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响看着雷小雨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一股震撼浮上心头。

     这就是李梦秋老师口中说的完美的发力技巧了吧!这就是所谓的实战经验超人一等了吧!

     雷小雨每一步,每一拳都如同教科书中的典范,李越的表现在雷小雨面前,如同一个手持利器的孩子,尽管利刃可以伤人,但却连雷小雨的衣角都碰不到。

     这就是刘响上千次踢馆战所追求的!

     李越发挥出了一百二十分的实力,却依然是徒劳的,仅仅不到三分钟就被雷小雨一脚踢下了擂台!

     雷小雨胜!

     第四场,林省方磊对战藏省藏云嘎。

     方磊标准的武科生打扮,健硕的身材,加上一杆长枪,浑身散发着少年人特有的精气!

     而吸引了刘响目光的确是,脸上带着藏省人特有的高原红,脸上洋溢着淳朴的微笑,一身少数民族装扮的藏云嘎。

     藏云嘎手中的弯刀虽然也是标准的精钢打造,但其上精美的花纹,却平添了一股神秘色彩。

     比赛开始!

     方磊也不也不废话,长枪一摆,意境爆发。点点寒芒向藏云嘎压去!

     面对着方磊的锋芒毕露的冰冷枪意,藏云嘎也不含糊,一股神秘的气势爆发出来,不动如山!

     双方都是完美的意境,同阶之下不分高低。

     方磊见已经并未占优,也不在意,脚下一蹬,手中长枪对着藏云嘎就扎了过去。

     藏云嘎弯刀一挥,击偏长枪,蹂身而上!

     “藏云嘎的意境怎么有些奇怪,完全没有刀的锋锐,反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稳重感?”刘响歪头问向刚刚下场的雷小雨。

     “我也不知道。”雷小雨淡淡的回道。

     刘响听她不似作伪,想了一下,扭头看向蔡林诚。

     “蔡同学!”

     蔡林诚实在有些怕了这位下一场的对手,这嘴是真碎啊!蔡林诚从未碰到过如此自来熟的人。我们下一场是对手啊!

     本不想理会刘响的蔡林诚,却不知想到什么突然低声回道:

     “这是藏省达拉宫特有的传承,源于百年前的佛门意境,领悟此意境者,无论擅长什么拳脚或武器,所表现的都是沉稳如钟、不动如山!领悟此意境者,都极擅长防守反击!”

     刘响有些意外蔡林诚竟然答话,不由咧嘴一笑,道了声谢。

     “用不着谢,我只是有些过意不去下场就将你淘汰了!”蔡林诚深深地看了刘响一眼平淡的说道。

     刘响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场上的对战已到白热化,方磊的长枪极善攻击,藏云嘎的弯刀防守沉稳,枪刀相交之间,点点星芒炸裂。

     方磊一时间攻不破藏云嘎的防守,不禁有些急躁。嘶吼着将手中枪法用的更迅猛了一丝。

     可这一快反倒不妙,攻速出来了,但操控性却有了一瞬的不稳。

     沉稳如山的藏云嘎眼睛一亮,电光火石间抓住了方磊的这一丝破绽,弯刀自下而上砍在方磊的的枪头之上,方磊压不住枪,长枪掀起了两尺,藏云嘎终于抓住机会突破了方磊长达七尺的攻击范围。

     弯刀一转贴着方磊的长枪就斩了下去。

     方磊看着逼向手指的刀锋,无奈松开了手掌。

     这一松手也断送了他最后的胜机,他的拳脚实力比起枪法来说弱了不止一筹,在藏云嘎弯刀连闪下被逼到了擂台边缘。

     眼见着方磊即将掉下擂台,藏云嘎依然保持着沉稳,不漏一丝破绽。

     方磊叹了口散掉了偷偷运到脚上的灵能。本来他还有一招压箱底的腿法绝招,可惜只是乘人不备偷袭用的,而藏云嘎虽然看到胜券在握却依然稳如老狗,他的这招就算用出来也徒增笑话罢了!

     方磊爽快的跳下了擂台。

     藏云嘎胜!

     第五场,重省刘响对战神都蔡林诚。

     刘响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来就要跳上擂台,却被场边助理裁判叫停。

     “请稍后,因为有大武者比赛,我们需要重新布置场地,和增加防御罩。”

     “啥意思?”刘响疑惑的问道。

     “以大武者的实力,四十米宽的擂台太过狭窄,你们的对决不设擂台,整个场地都是你们的对决范围。而且大武者有远程攻击的能力,其他选手不能留在场内观战。看台边上要升起防护罩,以防大武者的远程攻击伤到现场观众。”助理裁判解释道。

     这么夸张?刘响回忆了一下当初邪教大武者与孙大队长的对战,点了点头。

     会场很大,如果在场地中间,初级大武者的灵能外放也很难够到看台,但对决中选手又不会原地站着不动,万一打到场地边上,确实容易伤到场外观众。都不用灵能外放,选手爆发的意境就够看台附近的普通人喝一壶的了。

     刘响与蔡林诚默默等候着工作人员清理场地,随着工作人员纷纷撤离,场上只剩两位选手和一位身穿裁判服的中年男子,看其气如山岳的气势,想必境界远远超过初级大武者这个层次。

     一道透明光罩从看台边缘升了起来,将整个比赛场地完全覆盖。

     刘响抬头看着高几十米的光罩不由咋舌,这可比韩惊雪施展在他身上的光罩震撼多了。

     神都武道会馆演播厅。

     知名解说员周志文正在介绍现场。

     “笼罩着整个场地的防护光罩,是组委会会长,武师大人亲自出手操控,加上海量的灵精做能源,不仅能抵御资深大武者以下的全力攻击,而且还能有效隔绝选手的意境等精神攻击。看来蔡林诚同学的出现,再次打破了高中武道大赛的历史,此前近百年的大赛历史中,从未出现需要升起防护罩的对决。”

     周志文转头看向李梦秋,有些玩味的问道:

     “组委会是不是有些太保守了,竟然升起了防护罩,蔡林诚同学虽然进阶了大武者,但他的对手刘响只有高级资深武者的实力,蔡林诚同学应该很容易就能取得胜利,用不着做如此防备吧?”

     李梦秋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如果他们双方都是昨日的实力,自然不用升起防护罩。如果今日的刘响还是昨天的刘响,自然也不用升起防护罩。但昨晚进阶的可不止蔡林诚同学一位,你忘了刘响昨天比赛时可还只是高级武徒!”

     周志文回想了一下,恍然说道:“之前一直为高中生武道大赛史上第一位大武者所震惊,竟然忽略了刘响也进阶了武者。但就算如此,高级资深武者与初级大武者的实力差又怎会是高级武徒到初级武者的实力差,所能比较的。这其中的差距天差地别吧?”

     “呵呵,如果是旁人,你这么想倒也没错。但进阶武者的人是以高级武徒境界横扫大半高级资深武者的刘响,那就有些奇妙了。”李梦秋看着屏幕上的刘响微微一笑。

     “在如此大的境界差距下,您觉得刘响会有一丝胜机?”

     “不是一丝胜机!在我看来这场对决胜负四六开,刘响为六!”李梦秋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

     如此惊人的说法周志文不敢苟同,但李梦秋是什么身份,她说出的话就是权威,要不武道大赛也不会请她来当专业嘉宾。

     “李女士的说法,我持不同意见,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周志文心存怀疑的说道。

     场中,中年裁判飞身退到场边,比赛开始!

     两位选手同时行武者礼。

     “神都蔡林诚,请指教!”

     “重省刘响,请指教!”

     话音一落,刘响就想动手,却发现蔡林诚站着未动!

     刘响不解的重新站稳,疑惑的问道:“蔡同学,你等下酒菜呐?”

     “我在等你认输。”蔡林诚淡淡的说道。

     “啊?”

     “我一直在家里修炼,认识的同龄人不多,你这人很风趣,我想跟你交个朋友!所以我不想你输的太难看,你能不能认输?”

     蔡林诚语气平淡,但刘响却从中听出一丝诚恳。刘响眉头微皱,难倒这货也像师父小时候那样常年守着练功房的失乐少年!

     “你怎么就觉得我不如你?我们可还没交手呢?”刘响有些玩味的笑道。

     “你与唐小婉一战我有认真看,你的确很强,如果是我未晋级之前,你还有一分胜机,可我昨日借助晶核进阶了大武者。以你之前的表现不是我一招之敌。”蔡林诚极为认真的解释道。

     刘响眉头挑了挑,这是被小看了,可这货语气诚恳的竟然让人生不起气来。

     “你没发现我也晋级了吗?”

     “发现了,可是依然不够!”

     刘响无奈的叹了口气,蔡林诚如此轻视他,他其实应该搞个突然袭击给蔡林诚个惊喜才对!

     可这货好像真的朋友太少想跟他交个朋友,而且是真的不想他颜面扫地。

     “你这么搞,让我很难办啊!要不我先给你亮个绝活吧!”

     在蔡林诚不明所以的眼神里,刘响消失在原地。

     蔡林诚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冲他咧嘴笑的刘响,不由露出一丝震惊!

     好快!速度完全不在一般的初级大武者之下,甚至可能更快一些!

     “这回能好好打一场了吧?”刘响闪身退到原位咧着嘴笑道。

     蔡林诚认真的点了点头,惊人的气势从身上爆发出来,明明赤手空拳,但散发出来的意境竟然金铁轰鸣!

     “我的剑法在手上。”见刘响露出疑惑的眼神,蔡林诚忍不住解释道。

     “手贱!有意思!”刘响强忍笑意,冲天的气势爆发出来,隐隐的奔雷之声响彻全场。

     蔡林诚手掌一闪,一道剑气跨过十几米的距离斩向刘响。

     刘响身形微动躲开了剑气。

     “远程攻击对我没用,路离远了自然有了更多的反应时间,咱还是直接动真格的吧!”

     刘响足下一蹬,奔雷拳直奔蔡林诚。蔡林诚不甘示弱,手成剑形对上刘响的拳头!

     “轰~”

     双方倒射而回!

     刘响低头看了一眼拳头上的微微流血的口子,无奈的一笑,大武者的灵能果然威力惊人,就算他现在可以将灵能附于拳头之上,可武者级的灵能跟人家相比还是差远了!

     “再来!”

     刘响大喝一声,再次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