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地,作为美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内的一个社区,它得名于八十年代的移民潮,并逐渐演变成了暴力,犯罪,贫穷的代名词。

    大量非法移民的涌入,使得这座社区的治安变得异常混乱,枪支泛滥,帮派横行,抢劫,械斗,火拼,屡见不鲜。

    不是本地的居民,根本想象不到,在这座城市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究竟隐藏着多少罪恶。

    事实上,就是本地的居民,也很少有人真正了解这座城市的黑暗与恐怖。

    ……

    深秋,已有几分萧瑟,夜幕的降临更是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冷冽与凄凉,街道上的行人也因此而越渐少了,只剩下一些帮派份子,三三两两的聚在街头街尾或阴暗的小巷之中,闪烁着不怀好意的目光。

    忽然,一辆1967年款的雪佛兰黑斑羚缓缓驶入街区,陌生的车牌让聚在阴暗角落中的几伙人顿时亮起了双眼,就如同盯上猎物的狼群一般,毫不掩饰的透露着自己的饥渴与贪婪。

    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这条街区的路况很差,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污水横流,随处可见各种塑料垃圾,甚至还有些许弹痕与血迹,所以这辆雪佛兰开得并不快,一伙人甚至已经尾随了上去,蠢蠢欲动。

    外来人,在这片街区就是一只毫无防备的羔羊,谁都不会愿意放过这样的目标,除非……

    “法克!”

    眼见这辆雪佛兰轿车在街尾的一家店面前停下,尾随在后的几人瞬间站住了步伐,为首的青年暗骂一声,随即扭头就走,丝毫不敢停留。

    不仅是他,周围同样盯上这一目标的几伙人,此刻也都慌乱的转移了目光,重新缩回到各个角落之中,好像一只只受到惊吓的老鼠。

    不知是没有察觉到周围的小动作,还是根本就不在意,雪佛兰的车门推开,一名青年走下车子,漫不经心的伸了个懒腰,随后才往那间老旧的店铺走去。

    他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模样,身形在较为高大的欧美人种中略显瘦小,但却有着一股精悍干练的气质,微微勾起的唇角透着几分玩世不恭的笑意,很是吸引少女的目光。

    “这该死的天气,现在才几月份就这么冷了,迈阿密不是热带城市么?”

    青年男子嘟囔着走进了屋内,结果却见大厅一片黑暗,根本见不到一个人影,当即眉头一皱,右手探入衣内,试探喊道:“罗德?”

    这一喊,才听见一阵响动,紧接着灯光打开,一人自从屋内走了出来。

    这是一名黑发黑瞳的华裔男子,三十上下的年纪,正值人生的巅峰时期,五官轮廓分明,若刀削斧凿一般,透着一股阳刚与铁血的气息,那高大健壮的体格,更是给人一种如山岳般巍峨不可撼动的感受。

    更令人讶异的是,他这般的身形,比例竟尤为完美,行动之间,不仅丝毫不显笨拙,反而有一股如猎豹猛虎般的迅猛矫健之感,由此而带来的强大压迫力,丝毫不下于荒野山林中的顶级掠食者。

    “你是……”

    这名男子的出现,似也震撼到了青年,使得他呆立了好一会儿,随后方才反应过来,试探着问道:“罗宁?”

    说罢,也不待男子回答,他便自顾自的惊呼了起来:

    “我的天!”

    “你竟然长这么大块了!”

    “还记得我么,迪恩,温切斯特家的迪恩啊!”

    名为迪恩的青年走上前来,打量着比他高出了一个头都不止的罗宁,脸上写满了惊叹,连连说道:“这才几年不见,你竟然壮实了这么多,弄得我差点都认不出你来了……”

    “还行吧。”

    似乎并不想在这话题上多做纠缠,罗宁随口应付了青年一句,紧接着便切入了正题:“你怎么来了,约翰呢?”

    “老爹?”

    这一问让迪恩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无奈,苦笑说道:“我也想知道他在哪儿。”

    “嗯!”

    虽然心中对此已经有了准备,但听到这话罗宁还是禁不住的皱起了眉头,问道:“失踪了?”

    “没错!”

    迪恩点了点头,说道:“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我现在正四处找他,刚巧路过这边,就过来看看有没有他的消息,对了,罗德去哪了?”

    听此,罗宁眼中也闪现了几许无奈,道:“也失踪了。”

    “也失踪了!”

    迪恩神色惊讶的望着罗宁:“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罗宁摇了摇头:“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他只留了一封信,说是有个朋友出了点麻烦,他过去帮忙,过段时间就回来。”

    这话让迪恩顿时松了一口气,轻笑说道:“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嘛,放心吧,罗德是个经验丰富的老猎手,不会出什么事的,可能过几天他就回来了。”

    “我也希望是这样,但问题是……”

    罗宁眼中闪过几分无奈:“他那个朋友,叫康斯坦丁!”

    “什么?”

    迪恩神色震惊的望着罗宁,连声叫道:“约翰·康斯坦丁?”

    “应该就是他。”

    “……”

    迪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道:“你为什么不拦着?”

    罗宁摇了摇头:“那时我不在,他也没有等我回来,留下一封信就走了,上边连个地址都没有。”

    “……”

    一阵沉默过后,迪恩拍了拍罗宁的肩膀,安慰道:“有消息我一定通知你。”

    “嗯。”

    罗宁点了点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迪恩一笑:“我准备先去帕罗奥多看看萨姆,这几年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听此,罗宁也没有再多问,只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

    “有!”

    听罗宁这么说,迪恩也不客气,当即说道:“银弹,盐弹,最好再加点圣水,老爹走的时候把十字架什么的全都带走了,我跟教会那帮吝啬鬼又不是很熟,所以……”

    “等等。”

    罗宁转身离开大厅,不过一会儿便走了回来,将一个手提箱推到迪恩的面前,道:“两百发银质手枪弹,五十发盐制霰弹,三支十号号圣水,够了吗?”

    “够了够了!”

    看着手提箱内排列整齐的弹药与三支闪耀着微弱光芒的圣水,迪恩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多少?”

    “五千美金。”

    “额……”

    这价格让迪恩面上的笑容顿时化作了窘迫,伸手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了一叠钞票放到桌上,苦笑说道:“这里是三千美金,剩下的能不能先欠着?”

    “可以。”

    见此,罗宁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将那一叠钞票收了下来。

    “谢了!”

    见罗宁这么干脆,迪恩也是小小的松了口气,作为一名猎人,他虽然年轻了些,但也清楚这些弹药与圣水的价值,五千美金,已经是成本价了,甚至还有些亏本,这样他还要欠账,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但他也没有办法,贫穷,向来是猎人的传统,他也不例外,这一路上全靠着伪造信用卡支付花销的他,现在能拿出这五千美金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好在,两家的交情还算不错,给了他欠账的机会,不然两手空空的他,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接下来的局面。

    想到这里,迪恩连忙抬起头来,冲着罗宁笑道:“过几天我就回来,对了,你和萨姆也很多年不见了吧,到时候我把他也带过来,我们三个一起……”

    “这就不用了!”

    罗宁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道:“你们找人比较重要,这边的事情我自己处理就好。”

    “这……好吧”

    罗宁的语气让迪恩感觉有些古怪,但又不好开口多问,只能点点头,说道:“那我跟萨姆找到老爹之后再过来,放心吧,罗德不会有事的,他可是我见过所有猎人里最强的那一个。”

    “……”

    罗宁站在店门口,目送着那辆经典的雪佛兰消失在街角,心情很是复杂。

    作为一个重生兼穿越者,上一世的罗宁是一名国际雇佣兵,并且还是最顶尖的那一列,其人生经历几乎可以用传奇来形容。

    但有句话说得好,善泅渡者溺于水,善战者死于兵,最终他还是在一个任务中出了差错,被人用一颗导弹炸得尸骨无存。

    重生之后,拥有着前世记忆的他,本打算做一个普通人,好好的享受一下平静的生活,但没想到,他不只重生了,还穿越了,穿越到了这么一个与蓝星相似,但又有着诸多不同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历史发展,国家格局,与他前世所在的世界大致相同,但又有着许多出入,在研究调查之后,罗宁更是震惊的发现,这两个世界的电影电视,竟然是彼此之间的投影映射。

    没有错,投影映射,在这个世界,存在着许多罗宁熟悉的电影人物,例如他老爹的那位朋友康斯坦丁,还有同为猎人的温切斯特父子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些对他而言只存在于影视剧中的虚构事物,在这个世界都是真实的存在,而他前世的一些事物,在这个世界却是虚构的,其中就包括他自己。

    罗宁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前世的雇佣兵生涯,竟然是这个世界里虚构出来的一段故事,而他出演的还是一个反派,一个给主角用导弹完成剧情杀的精英BOSS。

    这叫他找谁说理去?

    当然,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在这一个综合了无数电影电视剧情的世界,罗宁要如何作为一个普通人活下去?

    即便罗宁想,他老爹也不答应啊,这不,他前脚刚和某个专卖队友的人渣/骗子/赌徒/组了队,后脚温切斯特家的煞星就找上了门,只差没拿他这个儿子的照片给队友看看,再立一个回家之后怎么怎么的死亡标语了。

    面对这么一位给自己插满旗子的老爹,罗宁能怎么办,他还能怎么办?

    “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