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紧急煞车,夏伟险象环生的将机车停在夏凝芯居住的公寓外,这一次,夏凝芯没有惊吓过度的跳下车子,她只是目瞪口呆的坐在原位,如果不是她的手臂依旧紧紧搂着夏伟,没有人看得出来她早就吓得魂不附体。

    “娃娃,你还活着吗?”夏伟心虚的转头看着她,天啊!他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待自己的妹妹……不好意思,每次都弄错,是姐姐,尤其是在狠狠敲诈了她一顿上千块钱的龙虾大餐之后,他还这么“凌虐”她,会不会太忘恩负义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他已经习惯骑快车的刺激感,油门一催,自由自在的世界就在眼前,哪还记得后座有乘客。

    深深吸了口气,夏凝芯放开夏伟跨下机车,有些哭笑不得的说:“如果我被吓死了,明天会不会上社会版?”

    “不会,你会上娱乐版。”因为太好笑了,至今没听过有人这种死法。

    好笑的摇摇头,她打趣道:“很高兴我的心脏还能跳动,否则翘辫子了还得让人家当笑话看,未免太没尊严了。”

    “我有同感,我也不想进牢房蹲,那里绝对没有龙虾可以吃。”

    伤脑筋的瞪了他一眼,她忍不住训道:“像你这种骑机车的模样,早晚会出事。”

    “我有遵守交通规则。”他是喜欢享受捆车的快感,可是绝对不和自己的荷包过不去,他可是个穷学生,伸手要钱已经足够让他明白“金钱无常”的道理,不必用到违规罚钱。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遵守交通规则,万一突然有人横越马路,以你的速度根本来不及煞车。”

    “我骑机车的技术可是一流的,不能煞车,我可以蛇行。”聪明的人一向懂得转弯,很荣幸,他正是这种人。

    “现在还说这种孩子气的话,难怪妈咪不让你搬出来。”叹了口气,夏凝芯很严肃的纠正道:“骑机车不是在表演特技。”

    “蛇行称不上是特技表演。”

    “绝对是危险动作。”

    夏伟受不了的翻了翻白眼,“娃娃,我现在才发现你也很喜欢唠叨。”

    “你不是常说这是夏家的遗传吗?你也有啊!”她笑着道。

    “我……”好吧!他的确染上一点点这种小毛病……其实,不只是一点点,是很多点,至少比娃娃严重好几十倍,可是,他通常很节制。

    “不说了,你回去吧!自己路上小心。”

    “娃娃,谢谢你的晚餐,改明儿个我打工赚了钱,一定请你。”

    “等你找到工读的机会再说吧,”

    “你不要泄我的气嘛!”夏伟好委屈的努了努嘴。

    “我是不想给你压力。”

    “我……我是男人,怎么可能连这么一点点压力都承受不了?我说会请你就是会请你,你等着。”男人的抗压性不见得比女人来得强,可是男人的脸皮绝对比女人来得薄,就算挖光他的“猪公”,他也要请娃娃吃一顿。

    “好,我等你。”

    满意的点点头,夏伟给了夏凝芯一个飞吻,便发动机车扬长而去。

    直到见不着夏伟的身影,夏凝芯才转身走进公寓,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发现樊子熙坐在路旁的车子里,他离开西餐厅之后,就守在这里等候,这一等,已经有两个小时了,他的愤怒也累积到了最高点。

    “阿义,不用等我,明天一早我会打电话给你。”

    “是,大少爷。”

    ***cn转载制作******

    实在是太累了,夏凝芯用短短的五分钟洗了一个战斗澡,换上睡衣准备爬进被窝里,可是门钤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这么晚了会是谁?”她喃喃自语的走向大门,“该不会是夏伟又折回来吧!”

    门一开,看到的却是樊子熙,她怔住了,“总经理!”

    闷不吭声的走进套房,樊子熙背靠着墙壁,看着她把大门关上。

    “总经理,你怎么会……”

    一把拉过她,他转身将她压在墙上,用他灼热的目光吞噬她的身心。

    好遥远却又好熟悉的眼神,夏凝芯全身燥热的轻颤,她太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而她一点也不想阻止。

    “我不准你跟其他的男人在一起。”

    “我……没有。”

    “我刚刚亲眼看到了。”

    “你……他是……”

    低头堵住她的嘴,他的唇舌仿佛久旱逢甘霖,贪婪急切的攫取她口中的蜜津,她身上的睡衣没两三下就脱落在地上,他的手摇身一变成了探险家,寻访她每一个敏感的领地。

    “子熙……”当他的嘴缠上她粉红的蓓蕾,她的脑海里只有他——她的最爱,现实被冰冻在阴冷的角落。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一次又一次,他狂妄的宣告对她的独占,是恨是爱都不重要,他这辈子都要跟她纠纠缠缠。

    “啊……”当两具身体紧紧的融合成一体,她在不适和欢愉之中,随着他攀越欲望的高潮……

    ***cn转载制作******

    一觉醒来,樊子熙已经不见了,如果不是床上留着他睡过的痕迹,夏凝芯真会怀疑昨晚只是一场春梦。

    不过,确定有这么一回事以后,接下来烦恼的是,她该如何面对樊子熙?有了亲密的关系,樊子熙和她还能只是上司和下属吗?还有,他们之间还卡着一个“过去”……天啊!事情好像越来越乱!

    真想跑去躲起来,可是她不能这么做,她有工作,有责任,还有她对他的亏欠,她不能选择逃避。

    就这样,夏凝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公司。

    “总经理早!”眼睛只敢瞪着地上看,她隐隐约约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像战鼓一样,又快又急。

    樊子熙悄悄的走到她的身后,勾住她的柳腰,将她搂进怀里!头埋进她的颈窝,“你好香!”

    难以抗拒此刻的温柔,夏凝芯陶醉的闭上眼睛,让他的气息包围她。

    “如果不是等一下有个会议,我一定拿你当早餐。”

    经他这么一提醒,她顿时回过神来,慌张的想挣脱他。

    “不要动,让我多抱你一会儿好吗?”

    “总经理……”

    “私底下不准叫我总经理。”

    “子熙,你放开我,待会儿被人家看到了不好。”

    “没有我的允许,谁敢乱闯我的办公室?”

    “可是……”

    “我现在才知道你很吵。”

    这一次夏凝芯不敢再说话了,他的态度越来越令人不解,好像回到了过去,他又是那个对她处处温柔体贴的樊子熙,只是现在的他多了那么一股狂妄的霸气。

    “昨晚一定把你累坏了吧!”樊子熙的双手不安份的在她的腰际上游移,“我已经帮你请了假,打算让你在家里好好休息一天,没想到你却跑来上班。”

    一阵阵的酥麻窜过四肢百骸,夏凝芯颤抖得舌头都快打结了,“我……那我现在回去好了。”

    “既然来了干么还回去?你就在我的办公室休息,这里的沙发又大又舒服。”

    “不用了,我……我不困。”在这里睡觉,她怎么睡得着?

    “子熙!”李慕鸿匆匆忙忙的走进办公室,“你不要忘了中午……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在忙。”

    仓皇的挣开樊子熙,夏凝芯尴尬的朝李慕鸿点头招呼道:“李特助早。”

    “早。”

    “总经理,我先去帮你准备咖啡。”不敢多看樊子熙一眼,夏凝芯低着头快步走出办公室。

    “你们两个又在一起了?”他虽然没看到限制级的画面,可是已经足够证明他们关系亲密,一般上司是不会和下属抱在一起。

    “现在不适合讨论这个话题。”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是……我真的很担心你。”大男人说这种话怪恶心巴啦,不过,这是他的心声,没说出来搁在心里头很容易生病。

    “担心什么?”

    “这……哎呀!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不希望你受伤,也不希望她受伤。”他知道当初被遗弃的人是子熙,具有杀伤力的人应该是夏凝芯,可是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发现夏凝芯简单得一点危险性也没有,反倒是令人摸不透的子熙较让他在意。

    “你以为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报复?”

    “我不知道。”他的动机的确令人心生疑惑,因为正常人不会把一个抛弃自己的女人放在身边,何况他们是不欢而散,他会由爱转恨,并非无法理解。

    “那就什么都不要说,看下去就知道了。”

    白眼一翻,李慕鸿严重的发出抗议,“你就不能干脆一点吗?我是关心你,我可不想看到你们两败俱伤。”

    “你可以改行去拍戏,很有幻想力。”

    “你敢说你没有存过报复的念头吗?”

    顿了一下,樊子熙略过他的问题,反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撒了撇嘴,李慕鸿不甘心的回道:“董事长叫我提醒你,不要忘了今天中午陪他和自美国回来的朋友吃饭。”

    “我记得,以后这种事不用特别跑一趟,打电话就可以了。”

    “我正要出去,顺便绕过来告诉你一声。”他好无辜,又不是存心破坏他的好事。

    “那你还在这里废话?”

    “好,我马上走。”果然说话算话,李慕鸿立刻转身走人。

    坐回椅子上,樊子熙一脸沉思的往后一靠,他当然有过报复的念头,可是对她的占有欲终究赢过对她的怨恨,没有她,生命就没有阳光,他怎么可能报复她?

    ***cn转载制作******

    看了一眼手表,夏凝芯急急忙忙的走出办公大楼,她已经迟到半个小时,大姐肯定等得快抓狂了。

    她大姐从来不等人,因为她对“迟到”情有独钟,希望她今天还是老样子。

    越过斑马线,夏凝芯走进位在“樊亚集团”正对面的咖啡厅。

    “大姐,对不起,你等很久了吗?”抱歉的一鞠躬,夏凝芯才在夏玉芯对面的椅子坐下。

    “还好。”

    点好了咖啡,夏凝芯这才发现她不太对劲,“大姐,你脸色不太好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何止身体不舒服,我连心都会痛!”呜……她此刻的心情可以“丢掉钱包”来形容,而且钱包里头放了一张一百万的现金支票,郁卒啊!

    “这么严重?”她从来没看过大姐这么沮丧,好像天要塌下来似的。

    “当然严重,好不容易盼到你为我们夏家光宗耀祖,现在可好了,什么希望都没有了,这全都是你的错啦!”

    “光宗耀祖?我的错?”夏凝芯完全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光宗耀祖一向是男人的责任,至少对中国人来说是如此。

    “我不是叫你把樊子熙抓好吗?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劝?”她迟早会被她气得心脏休克,为什么她不能明白金龟婿的可贵呢?

    夏凝芯还是一脸的茫然,她不明白樊子熙怎么会扯上光宗耀祖?

    “你不要用那种白痴的眼神看着我,我会被你气得口吐白沫!”夏玉芯用力的揉着太阳穴,她要冷静,口吐白沫的样子肯定丑毙了。

    实在好无辜,夏凝芯语带无奈的说:“大姐,你说得没头没尾,东一句,西一句,我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嫌我说话没有条理,你真是无药可救了!”夏玉芯气呼呼的拿起桌上的咖啡狠狠的给它喝了一口……呃!好苦哦!她忘了放奶精和糖。

    “大姐,请问是‘什么时候了’?”她果然是夏家最笨的人,她总是没办法跟上他们的思考方式。

    眼睛微微一眯,夏玉芯充满怀疑的瞅着她,“你是樊子熙的秘书,你难道不知道他已经有个未婚妻,而且人家还是个千金小姐?”

    “你是说这件事情啊!”夏凝芯好笑的摇了摇头。

    “你还笑得出来!”连她都想哭了,她竟然还这么无所谓,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大姐,她不是樊子熙的未婚妻,只是他母亲帮他挑选的媳妇。”

    “这是谁告诉你的?”

    “樊子熙。”

    “娃娃,你被骗了!”

    “什么意思?”

    打开皮包,夏玉芯取出一张从杂志上撕下来的报导。

    “你自己看,这上头说得清清楚楚。”

    很快把杂志上的报导看过去,夏凝芯整个人像被吸走了魂魄,傻了。

    “娃娃,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我的心脏其实是很脆弱的。”她这个人只是嘴巴坏了点,心地却是非常善良。

    她好不容易重返云端,为什么一下子把她推进谷底?难道这就是他们两人的命运,在定今生今世不会有结果吗?

    “娃娃,其实他也没那么好,有上亿的财产也没什么了不起,他没有我们的惬意潇洒,他想跟谁结婚,随便他,以你的条件,可以再找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

    没想到她也可以说出这么令人感动的言语,这就足以证明她也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可是……夏玉芯小心翼翼的看着夏凝芯,她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这实在是大伤她的心了!

    “娃娃,你不要这样子嘛!”夏玉芯不知所措的拍了拍她。

    缥缈的看了她一眼,夏凝芯轻柔的道:“大姐,我没事。”

    “你……不要想不开。”

    “我不会。”

    “我送你回去,今晚早一点睡。”夏玉芯起身走到柜台付帐,夏凝芯则默默的跟在身后,直到来到夏玉芯停放车子的地方。

    “大姐,你不用送我了,我搭捷运反而此较方便。”

    “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不对不对,这句话好像不适合用在这里,那应该怎么说呢……算了!她一向不喜欢国文,会用的词汇实在少得可怜,总归就是那么一句,她怕了她,她可不能再生病。

    “大姐,你放心,回到家我会打电话给你。”

    “好吧!路上小心一点。”

    点了点头,夏凝芯挥了挥手,看着夏玉芯坐上车子,她才转身往捷运站的方向走去,这时,天空飘起绵绵的细雨,路上的行人开始忙着躲雨,只有她依然不慌不忙,直到进了捷运站,雨水已经浸湿她的衣服,寒透她的肌肤。

    ***cn转载制作******

    结束了一早的主管会议,樊子熙几乎是用跑步的冲出会议室,往办公室走去。

    “发生什么事?”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心浮气躁,李慕鸿不放心的追过来。

    脚下的步伐一刻也不曾迟疑,樊子熙不发一语的踏进总经理室,目光直接落在夏凝芯的座位上,见不到人影,桌上的东西也整整齐齐,也就是说她到现在——十点了,还是没有进公司。

    “子熙,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慕鸿,立刻打电话到人事部,问清楚夏凝芯今天有没有请假。”

    李慕鸿马上拨内线电话到人事部询问,没一会儿就得到消息。

    “她没有请假。”李慕鸿面色凝重的看着樊子熙。

    该死!上班的时间到了,却没看到她的人,他应该立即察觉事情不对劲。

    “慕鸿,帮我把今天的行程全部取消。”说着,樊子熙走进办公室收拾东西。

    “这怎么成?”李慕鸿可没有失去理智,他紧跟着樊子熙,道:“待会儿你得向董事长报告……”

    “我管不了那么多,你另外帮我安排时间。”

    “你想干什么?”

    “我去找人。”樊子熙随即像一阵狂风扫出办公室。

    “你等一下……喂!说清楚,你去哪里找人……”叹了口气,李慕鸿无力的揉了揉太阳穴,完了,他肯定要挨骂了,罪名是没有尽到“保母”的责任。

    ***cn转载制作******

    不知道按了多久的电铃,樊子熙急得快发疯了,终于敌不过内心直直攀升的焦虑感,他决定找来锁匠开门,可是正当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大门缓缓的打开了,夏凝芯娇弱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谁啊?”还来不及睁大眼睛看个仔细,她就软绵绵的往前一瘫,所幸樊子熙动作快,及时抱住她,她一闻到属于他的男人味,整个人放心的靠在他怀里。

    将她抱回床上,他忧心伸伸的摸着她的额头,热得令人感觉不安,他立刻冲进浴室,用冷水沾湿毛巾,放在她的额头上。

    “真的是你吗?”她楚楚可怜的瞅着他,从昨晚就一直缠着她不放的绝望,此刻已经随着他的出现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可以不要吓我吗?”

    “我……对不起,昨晚一夜没睡好,直到天亮了才睡着,所以也没想到应该打电话到公司请假。”

    “看过医生了吗?”

    “我吃过感冒药了。”

    “就这样?”眼睛微微一眯,樊子熙似乎要发怒了,不过夏凝芯虚弱得没心思在意那么多。

    “我没力气出门,家里有感冒药就先吃了。”

    “你以为感冒药可以随便乱吃吗?”

    “感冒药很有效。”感冒对她来说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若是每一次她都得跑医院,不累死才怪!

    “你该死!你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樊子熙忍不住一吼,如果他没有赶过来,她不知道会把自己弄成什么德行。

    吓了一跳,夏凝芯不知所措的看着樊子熙,她不明白他为何生那么大的气,每个人都会生病,她只是倒霉淋了雨,让感冒找上她。

    看到她那副小可怜的模样,樊子熙口气一软,“生病了就应该看医生,由医生开药,随便乱吃,万一小病变大病,不就得不偿失?”

    “我……我走不动,没办法自己去看病。”她好无辜的抿着嘴。

    叹了口气,他投降了,“算了,我让陈医生过来你这里。”

    “陈医生?”

    “我家的家庭医生。”说着,他立刻拿出手机联络陈医生。

    “用得着这么麻烦吗?我觉得好多了。”看到他,她觉得精神都回来了。

    结束通话,他气恼的瞪了她一眼,“你在发烧。”

    “有吗?”虽然可以感觉到身体热烘烘,她还是伸手触摸额头,可是隔着湿毛巾,根本弄不清楚情况。

    皱了皱眉头,夏凝芯喃喃自语的道:“早上不是已经退烧了吗?”

    这会儿换樊子熙皱眉头了,怪不得她会瘦成这个样子,她照顾自己的能力恐怕还停留在三岁。

    “从现在开始,由我来发号施令,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樊子熙霸道的作出决定,“我先去帮你准备早餐,吃完早餐,陈医生也应该到了,吃了陈医生帮你开的药,你就可以好好休息。”

    “你好霸道。”

    点了点夏凝芯的鼻子,他笑着道:“你发现得太慢了。”

    “为什么?”

    “生病的人话还可以这么多,你大概是第一个。”他佯装生气的瞪了她一眼。

    “我……不说就不说嘛!”

    “先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弄好了早餐我会叫你。”

    “嗯。”她不在意他有多霸道,因为有了他,就有了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