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们不要都不说话,谁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看着那一张张神色沉重的面孔,凯崴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说好今晚要请大家吃饭,当面谢谢他们的帮助,所以今天一早,自己特地打电话给昱风,让他务必记得今晚的餐会,哪里知道,他丢了一句“浣玢怀孕了,我们没心情吃饭”,就把电话给挂断了。电话里,他没办法把话给说清楚,自己可以理解,可是现在人来到面前,自己可以慢慢听他们解释,他们却没一个肯开口。

    回答凯崴的依然是一片寂静,似乎没有人愿意当那个告状的人。

    终于受不了了,凯崴视线越过盆栽,看向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头埋在电脑当中的浣玢,威胁道:“很好,你们既然都不说,那我去问浣玢好了。”

    “等一下,”嘻皮笑睑地看着凯崴,昱风安抚道,“我们又不是不说,只是在思考该怎么说会比较清楚。”

    凯崴现在一颗心被他吓得吊在半空中,他竟然还好意思说在思考?

    好笑地叹了口气,凯崴沉住气道:“好,就当你们是在思考,不过,我都来这么久了,你们也应该思考够了吧!”

    牵强地对着凯崴笑了笑,昱风很为难地说道:“嗯……是差不多啦!”

    “既然差不多了,你们现在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了吧?”好整以暇地看着昱风,凯崴一副等着听他们解说的姿态。

    望向在场的三个女人,昱风发出求救信号,不过,三个女人很有默契地将头偏向一旁,摆明这件事他自己搞定。是他自己把人给弄上门,他还妄想她们会伸出援手,这怎么可能?

    肩膀泄了气地垮了下来,昱风充满怨恨地瞪了那三个女人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猜得到浣玢怀的是谁的孩子。”

    驱车前来这里的途中,凯崴的确有想过,如果真有怀孕这回事,孩子的父亲也许是他哥,可是……“浣玢真的怀了我哥的孩子?”

    像是吃了炸弹,昱风火冒三丈地叫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吗?”若非他正在气头上,不小心在电话里头说溜了嘴,原本,他们还好心好意地不想让凯崴知道这件事,怕凯崴觉得愧疚,毕竟浣玢会碰上唐继崴,是凯崴导的线,没想到,这小子一点良心也没有,竟然还怀疑他们栽赃。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算了,”挥了挥手,昱风义愤填膺地指控道,“反正你哥又不要孩子,是不是他的孩子,也没有什么意义。”

    “你说什么,我哥不要孩子?”一脸的惊讶,凯崴不敢相信。

    冷冷一笑,昱风没好气地说道:“不用怀疑,如果你觉得是我们在诬赖他,你可以自己去问他啊!”

    “风哥!”扯了一下昱风的袖子,立瑜不赞成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向凯崴说道:“唐大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立瑜,浣玢怀的是我哥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不管这件事?”

    昱风好笑地摇摇头,“凯崴,你还搞不清楚状况哦!你哥都不要孩子了,你还管什么。”

    “我……”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凯崴说道:“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们,把事情详详细细地跟我说一遍?”昱风这么东一句、西一句,听得他还真的是搞不清楚状况,事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的?

    “这……”瞪着凯崴,昱风一时也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就起才好。其实他们知道的也是片片段段,对于浣玢为什么会和唐继崴同居,他们所知道的也是很有限。

    “我来说好了。”不知道何时浣玢已经走到会客厅。

    一看到浣玢,立瑜马上体贴地拉着浣玢坐了下来,“浣玢,不想说就不要勉强说。”重新回到过去甜蜜的记忆,只会加深内心的思念与痛苦。

    “没关系,反正都过去了。”望着继凯,浣玢干脆从头说起,“我第一次遇见继崴是在我闯进他的私人天地……”回溯她跟继崴之间的点点滴滴,浣玢心里载满着深情与不悔,是命运的安排让他们相遇,她会一辈子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自己的记忆里,不只是因为他是她孩子的爸爸,更因为她爱他。

    听完浣玢和继崴之间的故事,大伙儿除了静静咀嚼,任着时间悄悄流动,也没办法说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凯崴开口打破沉默,“浣玢,我不知道我哥为什么不要孩子,不过,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知道,其实那间公寓是我哥特地为你买的,我相信,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比起任何人都来得重要。”为了跟浣玢在一起,他哥可以忍受嘈杂的市区生活,甚至还把最心爱的植物交给陈伯照顾,这就可以知道,浣玢对他哥来说意义非凡。

    想不到,他当初的玩笑竟然是真的!感动的情绪在心底扰攘,浣玢的思绪一片混乱,继崴对她毕竟不是没有感觉,只是一切都已成过往云烟。

    “唐大哥,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

    “浣玢……”

    “唐大哥,什么都不要说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孩子长大成人。”

    “浣玢,我相信你会好好照顾孩子,可是,我不赞成孩子没有父亲,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希望你嫁给我,让我照顾你和孩子。”凯崴诚恳地提议道。

    摇摇头,浣玢充满感激地说道:“唐大哥,我很感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不能嫁给你,这对你是不公平的。”

    “我不在乎。”

    “我在乎,我不能因为自己想留下孩子,就要你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

    立瑜也反对道:“唐大哥,你是唐继崴的弟弟,你若是跟浣玢结婚,对你、对唐继崴、对浣玢,都不是一件好事,这只会增加你们彼此的困扰。”

    “可是……”

    “不用可是了,浣玢就嫁给我,我会照顾她和孩子。”昱风很有义气地说道。

    “我同意,反正风哥年纪也一大把了,是该定下来。”云霏乘机取笑昱风。

    这个可恶的小妮子,竟然说他年纪一大把,有没有搞错,他也不过才二十九岁而已,正值男人的黄金岁月,他哪来的一大把年纪?算了,这笔帐先搁着,哪天有机会再跟她讨回来。

    “是啊,我是该结婚了,而且能娶到浣玢这么温柔、可爱的小天使当老婆,是我的福气。”

    “不,我不能嫁给风哥。”摇着头,浣玢说道,“我也不希望孩子没有父亲,可是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关系连累别人。”看到昱风有话要说,浣玢连忙伸手制止,“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但是,如果我真的嫁给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我这辈子良心都会不安。”

    浣玢说得如此坚决,似乎一点转圜的余地也没有,突然,思圻灵光一闪,建议道:“这样子好了,浣玢暂时嫁给风哥,等孩子生下来以后,你们再看情况决定是不是要办理离婚。”

    抿了抿嘴,浣玢犹豫道:“结婚不是一件小事,这样子会不会太麻烦了?”

    “如果不放喜帖,不惊动双方的亲朋好友,只是两个人去公证结婚的话,那就一点也不麻烦啊!”思圻指道。

    “太好了,就这么决定。”浣玢还没表示意见,昱风已经开心地点头附和。既可以帮浣玢解决困难,又可以保有他单身贵族的头衔,他何乐而不为。

    看到每个人的脸上都一副乐观其成的样子,浣玢也只能点头同意。

    中中中

    “一个人坐在这里想什么?”无声无息地学着浣玢在门廊前的台阶坐了下来,魏敏霞顺着浣玢的视线,眺望着在黑阗的夜空里绽放点点光芒的满天繁星。

    偏过头,看着魏敏霞,浣玢轻声问道:“妈,你怎么还没睡觉?”

    “你怎么也还没睡觉呢?”魏敏霞笑着反问道。

    “我在看今晚的月亮,再过不久,就月圆了。”月圆人团圆,而她,却跟继崴从此各据一方,想起来真的很心痛。

    “是吗?”看着浣玢那副落寞的样子,魏敏霞故作轻松的探道。

    “妈,我……”欲言又止,烷扮郁闷地叹了口气。

    伸手揽在浣玢的肩膀,魏敏霞慈祥地说道:“心里有什么苦,就把它就出来,不要搁着,那样对你、对孩子,都不健康。”

    激动地搂住魏敏霞,浣玢说道:“妈,谢谢你。”说起来,她真的很幸福,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她的家人不但没有责备,反而安慰、鼓励她,让她更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选择。

    摸了摸浣玢的头,魏敏霞温柔地说道:“傻丫头,母女之间还说什么谢谢。”

    轻叹了一口气,浣玢感慨道:“妈,我是不是很傻,有时候我会想,继崴会不会突然改变主意而愿意接受孩子,然后我们一家三口过着快乐的日子,就像童话故事里面一样。”

    “你是很傻,不过,人如果不傻,就失去了追求梦想的原动力,那样会变得一点也不可爱。”轻拍着浣玢的手,魏敏霞接着又道:“不要想太多了,未来会怎么样,没有人可以预料,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放宽自己的心,让孩子在你的肚子裹面安安稳稳、快快乐乐地长大。”

    “妈,我会的。”像是在保证,浣玢对着魏敏霞微微一笑。

    满意地点点头,魏敏霞说道:“这样子才像一个要当妈妈的人。”

    “妈,你还记不记得怀我的时候?”

    “当然记得,你好皮哦,常常在我肚子里面作怪,那时候我好担心你生出来以后很难带,没想到,你一出我的肚子,乖得不得了……”

    听着母亲孕育她的记忆,浣玢心里涌起一股母爱,不管未来如何,她都要用整个生命来爱她的孩子。

    中中中

    “继崴,陈虹的专辑一推出来就造成热卖,她现在的气势可以说是扶摇直上,你又为你的音乐做了一次完美的见证,我真的是爱死你了。”一说到赚钱,震云是眉开眼笑,一副标准钱奴的德行,“对了,我打算趁着这波攻势,再帮陈虹安排下一张专辑的制作,你觉得怎么样?”

    面无表情的看了震云一眼,继崴不甚热中地说道:“以商人的立场来说,趁胜追击是一项很好的战略,不过,以我的立场来看,我对你的算盘没什么兴趣。”

    堆起最美丽的笑容,震云摆出低姿态说道:“继崴,你再帮陈虹……”

    “我说了,我没兴趣,你也不必再多费唇舌。”

    他邵震云最得意的就是这张嘴巴,他当然不可以如此轻易地打退堂鼓。

    “继崴,你一个大男人家,不要这么小器嘛!”

    睨着震云,继崴淡然地说道:“小器又怎么样,我会有什么损失吗?”

    “是,你是没损失,不过,帮陈虹制作专辑,你也没什么损失啊!”天啊!跟这个家伙讲话真需要过人的耐力,否则,真的会被他气死。

    “也没什么好处啊!”继崴漠然地补上一句。

    翻了翻白眼,震云捺住性子说道:“你可以赚很多的Money啊!”

    “不好意思,我不缺钱。”说起来真是可悲,他对母亲有着无法释怀的厌恶,而她却把继承自娘家的遗产留给了他这个惟一的儿子,让他可以高傲地不去沾染一

    身的铜臭味。

    “我知道,不过,多赚点钱也没什么不好,以后可以给你儿子做生意本……”

    “够了!”一声怒吼,继崴冷冷地打断震云。他一直努力想抚平的伤痛,却还是让人给活生生地撕了开来。自从浣玢离开他的生活以后,他的内心每天都在痛苦当中挣扎,想去找她,却不敢见她,他完全拿不定主意。他知道自己是爱她,只是,他是不是有那个勇气去爱她?

    糟了,他说错话了!看到继崴痛苦绝望的神情,震云愧疚地不敢再说一句话。

    正当办公室僵结在令人窒息的气氛当中,敞开的门上传来敲门声。

    “凯崴。”彷佛遇到了救星,震云开心地叫道。

    “邵大哥。”朝着震云点了点头,凯崴直接走向继崴,将一张红帖子放在继崴的面前,“哥,我是特地帮你送红帖子来的。”

    灵敏的感觉到一股不对劲的气息正在酿造,震云聪明站起身来,说道:“你们两兄弟有事慢慢聊,我先出去了。”

    “邵大哥,不用了,等我哥把帖子看完,我马上走人。”

    “喔!”人家都这么说了,屁股当然也只能再坐回沙发上。看着眼前明显的对立情势,震云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瞄了凯崴一眼,继崴拾起面前的红帖子,慢慢地打了开来。

    “浣玢就要带着你的孩子嫁给别人了,你高兴了吧!”凯崴毫不留情地帮继崴把红帖子的内容说出来。这张帖子是他特地为他哥一个人制作的,他希望这个红色炸弹可唤醒他哥内心的情感,这不只是为了浣玢和孩子,更为了他哥自己。

    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继崴不相信,也不能接受,浣玢不可能带着孩子嫁给别人……

    “哥,你放心,昱风的条件并不比你差,浣玢嫁给他,绝对是风风光光,而且昱风是个好男人,他一定会善待你不要的孩子。”凯崴讽刺地说道。

    呆呆地看着帖子上头的名字,继崴像是想确定那不是真的。

    “哥,恕我这个做弟弟的直言,我真的不相信你是这么无情的人。”

    “凯崴,”冲到凯崴的身旁,震云连忙拉住凯崴,阻止道,“不要再说了,你哥心里也不好过。”

    “邵大哥,你不用替我哥担心,我哥的调适能力很强。”

    “好了啦,什么都不要再说了。”他知道凯崴故意说这些话刺激继崴,不过,药已经下得够猛了,何必非得伤到继崴遍体鳞伤不可。凯崴这小子平时温温和和,看起来就是不会说重话的人,没想到,他竟然也可以把话说得像针一样刺人。

    “我是不想再说了,反正帖子我已经送来了,他想怎么样都随便他。”说着,凯崴转身便要离开。

    忽然,继崴开口问道:“是浣玢让你把帖子送过来的吗?”

    回过身,凯崴轻笑道:“你觉得浣玢、这样的人吗?”

    继崴不表示意见,其实他心里比谁都还清楚浣玢不会这么做。

    似乎也不在意继崴心里的答案是什么,凯崴迳自说道:“你应该了解浣玢的为人,她根本不忍心伤害别人,何况,她是这么地爱你,她怎么可能做这种事。这是我自己的主意,浣玢什么都不知道。”顿了一下,凯崴接着又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哥,浣玢又是一个值得人家珍爱一辈子的女人,我今天就不会跑来告诉你浣玢结婚的消息。哥,你自己好自为之。”头也不回,凯崴快步地走了出去。

    望着红帖子,继崴六神无主,难道他就真的让浣玢带着孩子嫁给别人喝?

    “继崴,婚都还没结,你还有辨法阻止,去找她。”

    站起身来,继崴缓缓地踱到窗边,两眼茫然地凝视着万里无云的晴空。

    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看到继崴那副稳如泰山的姿态,震云可慌了,“继崴,难道你非得等她嫁给别人,才要后悔吗?”

    沉吟了半晌,继崴答非所问地说道:“震云,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可以明确地知道自己能够给浣玢幸福,她今天就不需要嫁给别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皱着眉头,震云一脸的迷惑。

    吸了口气,继崴说道:“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你不用替我担心。”

    跟这家伙讲话不仅要有过人的耐力,而且,还要有过人的智慧,要不然,真的是牛头不对马嘴。

    “随便你,我不管了,不过,我可警告你,后悔的时候不要来找我诉苦,我绝对不会同情你。”对继崴这种死脑筋的人,震云是爱莫能助。

    htyler

    晚餐时刻的咖啡屋显得相当冷清,浣玢一走进这片香气四溢的小屋,便看到坐在窗户边——那个曾经视地为情敌,今天却突然打电话约她出来的林雅晴。

    一看到浣玢,雅晴连忙起身招呼道:“你来了,请坐。”

    “谢谢。”将随身携带的背包放到一旁,浣玢坐了下来。

    跟着浣玢坐了下来,林雅晴开口说道:“邢……”摸了摸头发,她不好意思地转口询问道:“我可以直接叫你浣玢吗?”

    “当然可以。”笑着点点头,浣玢欣然的接受。

    “浣玢,对不起,当初对你态度那么恶劣,你心里一定很不好过吧?”

    摇摇头,浣玢体贴地说道:“过去的事情我已经忘了。”

    此时Waiter端来了两杯荼和两块蛋糕。

    “我想你现在不太适合喝咖啡,所以我就先帮你点了杯奶茶。”指着送来的茶点,林雅晴又道:“你尝尝看,看味道合不合你的胄口。”

    加了奶精,加了糖,浣玢将茶轻轻搅拌,然后浅酌一口,“好喝。”

    像是这才放松了下来,林雅晴拿起放在她身旁的纸袋子,递给浣玢,“我听凯崴说你有小宝宝,所以我帮小宝宝买了一些衣服,很可爱哦!”也许是因为她太黏人了,凯崴和她的感情进步神速,也因为如此,她知道浣玢和大哥的事情。同样身为女人,她能够了解浣玢的心,也因为了解,她忍不住想关心浣玢。说真的,直到这件事,她才发现浣玢虽然笨笨呆呆的,却是一个令人佩服的女人。“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

    “买这些衣服又不要多少钱。”帮浣玢把袋子里面的衣服拿出来,林雅晴把衣服摊在浣玢的面前,“有Mickey的,有Kitty猫,很可爱吧,”

    摸着那一件件的小衣服,浣玢爱不释手地点着头,“真的很可爱。”

    “对了,我还帮你买了几本书,是有关于孕妇要注意的事情,你要记得看。”翻开纸袋子,林雅晴指着里头的几本书。

    感动地看着雅晴为她买的东西,浣玢诚挚地说道:“谢谢你。”

    “你谢我干么?我可是为了我侄子才买的哦!”

    “侄子?”

    “对啊,等我嫁给凯崴以后,你的儿子就是我侄子……”意会到自己说溜了内心话,林雅晴脸红地捂住嘴巴。天啊!真是丢死人了,她和凯崴才刚交往而已,就等不及想当人家的老婆。

    笑了笑,浣玢说道:“恭喜你。”

    “还早呢!”一脸的害羞,林雅晴连忙转移浣玢的注意力,“赶快把奶茶喝了,要不然冷了就不好喝。”

    点了点头,浣玢拿起奶荼,品味着那已经变温的奶荼。虽然失去的爱永远无法寻回,但是她相信,这辈子她会无怨也无悔。

    在这充满咖啡香的温馨小屋,两个女人的友情慢慢建立,一起分享生活点滴。

    中中中

    挥别了林雅晴,目送她开着车子离去,浣玢这才转身朝屋子走去。

    “浣玢。”继崴轻柔的呼唤声悄然飞进浣玢的耳边。

    一听到她日夜思念的声音,浣玢急切地回过身,望向已经守候多时的继崴,惊喜地叫道:“继崴!”继崴会不会是改变主意,决定要他们的孩子?

    步到浣玢面前,继崴直截了当地将手上的红帖子递给浣玢,尽可能心平气和地问道:“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

    迟疑地看了继崴一眼,浣玢翻开红帖子。

    “这……怎么会这样子?我们明明没有印帖子啊!”瞪着红帖子上头所书写的主角名字,浣玢胡涂了。

    “你真的要跟展昱风结婚?”他知道凯崴不可能无中生有,可是他还是很难接受这是真的。

    “我是要跟风哥结婚……”

    “我不相信!”拳头恨恨的挥向路旁的电线杆,继崴心痛地将脸埋进手掌里。

    “继崴!”紧张地抓住继崴,浣玢担心地唤道。

    突然转过伸握住浣玢的肩膀,继崴生气地指控道:“你是不是想报复我不要孩子,所以才决定带着我的孩子嫁给展昱风?”

    “继崴,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我是为了孩子……”

    “借口!”忽然松开浣玢,继崴不谅解地说道,“如果你真的爱我,你会为了我放弃孩子,不是带着我的孩子嫁给别人。”

    不能理解继崴的误解,浣玢失望地看着继崴,伤心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爱你,我现在就不会这么痛苦。继崴,你知道的,我爱你,也爱我们的小孩,我不希望他一出生就被冠上私生子三个字,所以我答应风哥的帮忙,暂时嫁给他,等孩子出生以后,我们再离婚,我这样子做,难道错了吗?”

    原来……“浣玢,我……”

    苦苦一笑,浣玢难过地说道:“我还以为你改变主意了,看样子,我好像弄错了。”

    “浣玢,我……”不可否认,他还是不希望把孩子留下来。

    “继崴,你走吧!”童话故事毕竟不存于现实,她的梦想还是落空了。

    看着浣玢,继崴依依不舍地抬起脚步,往着他的车子走去,走着走着,突然脚步停了下来,回头道:“浣玢,我知道这个请求根自私,可是,我希望你不要跟展昱风结婚。”这样的心情真的很可笑,是他自己为了孩子放弃浣玢,把他们之间的一切结束掉,可是现在,他竟然又害怕展昱风到时候不跟浣玢离婚。他真的是一个很可恶的男人,既然无情地放浣玢走,却还想牵制她的未来,他凭什么?

    “为什么?你不是也认为私生子对孩子不好吗?”浣玢轻蹙着眉头道。

    “我……”该死!难道这就是爱一个人的心情,自己不能拥有,也不希望别人拥有?他真是个王八蛋!做了个深呼吸,继崴说道:“浣玢,你不要问那么多,你只要告诉我,你可不可以答应我。”

    “风哥好心好意地想帮我,你却不给我任何理由,你让我怎么向风哥推辞?”

    “我……”他是多么想勇敢地跟她说“我爱你”,可是,他需要时间好好地想一想,他对浣玢的爱是不是足以让他不畏惧地面对未来。“浣玢,算我求你,你不要嫁给展昱风。”

    轻轻地摇摇头,浣玢无奈地说道:“日子、时间都已经订好了,我不可以毫无理由地说不结婚就不结婚,何况,这是为了孩子。”

    像是想说什么,忽然,又闭上了嘴巴,继崴恋恋不舍地看了浣玢一眼,然后沉重地叹了口气,不发一辞地走回他的车子,上了车,扬长而去。

    也不知道自己站在原地站了多久,只等到风儿吹起,带来微微凉意,浣玢这才回过神来,缓缓地转向屋子。刚刚那一刻,她竟然奢望继崴会跟她说“我爱你”!如果继崴真的这么说,她知道,自己愿意为他辜负风哥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