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日子,夏凝芯天天沉醉在爱河里,直到樊子熙结束自由自在的生活,成了上班族,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她的世界只有他。

    一空闲下来,她立刻约李洁茹出来,她忍不住想将她的快乐跟好友分享,不过还来不及散播她的好心情,就陷入李洁茹的责备声浪里。

    “你总算出现了,我还以为你跟男人跑了,一大清早找不到人,三更半夜也找不到人,人家大老板都没你这么忙。”恋爱中的女人最美丽,夏凝芯不说,李洁茹也可以看出她的转变。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个超讽刺的打击,她们班上有二十四个女孩子,她会挑夏凝芯当她的好朋友,就是因为她长得最不起眼,她的肥胖、平凡最能衬托出她李洁茹的美艳动人,没想到她至今连个护花使者的影子都没瞧见,而夏凝芯竟然交到……她不相信,樊子熙一定只是跟夏凝芯玩玩而已!

    “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找我。”

    “算了,一有男朋友就忘了朋友,这是每一个女人的通病。”

    “你怎么知道我交了男朋友?”

    “我打了N通电话,总会有人告诉我你最近在忙些什么。”一想到她打电话到夏家,夏凝芯她母亲那得意扬扬的口气,她就一肚子气。

    “一定是我妈咪告诉你,她啊,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交男朋友。”自从得知子熙的存在,对他进行一场身家调查之后,妈咪就开心得好像中到特奖一样,到处敲锣打鼓,播送喜讯。

    “凝芯,你对樊子熙了解多少?”

    “他很体贴,很有耐性,不爱抽烟,还有他很挑嘴,吃东西非常讲究,不过他最喜欢吃我做的料理……”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说,你对他的家庭了解多少?”

    顿了一下,夏凝芯皱了皱眉头,“我从来没问过他,不过我听他告诉我妈咪,他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他爸爸自己开公司,生意做得很好。”

    “就这样?”

    “嗯,我想这不重要。”

    “你太天真了。”

    “有什么不对吗?”

    似乎很为难,李洁茹皱着眉苦思了片刻,很严肃的说:“凝芯,有一件事我非告诉你不可,你知道‘樊亚集团’吗?”“‘樊亚集团’早期是从纺织业起家,现在旗下有很多家百货公司、饭店,还跨足物流、电信业,我知道的就这些。”“不过,你肯定不知道樊子熙就是‘樊亚集团’未来的接班人吧!”

    太震惊了,夏凝芯难以消化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语无伦次了起来,“你……你说子照他……‘樊亚集团’……”

    “我也是几天前才从我哥那里听来的,他不喜欢人家知道他跟‘樊亚集团’有关,所以除了几个知心的好朋友,没有人知道他有这么显赫的家世。”

    她虽然迟钝了点,但还不至于眼拙非常,她看得出来他出身不凡,自信的谈吐、优雅的举止,可是她万万没想到……

    “凝芯,你知道我说话很直接,说错了什么你不要跟我计较,我不认为樊子熙对你是真心的,他们那种有钱的公子哥儿,就喜欢欺骗女孩子的感情。”

    “他不会,他用不着骗我。”她有自知之明,她既没财也没色,欺骗她实在是一点意义都没有。

    夏凝芯的信誓旦旦挑起李洁茹的嫉妒,她不自觉的表现出心里的鄙视,“樊子熙人长得帅,家里又有钱,骗你这种女孩子的确一点意义也没有,不过男人就喜欢新鲜,玩够了那些聪明漂亮有教养的千金小姐,总想换一下口味,乡村野菜有时候也可以尝尝看,这可是我哥告诉我的。”

    她知道自己只配称得上乡村野菜,可是这种话从好朋友口中说出来,依然令人心如刀割。

    “凝芯,你可能觉得我在泼你冷水,可是你自己想想看,他为什么不把家世背景告诉你?如果他对你真心,又何必瞒着你?”

    “有时候隐瞒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她不是在自欺欺人,她对子熙有信心。

    “他家又不是见不得人,干么隐瞒?”

    “他一定有他的用意。”

    李洁茹大声的叹了口气,悲哀的说:“人家说爱情是盲目的,这句话果然一点也没错。”

    “洁茹,子熙真的对我很好。”

    “算了,我再怎么说你也不会相信,你多保重,不要说我没提醒你。”

    很想说点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夏凝芯还是吞了回去,没什么好争辩,洁茹只是把她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自己相信子熙,时间自会证明真相。

    ***cn转载制作******

    没有人可以对他人刻意的挑拨完全无动于衷,夏凝芯当然也不例外,虽然她试着把李洁茹的话挤出大脑,不过却是徒劳无功,尤其樊子熙刚刚进入“樊亚集团”,一天有十五、六个小时待在公司,他们一天连偷到打一通电话谈情说爱都不太容易,她自然更抗拒不了胡思乱想的诱惑。

    抱着樊子熙送给她的绒毛玩具——大猩猩,夏凝芯窝进被子里,她好想他,想得心都会痛,都会害怕,如果失去他,她怎么活下去?

    “叩叩叩!”夏玉芯的声音隔着房门传了进来,“娃娃,你的阿娜答来找你了。”

    没想到樊子熙这么晚了还来找她,夏凝芯高兴的起身冲下床,可是手一碰到门把,又缩了回来,“大姐,你去告诉他,我睡着了。”她根本藏不住心事,现在看到子熙,肯定追着他问东问西,子熙已经累了一天,还得忍受她的烦恼,实在是太可怜了。

    “你猪头啊!人家三更半夜跑来看你,你应该感动得痛哭流涕,冲出去送他几个热吻,不是躲在房里故作矜持,你这样子会把人家气跑。”她怎么会有这种脑袋瓜长茧的妹妹?真是蠢得令人唾弃!

    她还以为自己是抢手货吗?食量是人家的好几倍,手脚笨拙不灵活,娶她此娶其他的女人还要伤本,她又做不好家务事,善尽贤妻良母的职责,想想看,一个连扫地都会撞得全身瘀伤的人,怎么照顾丈夫小孩……呃!她的厨艺倒是登得了大雅之堂,不过也只有这一点可取之处,试问,这样的女人有什么价值可言!

    “如果真的把他气跑了,那也是我的命上她知道自己不应该怀疑他的真心,可是她还是会很想知道他对她的感情有多深。

    “你说这是什么狗屁话,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个樊子熙吗?”她不知道樊子熙究竟看上娃娃哪一点,不过可以肯定他的审美观念异于常人,堪称稀有动物,她敢说台湾找不到第二个家境富裕,又是超级大帅哥的稀有动物。

    “不,这世界上只有一个樊子熙。”除了他,她的心今生今世再也容不下第二个男人,她爱他,天长地久,永永远远。

    “很高兴你还不至于笨得无药可救,现在,是不是可以出来了?”

    “大姐,拜托你帮个忙,叫子熙赶快回去休息。”

    夏玉芯抓狂的发出一声低吼,一边往外移动,一边怒骂,“跟蠢蛋说话,迟早会拿刀子杀人!”

    听见夏玉芯走远的脚步声,夏凝芯失魂落魄的走回床上躺了下来,不晓得子熙见不到她会不高兴吗?万一他真的气跑了……

    翻过来又翻过去,她烦躁的闭上眼睛,叫自己什么都不要想,赶紧睡觉。

    此时,樊子熙在夏玉芯的帮助下,无声无息的进入夏凝芯的房间,在床沿坐了下来。

    不发一语,他静静的凝视她,她眉头紧蹙,诉说着心事重重,教他看了好心疼。

    一感觉到那股熟悉的气息,夏凝芯就知道夏玉芯不但没帮她,还叫樊子熙自己来摆平她。

    渴望一解几日来的相思,却不敢睁开眼睛,她不知道大姐是怎么告诉子熙?

    “我想你,我的睡美人。”低下头,樊子熙爱恋的吻住她嫣红柔软的嘴。

    四片唇瓣一缠上,夏凝芯什么都忘了,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热烈的回应他的吻,他的手随即撩起她的衬衫,抚摸她柔嫩的肌肤,如野火般的激情迅速窜烧,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一对男女的吵架声,也唤醒他们失控的理智。

    不知所措的坐到另一边的床沿,夏凝芯背对着樊子熙整理衣服。

    “这里的隔音设备好像不太好。”他轻松的打趣道。

    心情放松了下来,她笑着说:“所以住在我们这里的人天天都有八卦可以聊。”

    “这不是很麻烦吗?什么秘密都藏不住。”

    “这样才不会有人敢乱来啊!”

    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樊子熙好郁卒的说:“这正是我现在的写照!”

    红了脸,夏凝芯却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

    他突然从身后抱住她,温柔的说:“我知道这几天冷落你,你一定觉得很委屈,我向你保证,等工作上轨道了以后,这种情形绝对不会再发生。”

    “你不用挂念我,我知道工作对男人很重要,你尽管放手去做你想做的事,我会全力支持你。”

    “不跟我生气了?”他宠爱的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我没跟你生气啊!”

    “那为什么叫你大姐骗我,说你睡着了?”

    “我……我怕一看到你,就舍不得放你回家。”

    “我也舍不得。”将头埋进她的颈窝,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樊子熙声音沙哑的接着道:“跟我一起回去。”说不出话来,夏凝芯心跳得好快。

    “你好香,真想一口把你吞了。”他亲昵的吻着她雪白的颈项。

    “我……跟你回去。”她情不自禁的冲口说出心里的渴望。

    “不后悔?”他意有所指的问。

    她害羞的摇摇头,她爱他,除了他,她不会嫁给任何人,她愿意现在就将自己交给他。

    ***cn转载制作******

    来到樊子熙的住处,站在主卧室的阳台上,夏凝芯紧张的喝着香槟上杯接一杯,想借此驱走她心里的不安。

    “不要急,慢慢喝,香槟也是会喝醉人哦!”支着下巴,樊子照着迷的看着她腼腆的娇态。

    羞答答的一笑,夏凝芯不好意思的放下手中的香槟。

    “告诉我,跟我在一起快乐吗?”

    “快乐。”

    抚着她因为香槟而腓红的脸颊,他一脸严肃的问:“娃娃,不管将来遇到什么困难,你都不会放弃我,对不对?”

    “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我爱你,娃娃。”

    傻了,夏凝芯怔怔的看着樊子熙,他说……他……

    她知道他疼她、宠她,他对她的好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她真的很满足了,不敢奢求更多,可是他……

    从口袋拿出一个小绒盒,樊子熙取出盒子里的项链,链子上垂挂着一只翡翠戒指。

    “这……你不应该再送我礼物,你给我的东西已经太多了。”

    “这个意义不同,它是我奶奶留给我的纪念。”帮她把项链戴上,他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意有所指的道:“我把你套住了,这辈子你跑不掉了。”

    “我爱你!”夏凝芯激动的圈住他的脖子,主动献上她的吻。

    火热的唇舌一缠上,激情恍如脱柙而出的猛虎,他急切的脱去她的衣服,半推着她进到房里,双双滚落在床上……

    ***cn转载制作******

    快乐的日子总会教人忘了现实,直到这一天来了三个不速之客——邵震、严泗风、沈亦。

    “你们三个今天还更有默契,一大早就结伴来我这里。”即使衣衫不整,樊子熙依然从容自在。

    邵震是他在哈佛最要好的同学,虽然没有穿同一条裤子,却是睡同一张床;严泗风则是大他们一届的学长,因为来自同一个故乡,同样受女人爱戴,很自然的就玩在一起;沈亦则是严泗风的同班同学沈云的三弟,因为讨厌家里的管教,不喜欢待在洛杉矶的家,常常跑到哈佛找沈云,进而认识他们,跟他们混了一年之后,去年随着严泗风飞到台湾发展。

    “你这阵子好像很忙,老是找不到人,我们只好亲自上门瞧瞧,看看什么大事把你给困住了。”严泗风笑着道。

    “阿泗,说话干么拐弯抹角?”沈亦贼兮兮的朝樊子熙眨了眨眼睛,“子熙,我看到了,昨天你带一个女娃儿到‘樊亚酒店’吃饭,你的眼光还具特别,魔鬼身材的辣美人你不要,偏偏看上一个胖妞,你是哪一根筋烧坏了?”

    “小心你的措词,还有,说话小声一点。”樊子熙的语气虽然温和,脸上可是连一丝丝的笑意也没有。

    像是发现什么大新闻,沈亦眼睛瞪得好大,随即学着小狗,左边闻闻,右边闻闻,存心找碴的大声道:“这里有女人的味道哦!”

    “阿亦!”樊子熙警告的挑了挑眉。

    “嘘!”沈亦很识相的压低嗓门,“不要这么小气,把你的女人介绍给我们认识吧!”

    “她在休息。”

    “把她叫起来啊!”沈亦挑衅的一笑,“除非,她见不得人。”

    “这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樊子熙脸色微微一变。

    “我们还不是关心你,怕你被人家骗了。”

    樊子熙嘴巴一抿,显然动怒了,严泗风赶紧打圆场。

    “子熙,我们也是好意,你应该知道樊家要的是什么样的媳妇,其实你应该很清楚,你爸妈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们现在之所以还没插手过问,全是因为他们不相信你认了真,如果他们知道你来真的,你以为他们还会坐视不管吗?你和她是不可能在一起,还是趁早做个了断。”

    “就是啊!”沈亦用力的点点头,“如果你娶了那个小胖妞,肯定成了上流社会的笑柄。”

    “阿亦,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邵震冷飕飕的赏了沈亦一个白眼。

    “我说错了吗?”沈亦好无辜的撇撇嘴,“我不过是把实情说出来,那个妞儿真的很胖,待会儿你们看到了,就知道我没有恶意毁谤……”

    樊子熙突然一拳挥了过来,不偏不倚的击中沈亦那张俊脸。

    “我的妈呀,你发疯了是不是?”捣着被打肿的脸颊,沈亦忿忿不平的瞪着樊子熙,他难道不知道这张脸皮对他来说很重要吗?他就是靠这张脸在演艺圈混吃混喝……不是不是,是讨一口饭吃,当然,还有靠他迷人性感的声音。

    “我是疯了。”

    樊子熙接着挥出第二拳,还好沈亦有了警觉,身子一闪,顺利的躲过此劫,不过樊子熙并不打算放过他,又是一记拳头,沈亦也火大了,开始出手反击,就这样你来我往,两个人最后扭打成一团。

    事情弄成这种局面,邵震和严泗风可傻眼了,他们很久没看过人家打架,当然不知道如何劝架。

    “你们在干什么?”夏凝芯的声音柔柔的飘了过来。

    两个人同时打住,沈亦睁大眼睛望着夏凝芯,樊子熙则是仓皇的爬起身来。

    “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多睡一会儿?”樊子熙紧张的看着夏凝芯,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他们之前的对话?

    “我肚子饿,醒过来看不到你。”伸手抚摸他挂彩的脸庞,她心疼的道:“你受伤了。”

    “没什么大不了。”

    “你都流血了,还说没什么大不了?我帮你擦药。”

    “不急,我先帮你介绍几个好朋友。”再度恢复他一贯的沉稳内敛,樊子熙若无其事的一一帮夏凝芯介绍。

    “你们不是赶着去其他的地方吗?还不快点,迟到了可别怪我。”生怕沈亦那张嘴巴再度失控,樊子熙一介绍完赶忙的下逐客令。

    “我们……”

    捣住沈亦的嘴巴,邵震抢先一步说:“不打扰你们了,我们走了。”

    终于送走了三个“危险人物”,樊子熙总算缓了一口气。

    “你醒过来多久了?”

    “刚刚醒来,听到客厅乒乒乓乓吓了一跳,还以为是遭小偷,哪知道是你和人家打架。”皱了皱鼻子,夏凝芯一副不解的问:“你们干么打架?”

    他的娃娃不会说谎,基于这个信念,他相信她什么也没听见。

    “活动一下筋骨。”他避重就轻的道。

    夏凝芯怀疑的皱着眉。

    “你不是说肚子饿了吗?我们去吃早餐。”

    “我先帮你擦药。”

    “好,擦完药再吃早餐。”

    ***cn转载制作******

    表面上,沈亦他们三个的造访并没有改变什么,事实上,已经摧毁夏凝芯原本就摇摇欲坠的信心。她什么都听见了,一句话也没有遗漏,因为她和子熙是同一刻醒过来,只是她有赖床的习惯,总要磨蹭个十分钟才肯起床。

    她知道离开子熙她会痛不欲生,子熙也不会谅解她,但她必须这么做,因为她爱他,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成为他的困扰、他的耻辱,即使他会恨她,她还是要离开他,可是,她该如何结束?

    想了又想,她终于拿定了主意。为了避免樊子熙将分手一事联想到沈亦他们,她一如往常,若无其事的跟他度过一个月,才不告而别的跑到高雄住了一个礼拜,一回到台北之后,她立刻约樊子熙出来见面。

    “你快把我急死了,你跑到哪儿去了?”樊子熙还是第一次用如此严厉的口吻跟夏凝芯说话,她真的把他吓坏了,只留了一封信说她要出去度假,什么事都没交代,电话也没有,这教他怎么放心得下?

    “子熙,我们分手吧!”夏凝芯的语气非常平静,仿佛那是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可是没有人知道,她用了整整一个礼拜的时间训练自己,她不能露出一丝丝的破绽,否则就白费心机了。

    征了一下,他态度缓和了下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一个人待在外面,万一出了事我怎么办?我会生气全是关心你,你用得着拿分手来呕我吗?”

    “我不是在呕你,我很认真。”

    眼神一沉,樊子熙直勾勾的瞅着夏凝芯,她不是他认识的娃娃,他的娃娃不会这么冷漠,她总是面带微笑,像个小天使一样,纯真、热情。

    “娃娃,你怎么了?”

    “跟你在一起,我觉得好累、好辛苦,我受不了了,不想继续下去。”

    “你说什么?”他不相信,他的娃娃不能没有他,就像他不能没有她一样。

    “我不要你的爱,也不想爱你,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樊子熙不自觉的握紧拳头,即使她说了千遍万遍,他还是不会相信,这是一个谎言……

    “我已经说了,跟你在一起很累,我永远跟不上你的脚步,我很平凡,不想这样子过一辈子。”

    “你用不着勉强自己跟上我的脚步,我就爱这样的你。”

    “可是对我来说,爱上这样的你很痛苦,总有一天我会喘不过气来。”

    心凉了,樊子熙咬着牙道:“喘不过气来?”

    “跟你在一起,我的压力好大好大,我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我们还是理智一点,分手吧!”

    再也沉不住气,他抓住她的肩膀吼道:“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想离开我吗?”

    顿了顿,夏凝芯勇敢的看着他,说出那一字一句对她都如同千金般重的抉择,“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我们不要继续勉强在一起。”

    “勉强?”他突然狂笑了起来。

    用力的咬着下唇,她不让心里的舍不得脱口而出,她已经快达到目的了,松了口,就功亏一篑。

    “我真是瞎了眼,我还一直以为你跟我在一起很快乐。”樊子熙自嘲的一笑,他太自信了,他相信她对他的爱至死不渝,也许他们会遇到许多现实的冲击,像是他的朋友不赞成,他的父母有意儿……可是她会为了爱他,甘心承受所有的委屈,不过万万没想到,麻烦还没开始,她就先放弃他了。

    “刚开始确实如此,只是日子越来越久,痛苦也就越来越多……”

    “够了!”戴上疏离的面具,樊子熙冷淡的说:“你的意思我听懂了,跟我在一起痛苦多于快乐,所以你不想再勉强自己,是不是?”

    她应该回答“是”,可是她却说不出口,看着他离她越来越远,她的心不禁越来越痛。

    高傲的抬起下巴,他无情的说:“我樊子熙要什么女人没有,用不着勉强一个女人跟我在一起,你想离开我,尽管走得远远,我无所谓。”

    “子熙,我……你保重。”背过身子,夏凝芯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

    “你放心,没有你,我会过得更好。”迈开步伐,樊子熙转身走出夏凝芯的生活。

    眼泪滑下脸庞,她痛苦的捣住嘴巴,不教哭泣声泄露了她的无奈,今生今世,她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