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雨彤的枪一直指着鸠,直到阿宝他们走远,她才开口说话。

    “我今天不会再跟你废话,问不到我想要的,你就等着让人替你收尸吧!”

    “你到底要知道什么?”

    “你利用我身上的追踪器杀过什么人?又受雇于何人?”

    “我不利用追踪器杀人。”

    “你说谎!”

    “我说真的你不信,那你说,我杀了谁?”

    “我已经没耐心跟你耗了!”说完,她将枪口往下瞄准他的大腿。

    说时迟、那时快,鸠不等他开枪,他已射出一把匕首,打落了她手上的枪。

    孟雨彤惊叫一声,枪落了地,她只觉手腕疼痛难当,整只手臂发麻,似有一道热流流过掌心,顺着手指滴落地面。

    她觉得自己快无法承受手腕上的痛楚了。一时之间,只觉天摇地动、身体摇摇欲坠。

    鸠见她似要昏倒,一个箭步向前扶住了她。

    他抓住孟雨彤的右手往上举高,这可减缓血流的速度。

    若非见他年纪轻轻,自己又要拿回追踪器,他可没心情理他。

    接着,他另一手便直接探向她的胸前,准备拿回追踪器。

    孟雨彤机警的用另一只手紧抓住胸前的衣服,她当然知道鸠意欲何为。

    鸠看着她那只纤细玉手说:“你最好把手拿走开,我不想伤害你,我只想拿回我的东西。”然而鸠却闻到一股由她身上所散发出的淡淡幽香,这应该是属于女人的体香啊!

    “不可以,那是我的东西,你不能拿走。”孟雨彤被鸠扶住,两人近在咫尺,她反而不怕他,死命的护住胸前。

    鸠不想跟她作口舌之争,他将她的两只手一并抓住,不理会她的苦苦哀求,硬是拉下她外套的拉链,一把扯掉衬衫的扣子……

    一片旖旎风光尽在鸠的眼前。

    原来她是女人,他的追踪器就躺在那片绮丽春色上。她那粉红色的蕾丝内衣把她的肌肤映衬得更加雪白,这是他见过最美的肌肤。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由那片雪白往上看去,同样震慑于她颈项的优美弧度;惟一的遗憾,是看不清她那被金黄色头发遮去大半的脸,以及那教人不敢领教的发型与发色。

    “你放开我,你不能拿走它。”她紧张得热泪盈眶,如果东西被他拿走,她这辈子都别想报得了仇。

    “不拿走可以,那你得告诉我你怎会有这个。”鸠从她胸前拿起追踪器反复仔细的端详;这追踪器表面上有些轻微的凹痕,应该是遭受过重击,它也曾被打开过,可能是为了修理它。

    “你明知故问!”她怒喊着,她非但不觉得怕他,还有一种可以在他面前撒野的感觉。

    “你要是再不说,我可要拿走了!”鸠作势要扯下它。

    孟雨彤自然是不会说,情急之下,她大声喊手痛。

    她知道有些男人绝不欺负女人,不管女人多无理取闹,她不敢确定这招对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人管不管用,但她只能尽量跟他周旋到底。

    鸠知道她的手一定会痛,他们的匕首是特制的;他放下她的手,拉起她的袖子检查她的伤口。她的手腕被他的匕首划了一道约五公分长的血痕,还好有袖子挡着,伤口并不深。

    他从皮衣内袋拿出一瓶药粉洒在她的伤口上,很快的,孟雨彤就不觉得痛,血也马上止住,鸠再拿出一条手帕,将伤口紧紧包住。

    孟雨彤自知计划得逞,她得意的看着他为她做的每一个动作,他的动作熟稔且利落,虽大而化之却不失温柔;而此时,她也不禁心生疑问,这种人会是杀她父亲的人吗?还是另有立一人?

    “应该不痛了,你可以说了。”鸠放下她的手,等她开口。

    孟雨彤是不可能说的,她只开口说了一声:“谢谢!”便以最快的速度捡起地上的手枪,再度指着鸠。

    鸠一脸无奈的看着她,自嘲的微微一笑,没想到,他不想欺负女人,却让女人利用这点把他给要了!

    孟雨彤看着鸠嘴角微扬起足以迷死人的笑,她竟又紧张起来。她知道再不赶快走,她肯定又会落入他手中。她边退到摩托车旁边说:“看在你没拿走追踪器的份上,我暂且饶你一命,不过,我不会饶过你的。”语罢,她迅速跨上摩托车离去。

    鸠眼睁睁看着她骑摩托车离去,他早料到她有这一招,只是,她的口气也未免太狂妄,明明是他饶过了她,她却说她暂且饶他一命,还猖狂到说不会饶过他。

    她到底想知道什么?

    ***cn转载制作******

    冯轩陪孟雨彤吃完饭,走出了孟雨彤住处的大门。临走前,他看了庭院的花圃一眼,花圃里的花被照顾得很好,虽然不知历经了几度花开花谢,但它们总是一般的灿烂。

    他对秦绮君的爱意已全转到孟雨彤身上,他刻意安排孟雨彤住在这间他和秦绮君用来幽会的房子里,就是要孟雨彤弥补她母亲所欠他的情。

    秦绮君用自杀来逃离他,在他心里,他却认为她是宁可和孟扬一起奔赴黄泉,也不愿留下与他自首偕老。

    他本来是要解决掉孟雨彤,报复孟扬的横刀夺爱、秦绮君的无情,但当他看到孟雨彤时,他改变了心意,他要她填补她母亲在他心中的位置。

    但孟雨彤对他愈来愈疏远,刚刚那场饭局,就吃得既沉默又冷淡,除了孟雨彤口头上对他还有着亲昵的称呼外。

    或许他该采取行动了,她都二十三了,足以当他的女人,不过这次,他会给她名分。

    回到他的工厂兼住家,他立刻找来阿宝,他要问有关孟雨彤找他的事,他要了解她的一举一动,就算真是要排桌椅,他也必须确定才能放心。

    “阿宝,雨彤找你们干什么?”

    “老板,没干什么。”

    “真的没干什么?”冯轩加强了口气。

    “老板,雨彤小姐……没干什么。”阿宝为难的低下了头。冯轩是他的老板,而他又不能对孟雨彤食言。

    冯轩看阿宝回答得吞吞吐吐的,知道一定是孟雨彤交代了他什么,或是他答应了孟雨彤什么。

    “阿宝,我才是你的老板,你是听我的还是听雨彤的?”冯轩的个性岂容属下违逆他的意思。

    阿宝见冯轩似要发飙,一时也顾不得他对孟雨彤的承诺,“老板,雨彤小姐是要我们去帮她捉一个人。”

    “捉什么人?”

    “雨彤小姐的男朋友。”

    “雨彤的男朋友!”冯轩口气惊愕,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她怎么可以有男朋友?她认识的男人不就是子毅吗?他已经警告过子毅,要他不能对雨彤有非分之想,他如此处心积虑的想将她占为己有,为她安排一切,她居然还是有了男朋友!

    阿宝见冯轩满脸不悦,他知道冯轩不让任何男人接近孟雨彤,但以孟雨彤的年纪有男朋友也很正常,阿宝为了弥补他对孟雨彤的承诺,遂大胆地说:“雨彤小姐的年纪不小,应该可以交男朋友了。”

    “我不准她有男朋友!她为什么要捉他?”他一向霸道,更不需要为自己的霸道行为作注解,他怎么说,身边的人只需负责做到。

    “雨彤小姐说她男朋友太花心,要教训教训他。”

    “人捉到了吗?”

    “没有捉到。”

    “没有捉到?”四个人捉不住一个人?阿宝的功夫还算得上顶尖。

    “那男的长得一表人才,功夫好得不得了,我们全部挂了彩。后来,雨彤小姐拿枪指着他要我们先走,再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阿宝知道冯轩无法相信他说的话,他解释着。

    “查他的底细,还有,把他们两个交往到什么程度了,给我查的一清二楚。”他可不想让别人捷足先登,他不会重蹈他跟她母亲的覆辙。

    “是!”阿宝虽狐疑,也只能听命行事。

    “那批货改装得怎么样?”处理完私事,冯轩把心思拉回公事上。

    “这两天会全部改装完成。”

    “要如期交货,洪老大是老主顾,得罪不得。”

    “但他也太嚣张了,我们又不是只做他的生意。”这个洪老大说要货就得给,他的老板更是让他予取于求。

    “阿宝!”冯轩一个锐利目光扫向阿宝。他在警告他,他不喜欢有人拂逆他的意思。

    阿宝低下了头,随即抬头又说:“老板,洪老大要我们不能把货卖给西门帮的人,这件事怎么处理?”

    “我们也算是开门做生意的,来者便是客,哪有把财神爷挡在门外的道理。货照卖,要西门帮的人别张扬,不然就不要合作。”

    “我知道了。”

    “阿宝,不管雨彤叫你干什么,都听她的,但也都必须让我知道。”

    “我会的,老板。”

    “找几个雨彤不认识的弟兄,全天候给我盯着,我要知道她都交了些什么朋友;除了上班,都做些什么。”

    “是的,老板。”

    “还有,如果子毅再去找雨彤,也要让我知道。”他要把她保护得滴水不漏。

    “知道了!”阿宝更迷惑了。人家说肥水不落外人田,自己的干女儿配自己的儿子不正好吗?他的老板到底在想什么?

    ***cn转载制作******

    孟雨彤将手腕上的白色绷带打开,一条约五公分长的红色疤痕,丑陋的横在她白膂纤细的手腕上。

    医生告诉她,伤口处理得很好,疤痕会慢慢消失;更可笑的是,那医生居然问她,她是用什么药处理伤口的,要她拿给他看。

    她要拿得到,就表示她捉到那个男人了。

    她在伤口上涂上医生开的药,再一层一层将绷带缠上。

    “雨彤,伤口还痛吗?”余嬷嬷走进她房间,心疼的问。

    “不痛了。”自从他帮她上药那一刻起,只要别太用力,就不觉得痛。

    “昨天冯先生来吃饭,你怎么不跟他提这件事?他那么关心你,一定会愿意帮你捉人的。”人是一定要捉的,但雨彤根本不用自己冒险,万一有个什么闪失……

    “干爹愈关心我,我就觉得愈不该让他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冯轩对查这件事一直不热中吗?她真的不知道。

    “雨彤,我觉得冯先生对你真是太好了,且好过了头!”昨天吃饭时,冯轩看孟雨彤的眼神,不像是慈父的眼神,倒像是爱人的眼神。

    “所以,我不能再继续接受干爹的恩惠,毕竟他只是我的干爹,不是我父亲,平白无故养了我八年,我已经很感激。”

    “天底下真有这么好的人,我可是第一次见到。”只是,最近冯轩对雨彤已超乎父女之间的关心,又加上他阻止自己的儿子与雨彤交往,余嬷嬷有时难免会想岔了,以为冯轩是自己看上了雨彤的美色。

    “雨彤,你要现在出去啊?”余嬷嬷看孟雨彤走到衣橱拿出了假发。

    “余嬷嬷,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受伤,我捉到那个男人的弱点了。他是那种不欺负女人、不跟女人计较的大男人,所以,我有法子对付他的。”她知道余嬷嬷是怕她再受伤。

    她今晚要再把他引出来。前两次,她只要启动追踪器,那男人便很快的出现,如今,他知道她不怀好意,就不晓得他还会不会再出现?

    “雨彤,我看算了,冯先生说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职业杀手。”她虽然也希望孟扬夫妇的仇能报,只是,雨彤毕竟是个女孩子家,就算让她查出来了,她真的敢杀人吗?

    “不捉到他我不甘心。”她觉得鸠给她的感觉并没有那么恐怖,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她还是得小心应付。

    “雨彤,若查到了,你当真敢杀了杀你父母的人?”余嬷嬷把心里想的问了出来。

    孟雨彤愣了一下。她是从没杀过人,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大胆的扣下扳机。

    “雨彤,我看还是算了吧!”

    “不,我若查不到,我终生难安。”

    她戴好假发,拿起梳妆台上摩托车的钥匙,“余嬷嬷,你等我的好消息。”便飞奔下楼去了。

    余嬷嬷看着她的背影离去,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请诸方神明保佑这个孤女;请孟扬夫妇保佑他们的爱女。”

    ***cn转载制作******

    午夜的街头,在这声称愈夜愈美丽的城市里,鸠搂着一个长发披肩、婀娜多姿的女人走向他的车子。

    他们的下一站是五星级大饭店。

    这个女人是他在俱乐部认识的,她是他喜欢的那类型,也能引起他的兴趣,但还不能完全达到他的标准。

    年纪愈大,对女人愈挑。

    女人紧贴着鸠,直到要上车了,她才依依不舍的放开鸠,虽然,不用五秒钟后,他们会在车内再见。

    有外人在,车内的装备是隐藏起来的,但他手表上的系统,是全天候待命。

    鸠的余光撇过那点讨厌的绿点,在心里咒骂了声:这金发的小辣妹究竟想干什么?为什么总挑这种时候?

    他以为她受了伤可以乖个几天,让他好好把握剩下的假期,没想到她依旧不死心。他非把追踪器拿回来不可。

    “你先下车吧!”鸠无奈的对着身边的美女说。

    “你怎么了?”他们刚刚还如火如荼的亲热着。

    “很抱歉,我临时有事。”他已恢复成终极特务一贯的冷漠。

    “我不管,你刚刚笞应人家,说要我陪你几天的。”她黏上鸠的身体娇嗔,她难得见到一个在第一眼便令她着迷的男子。

    “这样好了,你先到饭店等我,我把事情处理完,就马上过去找你。”他今晚拿回追踪器后,就可逍遥了。

    “你说的喔!”

    女人想将嘴覆上,却让鸠挡了下来。

    “先到饭店等我再说。”她虽能引起他的兴趣,但还没到能让他想吻她的地步,他的吻要看人给。

    “你不会不来吧,”这个男人对她的热情不像其他男人,她却为他着迷。

    “你说我会舍得放一个美女孤枕到天明吗?”鸠捏了捏她浑圆的胸部。

    女人娇笑不止的在他身上磨蹭着。

    “先到饭店等我吧!”鸠催促她下车。

    “我等你。”女人终于下了车。

    鸠开启车里的电脑,计算出方位后,带着愠怒去找这个金发小辣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