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走进餐厅,鸠便吸引了店内所有人的目光。那一声声的赞叹,随着鸠伟岸、无形中散发出魅力的身影此起彼落。

    他端着一盘食物,走到最角落的座位坐下,便优闲的吃了起来。

    他是循着发报器而来的,他那晚在她的嬉皮车留下发报器,以方便他找到她。

    鸠在这栋大楼地下停车场发现那辆嬉皮车,而这栋大楼至少也有好几百人,经过他的调查与询问后,停车场管理员告诉他,那辆嬉皮车是这家餐厅员工的。

    而打从一进门,他就把这里所有的女服务生看过一遍,却没有一个是她,或许他该用问的。

    顿时,他目光一亮,看见孟雨彤跟一个极为俊秀的男人,手牵着手从后面办公室走出来;难怪他刚刚找不到她,原来她是这里的主管。

    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她的男朋友。鸠心里很不是滋味,而在“看”完他们两人讲的话之后,那滋味变得又酸又苦。

    结婚?他们要结婚!?虽然孟雨彤没答应,但她也没拒绝。

    等他们回到办公室后,鸠立刻挥手招来一位服务生。

    “先生,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女服务生脸红心跳的问。

    她从没见过这样有魅力的男人,就连他们店里服务生公认最帅的冯子毅,在整体感觉上,都比他逊色几分。

    “我在你们的食物里发现这个。”他手上抓着一只小蟑螂,“我要见你们主管,麻烦你通报一声。”

    女服务生被那只小蟑螂吓了一跳,也多看了鸠抓蟑螂时那副帅气的模样一眼。“好,你请等一下。”她赶紧跑到办公室去报告。

    叩——叩——

    敲门声响起。

    “请进。”孟雨彤放下手中的叉子。

    女服务生推开门后,立即说:“孟小姐,外面有位先生点的餐里发现一只小蟑螂,他说要见你。”

    “哦,请他进来,然后赶紧把东西收掉,顺便交代厨房,要他们注意一下。”他们开餐厅的最怕的就是这个。

    女服务生应了一声,立刻退了出去,照孟雨彤说的去做。

    “雨彤,要我回避吗?”

    “也好。”对方要求见她,可能是属于那种胡搅蛮缠型的客人,她得花心思应付。

    冯子毅深情的拉起孟雨彤的手,“我下了课再来找你。”他将她的手拉到嘴边,亲吻着那道粉红色伤口。

    鸠随着女服务生走进办公室,正好看到这一幕。

    鸠心里刚刚那又酸又苦的滋味,顿时莫名其妙的转化成怒气。

    冯子毅看见有人进来,立即放下孟雨彤的手。“我先走了。”说完,便走出办公室。

    孟雨彤从冯子毅的柔情中回神,她转过身、抬起眼,正好迎向鸠深邃的眸光。

    她一下子惊愣住了!他是怎么找到她的?她并没有启动追踪器,而人海茫茫的,是巧合吗?

    她看着鸠那张她最近老是想到的俊颜,眼底的惊讶转换成惊喜,粉颊也因羞怯而染上嫣红,神态倍显娇柔。

    鸠被她的模样吸引,一个箭步到她身前,一手将她抱在怀里,一手拉住刚刚冯子毅亲吻的手,看着那道伤口说:“我保证疤痕会退掉,但如果沾到男人的口水就不一定了!”他的药不会让她留下疤痕。

    孟雨彤知道他是看到冯子毅亲她的手而出此言。只是,他的口气怎么酸酸的?

    她任鸠抱着,鸠的怀抱让她有倍受呵护的感觉;她喜欢他的拥抱、他的气息,这是在冯子毅身上感受不到的。

    “不会退掉最好,我才会永远记得你这个用飞刀伤我的可恶男人。”

    “我会让你永远记得我,但不是因为这道伤口。”鸠在她耳边磨蹭着。

    鸠话中的暗示、现在的行为,让孟雨彤觉得浑身酥软,“你不可以使坏!”

    “不使坏你怎么会记得我。”鸠转过她的身,神情认真的说。

    “那蟑螂也是你无中生有的,对不对?”

    “那只蟑螂让我倒足了胃口,你要怎么补偿我?”是她和冯子毅亲密的模样让他倒足了胃口。

    “我顶多请你吃一餐。”

    “外加一个晚上。”

    她黛眉微蹙,斜睨了他一眼,便害羞的低下了头。“什么意思?”他们那晚已经太过火了。

    “陪我吃一个晚上的饭总要吧?”鸠尽情的欣赏着她的羞怯。

    “什么时候?”

    “让你欠着。”他会找适当的时机跟她温存温存,管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任何事总有破例的时候。

    “欠着?”那表示他会再找她。她好像很高兴?可是,干爹的千叮咛、万嘱咐怎么办?

    “对,欠着。”鸠攫住她的下巴,覆上她的唇。

    孟雨彤又羞又惊,她双手推着鸠,这里可是办公室啊!

    鸠一手环抱着她的纤腰,让她的身体完全贴近他,另一只手则放在她的脑后,固定住她的头,不让她抗拒他。

    须臾,孟雨彤的手由鸠的胸前转而勾住鸠的脖子,让鸠深情的吻印在她的唇上。

    ***cn转载制作******

    八年的时间不算短。

    时间累积记忆也冲刷着记忆,刻划了痕迹也抚平痕迹。

    新的很快变旧,旧的很快被取代,岁岁年年、年年岁岁,能流传千古的大概只有无心的东西,譬如山、譬如海、譬如那一弯明月。

    这八年,终极特务出过几百件任务,由刚出道的青涩变得成熟;由战战兢兢变成炉火纯青。

    终极特务这几天查到的资料也是如此。人事已非,仅留一堆资料。

    然而,记忆虽模糊,尚有迹可寻……

    “我想起来了,这个洪元昌是我保护过的污点证人,是警方要我们出面保护的。案子结束后,我并没有拿回追踪器,我记得他说,在警匪枪战时,慌乱中掉了。”鸠忆起了片段。

    “我也有一点印象了,那场警匪枪战相当激烈,黑道拥有强大火力,警察死伤惨重,当时的警政署长誓要找出提供枪药的人。”鹏也记起了一部分。

    “提供枪药的人就是孟扬。”鹏冷眸中闪过一道光芒,肯定的说:“当时我们只负责洪元昌的安全,所以没有孟扬的资料。”

    “孟扬死时上过新闻,难怪我们对他有印象。”鸠说。

    终于勾起久未碰触的记忆了。

    “鸠,孟扬的确死的离奇,绝不可能是黑道寻仇。警方大力追缉,孟扬绝对比那些黑道更头疼。”鹏分析着。

    难怪孟雨彤会追查。

    “也不可能是警方放的冷枪,这种功劳他们不可能不抢。”鹏接下去说。

    “冯轩是条线索,洪元昌也是。”鸠道。

    “鸠,冯轩是指控孟扬的秘密证人,却又照顾孟雨彤八年,且不论冯轩的心态,就不晓得孟雨彤知道后作何感想?”鹏说。

    “这件事非到必要或是水落石出时,我不会让她知道。”有些事知道不如不知道的好,更何况,孟雨彤不应该再受打击。

    “你是见不得她伤心难过吧!从你把追踪器继续留给她就看得出来了。”雕在提醒当局者迷的鸠——他动心了!“这点我承认。”他是见不得她伤心难过,看她将那个追踪器当成宝贝,他看得心都疼了。

    “查出这件事后,要不要帮她报仇?”鹏问,顺便想听看看鸠中孟雨彤的毒有多深。

    “到时候再说吧!”他想起她男朋友的求婚。她会答应吗?他查这件事的目的又何在?

    毒,中得还不是很深。

    “我负责冯轩这条线。”鹏说。

    “我负责洪元昌。”鹏跟着说。

    “孟雨彤要我不要查这件事,可能是受到冯轩影响,冯轩可能已知道孟雨彤跟我碰过面,要小心行事。”

    “知道了!”

    看过了鹰和蔚娜攘担他们也看得出鸠已出现某些相同症状了!

    也许别墅区里会再添一桩喜事。

    ***cn转载制作******

    冯轩眼露凶光、青筋跳动,表情狰狞。

    冯子毅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迎向冯轩随时会爆发的怒气。

    孟雨彤一双瞳眸灵动,紧张的扫视父子两人,随时准备调解、排难。

    一旁的余嬷嬷也如惊弓之鸟,提高警觉。

    餐桌上道道佳肴仅供参观,乏人问津。

    “你们交往才多久就想谈论婚嫁,我不答应。”教他把心爱的女人往别的男人怀抱送,就算他是圣人,他也办不到。

    “我只是告诉你一声,不是要征求你的同意。”若非孟雨彤坚持要跟他父亲讲,他连面都懒得跟他见。

    “雨彤还小,还不适合结婚,再等几年。”他本该采取行动了,却因最近为了雨彤要查孟扬的死因而耽误,没想到,竟让自己的儿子捷足先登。

    “雨彤有权自主自己的婚姻,你无权干涉。”

    冯轩一怒,拍桌喝道:“我说再等几年就再等几年,你听到没有?”霎时,汤洒了满桌,匙筷飞舞。

    冯子毅也不甘示弱,拍桌起身,力道却不及冯轩的大。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三番两次阻挡我跟雨彤在一起,你到底是何居心?”冯子毅突觉他居心叵测。

    他的话引起共鸣,余嬷嬷也如是想,反倒是孟雨彤愣了一下。

    “住口!”他喝止住冯子毅。

    他知道要由干爹和干女儿变成夫妇,需要跨越一条大鸿沟,他已经够头痛的了,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别人的臆测,那会增加他和雨彤之间的隔阂。

    “我希望你问问雨彤自己的意见。”冯子毅十分有把握的说。

    冯轩没有勇气问,他知道孟雨彤的答案肯定会让他心痛。

    对情爱这种东西,他的感受比别人来得深刻,却偏偏拙于言表;否则,他不会失去秦绮君,现在也不用为了孟雨彤而伤神。

    他宁可使些卑劣手段,将心爱的女人留住,那比要他开口表达来得容易多了。

    空气凝结、满室肃然……

    孟雨彤缓缓起身,她不想见到他们父子老为她起争执,她有种想逃离他们的冲动。

    “我想回房去了。”她飞奔上楼。

    “雨彤!”

    冯子轩也起身想追上去,冯轩及时拉住了他。

    “你先走,让雨彤休息。”冯轩庆幸孟雨彤没开口要他答应他们的婚事。

    冯子毅犹豫了一下,他跟雨彤的关系本来维持得很好的,最近却好像变了。

    是雨彤变了,父亲的阻扰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他心慌的怕失去她,才会急着要跟她结婚;而她刚刚不争取他父亲的认同,她的无言代表了什么?

    他甩掉冯轩的手,带着满腹疑问与怅然离去。

    冯轩见儿子离去,立刻上楼到孟雨彤房间。

    “雨彤,是干爹,你开开门。”

    “干爹,我想休息了。”

    “你一定是在怪干爹。你真的还年轻,太早结婚对你没好处。”

    “干爹,谢谢您,我真的想休息了。”

    “雨彤,我想跟你谈谈我帮你调查的事。”他今天本来就要跟她谈这件事的,没想到他儿子也来了!

    孟雨彤打开了门,她父亲的事显然比她的终身大事还重要。

    “干爹,您查到了吗?”她等了八年。

    “查到了,所以我想赶快把好消息告诉你。”冯轩走进她的房间,这也是他跟秦绮君曾睡过的房间。

    现在的感觉就好像孟雨彤已是他的女人一般。

    孟雨彤高兴得忘情,直至冯轩拉着她的手在床上坐下时,孟雨彤才觉得这样的感觉怪怪的。

    冯轩的手感受到孟雨彤在微微的抗拒他,他立刻开口转移孟雨彤的注意力,忽视这让人觉得尴尬的场面,却依然没放开她柔软的手。

    “要你父亲命的人,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被扫黑扫掉了。”

    孟雨彤听闻此言,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心思整个被掏空;她的泪水悄然盈满眼眶,眸光迷蒙。

    她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悲伤,这样的结果她应该要高兴的,不是吗?可是,她查了八年,为的又是什么?亲手报仇时的痛快吗?

    “雨彤,这也算是报了仇。”冯轩被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惹得情欲上身。

    他伸手拭去她眼角尚未流下的泪水,抱她入怀,“不哭,我和你父亲情同兄弟,我也一直想替他报仇,但碍于我是军人的身份,迟迟不能做,我只能尽心尽力照顾你,表达我对你父亲的歉意。”

    他用话感动着孟雨彤,让孟雨彤在他怀里只顾着伤心,而忘了挣扎。

    冯轩吸进一口孟雨彤身上的幽香,他的忍耐已攀上极限,他低头将唇靠近她的唇边,微微碰触。

    盂雨彤一惊,倏地从他怀里逃离,他的气息让她觉得恶心。

    他对她做了什么?

    冯子毅刚刚的话在她耳畔响起,她不是没有感觉到冯轩对她的好已超乎父女之情,而是她不愿往下胡思乱想。

    孟雨彤的反应让两人尴尬至极,冯轩更因自己露了馅而懊悔不已;他的作法像极了霸王硬上弓,再来个威胁利诱便可搞定。

    “雨彤,你休息吧!我刚刚想到你父亲,由于太难过了,我一时……”他起身走出孟雨彤的房间,再次用言语感动孟雨彤,让她对刚刚的事释怀。

    ***cn转载制作******

    “鸠,你看到了吗?”雕跟着冯轩来到孟雨彤住处,他是全看到了,他也知道鸠就在附近,不晓得他看到了没?

    “我看到了,父子两人为一个女人争风吃醋。”同为男人,再加上他的敏锐,冯轩心里想些什么,从他的言行举止间便可看得清清楚楚。

    “我看到孟雨彤了,她确实很美,可以跟凝霜、依柔媲美;她的外型符合你的要求。”这样的美女不常有,雕在鼓励鸠去追。

    “那我也想看一看。”鹏从空中插话进来。

    “你会有机会看到的。”雕回道。

    “雕,冯轩出来了,他是只老狐狸,把他的底掀出来!”想到他刚刚对孟雨彤的行为,他就一肚子火。

    而孟雨彤确实值得,值得男人争、值得男人抢,他是不是也该插一脚,在她还没被人碰过以前。

    “你放心,包君满意。只是,你摆得平那个冯子毅吗?”闲跟着冯轩走了。

    “冯子毅不是我们的目标。”鸠回道。

    “但孟雨彤是他的目标。”雕提醒着。

    “鸠不可能输给冯子毅,就看他要不要孟雨彤而已。”鹏说出终极特务的自负。

    “鸠,你不想要孟雨彤吗?”扬问。

    “想要,但不见得是爱。”

    “这的确是需要时间证明。我盯上洪元昌了,他好像混得还不错,看来,他并没有改邪归正。我先忙了,Ovef!”鹏率先结束通话。

    “鸠,孟雨彤不好好保护,会遭狼吻的,Over!”

    “Over!”他需要好好思索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