    孟雨彤跳下床,发觉自己身上未着一缕,她惊慌得穿好衣服,才发现冯轩也光裸着身体。

    “啊!”她再度惊叫,心中的恐惧无以复加。

    “雨彤,开门啊!你怎么了?”余嬷嬷猛敲着门,紧张的口气不输孟雨彤。

    孟雨彤拉开了门,抱着余嬷嬷大哭起来。

    余嬷嬷张大了眼,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怎么……怎么会这样?

    冯轩不疾不徐的穿着衣服。昨晚,他是怎么睡着的?

    他没有印象自己是在何时占有了孟雨彤,但床上那片血迹,却让他不得不信,而这也是他想要的结果。

    搂着孟雨彤,余嬷嬷压不下胸中一股怒气,“冯先生,雨彤就像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可以对她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

    “我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昨天我们两个都喝了酒,一定是酒后乱性。我真是该死,我怎么会……雨彤,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爸爸,我不该看你伤心难过而陪你喝酒的。事情既然发生,我愿意负责。”

    “这种事怎么负责啊!”做都做了,清白能挽回吗?

    “雨彤可以嫁给我。”

    “嫁给你?”余嬷嬷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孟雨彤停止哭泣,瞠大星眸,看着眼前这个她喊了八年的干爹。

    她的一生……

    不,她的一生不该是这样的,为什么命运待她如此?

    她猛摇着头,大喊了一声:“不!”随即飞奔下楼。

    冯轩没料到她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余嬷嬷见状,也赶紧跟了下去,却跟不上孟雨彤的脚步。

    孟雨彤跑出屋子,跑到马路上,天色已全亮了。

    马路上的车子渐渐多了起来,她漫无目的的跑着,有好几次差点丧生在车祸中。她跑累了就蹲下身继续哭泣,休息够了,她又起身摇摇晃晃的跑着。

    她已无心思顾虑到旁人的眼光,她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她好想、好想见她的爸爸、妈妈,死,死就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了!

    一个念头,让万念俱灰的她冲向马路……

    ***cn转载制作******

    终极特务的别墅区里,魏凝霜和沈依柔忙进忙出的。

    她们两个威胁加魅惑,搞得鹰和尾坏貌怀龆保护孟雨彤。

    雕和鹏自然也躲不过。

    不过,他们留了一手,才会让孟雨彤遭受这么大的折磨与苦难。

    “凝霜,她没受伤吧?”沈依柔将一条毛巾递给帮孟雨彤擦拭身体的魏凝霜。

    “没有。”魏凝霜接过毛巾,继续帮孟雨彤擦拭。

    “没有就好,不然,鸠一定会愧疚而死。”沈依柔拿梳子帮孟雨彤梳着头发。

    “人是救回来了,就看他们怎么发展。”魏凝霜拿了一件衣服,与沈依柔合力帮孟雨彤换上。

    “她长得真美,难怪鸠会动心。”

    “鸠一时气昏了头,我们若不帮他,他会遗憾终生。”

    “我知道,就像我和危如果不是你们的帮忙,我们就不可能在一起了。”

    “总要经过几翻寒澈骨,才得梅花扑鼻香嘛!”

    “凝霜,你改天说你和鹰的罗曼史给我听好不好?”结婚后,接着就去蜜月旅行,她跟凝霜虽好,却还没机会听她和鹰的故事。

    “有空讲给你听。让她休息吧!我们出去了。”

    ***cn转载制作******

    鸠从地下室的健身房上来,便看见他的伙伴们坐在他家客厅的沙发上。

    他以为耗尽体力,也可以耗尽满身因孟雨彤而起的爱恨情愁。

    但他错了。

    那种感觉依旧如影随形,他知道,除非他变成植物人,否则他将永远摆脱不掉这种蚀骨的感觉。

    “鸠,冯轩跟洪奇昌要不要解决?”

    “鸠,真的不帮孟雨彤报仇?”

    “鸠,孟雨彤被冯轩强暴了!”

    “鸠,孟雨彤想自杀。”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鸠脸色阴沉、心痛如绞、悔恨交加。

    她被强暴?她想自杀?

    他可以不让这一切发生的,就算他不要这段情,他也可以阻止这些事发生在她身上。他是间接的凶手。

    “雨彤人呢?她有事吗?”

    “我们把她带回来了,她现在还昏迷不醒,人在鹰那里,凝霜和依柔在照顾她。还是要把她送走?”鹏故意问道。“让她留下。”他恨自己让她受到这样的伤害。

    “醒了之后呢?”鹏更是故意地开口。

    “她受到很大的刺激,可能会再自杀。”鹰接着说。

    “在还没被冯轩强暴前,她就关在家里两天了,精神状况已经不是很好,又碰上这种事……”我裁环殴鸠,他紧接着说。

    鸠当然知道,这一切因他而起。

    “我会继续照顾她的。”

    “是该面对自己的情感了。”嗡怠

    “现在,我得先解决冯轩,我要亲手杀了他。”

    “连洪奇昌一起解决。”雕附和。

    “那大家就行动吧!”鹏已站起身。

    “我想先去看一下她。”

    四人会意一笑,摆了一个请便的动作,多亏那两个女人不死心,才能挽回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cn转载制作******

    鸠来到鹰的客房,孟雨彤仍然昏迷,鸠看着她憔悴苍白的脸颊,一颗心好像被撕成了两半。

    他走近她身边,在她耳边轻喃:“雨彤,我会替你报仇的。”说完,他在她唇上轻啜了一下,便退出房间与其他人会合。

    孟雨彤悠悠转醒,她看见眼前有两个好漂亮的女人朝着她笑。

    她们一定是仙女!她真的死了,死了也好!

    她想开口问她们,她是不是可以见到她的爸爸妈妈。

    “你醒了。”魏凝霜和沈依柔合力扶她靠在床头。

    “你们是仙女对不对?我是不是可以看到我的爸爸妈妈。”

    魏凝霜和沈依柔愣了一下,才意会到她在说什么。

    “你没有死,是我们把你带回来的。”沈依柔解释着。

    “我没有死,可是我想死,我要找我的爸爸妈妈。”她翻开棉被想下床,她不想待在这里,世间根本不值得她留恋。

    “你身体还很虚弱,你现在不能下床。”魏凝霜及时阻止她,她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谢谢你们,我没关系的。”她还是坚持要下床。

    “你真的不能下床,万一你又昏倒,我们对鸠可不好交代。”沈依柔把她又扶上床。

    “鸠!”这个名字让孟雨彤全身悸动,跌坐在床上。

    “雨彤,鸠要我们好好照顾你,你必须留下来。”魏凝霜把鸠要出门前交代的话告诉孟雨彤。

    “鸠他出去办事了,他回来就会带你回他那里。”那是鸠说的。

    “我不可以留在这里,不可以!”她站起身,靠着意志力撑住虚弱的身子,冷不防的便往门口奔去。

    她只是让冯子毅搂着她,鸠都误会她了,如今,她已非清白之身,鸠更不可能会要她,而她也没脸见他。

    魏凝霜怀有身孕,她无法跑去追孟雨彤;沈依柔追了出去,也不晓得有没有追到。

    她赶紧下楼来到院子,却只见沈依柔一个人从大门外走进来。

    “依柔,雨彤呢?”

    “我追出来就没看到人了。”

    这别墅区要进来相当困难,要出去,门会自动帮你开,只差没说一句“谢谢光临”。

    “天色快暗了,雨彤一定会迷路,她的身体又那么虚弱,打电话给他们吧!让他们回来一趟。”魏凝霜也无计可施。

    这条山路错综复杂,终极特务们规定她们俩,太阳下山前一个小时起便不准出门,两个女人只得赶紧进屋拨电话。

    终极特务刚刚才全部出动,说是要解决冯轩跟洪奇昌。

    接通后,沈依柔把重点讲一讲便挂上电话。

    她们知道,终极特务会把人带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