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四月中旬,沐家。

    “老公,老公,沐安又拉了。”沐太太躺在床上,看着躺在她旁边的两个又白又胖的娃儿撒娇地叫道。

    “来了,来了。妈说了,你这生个孩子,还真当犹如有了狗鼻子一样,这仅仅靠嗅觉,就能分辨出是咱闺女还是儿子拉出来的臭臭。”沐先生一脸笑着跑进了卧室。

    沐太太甚是得意:“那是当然,这就是当母亲的权利啊,你这一辈子是无法体会到的。”

    沐先生笑笑,便开始熟练地给他的小情人换起尿不湿来。

    沐太太看着沐先生那一脸的疲惫样,又不由得心疼道:“你说你,这是何必呢?妈们说要帮我们带,让你轻松轻松,你还不要,还非要说什么隔离,还非要把她们都给赶到别墅里去。”

    沐先生随即模仿着沐太太先前的样,得意道:“夫人这就不懂了,这当父亲的心情,夫人也定然是不能体会的了。”

    沐太太随即微微一笑。

    比起先前的那种要人命的节奏,现在,他们总算都平安了,沐太太在心里欣慰的想着。

    --

    2020年,在迎接新年的时刻,一场突入起来的人类灾难,打乱了他们所有的计划。

    W城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突然封城,紧接着,沐式企业和早教中心全部关门歇业,他们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真正的灾难。

    那段日子,顾晓笛和沐阳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为了安全,他们也没有按期去医院做产假,只是定期的和医院里的医生在微信上视频,报告顾晓笛的孕期动态。

    沐先生便把家里所有的一切产检工具都用了起来,定期经沐太太测胎心,量血压。

    随着事态的严重,沐家上上下下,也开始担心起顾晓笛的生产来。

    他们生怕,万一有个突然,顾晓笛就会早产,再不小心,医院里没有产房,或是再来个交叉感染……那一段时日,对他们来说,堪比人间地狱。

    为了减少顾晓笛的焦虑,沐先生自作主张的没收了顾晓笛的手机,不让她刷微博,而是让她看一些美食之类的书刊及一些修身养性的书籍。

    还好,顾晓笛终于和她肚子里的宝宝,坚持到了最后一刻,坚持到了全国上下胜利的那一刻。

    当两个宝宝从她的肚子里剖出来的那一刻,她和沐阳都欣慰的流下了眼泪,她和沐阳给宝宝也同进想好了名字,女孩叫沐安,男孩叫沐国,连起来就是“安国”。

    生在这样强大的一个国家,真是三生有幸,沐太太和沐先生在心里很是欣慰的想着。

    沐家老爷子知道他们给宝宝取的名字后,也不由的潸然泪下。

    --

    顾晓笛生产时,由于当时的特殊原因,沐阳是没有让家里的长辈跟去的,只让顾晓旭和他一起在医院里守着顾晓笛。

    等顾晓笛从医院出来的当天,沐阳又特意让沐家老夫人,把苗一横和郝童都接进了沐家别墅,说他们刚从医院里回来,要隔离至少一个月时间。

    苗一横很是不情愿,就怕沐阳照顾不好自己女儿的月子。

    沐阳则是笑着让他们放下心,顾晓笛又不是别人,可是他老婆,就算他休息不好,也不能让她的老婆月子过不好。

    沐老夫人和苗一横最后只能妥协。

    虽然月子里,沐先生很是辛苦,但这对沐先生来说,却是充满了别样的幸福。

    “老婆,你看看,儿子长得像你,女儿长得像我,还真是公平。”沐先生宠溺地依靠在沐太太身旁,一脸幸福地看着那床上睡熟的两个小人儿道。

    “我看着,都像我。”沐太太幸福道。

    “像我,更像我一些。”

    “像我,你看他们那长长的睫毛,你睫毛那有我的长。”

    “鼻子像我,高挺。”

    “姐夫,姐,你们俩还有完没完了?每天这样上演一遍,有没有考虑我这个天天见不到女朋友的感受?”

    不知何时,顾晓旭已站在了他们的床边。

    “喂,怎么越来越没规矩了,进门都不敲门的?”沐阳洋装生气道。

    “啧啧啧,姐夫,你是不是健忘?你生怕自己累趴下,门就在开在那里,还特别叮嘱我,要时不时进来瞧一瞧,你看看我的熊猫眼。”顾晓旭洋装委屈道。

    “哦,是吗?”沐阳笑吟吟地从床上站了起来。

    “切,中午吃什么?你做还是我做?”

    “当然我来了,你昨天做的太咸了,我的三个宝贝现在不能吃太咸的。”

    “啧啧啧,是谁说的我前天做的口味太淡,怕自己老婆吃不习惯的?姐,你说,你来评评理。”

    “好了,好了,我的错,以后我来,小声点,别吵醒了我的两个小宝贝。”沐阳说着,就把顾晓旭拉了出去。

    顾晓笛看着他们两人的身影,又不由得笑了起来。

    现在一切都圆满了,女儿和儿子都有了,她今生便再无他求。好好地爱着她心爱的一切,守护着她的三个宝贝,和他的沐先生,及她爱着的,还有爱着她的家人,好好的过日子。

    经历了这次灾难,她更加懂得了珍惜生活,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

    而那三位老人,待在别墅里,犹如煎熬,尤其是沐家老爷子,看着那可爱的白白胖胖的孙子和孙女,甚是想的不行。恨不得,马上就能抱在怀里。

    “沐阳,你小子,有你这么当儿子的吗?你都不知道,我心里多么想念我的小孙子和小孙女啊。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去看你们。”沐家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又不开心的给沐打起了电话。

    “爸爸,快了,快了,你再坚持一下。还有十多天而已。”沐阳只能在电话那端哄着沐家老爷子。

    “我坚持不了,我现在就想去。”沐家老爷子像个孩子似的撒娇道。

    沐老夫人听道,不由得抢过沐家老爷子手中的手机对着电话道:“阳阳啊,你一定要照顾好他们娘三啊,你放心,过了这一个月,后面我和你丈母娘保证不会再让你插手了。”

    沐阳笑道:“你们放心,我幸福着呢。”

    沐家老夫人笑道:“好,这一个月是你的专宠。就这样,挂了。”

    沐家老夫人挂了电话,看着身旁的苗一横和沐家老爷子道:“还有十四天而已,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了。”

    郝童远远的看着那三位犹如小孩一样的爷爷,奶奶和外婆,不由得摇摇了头,拿着手机给顾晓笛发了一条微信:“妈,我觉着,我过了这一个月,我要在他们面前失宠了。”

    过了一会儿,郝童童就收到了回复,郝童打开,便听到了沐阳和顾晓笛的声音:“怎么会?爸爸和妈妈永远都爱你,犹如爱你的妹妹和弟弟一样。“

    郝童开心的咧嘴就笑了:“妈妈,爸爸,我也会像你们一样,好好的爱弟弟和妹妹的,我好想你们啊。”

    他笑着便发了过去。

    此时,正午的阳光照耀着大地,别墅里的各种各样的花儿都睁着笑了起来。

    真正的春暖花开,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