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外头的骄阳晒不到里头的人儿,但是在这炎热的夏日里,每个人的脸上都难掩那股懒洋洋的烦躁,昏沉的气息更是无主口地笼罩整个“风の征信社”。

    打了一个哈欠,浣玢从抽屉翻出一包酸梅,塞了一颗进嘴巴。

    “浣玢,你不是不吃酸梅吗?”云霏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浣玢,对于她的异常显得相当好奇,没注意看还好,一仔细瞧就觉得她不太一样,变漂亮了。

    愣了愣!浣玢一时也傻然地答不上来。是啊,她是不吃酸梅的,可是,也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最近上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很自然地帮自己拿了包酸梅,她真的忘了自己不吃这种东西。

    “浣玢!”唤着发呆的浣玢,云霏不禁皱起眉头,这家伙不太对劲哦!

    迷迷糊糊地回过神来,浣玢问道:“什么事?”

    指着浣玢手上的酸梅,云霏捺着性子重述一遍,“你不是不吃酸梅吗?”

    “不吃酸梅,并不表示不会吃,像我,我也不吃酸梅啊,不过我怀孕的时候天天都想吃酸梅。”浣玢都还来不及回答,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到浣玢身后的思圻伸手抢走浣玢手中那包酸梅,开着玩笑,“浣玢,你该不会也是怀孕吧?”

    “怀孕?”一种不安的感觉从心底攀爬而上,浣玢不自觉地望向自己的肚子。

    瞪了思圻一眼,云霏像是在对小孩子训话似地念道:“思圻,你不要闹了,浣玢连对象都没有,她跟谁生孩子?”

    “你又不是浣玢,你怎么知道她没有对象?”两只眼睛贼溜溜地绕着浣玢打转,思圻努力地想从浣玢的身上窥出什么爆炸性的新闻。

    是啊,白从接着思圻、立瑜之后成为已婚一族,云霏也变得跟思圻、立瑜一样,手头上的工作一忙完就赶着回家,她没办法再像以前一样,带着浣玢四处鬼混,她对浣玢的近况除了工作以外,根本是无从得知,而且也没时间关心,若说浣玢真的跟某个人在热恋,她当然也不会知道。

    “浣玢,你……”

    “云霏,你不要听思圻乱说,我才没有怀孕。”既是想说服云霏,也想说服自己,浣玢一点也不知道如果真的怀孕,她该怎么办才好?

    “你确定?”丢了一颗酸梅进嘴巴里,思圻酸得打了个颤抖。

    “我……”

    “有没有怀孕,上一趟医院不就知道了。”始终静坐一旁,不表示任何意见的立瑜终于开口说道。从浣玢不安的神色里,她肯定浣玢一定也在担心自己怀孕。

    “对啊,我们干么坐在这里讨论?上一趟医院不就知道了。”云霏附和道。

    这会儿浣玢可慌了,“我只是吃了一颗酸梅而已,没这么严重吧!”

    将手上那包酸梅放到浣玢的办公桌上,思圻把浣玢从椅子上拉起来,“小姐,严不严重,我们陪你上了医院不就知道。”

    扯住思圻的手,浣玢支吾着,“思圻,我……”

    “你干么那么紧张?担心自己真的怀孕吗?”饶富兴味地瞅着浣玢,思圻一副不打算放过她的样子。

    “没有,我……我……”

    “太好了,大家都在。”正当浣玢不知如何是好时,昱风兴匆匆地走造征信社,“告诉你们一个意想不到的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把浣玢的事情暂时抛在一旁,思圻急着问道。

    “我刚从凯崴那里得到消息,其实,唐伯伯早就知道林雅晴的真实身分。”在思圻的座位上坐了下来,昱风悠哉地跷起了二郎腿。

    “这是怎么一回事?”云翡惊呼道。

    “这件事情要从林雅晴当初到唐家说起,”突然拍了一下坐在隔壁的云霏,昱风带着得意的笑容说道:“我快渴死了,帮我倒杯冰开水。”平时老被她们这几个女人欺负,这会儿终放可以扳回一城。“我……”没好气地瞪了昱风一眼,云霏心不甘情不顾地起身帮他倒来了一杯冰开水,“那,你的冰开水。”

    “谢了!”一副很绅士的对云霏微微一笑,昱风慢条斯理地将冰开水送进干涸的喉咙里,然后才不疾不徐地说:“其实当初林雅晴拿着她母亲的遣书去唐家认父,唐伯伯就已经从遗书里得知真正的唐灵儿已经死了。”

    “你是说,唐大哥他小嫣早就把真相告诉唐伯伯?”思圻不可思议地叫道。

    点了点头,昱风更清楚地说道:“凯崴他小嫣把自己离开唐家以后的一切全在遗书里做了交代,它然也包括她的再婚、唐灵儿的死,还有林雅晴跟她的关系。”

    手支着下巴,立瑜不解地说道:“这就奇怪了,既然唐伯伯已经知道林雅晴的身分,为什么唐大哥他小嫣还要林雅晴冒充唐灵儿?”

    “突然有个陌生人要住进家里,大伙儿的心里难免别扭,篇避免引来争议,凯崴他小妈才让林雅晴以唐灵儿的身分回到唐家,这一来可以让唐伯伯好做人,再来也可以让林雅晴没有寄人篱下的难处。”

    轻叹了口气,浣玢说道:“唐大哥他小妈真是个体贴的女人。”

    “是啊,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唐伯伯突然有分家产的念头,也因此惹来唐伯母的猜疑,让凯崴找上征信社。”昱风感叹道。

    “钱不迷人人自迷。”思圻讽刺地说道。

    “风哥,现在林雅晴的身分被揭穿了,唐伯母可以接受吗?”浣玢开心道。

    “她当然不能接受,不过她生命当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丈夫和儿子都袒护着林雅晴,她不想接受也不行,反正,她已经如愿地让唐家家产少一个人分,她也没什么损失。”伸了伸懒腰,昱风转而轻松地说道:“对了,凯崴为了感谢大家的帮忙,他这礼拜六晚上请大家吃饭,欢迎你们携家带眷。”

    “唐大哥干么这么客气,这件事我们又没帮上什么忙。”立瑜说道。

    耸耸肩,昱风说道:“我也是这么说,可是那家伙坚持要请大家吃饭,特别是当面谢谢浣玢,我当然没道理拒绝。”

    “我只是搜到了一点点资料,我又没做什么。”浣玢谦虚地说道。说起这件案子,她的确是一点功劳也没有,若非唐大哥的安排,还有继崴在背后掩护,事情老早就被地搞砸了。说起来,她还真的是非常不适合当侦探。

    “浣玢,虽然只是一点点资料,但是如果没有这些资料,我们根本无从查起,所以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这个案子的最大功臣,以后,你可以试着独立作业了。”昱风恭贺地表示道。

    终于获得她一直想要的独立,浣玢却没有想像中的开心,此刻怀孕的念头像阴影一般笼罩她的心房,让她产生一股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担忧。

    浣玢心里正想着,思圻突然拉起浣玢的手,“风哥,你去把车子开出来,我们要带浣玢去医院。”

    “医院!”昱风怀疑地看了思圻一眼,又望向浣玢,这小妮子红光满面,怎么看都不像生病的人,上医院做什么?

    “你不要问那么多,先去把车子开出来,到时候就会知道了。”

    “好吧!”干脆地站起身来,昱风依着思圻的指示往外走去。

    “思圻,我……”看到立瑜和云霏已经恭候一旁,准备陪她上医院,浣玢只能无奈地闭上嘴巴,她们早晚会知道她和继崴的事情,一切就顺其自然吧。

    ☆☆☆net.net☆☆☆net.net☆☆☆

    眼睛看着手上的杂志,浣玢心里却挂着正在肚子里面孕育的小生命。怀孕的事一定要告诉继崴,可是她要怎么开口才好?他对这件事又会有什么反应?是高兴,还是生气?她一直不希望继崴为了责任娶她,现在怀孕了她又该怎么办才好?

    “你在想什么?”坐到浣玢的身旁,继崴拿开她手中的杂志,“一个小时之前,你看的是这一页,现在还是这一页,什么事情让你想得这么人神?”

    “我……没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太紧张了,她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好像她把怀孕的事情说出来以后,她和继崴之间的一切就会因此破裂,她害怕失去他,真的很害怕。

    抬起浣玢的下巴,继崴坚决地说道:“浣玢,不要骗我,我知道你有心事。”浣玢不是一个懂得掩饰自己的人,也不是一个吝于表达自己真实情感的人,他们共同生活的这段日子,她每天都笑得很开心,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快乐的心情。

    突然抱住继崴,浣玢紧紧将脸埋在他的胸膛,呼吸着他熟悉的气味。

    温柔地回抱了浣玢好一会儿,继崴这才推开她,“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我……怀孕了。”

    双手缓缓地从浣玢的肩上垂了下来,继崴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似的,动也不动地僵坐着。

    恐惧占领了思绪,看着继崴凝重的神情,浣玢颤抖地唤道:“继崴……”

    仓皇地从沙发站起身来,他逃难似地走到落地窗前。

    时间在沉寂当中一分一秒地流逝,彷佛等了一世纪之久,继崴终于开口说道:“把孩子拿掉。”

    把孩子拿掉?浣玢不敢相信地摇摇头,天啊!孩子是一个生命,他怎么可以说得好像是一样东西,那么的不在乎!“不,我不要。”双手紧紧捍卫着肚子,浣玢像是在保护肚子里的生命,死命地摇头喊着,“我要我们的孩子,我不要把他拿掉。”

    “浣玢,我要你把孩子拿掉。”说得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继崴重申道。

    冲到继崴的面前,浣玢紧抓着他哀求道:“继崴,我求求你,不要把孩子拿掉,他是我们两个的结晶,我爱他。”虽然他还没成形,现在只是个胚胎而已,但是她爱他,因为他是继崴给她的孩子,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生命体,他可能长得像继崴,也有可能长得像她,或许是混合他们两个的特色,然而不管像谁,他身上流的是继崴和她的血。

    看着那双载满乞求的眼睛,继崴心里有着沉重的苦涩与心疼。说真的,他从来没想过他和浣玢会制造出一个小生命,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想要孩子?但是他很清楚,他现在还没有资格要孩子。他对人的信心是那么薄弱,他甚至还没有办法抛开自己的心结去爱浣玢这么一个善良的女人,他不知道自己可以拿什么去教育他的孩子?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跟他一样对人生充满悲观,因为这样的人生,是痛苦的、是沉重的。

    拿开浣玢的手,继崴心一横,冷漠地说道:“浣玢,如果你希望我娶你,你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会娶你,你不需要利用孩子的名义来逼迫我。”

    心彷佛被狠狠地刺了一刀,浣玢伤心地说道:“继崴,你知道我不会利用孩子绑住你。”

    “那你为什么要把他生下来?”讽刺地笑了笑,继崴咄咄逼人地接道:“你难道不知道,在没有婚姻的前提下,就算他拥有你全部的爱和关心,充其量也不过是人家嘴里的‘私生子’而已。”

    “我……”

    “表面上,你说得很好听,我不必为了责任娶你,可是事实上,你现在就是在拿孩子当借口逼我就范。”

    “继崴,不是这样子的,我不是……”

    伸手打断浣玢急着为自己辩驳的话语,继崴淡然地表示道:“如果你真的是为孩子着想,你就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把他生下来。”

    抓着继崴的手,浣玢心痛地说道:“继崴,孩子是无辜的,我怎么忍得下心来扼杀他的生命?”

    天啊!他是多想伸手抚平她的哀愁,可是有许多事情是由不得他,“我和孩子之间,你只能有一个选择,有孩子,就没有我。”

    不敢相信继崴刚刚说出口的话,浣玢胆战心惊地求证道:“你说什么?”

    “如果事实真像你所说的,你不是利用孩子逼我跟你结婚,那你就放弃这个孩子,要不然,我们两个到此为止,因为我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孩子变成‘私生子’。”一宇一句,继崴心在淌血,却又无奈。

    “你……是说真的?”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你仔细想清楚,你是要孩子,还是要我。”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钥匙,继崴绝然地离开公寓。

    像是没有生命的洋娃娃,浣玢身子一软,无力地瘫坐在地板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可以生气、可以不高兴,但是他不该这么无情……

    ☆☆☆net.net☆☆☆net.net☆☆☆

    “这个王八蛋,他怎么可以说这种话,什么他和孩子你只能选一个,这不摆明要你非把孩子拿掉不可吗?”右手用力往桌上一捶,思圻咬牙切齿地骂道。

    “死唐继崴,臭唐继崴,他把孩子当成什么?垃圾吗?说不要就不要,这么简单啊!”云霏也跟着朝桌上一捶,破口叫道。

    “混蛋,我们男人的面子都被他给丢光了,有胆子让人家怀孕,却没胆子让人家把孩子生出来,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家伙!”昱风也往桌上补上一拳,一副恨不得好好修理继崴一顿的样子。

    “不是这样子,”摇着头,浣玢不舍地帮继崴申诉,“继崴愿意娶我,他只是还不想要孩子而已。”继崴不是一个没有责任感的男人,她相信他会这么绝情,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浣玢,你怎么这么傻?到这个时候还在替他说话。”云霏心疼地叹了口气。

    “我不是替他说话,我说的是事实,如果当初我没有拒绝,我和继崴早就结婚了。”苦苦一笑,浣玢说得不怨天也不尤人。

    “就算是你拒绝,那又怎么样?”昱风一脸的不以为然,“如果今天他真的有那个诚意娶你,孩子根本不是重点。”

    “就是啊,浣玢……”看到立瑜对着自己示意性地摇头,阻止她再继续说下去,思圻无奈地把话吞回肚子里。

    握住浣玢的手,立瑜无声地传达她的支持,问道:“浣玢,你有什么打算?”

    茫然地看着立瑜,浣玢困惑地摇摇头,“我不知道,我要孩子,也要继崴,我两个都不想放弃。”

    “浣玢,我能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心里必须有个底,是孩子重要,还是唐继崴重要?这样你才能尽早做好准备。”

    立瑜说得一点也没错,虽然她不想选择,但是她逃避不了。曾经,她是抱着那么大的决心,希望她的爱可以感动继崴的心,让他爱上她,而今,她的愿望还没达到,她真的舍不得就此放弃。然而,要她为了继崴扼杀一个无辜的小生命,而且还是因为她的爱孕育而成的小生命,她于心何忍?如果她今天真的为了继崴不要这个孩子,以后她跟他在一起,她心里可以过得很舒坦,当作没这么一回事吗?她了解自己,她无法对一个曾经有过的生命这么不在乎,如果她真的选择继崴放弃孩子,她一辈子都会觉得对不起这个小生命。

    “我要孩子。”一句简简单单的决定,却有着千斤般的沉重,浣玢的心正在滴血,这一次,她是真要失去继崴了。

    感觉到浣玢此刻绝望的心情,立瑜轻轻拍了拍浣玢的肩膀,鼓舞道:“浣玢,不要灰心,虽然你选择孩子,但不表示唐继崴真的会离开你。”

    附和地点点头,云霏说道:“浣玢,怎么说你肚子里的小孩也是他的亲骨肉,他不至于狠得下心来不管你和孩子。”

    笑得很伤感,浣玢表示道:“继崴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这可难说,现在他说得那么绝,可是当他想到你和孩子,他真的可以放得下心吗?”人是善变的,至少她蓝思圻就是一个善变的女人。

    “对啊,浣玢,你不要难过,万一他真的可以心安理得地抛下你和孩子,风哥娶你。”拍着胸脯,昱风慷慨地表示道。

    云霏充满赞许的对着昱风竖起大拇指,接着转向浣玢道:“浣玢,不用担心,我们绝对不会让你的孩子变成私生子。”

    “谢谢你们。”虽然她无法拥有继崴的爱,但是她应该觉得很满足了,她有这么多好朋友在一旁支持着她,这是多么难能可贵。

    ☆☆☆net.net☆☆☆net.net☆☆☆

    粗鲁地将继崴从椅子上拉起来,震云拖着他来到角落的落地镜前,指着镜中的他念道:“你看看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一头紊乱得可以用稻草来形容的头发,两天没有清理的胡须,绉得不能再绉的衬衫,领带松了,袖子上的钮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解了开来,原本塞在裤子里头的衬衫更是跑出来见人,他这个样子的确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不发一语的推开震云,继崴走回椅子上坐了下来。

    头痛地叹了口气,震云伤脑筋地说道:“我告诉你,我根本不想管你,可是全公司上上下下每个人都在你背后议论纷纷,大家都在清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让我们这个难以亲近的唐总监变得如此落魄?你知不知道,大家的眼睛都在等着看你笑话。”两天前还心花怒放,现在已经是惨不忍睹,他的心情可变得真快。

    “要看就让他们看。”不管他今天怎么样,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许多喜欢看笑话的人,他无权于涉,也无法限制。

    “我知道你无所谓,也不在意,但是你这又是何苦呢?弄得自己四不像,还帮别人找来茶余饭后的话题,你真的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你不会懂的。”

    冷冷一笑,震云充满抱怨地指控道:“我当然不懂,因为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会懂呢?”这家伙什么都藏在心底,自己要是搞得懂他,那才真的有鬼呢!

    望着震云,他眼底酝含深切的关怀,继崴沉静了许久,才缓缓地说道:“浣玢怀孕了。”

    怔了一下,震云开心地笑道:“你要当爸爸了,这是好事啊!”

    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继崴自顾自地又道:“你想,浣玢会选择我,还是孩子?”这两天,他整颗心被恐惧啃蚀着,他害怕浣玢会为了孩子放弃他,怕她真的会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他知道自己的心很自私,更不应该让浣玢做选择,他和孩子其实都是她难以割舍的一份爱,可是……

    “你?孩子?”脑袋一片浑沌,渐渐,震云悟了过来,“你不要孩子?”

    闭上双眼,继崴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什么话也不说。因为母亲的背叛,让他失去了对人的信心,也让他封闭了自己的感情。一直,他很努力地保护自己,他压抑内心的情感,他不敢轻易地付出感情,因为他害怕有一天会受到伤害,就像当初被他母亲伤害一样。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浣玢跟他母亲是不同的,浣玢是天真、善良,他母亲有的不过是虚伪,浣玢不可能像他母亲一样伤害他,可是……

    他的自我保护让他变成一个寡情的男人,他不仅没有勇气爱人,更吝于关心别人,相对的,也没有人会主动给他关怀。缺乏爱,让他对爱有强烈的渴求,却也让他更害怕爱上别人,因为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哪天他所爱的人突然从他的生命当中消失,他会受不了。渴望爱、害怕失去爱,这是他内心的煎熬与挣扎。

    浣玢无怨无悔地守候着他,她不要他因为责任娶她,可想而知,她对他的爱有多深,可是他不仅没有回报她的爱,却反过来要求她拿掉自己的亲生骨肉,他是多么的残忍。

    “喂!你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要孩子?”

    轻轻地摇摇头,继崴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不会懂的。”

    “废话,我要是懂的话,我就是你肚子里面的蛔虫。”这家伙真的是欠揍。

    突然站起身来,继崴一声招呼也不打,直接朝着外头走去。

    “喂!”连忙拉住继崴,震云叫道,“你要干么?”

    “回家洗澡、睡觉。”甩开震云的手,继崴迳自走了出去。

    目送着他离去的背景,震云忍无可忍地喃喃自语,“没见过这么小器的人,话都还没说完,人就溜了。”朝办公室晃了一圈,震云不禁做了一鬼脸,“希望他赶快恢复正常,要不然以后这里一定会变成垃圾场。”说着,也跟着走出办公室。

    ☆☆☆net.net☆☆☆net.net☆☆☆

    将行李放在沙发旁,浣玢不舍地抚摸着每一样东西——沙发、艺术灯、壁画、桌巾、小饰品……这里有很多东西是她搬进来以后,才跟继崴一起上街精挑细选买回来布置的,都是他们两个一喜欢东西,可是现在,她却要离开它们,离开她最爱的男人。

    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浣玢静静地等待继崴的出现。这一天,她过得好苦、好苦,她不了解他为什么不要孩子?不了解他心里到底有什么苦处?她多么期望自己只是作了一场噩梦,而这一切都是骗人的。

    想一想,她对继崴的了解真的是少之又少,在她的面前,他不提他的生活、家人,也不提他的工作,他惟一跟她一起分享的就是他创作的音乐,他的音乐很美,充满着深厚的情感,令人感动。

    如果他的音乐可以代表他的人,继崴应该是一个会喜欢孩子的人,可是为什么他不要他们的孩子?是因为他不爱她,所以他不要她孕育的孩子吗?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被轻轻地开启,继崴从外头走了进来。

    “继崴。”看着他那张略显憔悴的脸庞,浣玢缓缓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看着散落一旁的行李,继崴面无表情地问这:“这是你的决定?”

    “我没办法让自己变成刽子手。”

    他早该知道她会选择孩子,因为她是那么的纯真、善良,就像一个天使一样,他怎么可以期望一个天使会狠得下心来扼杀一个小生命。

    “你走吧!”最后,他还是失去了,失去一个可以让他欢笑、让他想去宠爱、呵护的女人,而这一切是他一手促成的。

    她没有怀疑过继崴是在开玩笑,她也已经为分离的一刻做好心理准备,可是,分离真的来临,她的心却还是抑制不了地在哭泣。

    咬了咬下唇,浣玢强忍心里的悲痛,说道:“好好照顾你自己。”

    “你也是,好好照顾你自己,还有……”“孩子”这两个宇他终究说不出口,是他不要孩子,他又何必在乎孩子好或不好,不是吗?其实,如果浣玢真的生下孩子,他相信她会把孩子教育得很好,因为她是那么的乐观,她是一个很容易从跌倒中爬起来的人,生命总是充满着希望,这才是孩子应该有的人生观。

    “我会的。”抬起沉重的脚步,浣玢一步一步、恋恋不舍地走到行李旁,拿起行李,朝着外头走去。

    想也不想,继崴冲上前去,接住她的行李,“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忍住心里急着想涌上眼眶的泪水,浣玢强行拿着行李走出公寓。她已经是个妈妈,她不能哭,可是,泪珠还是无声地滑过两颊,洒落在衣领、痛进她的心坎里,一切都结束了。

    当门被掩上那一刻,继崴终于失去冷静地靠向落地窗,沿着窗子绝望地跌坐在地板上。他的心好痛、好痛,这是为了什么?难道他早在不知不觉当中爱上了浣玢,只是他一直不肯对自己承认,因为他太害怕受到伤害,太害怕失去,所以他直觉地想否认自己对浣玢的感情,好保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