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我夫人!”

    眼见穆轩抬手上前,几乎是一息之间,林萧然便迅速作出反应。

    前进的步伐一滞,随即一个调转,一边后撤一边欲顺势揽起陌离躲避穆轩的钳制。

    说时迟那时快,林萧然不愧是对敌经验高超的老手,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

    林萧然对敌,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自成名一来更是鲜有失手,可这次……

    那本该到手的温暖意外一空,再次向后看去,陌离已被他人揽入怀中。

    原地留下的,只有林萧然那满脸的不敢置信。

    竟然比他还快!

    刚刚的突变实在是太快,就连置身其中的陌离都未曾反应过来。

    陌离一个恍惚间,身体便已经出现了某人的怀中。

    待陌离意识到打算反抗时,下一刻耳边一阵低语。

    “我送你们出去,要不然,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声音入耳,陌离下意识环顾一眼四周。

    殿中的烟雾正在快速变淡,场中环境正向着不利的趋势快速蔓延。

    意识到事态严重,陌离也不在坚持,情急之下只得放弃了反抗,默认了穆轩的这一侵犯。

    察觉怀中反抗力道的减弱,穆轩心头一喜,几个起步间便朝殿外而去。

    中间有冲破烟雾而来的墨门弟子察觉有人想要破围,欲上前阻拦。

    可下一秒间便和穆轩迎面撞来,脸上的杀气瞬间一扫而空,一个个犹如丧家之犬,逃一般的慌慌偏身躲避。

    由于墨门手下的“放水”,被穆轩带着的陌离基本没有遇到什么反抗,便堂而皇之的走出了殿门。

    正回应了穆正云的那句常话,你以为皇宫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

    难道不是么?

    反观林萧然。

    看着陌离被一个男子拥入怀中,林萧然眼神一凌,欲快步追上,却被多人死死阻拦,很快便陷入苦战。

    林萧然虽是实力出众,但眼前的数人实力也甚是不俗,而更令他意外的是,这群人看待自己的眼神,犹是杀父弑母之仇一般,令林萧然一时竟难以脱身。

    林萧然哪里知道,就在刚刚穆轩带陌离离开之际,嘴唇微启间,密语入耳,也不知对这些人说了些什么,就变成了如今的局面。

    抛去实力而言,仅腹黑一样,林萧然与穆轩差着的何止是几条街。

    ……

    “你姐姐呢?”

    待林萧然与夏婉清等人杀出重围,眼前哪里还有陌离的影子。

    “可恶!”

    右手握拳,青筋暴起,林萧然眼眸通红。

    “可…可能是已经回庄了吧…”

    夏婉清诺诺的说道。

    “哼……”

    林萧然飞身而起,朝着归云庄的方向疾驰而去,丝毫不记得,他此刻已是被下令驱逐出庄的身份。

    ……

    “你要带我去哪里?!”

    被穆轩一路抱着,身形来回起跳间,在傍晚的夕阳下映衬下显得格外诗意。

    “……”

    穆轩不语。

    “放开我!”又过了片刻,陌离开始有些炸毛了。

    她是多么怀念躺在他怀中这种暖暖安心的感觉,可同时,她又是多么憎恨这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自己。

    “离儿乖,我有你想要的东西。”

    正在屋顶反复起落的穆轩,被怀中的陌离突然的反抗弄的身形一晃,稳下身形间无比柔和的话语轻吐而出。

    那循循善诱的语气,令人发寒。

    但——

    “我想要的东西?”

    这句话像是有极致的诱惑一般顿时吸引了陌离的全部注意。

    脑中第一时间便浮现出了无极丹的木盒。

    无极丹,在他那?

    盯着穆轩波澜不惊的侧脸,陌离找不出一点破绽。

    细细想来,却倒也是不无可能。

    以穆正云对穆轩的宠爱,这无极丹在穆轩手中的几率是非常大的,再加上刚刚那些守卫,竟然皆非官兵与大内侍卫,而是一众五花八门的江湖招式。

    联系身边的他,很明显那群人便是他手下的墨门弟子。

    如此一想,他的话看上去又多了几分可信度。

    可——

    当日那一纸休书,几欲令他万念俱灰,如今却又被他抱在怀中……

    为了自己她想要反抗,可为了娘亲,她又不得不继续隐忍……

    ……

    对于陌离的问题,穆轩没有回答,但陌离也没有继续追问。

    只是秀眉一会紧蹙,一会舒展,最后沉寂了下去。

    看的出,在无声的纠结中,陌离最终做出了妥协。

    穆轩的余光,一直关注着怀中人的变化,看到她的痛苦,穆轩的心中闪过一丝痛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