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一等大世家的底蕴吗?”易霆若有所思地低喃道,在空旷的屋子里清晰无比。

    镇国公府。

    顾晨和云玥正在忙着使唤下人安排柳文君的嫁妆,压根没心思理会慕容逸吉和慕容筝,两人乐得如此,缠着柳文君直接去了后花园。

    这里虽然是柳文君的家,可她对这里陌生的很,说是带两人逛园子,走着走着竟然迷路了,尴尬不已。

    前院,云玥忍不住同顾晨埋怨道:“你说这算怎么回事?我可是打听了,二皇子妃当初的嫁妆不过一百二十八台,我们可是严重超了一百二十八台,都已经把那些体积大又占地方的木料另外算了还有将近五百台,怎么办?公主的嫁妆都没有这么夸张!”

    他们家可是说好了的要低调,要真的给柳文君这么多的嫁妆还能低调得起来吗?

    顾晨安抚地拍了拍云玥的肩膀,“莫急,我会想办法的!再不济我们就把阳城郊外那个大庄子给君儿,这里留下一百二十八台,剩下的全都送到庄子上,就当是我们私下给君儿的体己。”

    云玥眼睛一亮,大喜道:“那就这么办!我想在就让他们把东西送去庄子!”

    于是乎,好不容易送进城的几百个超大箱子只被留下一百二十八台,剩下的又原路返回往城郊而去。

    一开始还闹不明白柳家在整什么幺蛾子的众人知道那些箱子的去处后一个个都无语了,这算什么?

    当天柳文君的嫁妆单子也呈到了慕容炎和宋婷婷面前。

    慕容炎看得额头青筋一突一突的,咬牙道:“镇国公那两口子在搞什么鬼?这些东西一百二十八台怎么可能装得下!”

    赵励及时给慕容炎解惑道:“皇上,听说镇国公特制了大木箱,一个顶得上俩!绝对装得下。”

    慕容炎:“......”

    “不是......文君那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多嫁妆?”慕容炎百思不得其解。

    宋婷婷好笑地说道:“高门贵女的嫁妆都是从出生就开始准备的,更别说柳家了!臣妾还记得文君出生的时候就收了不少好东西,这些年每个生辰只怕也收了不少好东西,再加上咱们给的,皇祖母给的,皇叔皇婶他们的,而且臣妾听说持老王爷当年可是将那丫头当成亲曾孙女儿的疼,这里头肯定有一大部分是持老王爷给的,七七八八加起来可不就有这么多了!再加上阿玥那两口子不在乎这些东西,肯定不会将孩子的东西昧下,只怕全都给了那丫头了!老三这次可是娶了一个金疙瘩了!”

    宋婷婷开了个小玩笑,逗得慕容炎哭笑不得,一个劲儿地摇头,感叹道:“罢了罢了,就这样吧!谁让人家实诚呢!”

    于是乎礼部收到柳文君的嫁妆单子都震动了,一个个捧着那张烫手山芋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

    四日后,宋婷婷下懿旨要给柳家人接风洗尘,阳城不少世家女眷都收到请帖。

    宴会这日。

    所有贵女不约而同地盛装打扮进宫,承禧殿内灯火通明,乐起,歌舞升平。

    顾晨携着妻儿进殿,立马受到众人的瞩目。

    只听大殿内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众人的视线先是落在云玥的脸色,暗叹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贤贞夫人还是如明珠一般耀眼夺目,美得让人窒息,从贤贞夫人的美貌中清醒过来,众人又被柳文君的相貌惊艳了一把,不愧是祁澜国第一美人,相貌比贤贞夫人还要美上三分,就是稚嫩了些。

    柳文君早就习惯了众人的注目,不紧不慢地跟着爹娘上前行礼,动作行云流水,姿态端庄大方,倒是将许多人生生比了下去,再加上那样的容貌那样的出生,之前还想跟她暗暗较劲的众女不由得苦笑连连。

    众人落座之人,宋婷婷有意识的指着靠前的几个贵女,同柳文君说道:“她们都是素日里跟筝儿玩得来的小姐,想来你们应该有话聊,若是这里待得闷了也能去御花园走走,就是天黑,出去要多带一些人才行。”

    柳文君时隔多年再次进宫,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迟疑着看向宋婷婷,踌躇道:“皇后娘娘我能去给太皇太后上柱香吗?”

    宋婷婷一愣,没想到柳文君竟然会提出这种要求,当即红了眼眶,感叹道:“好孩子,你有这份孝心本宫很是感动,只是现在天色都晚了,若是想要祭拜太皇太后本宫可以让老三和筝儿明日陪你一起去,还记得当年你们三个在皇祖母面前嬉闹的样子,转眼都这么久了!”

    皇后的一番感叹却是透露了许多信息,之前众人只以为三皇子和柳文君的亲事更多是长辈的意思,现在看来似乎不尽然,按照皇后的说法,他们两个还是青梅竹马!

    司宜同情地看了身边的朱姿月一眼,再次劝道:“这下你也可以彻底死心了,论先来后来,人家是青梅竹马,论家世容貌,柳家大小姐也是第一人,她跟三皇子是天作之合!”

    朱姿月猛喝了一杯酒,自嘲道:“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我输得心服口服!祝他们白头偕老,长长久久!”

    翌日,慕容炎在柳文君给太皇太后上香之后册封三皇子慕容逸吉为明王。

    同年七月,明王府竣工,九月明王大婚,帝赐明王嫡妻柳氏为明王妃,连同宫服头面印章全都送到明王府,显然皇帝早就备下了,荣宠无两。

    在柳文君成了明王妃后,柳家高调了一回又沉寂了下去。

    赤霞镇的柳府又跟往昔一般,府门紧闭,不过半年的功夫,门前的杂草长了有半人之高,从不见府中之人出来除扫,寂静得恍若隔绝了世事的喧嚣。

    内院之中,一女子坐在园中的花架下煮茶,惬意地看着男子行云流水地打拳,眼里不时荡出星星点点的笑意,笑呵呵地招呼道:“今日是那边送来的鲜果煮水,你尝尝!”

    男子收拳回眸,温暖神情地笑道:“又是我第一个品尝吗?”

    回应的是女子娇嗔耍赖的明媚笑声。

    纵使时光易逝,容颜易老,但只要他们能一直同在,亦足矣!

    百年后,史书记载,朝州柳氏,于一等世家位归隐,主柳长风少辛,娶妻云氏玥,育有二子二女,中年封爵镇国公,战功累累,帝甚重之,荣归,于九十二岁卒。

    柳家主母云氏,帝封贤贞夫人,容貌倾城,聪慧机敏,医冠天下,随夫归隐夔州,育有二子二女,于八十六岁卒。