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着粉红色的蓬蓬裙,夏凝芯怯怯的看着一对对舞动的男女,她好羡慕他们,她也想跟他们一样翩然起舞,可是来了一个小时了,没有一个男孩子肯邀请她,因为谁都不想跟一个看起来笨拙无比的小胖妞跳舞,她也许会踩到他们的脚,或者转圈圈的时候不小心跌倒在地,甚至有可能连圈圈都转不动,这会令他们脸上无光。

    她不应该参加今晚的舞会,她早知道自己只有坐冷板凳的份,可是李洁茹是她最要好的同学,李伯伯好意为她们举办毕业舞会,如果她拒绝参加,他们一定会很伤心;不过反过来说,如果妈咪知道她穿上她精心挑选的公主装,还是只能坐在一旁看人家跳舞,肯定会难过死了。

    “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低沉的嗓音仿佛天籁一般,温柔的敲进夏凝芯的脑袋瓜里上只修长的手绅士的伸向她前面。

    瞪着那只手——那是一只属于男人所有的大手,夏凝芯眨了一次又一次眼睛,终于确定这不是她的幻觉,她小心翼翼的将目光往上移动……天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帅得不像话的男人?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嘴巴,好像是一笔一笔精心画出来的,他应该是画家笔下的杰作,怎么可能出现在她的眼前?

    “对不起,我忘了先自我介绍,我叫樊子熙,小姐愿意陪我跳支舞吗?”樊子熙依然微倾着上身,耐心的等候她回应。

    “我……我……我不会跳舞。”吞了好几次口水才说出话,却说出自己都会气得口吐白沫的蠢话,夏凝芯更是后悔万分,天啊!她宁可跪下来亲吻他的脚指头,感激他的大恩大德,也不要表现得这么白痴,不过来不及了,她没有仙女棒可以把时间暂停再倒带。

    “没关系,你只要放松心情跟着我,其他的全交给我。”

    “我……真的可以吗?”如果她不是在做梦,肯定是遇到日行一善的大好人,他竟然没有被她的愚蠢气得打退堂鼓!

    “相信我。”他主动握住她的手,带着她步进“舞池”。

    一颗心全系在樊子熙身上,夏凝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幸运已经让在场的女孩子全红了眼。

    揽着夏凝芯,樊子熙领着她随音乐舞动,不过她的脚实在很不听话,老是踩到他的。

    “对不起,我看算了,我根本学不来。”

    “你可以,只要你照着我的话做,首先,不要盯着你的脚步看,你看着我。”

    顺从的将目光往上一移,夏凝芯望进樊子熙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里,刹那间,除了看他,什么都变得不重要了,脚下的舞步也不再笨拙闯祸。

    “还没请教小姐芳名?”

    “娃娃……不是不是,我叫夏凝芯。”怎么办?她好紧张,心跳得好快,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她的心跳声?

    “娃娃这个名字很适合你。”

    甜甜的一笑,夏凝芯羞涩的解释道:“这是我家人帮我取的小名,因为我一生出来脸就圆嘟嘟的,看起来好像洋娃娃,所以他们都叫我娃娃。”

    “我可以像他们一样叫你娃娃吗?”

    “可以,当然可以。”夏凝芯很用力的点点头,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味道,闻起来好迷人,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男人味吧!

    “我看你好像不太喜欢舞会。”

    “你怎么知道?”眼睛瞪得好大,她觉得樊子熙很不可思议,他们相处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他竟然可以看出来她对舞会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相信吗?从你走进来以后,我就一直在注意你,你总是皱着眉头。”他伸手轻触了一下她的额头。

    虽然樊子熙的触摸轻柔而短暂,夏凝芯却乱了一池子的春水,她心慌的往后一退,一个不稳,整个人往后栽去,所幸樊子熙及时勾住她的腰,将她往怀里一带。

    轻吐了口气,樊子熙惊魂未定的道:“你把我吓坏了,再差那么一点点,你就要四脚朝天了。”

    “对不起!”夏凝芯愧疚的垂下螓首,她真是笨死了,如果他再慢一步,他就变成众人的笑柄,现在,他一定开始厌恶她,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他把她吓了一大跳,他怎么可能一直在汪意她?他还……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额头,她似乎还可以感觉到他留在上头的温度,天啊!她是今晚最不起眼的女孩子,像他这么引人注目的男孩子不应该看见她。

    “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如果我把你搂紧一点,你就跑不掉了。”他的口气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凝视她的目光却认真得有些严肃。

    那一刹那,夏凝芯觉得自己的心脏停止跳动,她心慌意乱的抬起头,不知所措的看着他。她知道他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她不该胡思乱想,可是……

    “我也不喜欢舞会,我们一起逃走好吗?”

    “这……”她好想跟他一起走,跟他在一起的感觉好美好美,像在做梦一样,她不希望这么快就结束了,至少不要像灰姑娘,午夜钟响就回到现实。

    “你怕我吗?”

    “不怕。”没什么道理,她就是知道他是好人,他不会欺负她。

    “那就不要委屈自己待在这里。”

    “我……”Oh!她怎么可以说自己一点也不觉得委屈?那是骗人的,当壁花是非常心酸的。

    “我们可以偷偷溜走,不会有人发现。”

    按捺不住那股想跟樊子熙在一起的渴望,夏凝芯抛下一向的胆怯,点头应允。

    ***cn转载制作******

    站在沙滩上,让冷凉的海水打湿赤裸的双脚,夏凝芯享受着从来没有的快乐。

    “你应该多笑,你笑的时候特别漂亮。”看到她的笑容,樊子熙觉得自己的心情也跟着自High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今晚会有这么大的收获。

    三天前刚回国,就接到他大学同学李慕鸿的通缉,要他凑个人数,参加今晚的舞会,虽然他对舞会不感兴趣,不过就当作卖个人情,只是这样的夜晚可能枯燥无味了点,然而万万没料到,他会遇到这么令人心疼的“娃娃”。

    看着羞怯无助的她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角落,眼里充满了纯真的渴望,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欢乐的人群,他压抑不住那股想将她纳入羽翼下呵护的冲动,第一次,他对一个女孩子起了怜惜之情。

    “谢谢。”羞红着脸,夏凝芯不好意思的微低着头,“你真是个好人。”

    “你以为我在哄你开心?”

    连忙摇头,她困窘的一笑,认份的道:“我知道自己很平凡,‘漂亮’不适合用在我身上。”

    “我可不这么认为。”樊子熙戏请的扬起眉,“你难道不照镜子吗?”

    “我……很少照镜子。”从小,她就对镜子特别敏感,大概是怕被自己吓昏了吧!要不然,看着镜子的时候也一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恍然一悟的打趣道:“怪不得你不清楚自己的真面目。”

    沉默了下来,她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连家人都挑剔她,说她胖,只有他……

    “怎么不说话?”

    眨着一双纯真的眼眸,她充满渴望的看着他,羞怯的问:“我……是不是在作梦?”

    神秘的一笑,樊子熙突然伸手遮住她的眼睛,“把你的眼睛闭上。”

    夏凝芯毫无异议的照做,却抑制不了心里的好奇,“我们要做什么?”

    慢慢的放开手,他一步一步往后退去,同时不忘交代,“不可以睁开眼睛,从现在开始数到一百,不能偷工减料哦!”

    “嗯。”点了点头,她很认真的扳着手指头数,“一、二、三……”

    不过还不到“五十”,他已经返回到她的面前,“好了,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感染到他的快乐,她满怀期待的张开眼睛,当目光触及他捧在手上的花束,她惊讶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来这里的路上,他曾经停在一家花店的前面,买了一束粉红色玫瑰,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把花放在后座,她以为是要送给他的女朋友。

    “恭喜你大学毕业。”他细心的把花束放进她手上。

    “你……”她不记得自己告诉过他,她今天早上领了毕业证书。

    “今天参加舞会的女孩子大部份都是李洁茹的同学,我想你也是,否则也不必勉强自己坐在那里,对不对?”

    “你……不用对我这么好。”

    “你不喜欢吗?”

    “不是,我喜欢,可是……”

    “这就够了。”樊子熙宠爱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我敢说,你这颗小脑袋瓜一定很喜欢想东想西。”

    夏凝芯傻呼呼的咧嘴一笑。

    “流星!”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她双手合十,“赶快许愿。”

    听话的闭上眼睛许愿,她希望未来的日子都和今天晚上一样。

    “我来猜猜看,你的愿望里面有没有我?”

    “没……没有。”说得这么不肯定,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小骗子!”

    “真的……没有!”好像越说越心虚,她真的不适合说谎。

    “我们来试试看,就知道你有没有老实说。”

    “试试看……啊——”还糊里糊涂,摸不着头绪,夏凝芯已经在樊子熙搔痒的攻势下,陷入尖叫与笑声中。

    “有还是没有?”他乘机追问,她却是忙着闪躲,夜,就在这欢乐之中无声无息的流逝……

    ***cn转载制作******

    刚带着幸福的笑容入梦,夏凝芯就被一早上门的李洁茹拖下床,抓到外头兴师问罪。

    “你昨天晚上跟樊子熙一起偷偷溜走对不对?”

    抓着衣裳,夏凝芯怯怯的点点头,“洁茹,对不起,我真的不喜欢舞会,樊子熙要我跟他一起离开,我想应该没有关系,就跟他走了。”

    “他要你跟他一起走?”眼睛瞪得好大,李洁茹不相信这是真的,她听哥哥说,樊子熙对女孩子一向是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嗯,你不会怪我吧!”夏凝芯可怜兮兮的看着李洁茹,乞求她的谅解。

    “没想到你这么有本事,竟然钓得上樊子照!”实在很不是滋味,李洁茹哪里顾得了掩饰心里的嫉妒,除了功课,夏凝芯没有一个地方比得上她,可是樊子熙看到自己的时候,不过是礼貌的点点头,而他却跟夏凝芯……

    “洁茹,你误会了,我跟他之间什么也没有,他只是同情我,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好心陪我度过学生生涯的最后一夜。”

    不管夏凝芯说的真的还是假的,这话听起来着实令人舒服,李洁茹开心的忘了形,“我就说嘛,他怎么可能看上你……凝芯,我不是说你不好,只是……”

    “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夏凝芯故作不在意的打断她。

    李洁茹尴尬的一笑,试图粉饰她一时冲口而出的真心话,“凝芯,不是我要吓唬你,你不知道樊子熙是什么来历,他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孩,你跟他在一起会很辛苦。”

    “我知道。”其实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知道天鹅跟丑小鸭站在一起会被人家嘲笑,她不能够害他。

    “我也是关心你,你太单纯、天真了,我怕你会胡思乱想,这样子可是很容易伤心的哦!”

    “我懂,我不会胡思乱想。”

    “我还担心来得太早了,不知道你是否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樊子熙笑盈盈的切入夏凝芯和李洁茹的对话,仿佛什么也没听见。

    她们同时惊讶的转过头。

    匆匆的对李洁茹点头致意,表示招呼,樊子熙走到夏凝芯面前,“我打扰到你了吗?”

    “没……没有!”真的没想到会再跟他见面,昨晚对她来说,是上天给她的毕业礼物,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小时,她已经很感动了,不敢再有其他的奢求,现在天亮了,一切也应该回复原状了,不是吗!

    “有时间吗?”

    “有。”

    “这么说,我是不是可以请你当我的向导,唤醒我对台北的记忆?”

    这表示她可以跟他多相处一些时候,是吗?可是……

    “我知道你最好心,你不会忍心拒绝我吧!”樊子熙可怜兮兮的瞅着夏凝芯。

    “我……我怕我做不来。”

    “你只要陪我到处走走看看,其他的全交给我。”抓起她的手,他拉着她往车子走去。

    “我……我得换衣服。”看着被樊子熙紧紧握住的手,夏凝芯听见自己的心跳快得像战场擂动的战鼓一样,如果这一刻可以是永恒,她会幸福得晕死过去。

    偏着头打量了她半晌,他调皮的贬了眨眼睛,“你这样子已经很漂亮了,再盛装打扮,我可就头痛了。”

    “为什么?”实在不习惯人家的赞美,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苍蝇太多了,我怕赶不完啊!”

    她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

    “这就对了,记得多笑,你笑起来的时候真的特别漂亮。”

    羞赧的低下头,她真的不知道如何应对才好。

    不失温柔的将她塞进自己的车子里,他亲昵的点了点她的鼻子,笑道:“放轻松,我保证会给你快乐的一天。”

    虽然紧张死了,夏凝芯还是顺从的点点头。

    帮她把车门关上,樊子熙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座,很快的,车子扬长而去,留下那个早被他们遗忘的李洁茹。

    “这怎么可能?”实在是太震撼了,李洁茹的身体像是被钉了钉子,完全无法动弹,樊子照是长了针眼,还是得了老花眼,他难道看不出她比夏凝芯漂亮几百倍吗?

    想来想去,怎么就是想不通,直到有一台机车从她前面呼啸而过,跟她微微擦撞,她才惊醒般的回到现实。

    “神经病!”李洁茹张牙舞爪的朝远去的机车骑士挥着拳头,因为太气愤了,不小心挥中一旁的墙壁,痛得哇哇大叫,“哎呀……”

    咬牙跺脚,她郁闷沮丧的抓着头,天啊!今天是什么鬼日子,她真是倒霉到家了!

    ***cn转载制作******

    吃,是夏凝芯的最爱,因为只有面对食物的时候,她才可以坦率的放开自己,此时的她无忧无虑,幸福满足,就是再普通的食物进到她的嘴巴都会变成人间美味。

    支起下巴,樊子熙看着这样子的她,眼里和嘴边不禁盈满了笑意,他从来不知道,看一个人吃东西可以这么快乐。

    把能吃的东西全塞进肚子里,她才满意的放下刀叉,拿起纸巾细心的把嘴巴擦拭干净,就在这时,她发现樊子熙的目光,还有他吃不到二分之一的晚餐。

    “你……怎么都没吃?”她不自在的咬着下唇,现在才担心刚刚吃相的美丑问题,是不是太迟了?

    “这还不都是你的错,谁教你比晚餐更吸引人。”

    红霞飞上双颊,她困窘的说:“你一定没见过女孩子像我这么会吃吧!”

    “会吃的女孩子很多,不过没有一个像你这么可爱。”他认识的女孩子总是在他面前摆出最高贵的一面,每一个都像家教严格的名门淑女,矫揉造作,他一点也不喜欢。

    实在不习惯樊子熙的赞美,夏凝芯羞赧的半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我妈咪老是说,我像饿死鬼一样,一看到吃的东西,什么形象都没有。”

    “你妈咪是在跟你开玩笑。”

    “不是,她很认真。”开玩笑用得着皱眉头吗?妈咪每次念她的时候,表情看起来都很痛苦,比蹲厕所上不出来的样子还难看。

    “那么我问你,你妈咪是不是吃得很少?”

    惊讶的眨了眨眼睛,她好崇拜的说:“你好厉害,你怎么知道?我妈咪她怕胖,不敢吃太多东西。”除了她,夏家每一个人都是竹竿,不知道是不是营养全被她吸走了?

    “这就对了,你知道吗?看到你吃东西会令人胃口大开,食指大动,你妈咪为了抗拒你的诱惑,所以不得已跟你开了一个玩笑。”

    “真的是这样子吗?”

    “我会骗你吗?”

    夏凝芯毫不考虑的摇摇头,从来没有人像他一样,对她这么好,他不会骗她。

    “所以,不要把你妈咪的话放在心上,我可是很喜欢看你吃东西。”

    “哪有人喜欢看别人吃东西?”

    “这要问你,为什么那么吸引我?”他像是在开玩笑,眼神却看不出一丝笑意,他喜欢她,这种感觉很强烈。

    脸又红了,夏凝芯垂下眼脸,怯怯的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对你好吗?”

    柔柔的点点头,她状似潇洒的咧嘴一笑,却难掩那股心酸的滋味说:“每次跟人家出去,我总是被丢在后头,所以常常跟不上,最后都会跟大伙儿走散,他们就骂我笨手笨脚,动作慢。”

    “以后不要跟那些人出去,你想去哪里,我会陪着你。”

    “不用了,反正我喜欢待在家里看书,不爱出去凑热闹。”

    “你讨厌我?”

    “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讨厌你?你这么好,我喜欢你都来不及了……”意识到自己失言,夏凝芯连忙捣住嘴巴,羞涩的低下头。

    “这么说,如果我想追求你,你一定不忍心拒绝我对不对?”樊子熙笑得阖不拢嘴。

    眼眸渐渐睁大,夏凝芯惊愕的瞪着他,张开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

    点了点她的鼻子,他笑着打趣道:“我想追你有这么可怕吗?”

    “我……不是……我……”她心慌意乱的语不成句。

    握住她的手,他诚挚的问:“我是真心的,给我机会好吗?”

    神情一黯,她自卑的说:“我不好,一点也配不上你。”

    “你哪里不好?”他心疼的想将她搂进怀里,虽然他们相识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天,已经足够让他看透她的自信心有多么脆弱。

    “我……我很笨,长得又不怎么样,还有……哎呀!反正好多好多,说都说不清。”她虽然说得很潇洒,却掩不住眉宇之间的感伤。

    突然站起身,他一把将她拉了起来,“我们走!”

    “去哪里?”

    “去一个可以跟你好好沟通协商的地方。”

    “你的晚餐还没吃完。”

    “我吃饱了。”

    “可是还剩很多,这样子会不会太浪费了?”

    回过头,樊子熙严厉的一瞪,“你再说一句话,我就要生气了。”

    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夏凝芯吓了一跳,紧紧的把嘴巴闭上,乖乖的任由他带着她离开西餐厅。

    ***cn转载制作******

    樊子熙带着夏凝芯来到樊家在市区购置的公寓,这里除了每个周日樊家的佣人会来打扫,平时只有他一个人住。

    “你想喝什么?冰开水?果汁?还是香槟?”

    “我喝冰开水就可以了。”不自在的扭着手,她左右来回打量,“这……这是你家?”

    “这是我住的地方。”

    “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跟她家一样大,可是她家得塞六个人和一只贵宾狗,相较之下,这里就显得太宽敞了。

    递上一杯冰开水,樊子熙在夏凝芯身边坐了下来,“我也觉得这里对我来说太大了,可是一回国就忙得不可开交,我想有得住就好了。”他不想住家里,而樊家在台北市区又只有这间公寓。

    突然意识到他近得连呼吸声都清楚听得见,他灼热的气息吹过她的耳际,她身体不由得一颤,心里漾起一波波的涟漪,她不知所措的往旁边轻挪,他却伸手一句,阻止她的逃避。

    “不管你答应与否,我都要追你。”与其询问她的意思,倒不如直接强迫她接受来得干脆。

    “为……为什么?”来这里的路上,她想过了几千几万遍,他是认真的吗?可是她找不到任何理由。

    “一个男孩子想追求一个女孩子,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我……不知道。”夏凝芯心慌的撇开头。

    “你知道吗?每次你不敢说实话的时候,眼睛总是不敢看着对方。”

    “我有吗?”为了证明自己坦荡无欺,她提起勇气直视樊子熙,这一看,后悔极了,他的目光好热,仿佛要将她烧成灰烬。

    低下头,樊子熙轻柔的吻住她的嘴,她的唇瓣尝起来柔软饱满,正是他幻想的滋味,今天一整天,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可是又怕吓坏她。他真是大错特错,对单纯、自卑的她,霸道蛮横比谦谦有礼更能够令她接受现实。

    一双眼睛瞪得好大,夏凝芯傻呼呼的看着那张仿佛透过放大镜端详到的俊脸。

    蓦地,樊子熙推开她,又好笑又无奈的低声一斥,“把眼睛闭上!”

    惊慌的闭上眼睛,夏凝芯全身僵硬得好像被上了石膏一样。

    “张开你的嘴巴。”

    她像个听话的好宝宝微启双唇,却没想到这是“引狼入室”,下一秒钟,樊子熙的唇舌堂而皇之的欺负她的唇舌,先是柔情似水,渐渐的转成狂野激烈,直到两人都快喘不过气来,他才满意的松开她。

    “我喜欢你。”樊子熙温柔的抚着她嫣红的脸庞。

    嘴巴一张,不是邀请,是吓到了,她没办法消化这个讯息。

    “我知道我们昨天晚上才认识,你很难相信我告诉你的每一句话,可是感情就是这么奇妙,没什么道理,喜欢就是喜欢。”

    “不……”

    “我会用时间向你证明。”他坚定的握住她的手。

    实在抗拒不了如此美丽的诱惑,夏凝芯投降了,却忍不住作最后的提醒,“你会后悔。”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我的心很固执,尤其是对女人。”

    “我……我愿意。”她羞赧的低下头。

    顿了一下,他将她紧紧的搂进怀里,“听着,抓到你了,我就再也不会放手。”

    闭上眼睛,夏凝芯幸福的展颜一笑,静静倾听幸福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