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睡了一世纪那么久,夏凝芯睁开有如千斤重的眼皮,微微动了一下身子,突然,她像是想到什么,目光飞快的在屋里梭巡,终于,她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樊子熙,他显然看书看到睡着了,因为大腿上还放着一本摊开的书。

    翻开被子走下床,她在樊子熙的脚边窝了下来,双脚弓起,双手围抱着两脚,下巴搁在两膝之间,好专注的看着他。

    也许是感觉到她的注视,他动了一下身子,张开双眼,视线正好对上她的凝视。

    唇边勾起一笑,他伸手摸着她的脸,突然,他皱起了眉头,“你怎么可以坐在地上,你忘了自己是病人吗?”

    “吃了药,又睡了一觉,我现在好得不得了。”

    樊子熙显然不这么认为,他起身将她抱回床上。

    “身体稍微好转就在逞强了,你这样子怎么可能把身体照顾好?”

    “我……有这么严重吗?”夏凝芯撒娇的嘟起了嘴。

    看到她那副无辜的模样,他也舍不得再责备她,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体贴的道:“我猜你肚子一定饿坏了,你想吃什么?”

    “我不饿。”

    “生病的人要多吃一点,你看看你,瘦得不像话,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胖一点会比较可爱。”

    这话提醒夏凝芯他们之间存在的问题过去,她抿了抿嘴,暗示的说:“我也不想瘦成这个样子,其实以前……我很胖。”

    “是吗?”

    “嗯,足足比现在多二十公斤。”她仔细的注意他脸上的变化,可是他什么反应也没有,只是咧嘴一笑。

    “那你现在可要好好加油,否则一辈子都追不上。”

    “子熙,你……”夏凝芯沮丧的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她说不出口,她相信,子熙如果不是恨透了“娃娃”,又怎么会将过去的她忘得一干二净?

    “怎么不说了?”

    “没什么。”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捏着她的鼻子,樊子熙威胁的靠向她,“你最好从实招来,否则……”他笑得好像看到小红帽的野狼。

    她却突然抱住他,好无助的喊道:“我爱你,好爱好爱!”

    顿了顿,他沉着的问:“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好希望能够少爱你一点,可是我做不到。”

    “告诉我,你有多爱我?”温柔占据了心窝,樊子熙再一次感觉到幸福围绕着他。

    “我不能失去你,没有你,我也活不下去了。”

    “这是你的真心话?”

    “我曾经狠下心来说过昧着良心的话,也把自己打入了地狱,那段痛苦的日子我至今没有忘过,我因此告诉自己,这辈子再也不要违背自己的心。”

    她指的是当初提出分手那件事吗?

    “子熙,不管未来如何,相信我,我爱你更甚于我自己。”

    “这句话我记住了,所以我也要你记住,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

    有他这句话,夏凝芯仿佛听见幸福的声音,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的守住他。

    ***cn转载制作******

    一通电话,母亲大人生病了,樊子熙立刻驱车回家,没想到却是一个骗局。

    “妈,你怎么可以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他是飙车回来,一路上惊险万分,还差一点就撞到一只小狗。

    “我不这么说,你会回来吗?”洪香云说得理直气壮,她打了数十通电话,可是他每一次都说很忙,不使出一点小把戏,等到他有空,她恐怕头发白了,牙齿也开始松落了。

    “妈,我没空回来看你,你可以去公司找我。”

    “我为什么要这么没志气?”

    “妈,你怎么跟自己的儿子计较面子的问题?”樊子熙啼笑皆非的道。

    “好笑,你跟我计较,我为什么不能跟你计较?”

    “对不起,我错了。”他恭恭敬敬的道。

    “哪有人家当儿子的还这么嚣张狂妄?”她义愤填膺的道。

    樊子熙识相的闭上嘴巴,这时候最聪明的应对方式就是不要发表任何意见,否则会落个不孝的罪名,那可严重了。

    神情一正,洪香雪终于导入今天召他回来的主题,“我问你,你是怎么欺负黛丽?她哭着请我原谅她,说她不能嫁给你,你到底让她受了什么委屈?”

    唇边扬起一抹淡淡的冷笑,他意兴阑珊的说:“像姚小姐这种聪明绝顶的女人,我怎么有本事欺负她?我不过是告诉她,我不可能娶她,不希望她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你说什么?”

    “妈,我知道姚小姐是你精挑细选,可是我对她一点兴趣也没有。”樊子熙说得很婉转,他不想戳破姚黛丽的真面目,除非逼不得已。

    两眼一瞪,洪香云气呼呼的道:“那你对什么人有兴趣?夏凝芯吗?”

    听到她的话,樊子熙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他的事情绝对逃不过母亲的眼睛,因为她比他自己更关心他,尤其是他的感情生活,再说,他从不隐瞒自己的行踪,她肯定连他昨晚睡在什么地方都一清二楚。

    “妈,你都知道了不是吗?”

    “你在外头喜欢怎么胡搞我也管不了,不过,我可是郑重告诉你,我可以接受任何女人当我们樊家的媳妇,就是不准夏凝芯踏进我们樊家的大门。”深深的吸了口气,洪香云不解的看着他,“她给你的伤害还不够吗?因为她,我差一点失去一个儿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妈,是我自己不争气,这跟娃娃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她知道他很固执,尤其对感情,可是经过那么惨痛的教训,他也应该觉悟了。

    “妈,娃娃当初离开我,说不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如果不是那天听了娃娃那席话,他不会质疑当初娃娃提出分手的理由。

    “这是她告诉你的吗?”洪香云嗤之以鼻的一哼,“她现在想回到你身边,当然会替自己找借口,你被糟蹋了一次,为什么就不能学得聪明些?”

    “妈,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回事。”

    “我不管怎么回事,我就是不能接受她当我的媳妇。”身为一个母亲,就是拼了命也要保护自己的儿子,她绝不可以再让他受到伤害。

    “可是除了她,我不会娶任何女人。”樊子熙的语气很温和,神情却非常严肃。

    “你……我真搞不懂,她哪一点值得你这么死心塌地?她比得上黛丽吗?黛丽不只是人长得漂亮,个性又体贴温柔,最重要她对你情有独钟,这么好的女孩子你不要,偏要一个抛弃过你的女人,你怎么会这么愚蠢?”

    “妈,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我不会再让自己受到伤害。”因为这一次,他绝不容许她离开他。

    “我不管你怎么说,我已经答应黛丽,她和你的婚事绝对不会取消,我也跟你姚伯母敲好了日期,下个月先让你们订婚,等你们熟悉彼此了以后,再来讨论结婚的事情。”

    “妈……”

    “我已经决定了。”

    这时候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他妈已经根深蒂固的相信姚黛丽,站在她那一边,反正这事还早得很,他再想法子处理。

    “妈,我公司还有事等着我回去处理,我先走了。”樊子熙转身往大门走去。

    “你回来!”孩子气的嘟起了嘴巴,洪香云好心酸的说:“你就这么不想看到你妈吗?回来不到半个小时就要走了,我就这么令你厌烦,连顿午餐都不愿意一起吃。”

    “妈,没有这回事。”他无奈的折回来。

    “你敢说,你不是急着回去陪夏凝芯?”冷声一哼,洪香云讽刺道:“你真不简单,把她安排在身边,幽会很方便是不是?”

    “妈,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等你和黛丽结了婚以后,夏凝芯一定要离开‘樊亚’。”

    “娃娃是个尽责的好秘书,我不会为任何理由辞退她。”

    “‘樊亚’内部一定也找得到尽责的好秘书。”挥了挥手,她怏怏不乐的道:“你要回去就回去,我不希罕你陪我吃饭。”

    “妈,过几天我一定会陪你吃顿饭。”

    “不用了,我只要你记得留点时间给黛丽,好好跟她培养感情,到时候你就会发现她有多好,比起夏凝芯,她更值得你爱。”

    “妈,我去公司了,拜拜!”脚底抹上油,他快快的落跑。

    “等一下,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樊子熙……真是气死我了,”大概是年纪大了,洪香云追出去时,樊子熙已经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cn转载制作******

    自从五年前一别,夏凝芯就再也没见过李洁茹,因为那一场大病,切断了她跟所有同学的联系,一来她不想解释自己的转变,二来她想重新生活,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李洁茹竟然打电话到公司约她见面。

    李洁茹变了,神色之间少了过去的骄气,多了一份憔悴。

    “对不起,这个时候找你出来。”

    “没关系,只不过时间很短,一个小时而已,我们没办法多聊一会。”

    “本来是想跟你约晚上的时间,不过我想你一定有约会,我还是挑中午的时间跟你见面比较妥当。”

    “你怎么知道我在‘樊亚集团’?”

    “你忘了吗?李慕鸿是我哥哥。”

    顿了一下,夏凝芯终于知道为什么看到李慕鸿的时候,觉得他很眼熟,因为在李家的毕业舞会上,她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由于李洁茹在她面前不曾提过她哥哥的名字,她自然没有将他们联想在一起……等一下!

    “你是说,你哥记得我?”夏凝芯心乱如麻的问。

    “我哥是樊子熙大学最要好的同学,你们两个的事他都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是我同学?”

    换句话说,子熙一直知道她是谁,是吗?

    “如果不是因为昨天晚上我在看我们大学的照片,我哥见到了,和我聊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现在在‘樊亚集团’,不知道你又跟樊子熙复合了。”看到夏凝芯脸色不太好看,李洁茹转而一问:“凝芯,有什么不对吗?”

    强作镇定的一笑,夏凝芯摇了摇头,“没事。”

    喝了一口咖啡,李洁茹羞惭的道来,“其实我今天会找你出来,是有一件事情一直搁在我心上,我没说出来,总觉得不踏实。”

    “什么事?”

    “当初我因为嫉妒你,起了坏心眼,说了很多伤害你的话,我甚至在心里诅咒你和樊子熙分手,后来真的听到你们分手,我还得意的以为自己的诅咒应验了,我真的很坏很坏,你……怪我吗?”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我早就忘了,你又何必放在心上?”

    “你还是一样,总是这么善良,三言两语就把我几年来的愧疚变得一点意义也没有。”

    “人生在世,不过短短数十年,计较那么多干么?”

    “如果我能有你一半的潇洒,也不会经历那么多折磨。”李洁茹苦涩的道。

    “洁茹,你过得不好吗?”

    “我们毕业三个月后,我跑去当模特儿,因为工作上的关系,认识一个大企业的老板,他很喜欢我,常常送我珠宝钻石,还说只要我跟着他,就有享用不尽的财富,我抗拒不了这么大的诱惑,出卖了自己的身体,让一个老得可以当我爸爸的男人金屋藏娇。”

    自我嘲弄的一笑,李洁茹接着又道:“他是有老婆的人,跟着他,总是偷偷摸摸,刚开始无所谓,不过时间久了,我越来越不能忍受那种见不得人的日子,常常跟他大吵大闹,他就打我,后来被他老婆发现,他老婆当着我们的面割腕自杀,他只好放弃我,可是我不甘心,一阵子之后还是回去找他,却发现他不要我并不是为了他老婆,而是他又找到了新猎物。”

    看着夏凝芯,李洁茹悲哀的说:“凝芯,你笑我吧!我是世界上最愚蠢无知的女人!”

    “那又如何,你因此找回迷失的自己,不是吗?”人总要在跌倒了以后,才知道长大是一种智慧,失去了以后,才知道拥有是一种幸福。

    短短的一句话,却让李洁茹豁然开朗。

    “我现在终于知道樊子熙为什么那么爱你。”

    “嗄?”

    “你的心很真诚,在你的眼中看不到现实的丑陋。”以前她总是看不到凝芯的好,自以为聪明的把她的纯真当成愚笨,不明白樊子熙为何如此眼拙,现在方才了解,樊子熙是真正的聪明人,他早就看到她的心。

    皱了皱鼻子,夏凝芯笑着道:“你把我说得好像分不清是非善恶,我真有笨得这么无药可救吗?”

    “你很聪明,只是很简单。”

    “听起来好像有点矛盾,不过,又好像有点道理。”

    “凝芯,我真的很高兴你和樊子熙又在一起了,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说的那些话害你们分开?现在,我可以不用自责了。”

    “你想太多了,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自己的选择,没有人必须为其他的人承担过错。”

    “凝芯,如果你不嫌弃我这个朋友,结婚的时候可要邀请我哦!”

    夏凝芯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这个梦想能不能实现,虽然他说,他不会让她离开他。

    ***cn转载制作******

    为什么他要假装忘记她?为什么……

    回公司的路上,夏凝芯一直想着这个问题,越想心情就越沉重,所幸樊子熙这时候应该去机场接客户了,她暂时可以不必面对他。

    把皮包收好,夏凝芯打开电脑准备工作,却听到樊子熙的办公室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翻箱倒柜……难道是小偷吗?

    提高警觉,她蹑手蹑脚的往樊子熙的办公室走去……

    “小偷?”夏凝芯瞪着大刺剌的坐在总经理座位上的女子,她很漂亮,当小偷还真是与形象不符,可是她的行为举止实在跟小偷没什么两样。

    女子一点也不受她影响,继续翻找她要的东西。

    “你想做什么?”见不到对方的回应,夏凝芯好心的道:“你快走,否则我要叫警卫了。”

    抬起头来,女子冷冷一笑,“你以为警卫敢对我怎么样吗?”

    “你是谁?”从她的气势,夏凝芯已经可看出她来头不小。

    “‘樊亚集团’董事长的掌上明珠,樊子玲。”睨视着夏凝芯,樊子玲看着她从抽屉拿出来的资料,语气充满鄙视,“你就是夏凝芯,我大哥的秘书吧!”

    如果是五年前的她,这会儿肯定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不过现在的她,是一个在失去过程当中学会勇敢的女人,她会不卑不亢的面对樊家的人。

    “我是,樊小姐在找什么东西,需要我帮忙吗?”

    “东西我找到了,用不着麻烦你,不过有一件事还非得靠你帮忙不可。”

    “樊小姐请说。”

    “离开我大哥。”

    “不!”

    起身走到夏凝芯的面前,樊子玲傲慢的把手中的文件往她身上一丢,“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弯下身,夏凝芯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文件,那是她在“宏祥”的人事资料。

    “你懂了吗?我大哥现在跟你在一起只是为了报复你。”

    “我不相信。”夏凝芯的声音微微颤抖,她的心在动摇,因为她手上的文件证明樊子熙一直没忘记她,她会当他的秘书,更是他处心积虑的安排,如果不是为了报复,他何苦兜那么大的圈子?

    “这不重要,既然你已经离开我大哥了,你凭什么再回来!”樊子玲越说越生气,越说越咄咄逼人,“为了你,他差一点酒精中毒,为了你,他差一点发疯,他现在对你只有恨,没有爱!”

    “酒精中毒?发疯?”夏凝芯心痛的喃喃自语,天啊!她对他做了什么?怪不得见到她,他要选择“忘记”,她带给他的伤害实在是太深了。

    “你听清楚了吗?他恨你,他想报复你!”

    半晌,夏凝芯柔柔的看着樊子玲,“如果他想报复,我更不会离开他。”

    “你说什么?”樊子玲震惊的瞪大眼睛。

    “我亏欠他太多太多了,他想怎么做,我无话可说。”

    这一刻,樊子玲被眼前的夏凝芯迷惑住了,她的心犹豫了起来,难道夏凝芯不是她想的那种女人?

    不,她怎么可以相信这个女人?她曾经那么无情的伤害大哥,她已经没有资格待在大哥的身边。

    “算了吧!我看,你是想借机赖上我大哥不放,你现在已经知道他是‘樊亚集团’未来的接班人,当然舍不得放弃他这座金矿,不过,你这是白费心机,我大哥下个月就要跟‘姚氏企业’董事长的千金订婚了。”

    “他……他要订婚了?”夏凝芯颤抖的一退。

    转过身,樊子玲取过放在办公桌上的皮包,拿出一张红色炸弹。

    “这一张送给你作纪念。”还是她老妈高明,知道准备这一招对付这个女人,可是为什么她觉得有欺骗的嫌疑?老妈太不老实了,哪有人家用这种下三流……不对,是这种可耻……也不对,是……哎呀!反正就是不正常的手段。

    深深的吸了口气,夏凝芯打开喜帖,金色的字体证明樊子玲刚刚所言属实,也让她心里剩下的那一丁点希望落空。

    “现在,你是不是可以东西收一收走人了?”

    手上的喜帖像落叶一样,缓缓飘落在地,夏凝芯看着樊子玲,蠕动着嘴巴,却出不了声,那模样楚楚可怜,教人看了不忍。

    转开身,樊子玲狠下心来说:“如果你不走,董事长会以公司的名义开除你,你希望闹得这么难看吗?”

    凄楚的一笑,夏凝芯轻声的说:“我走。”

    “很好,记得办好离职手续。”

    “我会。”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喜帖,夏凝芯像个游魂似的慢慢的飘出办公室。

    此情此景,樊子玲看了不禁鼻酸,真想出声喊住夏凝芯,可是一想到老妈的交代,她也只能忍下来,这可不关她的事,她只是奉命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