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着太阳穴,夏凝芯轻声一叹,果然被她猜中了,整整一夜无眠,这会儿头痛得快要裂开一样。

    这时,一股浓烈的香水味侵入鼻间,夏凝芯放下手中的公文,抬头一望,见到一位浓妆艳抹,身着无肩带露背连身洋装的女子走进总经理室。

    “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夏凝芯起身招呼道。

    “我找樊子熙。”连看一眼都不屑,女子姿态傲慢的欣赏自己涂得又红又亮的指甲。

    “请问你有预约吗?”这一个月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上这里找樊子熙。

    “你知道我是谁吗?”女子高傲的看了夏凝芯一眼,好了不起的宣自己的身份,“我是他的未婚妻。”

    原来这位就是樊子熙他母亲帮他挑中的妻子——姚黛丽。

    莫名其妙当众挨了一巴掌也没有此刻来得震惊,夏凝芯脑袋一片乱哄哄的。

    “现在,我是不是可以跟我的未婚夫见面了?”

    正了正自己,夏凝芯强装镇定的应道:“对不起,总经理正在跟国外的客人通电话,你稍坐一下,电话一结束,我会立刻请示总经理是否方便接见你。”

    “你还没听懂吗?我是他的未婚妻,我现在就要见他。”

    “小姐,我也说了,总经理正在电话中,不方便见客。”

    脸色一变,姚黛丽火冒三丈的说:“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不让我见他?”

    “小姐,我已经跟你解释了……”

    “算了吧!我看你是居心不良,故意不让我们见面。”

    夏凝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小姐,你讲点道理,我不是不让你见总经理,只要你耐心稍坐片刻。”

    “你说我不讲理?”姚黛丽咬着牙问。

    “我没这个意思。”

    “你还敢说你没这个意思?你不是叫我讲点道理吗?”姚黛丽气得横眉竖眼,从来没有人敢对她如此不敬,“一个小小的秘书竟敢如此嚣张,我非叫樊子熙把你开除不可!”

    再好的修养也会被这种是非不分的女人给毁了,夏凝芯生气了,“如果你有这个本事,你尽可以叫总经理开除我。”

    夏凝芯的气话说中了姚黛丽的痛处,其实她哪有本事叫樊子熙开除谁,他们也只有那么一面之缘,那是几天前在严泗风的婚礼上,前后短短五分钟,当时如果不是樊夫人在场,樊子熙根本没空理她。

    恼羞成怒,姚黛丽扑过去扯住夏凝芯的头发,“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吗?你想利用职责之便,霸占住樊子熙对不对……”

    “小姐,你冷静一点好不好?”抓住姚黛丽的手,夏凝芯心急的想制止她的疯狂,天啊!她可不想变成光头,她如果把她的头发扯下来,她会打人哦!

    “你想抢我的未婚夫,还叫我冷静?”

    实在是痛得受不了,夏凝芯急中生智,张口狠狠的咬住姚黛丽的手肘,终于逼她松开手。

    “你……”姚黛丽不敢相信的瞪着她,她不曾遭受过这么大的污辱。

    “夏秘书,这是怎么一回事?”樊子熙不动声色的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个人。

    姚黛丽一看到樊子熙,眼泪就像打开的水龙头,淅沥哗啦直扑而下,她冲过去搂着樊子熙的手臂,可怜兮兮的展示被咬伤的手肘,“子熙,你看看你的秘书做了什么好事!”

    瞥了姚黛丽一眼,樊子熙面无表情的望向夏凝芯,“夏秘书,姚小姐手臂上的伤是你的杰作吗?”

    “没错。”夏凝芯坦荡荡的说。

    “向姚小姐赔不是。”

    没想到樊子熙这么轻易就定了她的罪,夏凝芯难过得不想多作解释,只是抬头挺胸的道:“总经理,姚小姐很清楚究竟是谁不可理喻。”

    “子熙,你听听看,她咬伤了人还不肯认错!”姚黛丽哭得更加凄惨。

    “夏秘书,你难道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吗?”

    “那要看人。”

    “子熙,这样的秘书不要也罢,我看,你最好叫她回家吃自己,否则她早晚会替你惹来大麻烦。”抬高下巴,姚黛丽好得意的睨视着夏凝芯,她就不相信她斗不过一个小小的秘书。

    “我以为总经理是个明辨是非的上司。”夏凝芯毫不退缩的直视樊子熙。

    “子熙,你听见了吧!她根本没把你这个总经理放在眼里,你何必维护她?”姚黛丽不放过任何揭风点火的机会。仿佛没听见似的,樊子熙自顾自的说:“夏秘书,不管谁是谁非,只要伤害到人就失去立场。”

    虽然有充足的理由“动口”,夏凝芯却无法反驳,他说得一点也没错。

    “夏秘书,基于爱护员工的立场,我不希望为了这种事在你的工作评鉴表上记下一次警告,这传出去对你可是一种伤害。”

    顿了一下,夏凝芯淡然的让了步,“姚小姐,对不起。”前任总经理秘书告诉她,因为她接下这个职位,公司有很多人对她感到好奇,有的人猜她是樊子熙的秘密情人;有的人怀疑她是走后门,靠着关系霸占这个职位,有关她的传言已经是满天飞了,她最好不要再增加自己的知名度,否则没有太平日子可过。

    “姚小姐,夏秘书已经向你道歉了,我相信以你的宽宏大量,应该不会跟她一般见识吧!”

    虽然还是恨得牙痒痒的,可是为了展现她的气度,姚黛丽也只能虚应道:“这是当然。”

    “姚小姐找我?”

    风情万种的抛了一个媚眼,姚黛丽挑逗的抚着樊子熙的手臂,“我们进去里面慢慢聊。”

    “对不起,我待会儿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没办法陪你,你还是先回去,改明儿个我再打电话给你。”

    “可是人家特地……”

    “我送你。”樊子熙状似亲密的搂住她的肩膀,强行送客。

    来到电梯前面,樊子熙立刻放开姚黛丽,他温柔却坚决的说:“姚小姐,我很感谢你今天来看我,不过这里是公司,不方便私人拜访。”

    “人家只是想你嘛!”小鸟依人的将头靠在他的胸口,她柔情万千的说:“自从那天见过你,人家就对你茶不思、饭不想,晚上做梦还会梦到你。”

    “谢谢你。”

    “子熙,晚上我们……”

    “电梯来了。”不让她有说话的机会,他把她推进电梯里,并帮她按下电梯的关门钮,然后有礼的在电梯门关上的前一刻向她道声再见。

    ***cn转载制作******

    “叩叩叩!”放下手边的公事,樊子熙悠闲的往后一靠,在视着奉他之命端咖啡进办公室的夏凝芯。

    “总经理。”打了一声招呼,夏凝芯将咖啡放在桌上,转身便要离开。

    “等一下!”

    回过身,夏凝芯公式化的道:“请问总经理还有什么吩咐?”

    拿起咖啡,樊子熙优雅的喝了一口,“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你不高兴?”

    “我不明白总经理的意思。”

    “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苦咖啡,可是这几天你泡的咖啡不是忘了放奶精,就是忘了加糖,我以为你是在向我发泄你的不满,难道我误会了吗?”

    “我……真的吗?”她心里头是很不舒服,可是她还不至于那么糊涂吧!

    “你自己试一口不就知道了?”他指了一下他的咖啡。

    没有多想,夏凝芯很自然的拿起他的咖啡喝了一口,咖啡一入口,眉头也打结了,天啊!还真是苦不堪言!

    唇边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樊子熙一问:“味道如何?”

    抿了抿嘴,她不好意思的欠身道:“对不起,大概是最近太累了,老是忘东忘西,以后我会注意,我帮总经理重新泡一杯。”

    “不用了,放着吧!”

    夏凝芯把咖啡放回原位,却看到樊子熙端起咖啡喝了起来,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她刚刚做了跟他一样“亲密”的举动,她喝了他喝过的咖啡,这种事在过去是没什么大不了,可是现在……糟了,不知道他有没有留意到她的自然而然?

    “你是不是为了那天的事跟我生气?”

    心慌的回过神,她也忘了掩饰心里的不愉快,酸溜溜的冲口回道:“我怎么敢跟总经理生气?”

    “我并不是那种不明理的上司,你有什么不满可以说出来,千万不要把话闷在心里,拿咖啡出气,那可是会坏了我的胃。”嘴边的笑意越深了,他直勾勾的瞅着她。

    “我……”她困窘的低下头,此地无银三百两,她真呆,竟然承认她是为了他的“未婚妻”闹别扭,还好他早把过去的她忘了,否则,他岂不是知道她还爱着他吗?

    “我道歉,那天我不应该把话说得那么重。”

    “总经理教训的是,用不着道歉。”

    “你心里真的是这么想吗?”

    “我想这不重要,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其实真正令她难过的并非他的不分青红皂白,而是他有未婚妻这件事。

    “这是不是表示,我的秘书不会因为受这么一点气就遗弃我?”樊子熙开玩笑似的问。

    她知道他的话一点意义也没有,可是她却不能无动于衷,也许当他的秘书,是老天爷给她的机会,让她可以为过去的“遗弃”赎罪,所以即使受了气,心里觉得委屈,她也应该甘之如饴,这是她亏欠他的。

    “总经理言重了,只是,就怕哪天我这个小秘书又失控,惹总经理的未婚妻不高兴,也许总经理应该考虑换个秘书。”

    “未婚妻?”

    “那位小姐不是总经理的未婚妻吗?”

    失声一笑,樊子熙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夏凝芯,“姚黛丽是我妈为我挑选的媳妇,我们两个还没订婚。”

    闻言,夏凝芯不觉得安慰,反而更加沉重。

    “姚小姐很漂亮,跟总经理可以说是郎才女貌。”

    “你真的这么觉得吗?”

    “我……我只是个外人,不应该多嘴,如果总经理没其他的事,我出去了。”夏凝芯匆匆忙忙的转身退出办公室。静静的目送她走出去,直到办公室的门再一次关上,樊子熙像是偷到糖吃的小孩,开怀的咧嘴一笑,她在吃醋,这种感觉真好!

    ***cn转载制作******

    “喂……喂……请问你是哪一位……喂……”皱了皱眉头,夏凝芯挂掉电话。最近好奇怪,老接到一些没有声音的电话,说是恶作剧,又不会挑在三更半夜的时候骚扰她,可是干么不出声?

    不管了,夏凝芯拿起衣服,准备进浴室梳洗,门铃却挑在这个时候响起。

    “谁啊?”放下手上的衣服,夏凝芯转身应门。

    “夏伟?”夏凝芯惊讶的看着整整小她七岁,却老把自己当成哥哥的弟弟,她这里最近怎么变得这么热门,不曾来过的人一个接一个找上门。

    “娃娃,你这里可以借我住吗?”没等夏凝芯点头,夏伟自动自发的带着他的行李走进屋内,并随手关上大门,同时不忘睁大眼睛打量这里的环境。

    “我的天啊!你的薪水不是很高吗?你怎么会住在这么狭小破烂的地方?”

    夏伟的批评听过就算了,可是对他搁置在地上的行李,她就不能不在乎,“这是怎么回事?”

    “我和妈咪吵架,想借你这里住一段日子。”顿了顿,夏伟赶紧又补上一句,“虽然你这个地方住起来可能不太舒服。”

    “有必要搞得这么严重吗?”夏家的人喜欢逞口舌之快,吵吵闹闹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哪天变得和和气气,那才真的教人心惊胆战。

    “我都已经满二十岁了,还不准我搬出来住,你有见过这么专制的母亲吗?”夏伟越说越气。

    “有啊!我妈咪。”夏凝芯正经八百的回道。

    “娃娃!”不知道是该笑还是骂人,夏伟只好翻了翻白眼。

    轻柔的一笑,夏凝芯轻松的打趣道:“都还没赚钱就想独立,你会不会太贪心了?”

    “我……我可以去打工啊!”

    “可是,你连工读的机会都还没有,现在就说要搬出来住,不觉得早了点?”

    “我……”

    “夏伟,妈咪还不是因为不放心你,你根本不会照顾自己。”

    “你更不会照顾自己,动不动就生病,她还不是答应让你搬出来住。”拜托,他可是男人,难道会比一个女人还不如吗?

    沉默了半晌,夏凝芯苦苦一笑,“你以为她愿意吗?如果不是因为我受不了刺激,家里又天天吵吵闹闹,她担心那种气氛会把我逼疯,不得已,只好让我一个人住在外头。”

    “娃娃……”夏伟第一次充满愧疚感。

    “把你的衣服整理一下,我先去洗澡。”夏凝芯落寞的走进浴室。

    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瓜,夏伟懊恼的自言自语,“你实在有够混帐,想借人家的地方住,说话也不会好听一点!”

    这时,电话声响起,夏伟很顺手的接起电话,“喂……喂……奇怪,怎么没有声音?电话坏掉了吗?”拿开电话,夏伟朝着浴室喊道:“娃娃,你的电话坏掉了是不是?”

    夏凝芯显然没听见,夏伟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得到她的回复,他只好又把话筒放回耳边,对方却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搞什么?”皱了一下眉头,他把电话丢回原位,开始东翻西找,帮自己找棉被打地铺。

    ***cn转载制作******

    “吱!”清晨,紧急煞车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娃娃,我拜托你,你有出息一点好不好?我都还没骑到七十,你就吓成这副德行,说出去会笑破人家的肚子!”夏伟嘴巴哇哇大叫,胆战心惊的看着站在一旁喘气的夏凝芯,她的脸色好苍白,实在比死人好看不了多少,教人越看越不安。

    轻拍着她的背,夏伟收起大嗓门,轻声细语的问:“娃娃,你还好吗?”

    “我……快喘不过气来了。”夏凝芯惊魂未定的抓着他。

    “你不可以喘不过气来,如果你死了,夏家就没有人比我笨了。”

    “夏伟!”夏凝芯又好气又好笑。

    “好啦!如果你不小心死翘翘,我会很舍不得,我不喜欢当老么,人家永远把你当成小孩子。”夏伟埋怨的抿着嘴。

    哭笑不得的翻了翻白眼,夏凝芯难得老气横秋的念道:“不希望人家把你当成小孩子,你就不应该为了一点小事离家出走。”

    “只不过借住一晚就想赶人,女人就是女人,小气!”

    “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我没意见,不过每天睡在硬邦邦的地板上,你受得了吗?”

    “我可是男人,如果连这么一点苦头都受不了,将来怎么照顾老婆孩子?”顿了一下,夏伟垂涎的笑着说:“当然,你若是舍不得委屈我的话,可以搬回家里,把你的地方让给我。”

    “算得这么精,你不会不好意思吗?”

    “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好意思?”他的脸皮一向厚得可以当皮球踢,在自己妹妹……更正,是在自己姐姐面前,更是不用顾忌。

    要嘴皮子的功夫夏凝芯自认不如人,她识相的结束掉他们之间的对话,“我不跟你说了,你记得打电话回家报平安。”挥了挥手,她转身往“樊亚集团”办公大楼走去。

    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夏伟连忙伸手把她拉了回来,像在命令小孩子一样,说:“你乖乖在这里等我,我去帮你买早餐。”

    “不用了,我办公室有牛奶。”

    “你不要告诉我,你早餐只有喝牛奶,我可是会生气哦!”他不以为然的皱了皱眉头,怪不得她瘦得快被风吹走了。

    “我早上一向没什么胃口。”

    夏伟霸道的瞪了她一眼,“听你胡扯,你等我,我一下子就买回来。”

    投降了,夏凝芯点了点头,看着夏伟像个短跑健将一样往马路的另一头冲去,她完全没有发现到在这同时,有人正在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大少爷!”见到樊子熙站在车门边动也不动,脸上的表情阴阳怪气,阿义提醒的唤道,“时间差不多了,上班的人潮快到了。”

    一个转眼间,樊子熙又恢复平日温文儒雅的神情,“阿义,中午过来接我。”

    “是,大少爷!”

    压下心里头因为夏凝芯引发的愤怒,樊子熙转身走进办公大楼。

    ***cn转载制作******

    进公司第一件事情就是向上司报到,这是樊子熙为夏凝芯订立的规矩,所以一如往常,夏凝芯放好了皮包和早餐,立刻前往樊子熙的办公室。

    敲门,开门,关上门,夏凝芯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不过一转身,却让樊子熙压在门上。

    “你……总经理,你……有什么事吗?”吓了一大跳,夏凝芯手足无措的看着樊子熙,今天的他看起来……有一点狂乱,有一点邪气,这样的他令她心跳得好快好快,真教她不安。

    “我很好奇,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手指轻轻的滑过她的红唇,他的脸一点一点的贴近她。

    “总经理,你……是不是人不舒服?”除了这个原因,她找不到任何理由解释他的不对劲。

    “我是不舒服,我全身上下都不舒服。”他何止不舒服,他还想扭断她美丽的脖子,她该死,她怎么可以跟他以外的男人在一起?

    “那……你要不要去看医生,我可以陪你去医院?”看着那张离她只剩三公分距离的脸,她觉得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这里就有现成的医生,我用得着到医院吗?”

    “现成的医生?在哪里?”她怎么不知道公司这么“功夫”,还聘请医生?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远……你?”他不是MBA,怎么会变成读医科?

    “不对。”

    “那……我?”尾音上扬,夏凝芯睁大双眼,疑惑大于惊讶。

    “就是你。”他的嘴饥渴的吻上她的唇,她的唇办下意识的为他开启,他的舌乘机攫取她口中的甜蜜,既狂野又霸道,她的滋味比过去更令他陶醉,她是他的,她只能是他的……

    刺耳的电话声响惊醒了热吻中的两个人。

    仓皇的放开夏凝芯,一个转眼间,樊子熙又变回原来的模样,温文儒雅之中带着那么点冷淡与距离。

    “对不起,昨晚喝多了,这会儿还头昏脑胀,我失礼了。”迈开步伐,他走回办公桌坐了下来。

    除了遗留在唇上的灼热感是清晰的,夏凝芯脑袋瓜还一片乱烘烘的,搞不清楚状况。

    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樊子熙公式化的说:“夏秘书,可否请你帮我泡一杯咖啡?”

    怔了一下,夏凝芯迟缓的应道:“是,总经理。”天啊!谁能够告诉她,到底发生什么事?

    ***cn转载制作******

    又是烟又是酒,樊子熙颓废的窝在“Secret”俱乐部的酒吧里。

    该死!为什么他那么在乎她?为什么不能忍受她跟其他的男人在一起?

    拿出手机,樊子熙熟稔的拨了一串号码,接着把手机放到耳边,没一会儿,电话通了,可是他却没有出声,大约有五分钟之久,他才切掉电话。

    原来最近每天晚上打电话给夏凝芯的人是他,只要他想到她的时候,他就会冲动的打电话给她,听听她的声音。

    “又是他!”樊子熙阴惊的抿着嘴,她和那个小白脸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每天晚上都待在她那里?难道……他们两个同居?

    她不可以!他愤怒的握紧拳头,她是他的,他绝对不允许她跟其他的男人在一起!

    “子熙,我总算找到你了!”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沈亦一把抓住樊子熙,兴致勃勃的道:“快快快,我带你去看好戏。”

    “我没兴趣。”樊子熙冷冷的甩开他。

    “你会有兴趣,我可以跟你保证,这绝对是一部精彩的好戏。”沈亦不死心的再次抓住他的手,他可是为了他的幸福在努力奔波,他怎么可以连一眼都不赏脸呢?

    “你是吃饱撑着没事干吗?”

    “兄弟,说话要凭点良心,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会这么无聊吗?”

    “这么说,我应该反过来感激你,是吗?”

    “看了之后,你肯定会感激我。”

    樊子熙显然不相信,他嗤之以鼻的一笑。

    “你这是什么表情?”沈亦忿忿不平的给了樊子熙一个拳头,“有胆子跟我去瞧瞧,怎样?”

    虽然知道这是激将法,樊子熙还是起身应允,没法度,谁教他比蚊子还吵。

    一个小时之后

    “你带我来宾馆干什么?捉奸吗?”樊子熙从来没做过这么愚蠢又可笑的事情——坐在车子里盯着进出宾馆的客人,他只有学生时代在电影里头见过,而这种事只会发生在老婆外遇的男人身上,他记得很清楚,他还没有结婚。

    “聪明!”沈亦赞赏的竖起大拇指,目光却不敢稍有移动的盯住宾馆的大门。

    “我有必要捉奸吗?”

    “你……来了来了!”除了看到美女,沈亦从来没有兴致如此高昂过。

    定睛一瞧,樊子熙看到浓妆艳抹的姚黛丽跟一个年纪将近半百的男人搂搂抱抱的走出宾馆。

    “你现在终于相信我说的话吧!”沈亦好得意的说,“这就是你妈帮你挑选的妻子,品味低级到令人恶心想吐的荡妇。”

    樊子熙皱了皱眉头,“阿亦,留点口德,人家可没得罪你。”

    “你真行,这种时候还能这么镇定!”沈亦讽刺的翻了翻白眼。

    “这跟我有关吗?”他凉飕飕的道。

    眼睛一瞪,沈亦不可思议的鬼叫道:“她可是你的未婚妻!”

    “截至目前为止,我没有和任何人订婚。”

    “好好好,她是你未来的妻子,可以吗?”真是的,“未婚妻”和“未来的妻子”不是同一个意思吗?

    “我有说过要娶她吗?”

    “你……没有,可是外头大家都在说……”

    “在演艺圈混那么多年,你应该比任何人摸得清楚,哪些话是可以相信,哪些话是有心人在搞把戏。”

    “不过你妈……”

    “找机会我会跟我妈好好沟通,你不用多管闲事。”拍了一下沈亦的肩膀,樊子熙懒洋洋的往后一靠,“麻烦你送我回家。”

    撤了撤嘴,沈亦发动车子上路,他不相信他的努力就这么白费,总有一天这家伙会用得到他的多管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