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历在目的往事仿佛昨日的点滴,夏凝芯知道她今生今世都忘不了那一刻的椎心之痛,没有人了解她的心情,如果青蛙没有变成王子,它是不可能跟公主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同样的道理,肥胖笨拙的野丫头站在尊贵优雅的白马王子身边,是不可能赢得任何祝福,子熙对她的爱也将随着时光流逝,因为残酷的现实会让毫无杂质的爱蒙上尘埃,爱情终会失去它的光彩,可是谁会知道……

    她和樊子照分手之后,饱受家人严厉批判,她没有把握住那么好的对象,任谁都不能谅解,她自己更是敌不过相思的折磨,生了一场大病,这一病,差一点要了她的命,整个人瘦了几十圈,把全家吓得魂飞魄散,这才制止他们指责的声浪。

    这几年他们偶尔会提起这事,不过也不敢多说什么,就是得知樊子熙竟是“樊亚集团”的接班人以后,也只敢用埋怨的目光指责她,担心的无非是再来一次她真的会一病不起。

    唉!不是说好了,都过去了,想,又有什么意义?即使她爱他如昔,他却已经不是她的樊子熙,她也不再是他的娃娃,他们都变了……

    “娃娃!”跟进洗手间的夏玉芯突然用力的朝夏凝芯的背部一拍,“没见过你这么畸形的人,应该爱漂亮的时候,偏偏把自己弄得像老处女一样,现在总算像样了,却又猛照镜子,我们还以为你掉进马桶里面出不来了!”

    吓了一跳,夏凝芯怔怔的回过神,“大姐!”

    “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在这里吃一顿,你不好好享受,躲在厕所照镜子,你有病啊!”

    夏家的人嘴巴一向很坏,身为这个家的一份子,夏凝芯早就习惯了。

    “是不是可以回家休息了?”她不想回去面对樊子熙,尤其想到他忘了她,她就心如刀割。

    “娃娃,现在才九点!”夏玉芯难以置信的想翻白眼,她怎么会有这种妹妹,一点时间观念也没有,美丽的夜晚正要开始而已。

    “回到家已经十点了。”

    “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十点就上床睡觉了吧!”

    “差不多。”

    “我的天啊!你真的是一只猪!”夏玉芯唾弃的皱了一下眉头。

    “大姐,我不属猪,我属虎。”夏凝芯好脾气的纠正道。

    “我不管你是猪还是老虎,你都不可以回去。”

    “我累了。”

    “七早八早就喊累,你怎么这么没出息?”

    “身体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也没办法。”因为性喜宁静,不爱运动,她的健康状况一直是虚有其表,看起来肥胖结实,事实上稍微风吹雨淋就会感冒,尤其生了那场大病以后,她更是弱不禁风,每一次的流行感冒她从不缺席,如果不是工作此别人认真,精通好几种语言,公司早就不要她了。

    “你……算了算了,你要回去就回去,不过妈咪那边你自个儿摆平。”

    撒娇的拉着夏玉芯的手,夏凝芯可怜兮兮的哀求,“大姐,我真的累得头昏脑胀,你好人做到底,帮个忙嘛!”

    “不要,我可不想挨骂。”

    “你告诉妈咪我人不舒服,明天一早我会打电话回家跟她解释,拜托啦!”

    “真受不了,我怎么会有你这么麻烦的妹妹?”夏玉芯不甘愿的撇撇嘴。

    “大姐,谢谢你。”

    “少废话了,赶快滚蛋吧!”夏玉芯粗鲁的推了她一把,生怕下一秒钟自己会后悔,她不赞成娃娃这么封闭自己,除了工作,什么都没兴趣,这跟一口死掉的枯井有什么两样?

    不敢稍有延迟,夏凝芯连道声再见都省下来,赶紧脚底抹油落跑。

    ***cn转载制作******

    点了一根烟,樊子熙面色凝重的吞云吐雾,都快五年了,他还是无法忘记她带给他的伤害,他好恨,他用整个生命在爱她,她却把他从天堂打入地狱,那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是他一辈子的梦魇,他不能原谅她,永远不能,可是为什么一看到她,他还是想保护她?她看起来是那么该死的脆弱,就像一朵摇摇欲坠的花朵,她的家人究竟是怎么照顾她?

    “叩叩叩!”

    收起散漫的思绪,樊子熙将目光转向正推门而入的李慕鸿。自从两年前他正式接任“樊亚集团”的总经理,他就邀请好友进入“樊亚集团”帮他,李慕鸿就此成为他的特别助理。

    “这是‘宏祥’的人事资料。”李慕鸿将手中那份厚重的档案放在办公桌上。

    樊子熙不发一语的开始翻阅。

    “你不是决定把‘宏祥’交给子玲负责吗?你要它的人事资料做什么?”

    没有解释,樊子熙找到夏凝芯的人事资料!抽出来丢给李慕鸿。

    “你去安排一下,我要把她调来‘樊亚’当我的秘书。”

    李慕鸿讶异的挑了挑眉,望向手中的资料,这一看,眼珠子差一点掉下来。

    “她……不会是她吧!”老天爷,但愿这只是另一个同名同姓的夏凝芯。

    “你很快就会看到她了。”

    “你已经见过她了?”这个问题好像有点白痴,如果不是见过她,子熙又何必叫他把“宏祥”的人事资料弄来?这种举动可是会搞得人心惶惶,说不定“宏祥”这会儿已经乱成一团,人人都在揣测,自己会不会被新的老板裁掉?

    “这不重要。”

    “子熙,你想干么?”

    “你说我想干么?”樊子熙面无表情的眉一挑。

    “我不知道。”他这个朋友当得很失败,常常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莫测高深的一笑,樊子熙又点了一根烟,他又何尝知道自己在打什么主意,他只是有一种很强烈的渴望,想将她抓在手里,要她再一次爱上他,这一次,他要她爱得义无反顾,即使他不要她,她也会苦苦哀求他,让她留在他的身边。如果问他自己,这是为了报复吗?他不知道,留待时间来解答吧!

    “你……你别乱来哦!”虽然他不是很清楚子熙和夏凝芯之间的那一段,不过“夏凝芯”这三个字不只是子熙心头的痛,更是樊家的恶梦。

    夏凝芯离开子熙后,子熙完全无法工作,喝酒、抽烟,他颓废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搞得樊家乌烟瘴气,那一阵子只要有人提到夏凝芯,他就像发了疯一样,如果不是因为他住在芝加哥的爷爷病危,他不知道会把自己搞成什么样子?

    “你这句话真奇怪,我只是指定她当我的秘书,你有必要看得这么严重吗?”

    “你已经有一个陈秘书了。”

    “她要嫁到台中了,我已经答应她的请调,让她转任到台中的饭店。”

    “‘樊亚集团’多得是一流的秘书人选,突然有人空降,势必引发轩然大波,你不再考虑看看?”

    “你什么时候意见变得这么多?”

    “我……”他总不能告诉他大少爷,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夏凝芯的出现肯定会摧毁他平静的日子,他大少爷听了想必会笑他杞人忧天,因篇骄傲的他绝不会承认夏凝芯对他还有影响力。

    这四年多来,子熙会变成花花公子,难道不是因为夏凝芯的关系吗?大学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倒追子熙,可是对女孩子,子熙只是温柔有礼,却不曾接受过她们的感情,现在的他虽然不对女人主动,但是哪个女人想跳上他的床,他都不会拒绝。他敢说,子熙会这么做不过是在向夏凝芯证明,没有她,他会过得更快活逍遥。

    “好了,你那张嘴巴记得留心点,话该怎么说,先用点脑筋想一想,还有,问清楚她在‘宏祥’的状况。”

    “是。”李慕鸿夸张的一鞠躬。

    “对了,你手上的资料不要忘了Copy一份给我,另外,过去的夏凝芯我已经忘得一干二净,现在的夏凝芯只是我的秘书,你明白了吗?”

    “你……要我假装不认识她?”不想皱眉头还真困难,这根本是强人所难嘛!

    “你用不着这么辛苦,你们两个本来就是陌生人。”

    确实如此,如果不是子熙出了事,他甚至不知道夏凝芯是他妹妹的同学。

    “可是……”

    “你今天的话太多了。”

    “好吧!我想除了谨遵圣旨,你是不会接受其他的答覆。”

    满意的一笑,樊子照下了最后一道命令,“三天内我就要见到她的人,一定要见到,她不可以拒绝,也不可以辞职。”

    “知道了,我一定把她完整无缺的弄来。”

    ***cn转载制作******

    “大新闻!大新闻!”秦佳佳大呼小叫的冲到夏凝芯的身边,大大的吞了口口水,她好羡慕的尖叫道:“芯芯,你被调到总公司了,而且还是总经理的秘书!”

    “你说什么?”夏凝芯一脸疑惑的蹙着眉头。

    “你不要不相信,这是从人事室传出来的消息,千真万确,错不了了,Oh!你真是幸运毙了!”

    不知道为什么,夏凝芯突然觉得很不安,这件事情太奇怪了。

    “我的天啊!樊子熙的秘书!”秦佳佳双手抱着胸口,好痴迷的操着台湾国语说:“教我每天跟那个大帅哥在一起工作,我一定会幸福得死翘翘!”

    怔了一下,夏凝芯颤抖的抓住她,“你是说……收购我们公司的大财团是‘樊亚集团’?”

    “你不知道吗?”秦佳佳一副你也太孤陋寡闻的叫道,“虽然还没有正式公布可是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这是公开的秘密。”

    双手无力的垂下来,夏凝芯呆住了。

    “老天爷真的粉偏心,为什么这么好的事永远轮不到我?”秦佳佳哀怨的一叹。

    “如果老天爷把这种好事送给你这个只会到处八卦的总机小姐,她才真的粉偏心!”人事经理的助理许文娟无情的打了一下秦佳佳的手臂。

    “要死啊!你干么这么用力?”秦佳佳哇哇大叫的揉着手臂,一双眼睛愤怒的瞪着罪魁祸首。

    “否则,你怎么会清醒?”

    “我只是嘴巴说说而已嘛!”

    “话少说一点,事情多做一点,要不然,别说好事轮不到你,坏事第一个找上你,你可就欲哭无泪。”

    “不是说好了不裁员吗?”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稳定员工的心,前两天即将卸任的董事长召开员工大会,向大家保证,他们的饭碗绝不会因为老板换人而受到影响,要大家安心工作。

    “你知道新的董事长是谁吗?”许文娟嘴角勾起一抹阴森森的冷笑,“樊亚集团。现任副总经理樊子玲,听说她既精明又能干,尤其讨厌你这种到处散括小道消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你小心一点!”

    突然全身一冷,秦佳佳毛骨悚然的看着许文娟,“你……你不要吓我,这是很可耻的行为,你知不知道?”

    “吓一个胆小鬼太污辱我的智慧了。”许文娟不屑的哼了一声,言下之意,她句句属实。

    “我……哪有胆小?”她现在的心情好像樱桃小丸子,三条斜线外加寒风吹落叶,她已经可以看见自己未来的日子有多么凄凉。

    “我已经听到害怕的声音哦!”许文娟嘲笑道。

    瞪了许文娟一眼,秦佳佳忿忿的走开,“不跟你说了。”

    “不知好歹的女人,我还不是为她好。”摇了摇头,许文娟转向夏凝芯,“芯芯,我们江经理找你,请你过去一下。”心神不宁的回过神,夏凝芯点了点头,顿了一下,她忍不住一问:“文娟,江经理找我有什么事?”

    “佳佳那个大嘴巴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确定了?”

    “除非你辞职不干,我想你应该不会这么做吧!这可是升官哦!”

    勉为其难的回以一笑,夏凝芯起身走向人事经理的办公室,她不会挑在这个时候辞职不干,这只会引来骚动和揣测,如今她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cn转载制作******

    坐在樊子熙的办公室,夏凝芯不安的喝着陈秘书帮她泡的咖啡,等候正在开会的樊子熙。

    他究竟想做什么?他不是把她忘了吗?江经理告诉她,子熙是看在她精通数国语言,又熟悉秘书的工作内容,才决定调她递补陈秘书的空缺,可是她不相信“樊亚集团”没有这样的人才。

    站起身来,夏凝芯走到书柜前,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拥有满满一个柜子的书,所以不只是书房见得到书柜,就是寝房、客厅、餐厅,处处有书供他翻阅……唉!她怎么老是想到过去的事情?

    “喜欢你的新环境吗?”樊子熙无声无息的走到她的身后。

    惊吓的转过身,她不知所措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他,他还是一样的帅气迷人,只不过那双眼睛不再有浓烈的情感,它们深不可测,带给人强烈的疏离感。

    “我吓到你了吗?”他嘲弄的唇角一勾。

    “没……没有!”

    “还好没有,否则吓跑了,麻烦可就大了。”

    “让樊总经理见笑了。”

    “不,是我太莽撞了,还请见谅。”

    “樊总经理千万别这么说。”今天的樊子熙比起那天的樊子熙温柔多了,可是依然抹不去那份生疏的距离感。

    “欢迎你加入‘樊亚集团’,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成为最好的工作伙伴。”樊子熙有礼的伸出手。

    迟疑了一下,夏凝芯镇定的握住他的手,刹那间,好像有一股电流通过她的手心,窜过她的四肢百骸,她慌张的把手收了回来。

    “谢谢樊总经理的赏识,不过,我恐怕会令你失望。”

    “你太谦虚了,我听到的可不是这么说,你的上司夸你聪明能干,你的同事说你认真尽责。”

    “这是他们不嫌弃,我自己的能力如何,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还请樊总经理三思。”

    顿了一下,樊子熙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我有这么可怕吗?”

    “我不懂樊总经理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怕我。”

    “我……我有必要怕樊总经理吗?”

    一双眼睛莫测高深的瞅着夏凝芯,他笑着道:“你确实没有怕我的理由,你又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可是你却拒绝与我共事,这就教我想不明白,我还以为有很多人抢着当我的秘书,毕竟谁都想往上爬,获得我的肯定就是升官的最好跳板,你说是不是?”

    再拒绝不仅令人大惑不解,更显得她不识相,她相信有很多女人抢着当他的秘书,秦佳佳不就是其中一个吗?反正他已经忘了她,她又何苦让过去困扰着现在,把人家的赏识当成了陷阱?

    “如果樊总经理愿意冒险用我当你的秘书,我当然乐意接受新的挑战。”

    “很好,我就喜欢有冲劲的员工。”像是不经意,樊子熙突然伸手搭上她的肩膀。

    “我……我会尽力而为。”夏凝芯不自在的往旁边一靠。

    他仿佛没感觉似的道:“你放心,陈秘书会用一个月的时间跟你交接,你遇到什么困难,可以请教她,她会帮你。”“谢谢。”

    走到一旁的酒柜,樊子熙倒了两杯香槟,将一杯递给夏凝芯。

    “我在这里先预祝你工作愉快,干杯!”举起自己的酒杯,他率先干了。

    半晌,夏凝芯跟着举起酒杯道:“干杯!”

    ***cn转载制作******

    在忙碌中,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间,夏凝芯已经同樊子熙一起工作一个月了,她也终于相信,他把她调到“樊亚集团”纯粹是因为工作上的关系,没有其他的用意,这一个月来,他待她温柔却冷淡,他们之间除了公事上,不曾有任何交集,这虽然教她松了一口气,却又难掩一股强烈的失落感。

    她知道对他不应该再心存幻想,她必须认清他们现在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可是天天面对着自己深爱的人,她的心怎么平静得下来?怎么能够不起私念?她这样子是不是很傻?不该爱,却爱得无法自拔,这难道是老天爷给她的惩罚吗?

    放下手中看了老半天,却一个字也没进入脑袋瓜的杂志,夏凝芯将床头灯转为夜灯,缩进被子里,门铃却在这个时候响起,“叮当!叮当!”

    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她起身走下床应门。

    “大姐!”夏凝芯惊讶的看着不曾来过这里的夏玉芯。

    人都还没踏进门,夏玉芯就迫不及待的抓着她问:“听你同事说,你被调到‘樊亚集团’,真的还假的?”

    “大姐,你小声一点。”把夏玉芯拉了进来,夏凝芯赶紧关上大门。

    “这么大的事情你也没跟我们说一声,你到底在搞什么?”夏玉芯可顾不得自己的大嗓门是否会吵醒左邻右舍。“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她之所以不说,就是怕他们大惊小怪,胡思乱想,这会造成她的困扰。

    “你又跟樊子熙在一起了,这还没什么大不了?”好吧!这虽然称不上光耀门楣,但也绝对是光宗耀祖,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大姐,你弄错了,我只是樊子熙的秘书。”

    “现在是秘书,过些日子就是老婆了,你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升级吧!”

    “我不可能嫁给他。”

    眼睛一瞪,夏玉芯龇牙咧嘴的骂道:“你猪头啊!第一次放弃他,笨也就笨过了,老天爷现在给了你第二次机会,你再不好好把握,你跟智障有什么两样?”

    再恶毒的言语对她来说都麻痹了,夏凝芯只是软软的道:“大姐,很晚了,我们改天再来讨论这件事。”

    “不行,今天非说出个结果不可。”找张椅子坐下,夏玉芯跷起了二郎腿,摆明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她是不会离开。

    “大姐,当初我既然选择放弃,就没有打算再去追回来,过去的永远是过去,它不可能是现在,也不可能是未来。”她都已经失去爱他的资格了,还有什么结果好谈。

    “你那些歪理我听不懂,我只知道一件事,你挑不到更好的对象。”如果不是樊子熙眼睛去给蛤仔肉糊到,看上她这个笨丫头,他这种金龟婿老早就被人家订走了,她竟然还不知道感恩图报,真是天理何在?

    “挑不到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也不想结婚。”

    “你说什么?”夏玉芯震惊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天啊!她会心脏无力!

    “我现在这样子不是很好,为什么要结婚?”夏凝芯回答得可悠哉。

    夏玉芯一副即将昏倒的抱着胸口,她觉得自己快断气了,“如果让妈咪知道你有这种不正常的念头,她肯定会心脏麻痹!”

    真是哭笑不得,夏凝芯却也只能捺着性子说:“大姐,现在说这些都还太早,以后再来讨论好吗?”

    “不行,我们把话说清楚,我不准你有这种扭曲的想法,又不是修女,又不是尼姑,你跟人家凑什么热闹?”

    “我只是说说,你不要看得这么严重。”

    “你以为你是三岁小娃儿,话可以随便说是不是?”

    “好好好,我错了,以后不敢再乱说了。”当初她会决定一个人搬到外头住,就是受不了他们的唠叨。

    “不要敷衍我。”夏玉芯恼怒的一瞪。

    “我没有。”

    “那你答应我,这次一定会牢牢抓住樊子熙。”

    “我答应你,如果我有机会的话。”

    这话听起来一点诚意也没有,可是看到夏凝芯疲惫的神色,夏玉芯心软了。

    “好啦!我不吵你了,回去了。”

    “大姐晚安。”送走了夏玉芯,夏凝芯整个人软绵绵的瘫在床上,她有一种预感,今天晚上肯定要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