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真是有趣!”

    宝青坊主步履窈窕地走在永州城的大街上,看来往行人根本不怕她,还有一些浪荡子朝她调笑,她嘴角露出一丝有趣的笑容,一边往永州城的城主府走去。

    一路走来,宝青坊主看到许多惊奇的画面。比如一头虎妖和一名书生勾肩搭背地从青楼走出来;一群人类围着三名鼹鼠妖耍杂技。

    她眸光中始终透露着一股惊奇和讶异。

    走了不久,宝青坊主就来到了城主府门口。城主府前,坐落着两头石狮子,大门敞开,里面庭院干净无杂陈,就好似普通人家的别院一番。

    “没人?”

    宝青坊主瞧无人看门,有些纳闷地吸了一口手上的烟杆。

    就在这时,门里缓缓行来一青衣女子,女子身姿窈窕,姿态妩媚,体态万千,缓步间,既飒爽又风姿卓玉。来人正是陪伴在小白和唐明身边的小青。

    “贵客里面请。”

    小青朝着宝青坊主微微施礼。

    “呵呵,有劳了。”

    宝青坊主笑呵呵一声,拿捏着烟杆,左挪右扭走进了城主府。在小青的带领下,宝青坊主来到了一处凉亭。此时唐明和小白正坐在其中,小白在为唐明斟茶。

    “贵客临门,还请落座。”

    唐明微微一笑,邀请宝青坊主落座。

    宝青坊主也不矫情,顺着坐下来,笑道:“仙人倒是自在,在此和美娘子赏花饮茶,好生令人羡慕。”

    唐明摆手笑道:“我哪是什么仙人,仙人都住在天上呢。”

    宝青坊主狐媚一笑,道:“天上哪还有仙,此时都是佛了。”

    唐明不动声色地看了宝青坊主一眼,可惜,宝青坊主至少也是千年老妖,唐明根本不能从那狐媚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不说这些了,坊主到来,不知有何要事?”

    “只是听闻天下大变,从那沉闷的坊中出来,透气一番,顺便看下你们罢了。”

    宝青坊主抽了口烟,瞧见小白戴在头上的珠钗,道:“姑娘可是寻回了自身的记忆?”

    小白轻声道:“劳烦坊主挂心,记忆已是寻回。”

    “寻回便好。”

    宝青坊主点了点脚尖,道:“这不管是人,还是妖啊,要是失了记忆,就都变了人,记忆完整了,人或妖,才算是完整。”

    之后,又是些暗语浅谈。

    唐明不着急,和宝青坊主拐着弯交流着。小青听了一会,听不明白,就噘着嘴出去玩了。小白倒是在一旁一直伺候到宝青坊主告辞离开。

    临走之前,宝青坊主留下一本孤本,狐媚笑着留下一句话,“希望这能帮助到你。”然后就娇笑着离开了。

    唐明翻开孤本,发现里面记载着千百年来的各种见闻,唐明皱眉翻阅一遍,又重头看了一遍,这才看出每个见闻背后的影子来。

    这每个见闻,都是千百年里的一些不起眼之事,可正是这些不起眼之事,让得这个世界几乎落到了佛门手中,道家在此界遭到疯狂的压制,直到现在,连一个正经的传承和道士修士都没了。

    唐明叹了一声,“这佛门下的棋可真大。”然后就把这孤本焚烧殆尽,连飞灰都没有。

    小白还不是很清楚宝青坊主的来意,忍不住问道:“相公,这宝青坊主为何此时来见你,又予你这孤本?”

    唐明摇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千年狐狸,万年王八,这些活了很久的老妖怪,你想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实在太过困难了。不过,今日宝青坊主的来意,只是表明,此界的妖怪和佛门并不是一条心的。”

    “这个消息重要吗?”

    “重要,也不重要。”

    唐明笑笑,就和小白把这件揭过了。两人一边赏花饮茶,谈情说爱,不久后,小白就笑着离开,去准备晚间的饭菜。唐明则是飞到了永州城外的高空中。

    这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菩萨。

    “善哉,善哉,见过道友。”菩萨端着玉净瓶,捏着法指于唐明见礼道。

    “许宣见过菩萨。”

    唐明回了一礼,然后看着眼前的观音菩萨,道:“菩萨,是佛祖让你来与我交涉?”

    观音菩萨轻点头,“正是。”

    “那菩萨要说啥,就请说吧。我还要忙着造福人间呢。”唐明大言不惭地说道。

    观音菩萨道:“道友,你本不是此界真灵,何不自行离去?”

    唐明眉尖轻挑,“我何故不是此界真灵,我是许宣,许宣是我。”

    观音菩萨露出笑容,道:“道友说笑了。许宣是许宣,你是你,何故你是许宣,许宣是你?”

    唐明皱眉道:“还请菩萨直说,我们不要绕弯子好了吧。天天说话绕弯子很累的。”

    观音菩萨看了唐明一眼,见他已有些不悦,便道:“那贫僧就直说了。道友,此界为我佛沙砾世界,是我佛教化众生,阐释佛法的道界……道友误入此界,已扰乱了本界的天道运行。”

    “呵,菩萨不必诈我。”

    唐明冷笑出声,“我本就是此界真灵,何来误入?”

    观音菩萨眉头不由轻皱——在原来的剧本中,许宣不过是凡夫俗子,纵然是佛祖选中的此界天命之人,也不会有什么特异之处。

    所以,不论是佛祖,还是其他菩萨佛陀,都认为此界的许宣,也就是天命之人已然被域外天魔附身。而且是域外天魔中的大能者,才能在佛祖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悄然潜入这个世界,而且还不会被佛祖看出任何跟脚。

    因为这个八九不离十的猜想,观音菩萨才会一直诈着唐明,在言语中悄然用了真言之力,只要域外天魔稍有破绽,观音菩萨的真言之力,就会抓到时机,直接获取域外天魔的真名。

    到时只要喊出域外天魔的真名,这域外天魔就无法在存于此界,必须返回域外天去了。

    然而,唐明哪是什么域外天魔。

    他就是正儿八经的许宣,只不过是觉醒了主意识而已。

    佛祖之所以看不出唐明的跟脚,从而猜测他是域外天魔的大能,不过是因为混沌珠的碎片。这混沌珠原本就有掩藏天机,隐蔽自我的效能,是混沌至宝。

    佛主不过是天道之下的圣人,如何能窥觑出混沌珠的掩藏威能,便只能按照自己的丰富经验进行胡乱猜想了。

    不过可惜,猜想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