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起来,她在唐家也不过待了四天多的时间,可是吃了那么多顿饭,今天的早餐还是她第一次目睹到唐家齐聚餐桌的盛况。

    不过,这家人吃饭的情形跟他们邢家实在是差太多了,邢家总是热闹非凡,每个人七嘴八舌,一顿饭从头到尾,声音都没有停过;而唐家则是噤若寒蝉,连喝口牛奶大声一点,都会让人觉得是破坏宁静。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就让人特别想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把任务完成?

    眼睛偷偷地巡视着在座的每个人,突然,浣玢的视线跟继崴那双不知道何时已经盯着她看的眼睛交继而上,“咚!”心跳无来由得一阵狂乱,她像做贼心虚似的连忙把头向下低垂。

    为了唐继崴的一声“浣玢”,她昨晚跑回客房足足胡思乱想了两个小时,心情都还无法平静下来,她不知道“邢浣玢”和“浣玢”这两个叫法,对他有什么差别?

    她不是那种喜欢东想西想的人,可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唐继崴,她好像特别敏感,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会影响她,让她一向简单的脑袋瓜变得乱七八糟。唉!如果她可以对每件事都这样,风哥大概不会笑她“迟钝”!

    正当浣玢脑海一片混乱,原本无声的餐厅终于打破了沉默。

    “继崴,我和你二妈昨晚临时决定跟你纪伯伯去环岛旅游,今天出发,两、三个礼拜才会回来,这段期间家里有什么事,你这个做哥哥的就费心一点。”虽然跟继崴之间始终隔着一道鸿沟,但是在唐国忠的心目中,继崴的地位依然是最重要的。

    没有任何的言辞,继崴只是点了点头,表示他已经听到了这么一件事。

    继崴冷淡地回应,对唐国忠来说,早是习以为常的事,所以他也不再多说什么,然后转向二儿子说道:“凯崴,公司的事就交给你,一切由你作主,如果真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再跟我连络。”

    “爸,我知道。”

    “还有,邢小姐可是特地从屏东上台北来看你,有空的时候多陪陪人家,不要麻烦你哥。”只要是聪明人,并不难听出唐国忠真正的意思,其实,他还在为昨天继崴带浣玢出游一事耿耿于怀,他相信,继崴会花时间陪一个陌生人,可见得这女孩子对继崴相当特别,而他必须制止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他可不希望两个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心起芥蒂。

    “我会的。”

    相信儿子已经听懂他的话意,唐国忠跟着又转向女儿说道:“灵儿,陈妈和陈伯已经很久没放假了,所以趁着我和你二妈出去玩,我想,就让他们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另外,阿香明天开始也休息一个礼拜,这段期间家里的三餐就让你打点,应该没问题吧?”

    “爸,您放心,我不会饿着哥哥他们的肚子。”不同于她对浣玢的态度,灵儿对唐国忠显得相当俏皮。

    “很好,如果我回来发现你哥哥他们、还有客人变瘦了,我就惟你是问。”从唐国忠说话的口气,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有着相当的溺爱。

    学童子军敬个礼,灵儿恭谨地说道:“遵命!”

    满意地点点头,唐国忠接着专心吃起自己的早点,才一瞬间,整个餐厅又回复到原有的寂静,彷佛之前的对话从来没有存在过。

    听到唐国忠和向婉玲即将环岛旅游,然后陈妈和陈伯跟着也要休假,浣玢的心情可以说是飞上云端。好不容易昨晚终于让她盼到灵儿不在,她一时兴奋,又拿到唐大哥留给她的钥匙,所以什么都没考虑,就往灵儿的房间冲去,害得差一点就撞见阿香。不过,现在可好了,她什么都不用担心,只要注意灵儿的行踪,相信很快就可以取得更多的资料确认灵儿的身分。

    “浣玢,你吃饱了吗?”压着嗓门,凯崴轻声问着身旁的浣玢。

    “吃饱了。”

    拉着浣玢站起身来,凯崴表示道:“爸、妈,我们吃饱了,现在时间还早,我想和浣玢到庭院散步。”

    “也好,你们小俩口去走一走。”很高兴凯崴对他刚才的训示马上身体力行,唐国忠点头应允。

    就这样,两人在众人各怀心事的目光下,从容而快速地离开了餐厅。

    ☆☆☆net.net☆☆☆net.net☆☆☆

    “浣玢,昨晚有没有搜到什么?”一走下玄关前的台阶,凯崴马上开口问道。

    “是有找到一张身分证,名字叫‘林雅晴’。”从口袋拿出昨晚抄录下来的纸条,浣玢将它交给了凯崴。

    “林雅晴?”皱着眉头,凯崴像是在搜索记忆,寻找是否听过这么一个人。

    “唐大哥,你对这个名宇有印象吗?”

    沉吟了半晌,凯崴摇摇头,跟着问道:“浣玢,林雅晴长得像灵儿吗?”

    “刚开始看她,是觉得不像,可是愈看她,又有些地方很像。”

    “这么说,根本无法肯定两个人是不是同一个人喽!”

    “是啊,身分证上的照片很年轻,可能是十几年前拍的学生照吧,所以也不能够很确定是不是就是这个唐灵儿。”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虽然称不上聪明,但是说到这个,浣玢还是比较有经验,“唐大哥,你把这个资料拿给风哥,让风哥去调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个人的来历,然后进一步了解她跟灵儿有没有关系。”

    “那我等一下就去征信社找昱风,把这个交给他处埋。”说着,凯崴又问道:“浣玢,除了这个,你还有没有找到其他的东西?”

    “没有,灵儿收东西很仔细,找到这张身分证就已经用了我一个小时,本来是想再继续投下去,可是,我有听到阿香说要打扫房间,所以看看时间不太够,就赶紧溜了。”避重就轻,浣玢含糊地把事情带了过去。

    轻拍了一下脑袋瓜,凯崴叫道:“真是的,我怎么会这么胡涂,我都忘了阿香习惯在我们出门的时候打扫房间。”

    “唐大哥,无所谓啦,反正明天起阿香休假一个礼拜,这段期间只要你找个机会把灵儿弄出去,我就有办法再搜一遍。”嘴上说得很轻松,浣玢心里却是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她差一点就被唐大哥的胡涂给害惨了!

    “这个……”面有难色地看着她,凯崴头痛地说道:“想把灵儿弄出去并不难,可是你现在是我女朋友,如果我带灵儿出去,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灵儿恐怕会起疑。”

    似乎不认为这是什么大问题,浣玢乐天地说道:“不会的,只要我假装人不舒服,没有办法外出,她就不会觉得奇怪,反正女人的毛病这么多,随便找都是理由,而且,只要一次就够了,她不会想那么多。”

    尽管心里颇有质疑,但是在面对浣玢信誓旦旦的脸庞,凯崴也只能作罢,“好吧,我会找机会。”解决掉眼前最重要的问题,凯崴紧跟着问道:“浣玢,你昨天怎么会跟我哥一起出去?”哥的孤傲、难以亲近,是众所皆知的事情,照道理,他连注意到她的可能性都没有,不过,他却做出惊人之举——带他弟弟的“女朋友”出游,这实在教人无法理解。

    “这……纯粹是碰巧,因为我闷得发慌,唐继崴又正好要上阳明山活动筋骨,所以他就好心地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自然,她接着又抱歉道:“唐大哥,真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们都过了七点才会回家,没想到还是撞见了伯父,替你惹了麻烦。”

    “我是没关系,倒是你,我哥他……他……”不知道如何解释他的担忧,凯崴只好说道:“浣玢,做任何事都要想清楚,不要因为一时昏了头让自己陷进去。”也许自己不是很明白哥哥在想什么,但是他绝不是一个轻易付出感情的人,

    不过,他偏偏又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女人是很容易被他吸引;浣玢是个单纯的好女孩,自己不希望她傻傻地把感情投注在哥哥的身上,那可能会让她受到伤害。

    “唐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蹙起眉头,浣玢一脸的疑惑。

    “我……没什么。”也许是他杞人忧天,浣玢才见过他哥几次面而已,她当然不可能这么快把感情投进去。他还是少说一点,免得因为他的多虑,让她心里产生困扰,那反而不好。

    “真的没什么?”

    点了点头,凯崴说道:“进去吧,时间不早了,我还得赶去公司上班。”

    ☆☆☆net.net☆☆☆net.net☆☆☆

    熬了一天,终于把阿香给盼走了,不过,却开启了浣玢的灾难。

    “这个鱼……可以吃吗?”看着那尾焦黑的白鲳鱼,浣玢忍不住感到心疼,这么好吃又营养的食物,竟然把它煎成面目全非,这实在是太浪费了,天啊!想想这世界上有多少人吃不到这么美味的鱼儿,她小姐却这么糟蹋它。

    “当然可以吃!”故意当着浣玢的面夹了一块鱼肉,灵儿把它塞进了嘴巴,然后装出很享受的样子,说道:“很好吃啊,不过,如果你觉得它难以下咽,那你可以不用吃啊,反正,还有那么多菜,饿不死你的!”

    皱起眉头,浣玢毫不拐弯抹角地指道:“你的番茄炒蛋足足加了三分之一包的盐巴,根本不能吃;你的糖醋排骨大概加了半瓶的醋,也不能吃;你的凤梨炒虾仁,虾仁都还是生的;你的金针苦瓜汤放了半包的砂糖,这些能吃吗?”

    没想到浣玢可以清清楚楚地把她动的手脚都说出来,灵儿听得脸一阵红、一阵绿,最后恼羞成怒地叫道:“我的手艺就是这个样子,你要是看不顺眼,你可以自己动手啊!”

    “你不会煮可以告诉我,让我来弄,你知不知道?这样子是暴珍天物。”没有任何指责的意思,浣玢只是真心地感叹道。

    明知浣玢说得一点也没错,她不该为了整人而这么不珍惜食物,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地方的人三餐有一顿没一顿,有得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惰,可是,却又拉不下脸来说声对不起,只能逞强道:“我怎么知道你会做菜?”

    “你可以问我啊?”不是她在吹牛,她的手艺之好,吃过的人都说“赞”,当然,这还是不拜挣信社她们这四个爱吃的女人之赐,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她们四个女人经常钻研食谱,寻找新花样,就这样,手艺被自己的贪吃给训练出来。

    翻了翻白眼,灵儿受不了地吐了口气,拜托,这女人到底是笨蛋还是天真?“她”难道听不出来,她是在随便应付“她”吗?“她”还当真以为自己不会煮吗?算了吧,是自己做得太过分,她还能说什么?不过,让自己特地为这个女人做一顿丰盛的大餐,是绝对办不到的!

    “我去煮面。”收起桌上的盘子,灵儿打算把它们送往厨房处理掉。

    “怎么了?”浣玢还搞不清楚灵儿怎么突然转了那么一个大弯,继崴人已经来到了餐厅。

    “大哥!”心一慌,灵儿手上的盘子立刻又跌回餐桌上。一整个早上没见到继崴的人,她还以为他应该去公司上班,怎么这会儿突然又出现..

    尽管刚刚在外头已经听见她们两个之间的对话,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过,继崴还是若无其事地问道:“灵儿,这是今天的午餐?”

    “这……不是,这些是实验品,做坏了,我现在才要去做菜。”灵儿对继崴本来就相当畏惧,这会儿做错事,更是心虚得不敢正视他。

    不再追究下去,继崴淡漠地说道:“不必忙了,我带你们两个出去吃。”

    “大哥,我一点也不饿,你带邢小姐出去吃好了。”

    没有再跟灵儿多说一句话,继崴转向浣玢说道:“走吧,我带你出去吃饭。”

    “我……”想到自己已经饥肠辘辘,也没必要为一顿饭争论什么,浣玢妥协地站起身来。虽然她不了解自己的心情,但是她知道,一看到继崴,她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欣喜,从昨天早上在餐桌上见过他之后,他的人就像空气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直到现在。他真的好像她的救星,她一有麻烦,他就会出现。

    看到浣玢顺从地起了身,继崴带头往外走去。

    ☆☆☆net.net☆☆☆net.net☆☆☆

    他知道自己该躲得远远的,让一切到此为止,可是,知道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他毅然决然地跑到山上,打算让自己的心情回复到原有的平静,不再有任何的失落,可是最后,他还是忍不住转了回来。

    其实,她并不是那种教人为之惊艳的女孩子,但是她纯真自然的笑容,就像寒冬的暖阳,柔美地教人眷恋不舍,想时时刻刻沉浸其间。她的美,在于她的真,真的实在,真的让人心生怜惜。或许,就是因为她是这么的真实美好,所以才会让自己不自觉地放下孤独想去接近她、认识她,但是,也因为如此,他不该走进她的世界,毕竟,对一个无法坦然付出情感的男人,他只会伤害她而已。

    然而,明知自己会对她造成伤害,他还是纵容了自己的率性,因为,他实在无法当她只是个来去匆匆的过客,他希望能拥有她短暂的记忆。

    “你(你)……”不说话的时候,两个人都惜话如金,谁也不肯先打破沉默,真要说话了,两个人又挑在同一刻开口。

    对彼此的异口同声,浣玢和继崴忍不住莞尔地相视一笑。

    “你先说。”继崴绅士十足地说道。

    “我没什么事情,只是想跟你说声谢谢。”

    挑了挑眉,继崴淡然地幽默道:“谢什么?谢我救你脱离灵儿的魔掌,让你免于被她荼毒吗?”

    彷佛她刚刚说了人家坏话,浣玢腼腆地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啦!”她不是呆子,她当然知道灵儿是故意的,毕竟,放错调味料也许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放得那么离谱就太奇怪了,不过,她宁可当唐灵儿是真的不会做菜,也不希望自己把人家当成了大坏蛋。

    “听你这么说,你以后还敢吃她煮的东西喽?”

    “当然,经过这次以后,我相信她以后不会再那么糟蹋食物。”虽然想到之前吃到那些东西的时候,差一点就吐出来,不过她相信灵儿是个明是非的人,这种事应该不会再来一次。

    看着此刻的浣玢,是那么的温柔、善良,继崴突然有一股想紧紧抱住她的冲动。跟她相处虽然短暂得用手指头都可以数出来,但已足以让他对她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然而,她那永远没有真正坏人的乐天,却还是让他忍不住地感到悸动。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如果换成是他,灵儿这个人在他的心里早被烙上了一个不好的印记,即使以后灵儿煮的东西再如何美味,他也不会看它一眼。

    “你很有勇气,如果是我的话,我也许不会担心灵儿再有糟蹋食物的举动,不过,我怕她会不小心把泻药当调味料放进我的碗里。”这种警告的言语从来不会出自他的嘴巴,然而看着她,那种保护意识就会不由自主地抬头。

    泻药?眨了眨眼睛,浣玢一点也不敢相信会有这种事,“不会吧,灵儿她不会开这种玩笑!”

    耸耸肩,继崴不在意地说道:“谁知道灵儿心里在想什么?”

    “这……”甩甩头,把猜疑的念头抛出脑海,浣玢下意识地为灵儿辩道:“灵儿只是不喜欢我而已,又不是跟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她不会这么做。”

    若有所思地看着浣玢,继崴突然说道:“你很固执。”

    “会吗?”尽管搞不懂继崴为什么迸出这么一句话,她还是直觉地反应道。

    轻轻一笑,他又一次重申道:“你很固执。”虽然她的固执在他的信念里称为“愚蠢”,但是,他却喜欢她的固执。

    好吧,她有时候是很固执,不过……“固执不好吗?”

    “我没说固执不好啊!”带着笑意,继崴瞅着浣玢那略显不安的脸庞。

    两颊泛红,她心虚地应了一声“喔!”这下子糗大了,人家也不过才说了一句话,她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好像担心人家会因此而不喜欢她。

    凝视着浣玢羞赧的娇柔,继崴心里禁不住卷起一波波的柔情,做了个深呼吸,他端起桌上的咖啡,将它一口饮尽,试图平息心里的动荡,不行,他已经逾越了自己的界限,他不能再让自己的心情失控。

    生怕继崴会窥视出自己对他的在乎,浣玢强行抛下尴尬之情说道:“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现在换你说了。”

    找到一个让自己转移注意力的机会,继崴顿时松了口气,“其实我也没什么事情,只是想问你,为什么会跑去当侦探?”

    虽然自己算不上“称职”,但是一说到工作,浣玢还是眉飞色舞,“我会当侦探,是巧合……”话说当时,她娓娓道来那宛若一个小家庭的“风の征信社”。

    ☆☆☆net.net☆☆☆net.net☆☆☆

    “二哥,”坐近凯崴身旁,灵儿柔声请求,“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公司好吗?”

    心里还在计算着该如何在灵儿不起疑的情况下,开口让她跟他一起外出,没想到机会却自己送上门来。不动声色,凯崴沉稳地反问道:“你跟我去公司干么?”

    “二哥,你也知道,我已经学了好一阵子的画画,可是画了那么久,一点心得也没有,我想,不如跟你去公司走走,学点实务性的知识。爸不是常说,希望我能够去公司多看看、多学学,以后当你的助手吗?”

    “你想跟我去公司,我是很高舆,可是浣玢……”面有难色地看着两眼正盯着电视的浣玢,凯崴一副放心不下的样子。

    “二哥,如果你是担心我不在,会饿着你女朋友的肚子,那你大可放一百二十个心,你刚刚不也是吃到她煮的晚餐,还直夸那是人间美味,我相信她厨艺这么精湛,绝对有能力照顾自已的三餐。”说是赞赏,心里却是不是滋味,中午被邢浣玢将了一军,她本来是想藉着晚餐,让邢浣玢下厨,好挑剔邢浣玢煮的东西,以扳回一城,哪里知道,邢浣玢头脑顿顿的,手艺却出奇的好,挑不到毛病也就算了,竟然还让邢浣玢嬴得大哥、二哥的称赞,她越想就越气自己,她实在有够笨!

    “我……”

    “凯崴,你不用替我操心,我一个人在家没关系,反正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不知何时,浣玢已经把焦点转到他们身上,并体贴地插嘴道。

    “二哥,你听到了,邢小姐她不介意一个人待在家里,你可以放心了吧!”

    一脸不太确定的模样,凯崴问道:“浣玢,你要不要也跟着一起去?”

    浣玢还没表示意见,灵儿已经等不及地抢着道:“二哥,邢小姐去公司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坐在那里等你,她会很难受。”

    “是啊,我什么都不懂,去你公司,帮不上你的忙,还得让你分心来照顾我,我还是一个人待在家里好了。”

    “好吧!”轻轻将浣玢耳边的发丝往后一拨,凯崴像个温柔的恋人道:“浣玢,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我会尽早回来。”

    “嗯!”

    “大家都在。”一走进客厅,便看到凯崴亲昵的小动作,继崴心里不禁翻过一阵醋意,他是怎么了?明知是假的,干么还这么不是滋味?

    看到平日绝少走进客厅的继崴竟然出现在此,凯崴开心地招呼道:“哥,你来得正好,我还想找你喝一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雅兴?”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两兄弟相处的时间却屈指可数,说来还真令人感慨。

    “好啊!”以一种难得轻松的态度,继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一坐下来,灵儿却站起身来,“大哥,我明天一早要跟二哥去公司,所以我想早一点休息,我就不陪你们了。”

    点了点头,继崴目送着灵儿离开,然后瞄了浣玢一眼,对着凯崴询问道:“灵儿明天要跟你去公司?”

    “是啊,她说画画学得没什么心情,还不如跟我去公司学点实务的东西。”起身走到吧台,凯崴拿了瓶葡萄酒,还有三只杯子。

    “浣玢不去?”继崴嘴巴是问着凯崴,眼睛却盯着浣玢。

    听到“浣玢”这两个字,凯崴顿时愣在原地,答不出话来,这么快,哥竟然已经直呼浣玢的名字?

    没听见凯崴的声音,浣玢很自然地代为回答,“凯崴是去上班,又不是去玩,我跟着去只能坐在那里发呆,倒不如留在家里。”在继崴直视的目光下,浣玢不自在地动了一下身体,接着干脆站起身来说道:“你们聊,我先去睡觉了,晚安。”用遥控器关掉电视,她有些落荒而逃地跑离客厅。

    望了一眼她离去的方向,继崴心里忽然觉得若有所失,他不应该割舍不掉对她愈来愈深刻的恋栈,可是,虽然他不愿意如此,但是只要浣玢还待在唐家,他就无法压抑自己。

    明天她一定会趁着灵儿不在的时候,彻底搜查灵儿的房间,再下来,就是她离开唐家的日子,他能够跟她相处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而他们之间的一切,将随时间的前进而淡忘、消逝,过不了多久之后,他们谁也不会记得谁,有的只是淡淡的影子,只是,他真的可以接受这样的安排吗?

    放回一只杯子,凯崴清了清喉咙,唤醒沉思中的继崴,然后佯装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地走回沙发坐了下来,说道:“哥,看来只有我们两兄弟彼此对饮。”哥和浣玢之间的气氛不太对劲,他得找个机会问一下浣玢,但愿事情并没有他想像中那么严重,希望她记得他的告诫,没让自己沉陷下去。

    回过神来,继崴耸耸肩,无所谓地道:“也好,你回国之后,都还没有机会跟你单独聊聊。”

    “就是啊,你忙你的,我忙我的,我们连见面的机会都很少,哪有时间聊?”说得有些感叹,凯崴为彼此倒了杯酒,接着问道:“哥,工作还好吗?”

    “还不是老样子……”

    两兄弟你一句、我一句,慢慢地聊了起来。

    ☆☆☆net.net☆☆☆net.net☆☆☆

    合上灵儿的房门,浣玢忍不住叹了口气。原本抱着雄心壮志,希望可以从这次的搜索行动找到直接资料,指认灵儿的身分,结果,除了一本存折、一张土地所有权状,而所有人是“林雅晴”之外,什么也没有。

    现在惟一可以肯定的就是——林雅晴跟灵儿一定有关,要不然,林雅晴的东西不可能落在灵儿的手上,只是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心不在焉地往着楼梯走去,浣玢心里不断地思索着,难道这个灵儿真的是林雅晴?

    “砰!”抱住浣玢差一点跌下楼梯的身子,继崴跟着她一起跌倒在楼梯前方的地板上。看着身下的她,想到前一刻心脏差一点跳出胸口的恐惧,继崴蹙起眉头,略带责备地训道:“你走路都不看前面吗?”如果不是他刚好上楼,反应够快,这会儿她大概摔成轻微的脑震荡!

    也没想到自己还被继崴压倒在地板上,浣玢大大地喘了口气,有些惊魂未定地说道:“吓了我一跳!”

    虽然身下的娇躯诱人,让全身不自觉地爬满燥热,继崴还是压抑下那一阵阵袭击而来的欲念,关心道:“你还好吗?”

    “我没事……”乍然发现自己和继崴引人遐想的暧昧姿态,浣玢羞涩得双颊翻红,急忙推开他,蹒跚地爬起身来,“你……没事吧?”

    跟着站直身子,继崴从容地说道:“我很好。”有这么柔软的身体可以垫着,他舒服得很,会有什么事?

    “谢谢你。”真丢脸,每次出状况都会碰到他,这下子他一定会认为她这个人又笨、又拙,一点照顾自己的能力也没有。

    瞅着浣玢,像是在思考该拿她如何是好,最后,他冲口问道:“想不想去烤肉?”话一出口,他心里不觉自我嘲笑一番,人真的很爱折磨自己,挣扎了一夜,辗转难眠,就是不知道是否该放任自己,拥有浣玢留在唐家的接下来这几天,结果,烦恼只是多余,他的心早已拿定了主意,一切根本由不得他。

    “烤肉?”由兀全搞不清楚状况,浣玢傻呼呼地看着他。

    “对,烤肉。”没等她进一步表示意见,他拉起她的手,顺着楼梯往下走去。

    “唐继崴,外面正在下雨……”

    “我带你去的地方,即使是刮大风下大雨,还是可以烤肉。”

    “可是,我们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

    “我们等一下先去超市。”

    “可是……”

    “相信我,你会根喜欢那里,现在可以请你闭上嘴巴了吧!”

    算了,反正任务已经告一段落了,唐大哥应该不介意她跟唐继崴出去才对,不过……“等一下,我留张纸条给唐大哥,今天是星期六,他中午就下班了,我得让他知道我去哪里。”

    点了点头,继崴说道:“也好,让他知道我们要去山上,会晚一点回来,省得他以为你失踪了。”其实他并不认为浣玢应该跟凯崴报告行踪,然而她毕竟是凯崴带回来的客人,没有通报一声是有些失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