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生满鳞藓植物的土地上,温迪戈如受伤的野兽一般,发出阵阵凄厉的嘶嚎,它竭力支撑着身体,想要重新站立起来,但左小腿处传来的剧烈疼痛,却让这行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凡事有一利,便有一弊,温迪戈的神秘特质,虽然让它获得了极强大的防御抗性,但也使得它对伤痛的承受能力大大降低,甚至变得极为敏感,一点轻微的伤害,都能对它造成强烈的刺激与影响。

    方才罗宁那一枪,几乎击碎了它的小腿胫骨,此刻子弹正埋藏在伤口之中,随着它的挣扎不断加深,造成二次伤害,那痛楚可想而知。

    在这剧痛的折磨下,它连手脚爬行都办不到,更不要说支撑站立起来了,只能在倒在地上阵阵的哀嚎,希望将附件的同伴呼唤过来。

    这也是罗宁射击它小腿的主要目的,魔力射击虽说能够忽略神秘特质,但这忽略也分程度的,忽略百分之一是忽略,忽略百分之百也是忽略,具体效果由双方的实力决定,并没有一个绝对的数值。

    作为一名射手,在这种没有办法保证一击必杀,敌我距离又相当之近的情况下,最应该做的不是豁命一搏,而是限制目标的行动,保证自身的安全,随后再拉开距离,发挥武器与射程的优势击杀敌人。

    所以,面对这头温迪戈凶猛的冲锋,罗宁并没有选择攻击它的心脏或者头部,而是对它的小腿进行了射击,不求造成多大伤害,只要能够住限制它的行动,给自己开第二枪,第三枪,第四枪……的机会就足够了。

    当然了,这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枪法不能太差,最起码也要保证能够在快速移动时预判目标的行动轨迹并准确命中,不然就是作死了。

    事实证明,罗宁的枪法与战术都很不错,相比那不知是否致命的头部与心脏,射击温迪戈的腿部显然更有作用,这一枪不仅对它造成了有效的伤害,还瘫痪了它的行动,如今只能倒在地上任人宰割。

    一击得手,罗宁也不拖泥带水,上前就开始补第二枪,这一次他瞄准了温迪戈的头部。

    在温迪戈的传说中,这种怪物除惧怕火焰外,没有任何弱点,以往人们猎杀它,基本都是使用火焰焚烧,所以罗宁并不清楚它的要害在哪里,此刻攻击头部,也只是尝试,并没有把握将它击毙。

    “砰!砰!砰!”

    赤红色的枪焰在幽暗的森林之中接连闪烁,震撼轰鸣的枪声掩过凄厉的哀嚎,最终又重归平静。

    一连三枪,全数命中了温迪戈的头颅,子弹附带的强大作用力将还在挣扎的它重重击倒,浑浊的浓汁与血液爆裂而出,溅得满地血腥。

    击杀目标

    战斗结束

    获得经验:10+1(额外增幅10%)

    获得声望:10+1(额外增幅10%)

    战斗评分:F(F,E,D,C,B,A,S,SS,SSS)

    战斗评价:朴实无华的战斗不属于恶魔猎人,以华丽的技巧追求更高的战斗评分吧(战斗评分将决定额外经验与额外声望的数值,每提高一个等级,获得10%的额外经验与额外声望加成)

    即:F评分加成10%,E评分加成20%,D评分加成30%……以此类推,最高级别的SSS评分将获得90%的额外经验与额外声望加成。

    “嗯!”

    对系统这突如其来的击杀提示与评分总结,罗宁并不意外,因为他早就把这系统里里外外的研究过了,对各种功能都一清二楚,这击杀提示与战斗评分自然也不例外。

    总的来说,这是两项很不错的功能,击杀提示。可以有效的避免目标通过假死逃脱,虽然突然有个声音出现在脑子里让罗宁感觉有些别扭,但习惯之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实在不行还可以选择屏蔽。

    评分总结更不用说了,不仅能够为这一场战斗进行评估,还能提供额外的经验与声望加成,对于急需经验与声望的罗宁来说,这几乎可以说是最具价值的辅助功能。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这战斗评分的计算方式,什么叫做朴实无华的战斗方式不属于恶魔猎人,朴实无华难道不好么?

    罗宁心中暗暗吐槽了一阵,随即将手枪插回腰间,提起武器箱向那只温迪戈的尸体走去。

    虽然被罗宁轰碎头颅后,这只温迪戈已经被判定死亡,但超凡生物强大的生命力还是让它的尸体不住抽搐着,仿佛随时会跳将起来。

    对于系统的判定,罗宁目前还是信任的,所以没有太多疑虑,蹲下身来将武器箱打开,取出一个跟踪器,粘在了尸体不易察觉的腋下。

    温迪戈,是一种杂食生物,它们几乎什么都吃,且最为喜爱人类的血肉与同伴的尸体,因为这能给它们提供强大的力量,为此它们甚至会狩猎同类,互相吞噬,如同养蛊一般,培育出一头最强的王者。

    如今盘踞在森林里的那群温迪戈虽然还没有到这个地步,但不代表它们会放过这难道的食物,所以,罗宁在尸体上安装了跟踪器,他需要这些温迪戈给他带路,找到它们隐藏在森林之中的巢穴。

    ……

    “吼!”

    罗宁刚刚给尸体装上跟踪器,就听后方传来了一声嘶吼,提枪回身,只见一只温迪戈躲藏在灌木丛中,削瘦枯槁的身体佝偻着,以一种愤怒而又惊惧的姿态注视着他。

    不知是这尸体的惨状造成了惊吓,还是它目睹了方才的战斗,这只温迪戈表现得十分谨慎,躲藏在灌木丛中,双眼紧盯着罗宁手中的霰弹枪,丝毫没有主动进攻的意思。

    对此,罗宁的回应十分干脆,抬起手就是一枪,温切斯特的咆哮再度响起,铁砂一般的弹幕倾吐而出,瞬间盖住了那躲藏在灌木丛中的身影。

    “吼!”

    双方的距离并不近,就霰弹枪而言已属于中远射程,所以霰弹的射速和威力都遭到了削减,根本无法对那只温迪戈造成什么伤害,但它还是发出了尖叫,头也不回的逃入了森林之中。

    见此,罗宁也没有迟疑,提起武器箱就追了上去,转眼便失去了踪影。

    ……

    片刻之后,罗宁返回,一看那温迪戈的尸体,果不其然,已经不翼而飞,周遭散落的血肉碎屑也被一扫而空,甚至连那血液浸润的泥土都翻卷了过来,到处都是粗暴且贪婪的舔舐痕迹。

    见猎物上钩,罗宁当即从武器箱中取出了定位器主机,开始追踪信号。

    这定位器是猎人公会出品的辅助工具,使用的科技远远超过民用的范畴,在军用领域也是最顶尖的行列,性能卓越,质量强悍,几乎能够无视所有环境的影响,甚至对超凡力量都有一定程度的抗性。

    看着定位器上飞速移动的信号,罗宁并没有急于追击,他可不敢带着定位器去战斗,这玩意不是一般的贵,当初为了入手它,父子俩甚至啃了半个月的泡面,带着它去追,要是不小心打坏了怎么办?

    “差不多了!”

    直到信号不再移动之后,罗宁这才提起武器箱,往定位的方向赶去。

    ……

    不知是同伴的死亡造成了惊吓,还是因为其他什么缘故,罗宁这一路走来,竟没有遭到任何袭击,好像那群温迪戈全都缩回了巢穴。

    对此,罗宁也没有太过在意,温迪戈虽然狡猾,但这狡猾更多是兽性的,至多搞个偷袭,布置些简单陷阱,对于他而言并不具备多大威胁。

    如果换个对象,例如吸血鬼或者鞋教徒之类的团伙,那罗宁就得考虑要不要深入了,毕竟那帮家伙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还跟得上时代,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都有,深入他们的老巢是风险极大的事情。

    现在,和那些个神经病兼恐怖分子比起来,这群躲在森林里的温迪戈简直和小白兔一样纯洁善良,所以罗宁也没有太多的顾虑。

    “嗯!”

    追踪一阵之后,罗宁停下脚步,望了一眼手中的定位器,再看向前方密林中那若隐若现的废弃建筑,微微皱起了眉。

    那是一座矿洞,在森林中十分常见的矿洞,大航海时代,世界殖民兴起,不知有多少军队,商人,探险家,殖民者登上美洲大陆,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大肆搜刮,这些废弃的矿洞,就是那个时期的产物。

    温迪戈的前身,很有可能就是这些矿洞里的矿工,因为矿难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被困在了矿洞里,没有食物,没有饮水,更没有逃出生天的希望。

    最终,身陷绝境的他们,在饥饿的驱使下吞食了同类尸体,或者干脆就互相残杀,互相吞食,在这禁忌的疯狂行径中一点点的异变成为食人的恶魔,并将这矿洞盘踞了下来,作为自己的巢穴。

    这也是罗宁皱眉的原因,当初的殖民者,只知道一个劲的搜刮资源,根本不考虑什么生态环境与可持续发展,把这些矿洞一个个挖得是四通八达,如同迷宫一般,山体结构也因此遭到严重破坏,一个不好就会出现坍塌。

    当初都这么危险,现在就更不用说了,废弃这么久,矿洞里的那些个固定装置恐怕早就失去了作用,进入的风险极高。

    因为前世一个大意给人用导弹炸死的缘故,重生后的罗宁变得十分小心谨慎,若是以往,他肯定不会冒这样的风险。

    但现在老爹失踪,还牵扯了一顿乱七八糟的事情,为了迅速提升实力,就算明知山有虎,他也只能偏向虎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