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陷入一片沉静,氛围旖旎却也尴尬。

    两个尚还陌生的男女,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情欲中。

    鸠拥着因羞涩而躲在他怀里的孟雨彤,轻抚她的背脊,唇在孟雨彤的耳边轻刷着,他想要她,非常想要。

    偏偏她有男朋友,偏偏她还是处女,若她不自己投怀送抱,他绝不碰这样的女人,那除了会有麻烦外,还会有罪恶感。

    孟雨彤的心情百转千回,她一会儿想到冯轩的话,一会儿想到冯子毅对她的爱上会儿又想到自己的放浪形骇,却都不及她目前切身感受到的销魂感觉。

    “你一定知道是谁杀了我爸爸对不对?”她躲在他怀里问着,既然什么都说了,关系也变复杂了,她索性问清楚。“不知道,我只能肯定不是我杀的。”

    “你骗人,那这个追踪器你怎么解释?”她抬起一双带着愠意的眼看着鸠,要他给她一个解释。

    “我可以查,但绝对不是我杀的。”

    “我不要你查,我也不再问你,我把东西还给你。”她拿下脖子上的追踪器,放到鸠手里。

    她虽不舍,却也莫可奈何,她总不能害了干爹。

    “你确定你要还给我?”她不是一直护着它吗?不是一直要查害死她父亲的凶手吗?他要帮她查,她却退缩了,她在担心什么?

    “这东西算得上是我父亲的遗物,它跟了我八年,我还千里迢迢跑到美国才把它修好,它应该是我的;可是,我不该让你知道这件事,我希望你不要查。”什么话都说了之后,后面的谎也撒不下去,她便直话直说。

    “那我是应该把它拿回来。如果坏了就算了,你却把它修好,我可不想有事没事的为它奔波。”他将追踪器放到床头柜上。

    孟雨彤真的好不舍,她看着躺在床头柜上的追踪器一眼,鼻头发酸、星眸迷蒙。“我不会再找你的。”她觉得自己这句话带着莫名的心酸,也惹得鼻头更酸,她急忙在泪水滑落之前把它拭去。

    鸠又起怜惜之心,但他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她,他肯定的说:“这件事引起我的兴趣了,我会把它查清楚。”她不找他,他会找她。

    “不可以!我东西都还给你了,我求求你不要过问这件事。”她会害死干爹的。

    鸠坚定的摇头。

    “你不可以查,如果你查了,你就是乌龟、大象、癞痢狗!”她的手用力槌打他的胸膛,为他害她对冯轩食言而生气。

    “又骂人了!”

    孟雨彤惊呼一声,句句含着哽咽的委屈全变成了娇喘连连;换来鸠更尽情、更尽兴的挑逗。

    鸠将唇移到她的唇边说:“好,我不查。”谎言可以安抚人心。

    孟雨彤感激的看着他,朝他点点头,眸光顿时灿烂,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鸠被她迷眩了,再度覆上她的唇。

    两人又陷入控制得非常辛苦的情欲中……

    ***cn转载制作******

    鸠看着电脑萤幕上的中国美女,忍不住拿她在心中与孟雨彤作比较。

    显然,孟雨彤略胜一筹,因为他现在心里想的全是孟雨彤;她确实够妖娆,也是他想要的那一型,但她已有男朋友,只能成为他的遗憾。

    君子岂能夺人所好。

    但他想再见到她,无关她有没有男朋友。这件事他也想查清楚。

    女人他总是玩过、戏弄过就算了,还不曾有人能够在他的脑海里占一席之地,更别说是心里了。

    现在,他不但想她,甚至想到她骂他的那些话,都会让他莞尔一笑。

    他看了看电脑上的开机时间,他已在电脑前坐了好几个小时,他将范围缩小到八年前那一年,却找不到孟扬、冯轩这两个人的资料;而孟扬这个名字他明明有印象。

    他换个方式查,过滤掉不可能的案件,有可能的只有三件;而这三件中,也没有这两个人的资料。

    也许鹰、巍⒌瘛⑴羲们会有印象,偏偏没有一个在!

    他敢肯定孟雨彤不会骗他。看来,他得跑一趟警局的档案室。

    他站起身、又坐了下来,他何必亲自出马,他只要拨通电话给终极特务的亲家魏士豪不就得了!

    想到就做。

    果然,几分钟后,孟扬及冯轩的资料全都传真过来了。

    孟雨彤果然没有骗他。

    她父亲孟扬乃是个军官,与冯轩是官校同期同学,又服务于同单位。

    她父亲与母亲秦绮君在开车回家途中疑遭仇家拦截,孟扬头部近距离中枪,一枪毙命;秦绮君疑见其夫身亡,伤痛欲绝,也当场举枪自尽。

    警方在孟扬后车箱发现一批军中淘汰掉的枪枝,经秘密证人指证,证明孟扬利用职务之便,将军中淘汰掉的枪枝重新改装出售。

    警方调查发现,孟扬确有大笔存款、住洋房、开高级轿车,这些都不是一个军官所负担得起的。

    孟扬死后,被削去军阶、军职,名下所有产物全被没收充公。

    而关于冯轩的资料就少之又少了。

    惟一引起鸠兴趣的是,冯轩竟然是指控孟扬的秘密证人。

    那他为什么还要照顾孟雨彤?孟雨彤一直在找杀她父亲的人,就算人不是冯轩杀的,他也已毁了孟扬死后的一切。

    而他也知道为什么孟雨彤会自己查。一来,警方全都用“疑似”的字眼结案,这让她如何信任警察;二来,她父亲是因贩卖军火被定罪,她自知要用正当管道报仇,难上加难。

    那她后来为什么不继续查、也不要他查?鸠不解。

    “为什么摇头?”鹏的声音在鸠的身后响起。

    “那个小辣妹让你头疼?”扬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鸠没回头,只是注视着萤幕上的中国美女,“她根本不是什么小辣妹,她很美,可跟凝霜、伊柔媲美,只是味道不同。”

    “足以让你动心吗?”鹏搭住鸠的肩,在他身边坐下。

    “足以勾起我的欲望。”

    终极特务习惯用女人勾起他们欲望的程度,来衡量这个女人所带来的魅力。

    “你碰过她没?”鹏问。

    “没,她有男朋友。”

    “你调旧档案做什么?”鸥也在他身边坐下,看着萤幕里的资料。

    上一个话题自动结束,他们都不碰有男人的女人。

    “听过孟扬、冯轩这两个人吗?”

    雕和鹏点了点头,“只听过孟扬。”

    “我查不到他们的资料。”

    “他们跟小辣妹有关?”鹏猜测道。

    “她叫孟雨彤,孟扬是她父亲……”鸠将事情娓娓道来。

    过了半晌。

    “你过滤过的三件旧档案中,哪一件跟军火有关?”鹏问。

    鸠动了动键盘上的手指头,资料便出来了。

    “这得好好想想。”鹏也皱起两道浓眉,怎会没有那两个人的资料?

    组织的档案管理与建档能力可不输政府机构,里面没资料,可能是在主要任务之外的周边牵连。

    “要不要问问鹰和渭遣患堑茫俊迸籼嵋椤

    “他们下星期就回来了,早上我跟他们通过电话。”扬回道。

    “还是得从这里查起。”鸠指着萤幕。

    “打算什么时候行动?”鹏问道。鸠要查,他们不可能置身事外。

    “马上。”

    “看来,这个孟雨彤魅力不凡。”雕和鹏相视一笑。

    ***cn转载制作******

    孟雨彤为自已昏睡着到终极特务的别墅区、也昏睡着回到小公园中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她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

    而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他好像挺神通广大的。此刻,她庆幸着鸠并不是她的敌人,否则,她永远都报不了仇。

    而自己为什么又要想他?他叫什么名字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她是不可能再找他了。她摸着胸前的追踪器想着。偏偏这几天她老是想到他,想到他时,一颗心还怦怦的直跳。

    她以为那个男人拿走了追踪器,直到她回到家后,才发现这个追踪器又挂在她的脖子上。

    她将追踪器握在手里,看着那只栩栩如生的鸠,感受着心中异样的感觉。

    现在握它的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以前握住它时,总是满腔恨意,脑子里净是她认尸时父母毫无血色的容颜;现在握住它时,取而代之的是他那帅气、带着自信又跋扈的俊容。

    “雨彤。”冯子毅敲了敲已打开的门,唤回沉浸在自我思绪里的孟雨彤。

    “子毅。”孟雨彤将追踪器放回衣服里,起身迎向前去。

    自从冯轩答应他们交往,冯子毅几乎天天往餐厅跑,他已不只一次看孟雨彤握着她挂在胸前的东西发呆。

    “雨彤,你脖子上挂着的项链,好像对你很重要。”他们虽要好,但彼此似乎了解不够。

    “是很重要,这是我父母的遗物。”

    “原来如此。”他只知道她的父母是中枪身亡。

    “你吃过饭了吗?”

    “来找你一起吃。”

    “那到外面拿餐进来吃吧!”

    “我们到外面吃吧,我有话跟你说。”最近他们几乎天天见面,而孟雨彤似乎并未因此而更快乐,他总觉得她心事重重,跟他愈来愈疏远。

    “可以在这里说啊,自己开餐厅还到外面吃,不要啦!”

    “好吧,依你。”冯子毅体贴的接受。孟雨彤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孟雨彤微微一笑,拉着他的手到前面拿餐,“你要跟我说什么?”她帮冯子毅夹了一块牛排。

    “现在不方便说。”他是想跟她求婚,他要跟她生活在一起,他无法忍受他父亲把孟雨彤当成他的私人物品般保护。应该说是强行占有!

    “现在说嘛!”被吊胃口的滋味并不好受。

    “我要说的事应该要在花前月下。”这里大庭广众的,教他如何启齿?

    孟雨彤似是猜到冯子毅要讲什么,她沉默了,脸色有些凝重。

    冯子毅以为是他不说才惹得孟雨彤闹性子,他只好开口说:“雨彤,我们结婚好不好?”

    孟雨彤的脸色更加凝重,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件应该高兴的事,竟让她觉得心情沉重;鸠的影子从她脑里、心里一闪而过。

    “雨彤……”大概是吓到她了!

    “子毅,这会不会太仓促了?还有干爹那边……”自己居然在找借口!

    “我会找他把话说清楚,你只是他的干女儿,他无权控制你的一切。”那晚在雨彤住处发生的事,让他觉得他父亲和他在抢女人。

    见孟雨彤不语,冯子毅继续说:“雨彤,你不想跟我结婚吗?”

    “不是,干爹总是长辈,总得征求他的意见。”

    “如果他不同意,你就不嫁给我了?”冯子毅深知冯轩会答应的机率微乎其微,他需要的是孟雨彤能和他站在一起,不管冯轩的意见。

    “也不是,只是……”她该怎么讲?

    鸠的影子在这时候出来搅乱,那晚和他的种种历历在目,清晰得让她不知所措。

    “原来,你并不爱我?”他以为他们是相爱的,虽然她没开口对他说过。

    “子毅,我们先征求干爹的意见好不好?他照顾我那么多年,就跟亲生父亲没两样,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吗?”

    “我懂了,我会照你的意思做。”他还以为她不爱他。

    孟雨彤没食欲了,“我先回办公室。”她端着只有沙拉的盘子走回办公室。

    此时的冯子毅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