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豆豆很是好奇的问道,慕容见姚豆豆还不死心,于是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对姚豆豆和盘托出,显然这一切的背后都隐藏着一只无形的黑人,在暗中操控着一切。

    “我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局,看来我在这皇宫果真是待不下去了。”

    姚豆豆说完就瘫坐在凳子上,表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与哀伤。

    “好了,废话不多说,赶紧走吧。”

    杜凯拿起了桌上的包袱,就挽着姚豆豆的手将她带离了禅房。

    杜凯与姚豆豆来到北辰门时,就见北辰门已经换了把守,想是小皇帝已经知道杜凯前去给姚豆豆通风报信。

    “怎么办,现在出不去了。”

    杜凯十分焦急的说道,而姚豆豆则表现出一丝的歉意。

    “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对于姚豆豆的低声下气,杜凯并没有丝毫的抱怨,反倒是十分关怀的说道。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之前一直是天女娘娘你在关照杜凯,现今我这么做也顶多算是投桃报李。”

    杜凯左仔细的打探着周围的情况,而姚豆豆则更加的难过起来。

    想她之前帮宫里的达官显贵们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到头来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手搭救她,反倒是一个不起眼的贪财鬼最终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杜凯,这包袱里还有些银票,你就拿去吧,看来今日我是逃不出去了,待会你就把我给推出去,指不定还能领一笔赏钱。”

    姚豆豆低垂着脑袋,十分可怜,杜凯则搭住了姚豆豆的肩头,很是激动的说了句这怎么行。

    “天女娘娘您是神仙转世,遇事一定可以逢凶化吉,末将已经决定了,以后不论生死,都要跟着天女娘娘大干一场,还望天女娘娘不要嫌弃在下。”

    杜凯说完又扶了一下头盔,姚豆豆见杜凯滑稽的样子,不禁又破涕为笑。

    就在这时,从乾元殿那边又来了一辆马车,杜凯定睛看了一下车头的徽标,竟然是王左丞的车子。

    “若是能上王左丞的马车溜出去宫去,那就再好不过了。”

    杜凯爷就这么一说,毕竟王左丞跟他也没什么交情。

    姚豆豆也想通过王左丞的车子离开皇宫,只是她若发动黄玉神器,恐怕还会引来更对的皇宫守将。

    王左丞的车子在经过杜凯跟姚豆豆的藏匿之所时竟突然停了下来,这又让杜凯跟姚豆豆感到莫名其妙。

    那赶车的小厮与车里的人闲聊了几句,便又跳下车来径直朝杜凯与姚豆豆奔去。

    “您就是杜凯将军吧,我家老爷说你和你的朋友若是想出城,他可以帮你。”

    小厮说完,杜凯跟姚豆豆都表示一脸懵逼,因为他们完全看不懂王左丞为什么要来赶这趟浑水。

    “两位还是快请吧。”

    小厮说着就脱掉了外套跟帽子,而杜凯则让姚豆豆赶紧换上小厮的衣服。

    “大人,马车要开动了,你且小心。”

    姚豆豆坐回到了车驾上,而杜凯则躲到了车驾的下面。

    守城的门将见是王左丞的车子,自然是不敢阻拦,在经过一番简单的检查之后便为王左丞放行。

    王左丞的车子去到东市时,姚豆豆就停下了马车,杜凯也行马车下爬了出来,而后由杜凯驾车,姚豆豆则退回到了车里,对于王左丞的出手相助,姚豆豆总归是要答谢一番,另外她还有几个问题想向王左丞请教。

    “王丞相,承蒙搭救,……新月感激不尽。”

    姚豆豆对王左丞做了一个拱手的动作,而王左丞则捋了捋胡须面无表情。

    “只是……”

    对于姚豆豆的欲言又止,王左丞则微微的笑了一下。

    “天女娘娘,你的心里一定是在疑惑,老夫为什么出手救你?”

    王左丞说到此处,姚豆豆又微微的点了点头。

    “令公子所做的事情想必你也一定知道,现今我已然是穷途末路,若是被陛下给抓住免不了是个死罪,这样岂不是正合了你们的心意。”

    姚豆豆话音刚落,王左丞接连着说了几个不字。

    “老夫以为,天女娘娘恐怕是有些什么误会,第一,王孟希那小子在外面干了什么事情,老夫其实并不敢兴趣,其次,即便是陛下抓住了你,也不会治你的死罪,老夫刚刚才从宫里出来,陛下之所以要到处派人寻你,其实只是想向你问明丽妃娘娘的为什么会死在北辰门外的马车上,但是你现今畏罪潜逃,反倒是让陛下对你产生了猜忌与怨恨,最后,老夫之所以要救你,完全是因为老夫想救你,没有其他的原因。”

    王左丞说完,姚豆豆就起身准备离开马车,但却被王左丞给劝住了。

    “天女娘娘,不,应该是新月姑娘,你难到不觉得皇宫原本就不适合你吗,即便你现在回去,恐怕小皇帝也是不会再原谅你了。”

    王左丞说完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

    姚豆豆蹲在车帘前,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只是她若不回去皇宫,那以后又该去往什么地方落脚。

    “王丞相,不论如何,你与郭丞相逼死了裴将军,这始终都是事实,那么接下来,你们也必然会联起手来去对付吴王,我说得没错吧。”

    对于姚豆豆的质问,王左丞却并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

    “新月姑娘,现今你既然已经离开了皇宫这个是非之地,那就不应该再管朝堂上的事情,老夫以为,你还是去寻觅一个清静之所,好好的过你的小日子吧。”

    王左丞说着又从怀里摸出了一张五万两的银票,递到了姚豆豆的面前。

    “你……我好像并不熟识,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姚豆都很是好奇的问道。

    “哦,我知道了,你一定以为我是你朋友的女儿,才会如此的照顾我。”

    姚豆豆自作聪明的说到,而王左丞却依旧板着一张脸,并没有给出答复。

    “好了,老夫只能帮你到这了,下车吧。”

    王左丞将手中的银票随手一扔,也不管姚豆豆是否去接。

    姚豆豆见王左丞突然变得如此的傲慢无礼,也是头也不回的就跳下了马车。

    姚豆豆与杜凯走后,小厮也刚好追了上来,小厮掀开帘子见王左丞一脸的怒气,也是不敢再说些什么,只是一下坐上车头,将马车赶离了闹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