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宁一脚踩住了刹车,向电话说道:“你的意思是,除了那一头恶魔,我还可能会遇上一千多只恶灵?”

    “这倒不至于。”

    兰斯讪讪的笑了笑,安慰道:“当初就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教会才没把那些领民的尸体焚烧掉,你也知道,焚烧尸体虽然能够有效的避免恶灵诞生,但并不是绝对的,那些领民的怨恨太大,再加上恶魔力量的作用,贸然焚烧他们的尸体,反而可能出现更恐怖的恶灵。”

    罗宁冷着脸,说道:“所以你们就建了一个墓地,把那些尸体全部埋在一起,也不管他们会不会尸变?”

    听罗宁这话,兰斯连忙辩解起来:“当然不是,我们怎么会这么不负责任呢,这几十年来,教会一直有派神父定期主持弥撒,消除那些死难者的怨恨,相信他们的怨恨现在应该已经化解的差不多了。”

    “应该?”

    听他这自己都没有多少底气的话,罗宁也懒得与他争辩,直接说道:“现在这个任务的难度已经超出了我们之前商定的范畴,所以我决定放弃这个任务,那些圣水待会儿我会全数退还给你的。”

    “别啊!”

    见罗宁要防守,兰斯赶忙拦住了他,说道:“就算那些尸体有什么问题,最多也就是几头僵尸而已,凭你的实力,难道还解决不了它们嘛?”

    罗宁神色不变,道:“那么那只恶魔呢?”

    “这个我刚刚准备跟你说!”

    兰斯喘了口气,继续说道:“那只恶魔,可能想要利用手里的灵魂,完成当初那个召唤仪式,把祂的本体召唤下来,所以,你一定要阻止他,不然事情就危险了,说不定整个城市都要毁于一旦。”

    罗宁眉头一皱,问道:“你们真的抽不出一点人手了?”

    兰斯语气沉重,说道:“我们已经在抽调人手了,但这一次教会遇到的情况,比想象之中的还要严重,具体什么时候能有支援,我们也不清楚,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够阻止那头恶魔。”

    似乎是害怕罗宁拒绝,兰斯又说道:“主教已经同意了,只要你能够阻止那头恶魔或者拖延住时间,事后就授予你一枚圣光勋章。”

    罗宁沉默了一会儿,最终道:“我尽力而为吧!”

    ……

    恶魔,是毫无疑问的高阶生物,每一头血统纯正的恶魔,成年都拥有相当于四阶传奇的强横实力,具有贵族血统的恶魔,更是能够进阶为深渊地狱的恶魔领主,获得比肩五阶神明的力量。

    所以,罗宁说尽力而为,就真的只是尽力而为了,如果仪式没有完成,那他可以试着阻止,如果仪式完成了,那没办法,他只能掉头就走了,四阶传奇级别的恶魔,这哪里是去狩猎,分明就是去送菜。

    当然了,恶魔降临这种事情,属于小概率事件,就算真给祂完成仪式降临下来,祂的力量也会受到世界规则的巨大压制。

    历史上,教会骑士团就曾经多次猎杀过这样的恶魔,罗宁虽然没有教会的实力与资本,但见势不对,转身走人这种事情,相信他还是能办得到的。

    ……

    那个小女孩叫特蕾莎,她的母亲是一名知名电视人,虽然是单亲家庭,但经济条件却很不错,所以她们购置了位于郊外的房子。

    这话并不矛盾,在地广人稀的美联邦,城市郊外的房屋远比城市内的公寓楼要受欢迎,具有一定经济能力的中产家庭,都会选择购买郊区的房屋,而不是进入拥挤的城市。

    当然了,也有人会在城市里购买带前院后院,花园泳池的独栋住宅,但那显然不是一个电视演员支撑得起的,所以,她们还是选择了郊区的房屋作为住宅。

    今天又是一个阴天,准确的说,从罗宁发现自己老爹留信出走的哪一天起,这片天空就一直这么阴郁,从未有过放晴,气温也下降得厉害,明明还是秋季,就让人有了严冬的感觉。

    不仅是迈阿密,世界各地的气候,似乎都变得异常了起来,仿佛是一个预兆,一个世界将要出现巨变的预兆。

    不,这个巨变,或许已经出现了,只不过在圣堂教会等强大势力的压制下,还没有完全暴露出来罢了。

    阴郁的天空下,这郊区更是显得冷清起来,罗宁开着车,很快就来到了地址上那对母女的住所。

    这是一栋三层结构的独栋式住宅,似乎已经有一段历史了,看来略显老旧,开阔的前院铺满了枯黄的落叶,抬眼望去,方才发现附近的树木枝叶都凋零了,草坪也被大片的枯黄覆盖,见不到半点绿意。

    罗宁走下车,一阵寒风随之起来,吹起满地的落叶,更显得荒凉。

    “嗯……真是个拍恐怖片的好地方!”

    看着荒凉中隐透着恐怖与不详的景致,罗宁摇了摇头,提起武器箱便往那房子走去。

    作为死亡现场,房前自然有着警方围起的警戒线,但已经被人扯开了,地面上满是凌乱的脚印与痕迹,也不知道是谁留下来的。

    罗宁却不管这么多,一把将那半掩着的方面推开,直接进入了屋内。

    “嗯!”

    一进屋子,罗宁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尸臭还有淡淡的硫磺味道。

    尸臭不用多说,肯定是尸体,硫磺嘛,那就只能是恶魔了。

    “咔!咔!咔!”

    就在罗宁准备行动的时候,忽然,一阵让人牙酸的关节扭动声传来,罗宁循声望去,恰好见到二楼楼道窜出一个人影。

    不,说人影并不准确,因为她并不是双脚站立行走着姿态,而是扭曲了身体关节,身体四肢反撑在地面上,如蜘蛛一般爬行的姿态。

    “咔!咔!咔!”

    别说,这四肢反撑式的蜘蛛爬行法速度还真不慢,转眼就从二楼窜到了大厅。

    这时罗宁才看清她的模样,少女的肌肤已经变得惨白,如同涂抹了一层厚厚的粉霜,随后又碎裂开来,露出鲜红的血肉纹路,那一双眼眸也变成了黄绿色,给人以一种言语难以描述的邪恶感。

    “咔!咔!咔!”

    她就这般来到罗宁面前,随后,向低垂的脑袋扭转,最终以一种身体倒撑在地,脑袋却正脸迎人的方式面对着罗宁,勾起一个笑容,开口说道:“人……”

    “砰!”

    一声巨响,轰鸣而出,空气之中仿佛都卷起了滚滚波浪,那倒撑着身体的少女随之倒飞而出,好像个破烂的娃娃一样,重重的撞倒在楼梯石阶之上,凄厉无比的哀嚎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